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二章:战与不战

2018-01-16 23:00:59Ctrl+D 收藏本站

    “只见玄奘?这他娘的越来越可疑了!”猴子长长叹了一声,也不与周围匿藏的同伴打声招呼,直接一个纵身就飞了出去。

    只见白光一闪,待他从天空中重新落下的时候,已经幻化成了一只飞虫扑腾着翅膀朝着步道上缓缓而行的玄奘飞了过去。

    一瞬间,后堂之中的灵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微微愣了一下。

    那身旁,一位身穿金色僧袍的高瘦僧人也连忙朝着玄奘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喃喃自语道:“他竟不隐藏气息?”

    片刻之后,灵吉缓缓笑了出来,轻叹道:“为何要隐藏呢?我们,不也没隐藏吗?西行证道,本就是阳谋,于我等,于他们,都是如此。准备一下吧,迎接我们的贵客。好歹也是……金蝉子啊。”

    “弟子遵命。”那高瘦僧人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躬身退出了门外。

    不多时,玄奘便已经来到了门外。在僧人的引领下,一步步走入后堂之中。

    端坐蒲团上的灵吉有意无意地瞧了一眼悄无声息停在玄奘肩膀上飞虫,淡淡笑了笑。

    一步步走到灵吉身前,玄奘双手合十道:“玄奘参见佛陀!”

    说罢,便要跪下。

    见玄奘作势要跪,灵吉连忙伸手一指,那蒲团凭空移开了。

    这一移,玄奘顿时愣了一下,停下了动作。

    直到此时,灵吉才勾了勾手指,将那蒲团又重新移到玄奘膝下。轻声叹道:“这大礼。灵吉可受不起啊。说到底。您也是金蝉子师兄啊。既然来了。坐吧。”

    “谢灵吉尊者赐座。”玄奘心中顿时明白了对方的身份。只默默点了点头,他便端坐到了蒲团之上,也不多言。

    那高瘦僧人很快端来了两杯热茶,一左一右,分别推到了灵吉和玄奘的面前。

    轻轻拂了拂衣袖,灵吉伸凝视着玄奘身前的热茶道:“尝尝,这可是地地道道的灵山上品茶,特地给您带来的。”

    “谢灵吉尊者赐茶。”又是默默行了个礼。玄奘伸手捧起了那杯热茶。

    由始至终,他的一举一动都极为得体,甚至可以说,有些冷漠。

    捧着那杯热茶,玄奘轻轻地呵了两口气,淡淡抿了一口。

    这一抿,那眉头微微蹙起了。

    “无味?”灵吉轻声问道。

    这一问,玄奘顿时感觉更加疑惑了。缓缓地摇了摇头,答道:“无味。”

    “无味就对了。”灵吉轻笑道:“佛门四大皆空,灵山的茶。怎么会有味呢?不过,这灵山的茶最合适的。还是要用灵山的水来泡。凡尘里的水,多少还是有些杂质的。不够纯粹。好茶,当要配好水。不然,就糟蹋了。”

    玄奘低下头又细细品了两口,这才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依旧一言不发平视着前方,就好像完全没听到灵吉说的话似的。

    见状,灵吉又轻叹道:“佛法,跟这灵山的好茶,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所谓大道无痕,**无疆,平平淡淡才是真。有些东西,一旦与世俗凡尘扯上关系了,味道就变了。”

    说罢,灵吉便意味深长地瞧着玄奘。

    好一会,玄奘才微微抬眼,轻声问道:“灵吉尊者莫非,意有所指?”

    灵吉哑然失笑,道:“莫非,金蝉子师兄以为灵吉来这里,就是为了与您品茶不成?”

    “不品茶,那该如何?”

    “该论法。”

    “论何法?”

    “佛家之法!”只见灵吉双袖一振,朗声道:“灵山已在眼前,灵山之上,是大雷音寺,大雷音寺之中,是诸佛。金蝉子师兄要往大雷音寺辩法,不如先在这‘小雷音寺’中过了灵吉这一关。若是金蝉子师兄能比辩得过灵吉,灵吉便随金蝉子师兄一同上山,在诸佛面前,一展金蝉子师兄您的新法。若是不成……连灵吉都辩不过,师兄还是请回吧!”

    言罢,灵吉一掌重重拍在身前,撑起了身子。那双目瞪得犹如铜铃那么大,目不转睛地盯着玄奘,已经俨然一副佛门僧众辩法的架势。

    这架势一摆好,便意味着辩法开始了。

    于此同时,另一边,玄奘却依旧是那副冷漠的脸孔,一动不动地坐着。

    一瞬间,那气氛似乎一下僵住了,大殿之内,寂静无声。

    ……

    “启禀尊者。”灵山上,一位僧人叩拜在如来身前,道:“玄奘已经到了雷音郡,见了灵吉尊者,辩法已经开始!”

    此话一出,在场诸佛一片哗然。

    “辩法已经开始,这怎么回事?”

    “灵吉要抢在玄奘抵达灵山之前先与他辩法?”

    “这灵吉也太过鲁莽了,怎就不事先与我等商量商量再去呢?”

    纷纷扰扰之间,如来却只是静静地坐在莲台之上,紧闭双目,淡淡一笑。

    “说鲁莽,恐怕未必。”说这话的,是文殊。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朝着文殊聚集了过去。

    只听他轻叹道:“玄奘道未证,此时与灵吉辩法,恐怕必败无疑吧。”

    闻言,众人又朝着地藏王、正法明如来望了过去。

    沉默了片刻之后,两人皆是点头以示赞成文殊的说法。

    人群中,有人轻叹道:“如此说来的话,这可是一记杀招啊。那玄奘凶多吉少啦。”

    此时,又一僧人入殿。

    诸佛以为又有消息,当即一个个都望了过去。却见那僧人迈着小步走到地藏王面前,轻声道:“地藏尊者,人已经送到了。”

    “行吧,你下去吧。”

    简简单单的话语之后,那僧人便退出了大殿之外。

    一时间。诸佛皆是不明所以。

    ……

    此时此刻。那“小雷音寺”中。玄奘与灵吉还是对峙着。

    一方剑拔弩张,另一方,却依旧面色如常。

    许久,灵吉缓缓地松开了拍在地板上的那只手,身子微微后仰,讥笑道:“想当初,金蝉子师兄闻道在先,灵吉见了您。免不了还要尊称一声‘师兄’。灵山辩法,灵吉也没有一次辩得过您的。莫非今日,您怕了?”

    “怕?”玄奘淡淡一笑,反问道:“玄奘怕何物?”

    “怕输!”

    “玄奘怕输吗?”

    “不是怕,那为何不应战!”灵吉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

    闻言,玄奘却只是淡淡叹了口气,轻声道:“玄奘今生今世,只怕一事。”

    “何事?”

    “怕渡不了众生。”撑着膝盖,玄奘缓缓地站了起来:“灵吉尊者想要与玄奘辩法,只管在灵山候着便是了。无需多此一举。”

    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见状。灵吉连忙叱喝道:“站住!”

    这一叱喝之下,玄奘停下了脚步,背对着灵吉。

    一瞬间,大殿之中又是沉默了。两人一动不动地僵持着。

    许久,灵吉咬牙道:“凤仙郡光打雷不下雨,那雨云是贫僧施法造出来的。”

    玄奘一动不动地站着。

    灵吉深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小小雨云,就能让那老郡王和一干人等欣喜若狂。雨云撤去,又感伤不已。甚至还自我安慰说是佛祖的考验。哼……如此愚昧之人,金蝉子师兄,怎么就不渡呢?”

    玄奘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

    “也是贫僧托梦让国王下旨赐郡的,更是贫僧让这一片荒地生机勃勃的。”

    玄奘一言不发。

    “大道三千。数千人,从凤仙郡走出数年,却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找到。得了恩赐,也只懂得感恩戴德。全然不知自己的福与祸,不过是因一场辩法的变幻。只要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可能随风而逝。如此浅薄之人,金蝉子师兄,怎么就不渡呢?”

    玄奘依旧一言不发。

    “你以为他们需要的是水,其实水根本挽救不了他们!他们的懦弱与无知是与生俱来的,即便是有了水,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深深吸了口气,灵吉又道:“普渡,自该入世。这寺,正是依着如此理念才建在了这里。可惜啊。嘿嘿,好好的一个寺,人来人往,就如同这杯清茶一般。纵使是灵山的茶,泡在这凡尘俗水之中,也就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人来人往的寺庙,自己都做不到空了,还如何渡人,谈何佛法?”

    说罢,他微微仰着身子,瞧着玄奘的背影笑了起来。

    片刻之后,只见玄奘缓缓转身,恭敬地行了一礼,道:“在灵吉尊者眼中,佛法,是灵山的茶。俗世中的人,则是这凡尘的水。灵山的好茶,配上了俗世的水,浪费了。”

    “难道不是吗?”

    “在贫僧眼中不是。”

    “那是什么?”

    “贫僧眼中,灵山的茶,是空。凡尘的水,是空。佛法,是空。即便是贫僧自己,也是空。这世间,恰恰唯有众生是真,恰恰唯有灵吉尊者口中的俗世之人!”

    闻言,灵吉一下愣住了。

    玄奘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

    还没等灵吉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拂袖,转身扬长而去了。那停在玄奘肩上的猴子差点没笑出声来。

    大殿之中,只剩下灵吉呆呆地坐着,瞪圆了眼睛。

    见玄奘离去,那高瘦僧人连忙从门外走了进来,慌乱道:“尊者,这玄奘简直就是强词夺理,什么叫做唯有众生是真?哪本佛经里写着唯有众生是真!”

    “住嘴。”

    “他肯定是怕输,才搬出这么多似是而非的东西,分明就是要避战!尊者,您……”

    “住嘴!”

    被灵吉这么一叱,高瘦僧人才连忙闭上了嘴巴,不敢做声。

    凝视着玄奘离去的方向,灵吉咬着牙自言自语道:“战与不战,由不得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