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五章:祈福

2018-01-16 23:00:56Ctrl+D 收藏本站

    “咣”的一声,玄奘的房门推开了。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猴子已经一个箭步来到了他的身旁,伸手一扬,从玄奘身上抽走了什么东西直接丢给了身后的吕六拐。

    毫无心理准备的玄奘一下懵了。定睛一看才发现握在吕六拐手中的,是六耳猕猴给他的那片玉简。

    “大圣爷您这是……”

    “玉简借我用用。”

    只随口答了一句,猴子便跟着吕六拐走出了门外,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匆匆追出门外的玄奘望着空荡荡的院落,只能无可奈何。

    ……

    聚满妖怪的庭院中,吕六拐小心翼翼地将灵力透入玉简,细细地感知了起来。

    很快,他睁开了眼睛,轻声道:“大圣爷,六耳猕猴在狮驼国。”

    “在狮驼国?那就不是他了呀。”

    “不,也可能他没将玉简带在身上。”

    “这还不简单?让人装成玄奘法师的声音试一试不就知道了?他应答了,就说明玉简在身上,如果没应答,就说明玉简不在身上。”

    “就算玉简在身上又如何?”天蓬环视了一圈四周的众妖,蹙着眉说道:“狮驼国距离这里多远?以他的速度,一个晚上可以跑多少个来回?就算是他干的,他也有足够的时间跑回狮驼国去。”

    这一句话放下去,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一个个都朝着猴子望了过去。

    由始至终,猴子都只是盘着手站在一旁静静地注视着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细细思考着什么。那四周的妖将们看到猴子这幅表情。都隐隐有些不安了。

    许久,吕六拐伸长了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圣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一问,似乎才把沉浸在思绪之中的猴子给唤醒了。

    深深吸了口气,猴子开口说道:“所有人加强戒备,切记不可单独行动。吕六拐去把尸体安葬好,天蓬留下来。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都散了吧。”

    “这就……散了?”

    “还要我再说一遍吗?”

    “诺!”

    一声令下,很快。原本拥挤的庭院中便走得只剩下天蓬和猴子两人了。

    一缕晨风吹过,树叶微微摇晃。

    盘着手,天蓬轻声问道:“你怎么看?”

    “你刚刚说的是对的,除非刚好定位出他就在附近。否则。定位出在哪里,都不能说明问题。”抿着唇,猴子说道:“我现在考虑的是两种可能性。首先第一种……真是他做的,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破坏西行吗?他不是说了不破坏吗?就算真要破坏,杀两个妖将又有何用?这道理上,有点说不通。当然,也可能有些什么其他的原因,这就不好说了。”

    “第二种可能性呢?”

    “第二种可能性比较高。我觉得。有可能是灵吉搞的鬼。”

    “灵吉?”天蓬微微一愣。

    “对。如果我和六耳猕猴直接冲突对谁最有利?毫无疑问,对佛门最有利。所以……”

    “谁受益。谁就是始作俑者?”

    猴子默默点了点头。

    一下子,两人都沉默了。

    如果是佛门的话,那问题就大了。佛门准备直接对猴子出手了?猴子不怕。反正几百年前已经死磕过一次了,大不了再压一次五行山下。但这种事一旦传开去,手下的妖将估计都坐不住了吧。

    这可是动摇军心的大事啊。

    吕六拐或许还能坚守立场,其他妖怪呢?

    许久,天蓬低声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加强防备,先抓出行凶者再说!”

    ……

    雷音寺中,一位僧人带着沉香缓缓走出了后堂。

    眺望着沉香远去的身影,灵吉淡淡笑着,随口说道:“把寺里的法阵都启动了吧。”

    “启动法阵?”一旁的高瘦僧人微微有些诧异。

    “不启动法阵的话,这寺里什么秘密都藏不住的,特别是这孩子。毕竟,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那高瘦僧人微微的有些面露难色了。

    沉默了好一会,他低声问道:“尊者,弟子不太明白。”

    灵吉回过头懒懒地看了他一眼,轻笑道:“你不用明白。”

    闻言,那高瘦僧人一呆,连忙叩首道:“弟子多嘴了,请尊者责罚!”

    “责罚就不必了。”灵吉伸了伸懒腰问道:“玄奘呢?玄奘在做什么?”

    “玄奘法师昨日回了郡王府之后,便一直将自己关在房中,足不出户。”

    “见过什么人没有?”

    “没见过。上面拜访的,一律都被那父子给挡回了,他们似乎真将玄奘当成救命恩人了,什么都听他的。”

    “当成救命恩人,这不是很好吗?”灵吉轻笑道:“不过,陷得还不够深呐。陷得不够深,如何能一刀刺入心扉呢?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做点什么……尊者的意思是……”

    略略思索了一番,灵吉瞧着那高瘦僧人缓缓道:“就让他,替雷音郡祈福吧。”

    “祈……祈福?”

    “对,让他把这救命恩人的戏码,都做足了。”说着,灵吉已经一个转身,拿起了桌案上的毛笔……

    ……

    整整一天的时间,表面无比平和的雷音郡,实际上却早已经暗流汹涌了。

    隔着一堵墙,寺里的僧人和寺外的潜伏的妖怪形成了对峙之势。随便一点点的摩擦都可以导致一场争斗。

    而就在这危机四伏的形势之下,雷音郡内的平民百姓却毫无察觉。唯一的例外。可能只有玄奘了。

    郡王父子来了几次,他都没见。不过,关键的问题是。每每入定,他都会想起今晨猴子那异常的举动,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可惜的是,此时他也没有任何手段可以找到猴子问个明白,只能静静地呆在房中,诵经,念佛。

    很快。夜幕又一次降临了。

    劳作了一天的人们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了家里,大街上的人影渐渐变得稀疏了。一盏盏的油灯点起,整个雷音郡都沉浸在一片安详的气氛之中。

    然而。妖怪们的世界此时才刚刚开始。

    白昼里匿藏的妖将们一个个从角落里冒了头,很快在屋顶上聚到了一起,按照天蓬的布属拉开了一个笼罩整个雷音郡的防御网。猴子则静静地站在一处三层的屋顶上远远地眺望着雷音郡,目不转睛。

    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接下来。就等着对方自投罗网了。

    每一个人都绷紧了神经,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正当此时,一辆马车从雷音寺中缓缓驶了出来,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被那辆马车吸引了过去。

    “里面是什么人?灵吉吗?”

    “不好说,那马车非同一般,里面有防感知的法阵。说不准,根本就是空的。大家坚守岗位。不要被干扰!”

    “诺!”

    交代完一众妖将,天蓬已经借着建筑的阴影悄无声息地溜到了位于一座三层建筑上的猴子的身旁。

    “你能感知到马车里面是什么吗?”

    猴子注视着那马车。缓缓地摇了摇头。

    就这么在空荡荡的街道上走了好一阵,马车最终停在了郡王府门口,车上走下的,正是一直跟随着灵吉的那高瘦僧人。

    听闻是雷音寺里来人,郡王父子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举家出迎。

    不过,那高瘦僧人却只是在门口与老郡王随便客套了几句,留下一份信函,说是灵吉的亲笔书信,便又上了马车原路返回了。

    瞧着远处千恩万谢,不断躬身的老郡王,猴子低声问道:“看样子,已经有动静了。你猜那封信里写了什么?”

    “难说。”一旁的天蓬缓缓摇了摇头。

    两人对视了一眼,默默朝着王府的方向摸了过去。

    ……

    告别了僧人,老郡王父子便有说有笑地朝着大厅走了过去,在大厅中拆开了那封送来的信件。

    只见老郡王简略地看了两眼,微微蹙起眉头想了想,顿时笑了出来。

    一旁的世子连忙问道:“父亲,可是有什么好事?”

    “来,你来看看。”说着,老郡王将手中的信函朝着世子递送了过去。

    朝着那信函看了两眼,世子却只是微微蹙起眉头,并没有笑。

    “怎么,看不懂?”

    “不懂。”世子摇了摇头道:“方才那位师傅一直都跟在佛爷身边,他送来的信,肯定是真的。只是……弟子实在不明白,佛爷为何让我们请德高望重之人祈福呢?还说只要请得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祈福,便可保雷音郡百年安康太平……这实在是有点,费解。”

    “这有什么好不懂的?”老郡王眉开眼笑地说道:“德高望重之人,让我们自己去找,而佛爷昨天又才见过玄奘法师。你说,他信中德高望重之人会是指谁呢?”

    “这……”稍稍迟疑了一下,世子才有些为难地笑了出来,摇摇头道:“孩儿愚钝,实在是不懂。”

    “要是随便能懂,还是佛爷吗?”老郡王当即白了他一眼,笑眯眯地将信函拿了回来,小心翼翼收入袖中,道:“走,我爷俩这就去求见玄奘法师!”

    ……

    “让他去帮雷音郡祈福?”远远地听到这句话,藏在屋顶上的天蓬和猴子不由得一愣。

    凡人祈福,那是因为真的相信只要虔诚,神仙就会赐福。一个佛陀,让人去祈福?这是怎么个意思?

    “不能让他去。”

    虽然看不懂,但只一瞬,两人便得出了一模一样的答案。

    一个转身,他们已经先一步朝着玄奘居住的院落悄悄飞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