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六章:明知是计

2018-01-16 23:00:53Ctrl+D 收藏本站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此时,玄奘正在房中点起一盏油灯细细地翻阅着典籍。

    大概是因为这样能让他获得一份小小的安慰吧。虽说每一本都早已倒背如流了,但每当无奈的时候,想不通的时候,迷茫的时候,他依旧喜欢一遍遍地翻阅。就算他早已经再无法从当中找到什么。

    正当玄奘聚精会神查阅书籍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忽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毫无心理准备的玄奘一下愣住了。

    “他们让你祈福,你可千万别去。那是灵吉出的主意,准没好事!”说完,猴子一个转身便不见了。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门外已经传来了叫门声。

    “玄奘法师?玄奘法师睡了吗?”

    这是世子的声音。

    想起猴子方才的话,玄奘顿时有些迟疑了。不过,也仅此而已。在稍稍沉默之后,他依旧放下了手中的书籍,起身朝着大门走去。

    房门打开了。

    那门外,郡王父子恭敬地行了一礼道:“这么晚还来打搅,实在抱歉。”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回礼道:“哪里,两位客气了。不知深夜前来,有何要事?”

    “呃……是这样的。”世子淡淡笑了笑,犹豫着说道:“凤仙郡的百姓灾祸新历,承蒙佛爷恩典,方得以安居雷音郡。心中感激之情。可谓无以言表。为此。我们想……请玄奘法师为我们雷音郡百姓祈福,求一个来年安泰。”

    说罢,与老郡王对视一眼,两人便整整齐齐地朝着玄奘拜了一拜。

    “祈福?”玄奘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有些诧异地瞧着眼前的这俩父子。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世子连忙开口说道:“不知玄奘法师,可否答应呢?”

    玄奘的眉头顿时蹙得更深了。他开口道:“若是有什么能帮得上百姓的,玄奘决不推辞。只是……这祈福意义何在。贫僧,不是很懂啊。”

    闻言,躲在屋檐上的猴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决不推辞?刚刚不是才跟他说了不要答应吗?”

    一旁的天蓬无奈叹了口气,道:“祈福的好坏玄奘法师肯定是知道的,你就别瞎着急了。”

    “能不着急吗?明知是坑,难不成他还要跳下去?”猴子恨恨地唾了一口,却也无可奈何。

    此时,听闻玄奘愿意帮忙,郡王俩父子顿时就眉开眼笑了。

    老郡王连忙开口道:“我凤仙郡百姓能大难不死,全凭佛爷的恩德。此时祈福。自然是为了向上天表明心迹了。”

    玄奘面带疑惑地问道:“若是想表明心迹,‘佛爷’就在雷音寺中。为何不直接前往呢?祈福,岂不是多此一举?”

    被玄奘这么一问,俩人顿时就有些懵了。世子连忙开口答道:“那……那是因为,我们要感谢的不仅仅是佛爷,还有上天,还有佛祖啊。”

    “若是如此,请雷音寺中的佛爷祈福,不是更好吗?贫僧何德何能呢?”

    “这……”世子一下被玄奘问倒了。

    正慌乱之际,一旁的老郡王连忙开口抢答道:“雷音寺中的佛爷毕竟是佛,我们毕竟是凡人,若要感谢,自然还是请玄奘法师您来代表,更为合适啊。”

    “若要说凡人,那雷音寺中也有不少未成佛的高僧。他们整日追随在佛爷身旁,更容易聆听佛爷教诲。玄奘不过一路过的游僧,若要代表,恐怕,还是该请他们更合适。”

    世子顿时失笑道:“雷音寺中的高僧又如何能与玄奘法师相提并论呢?”

    “如何不能?”

    “您可是得到佛爷单独召见的人啊!”

    “他们每日跟随佛爷身旁,难道就没有受到过佛爷单独召见?”

    “此召见如何形同彼召见?”

    “如何不能形同?”

    “佛爷为了玄奘法师您收留了凤仙郡百姓,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吗?”

    “凤仙郡百姓能转危为安,皆因众生福址。佛爷何时曾说过是为了贫僧?”

    这一问,眼前的俩父子顿时呆住了,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片刻之后,俩人才恍然发现这往来的言语已然变成了一场辩论,惊出了一身冷汗。

    老郡王连忙重重扯了扯世子的衣袖,怒道:“你这孩子,如何与玄奘法师说话的!”

    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只见世子已经双膝跪地,叩首道:“弟子鲁莽,请玄奘法师恕罪!”

    这一幕来得飞快,心中还在为祈福一事拿捏的玄奘一下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了。正当他上前伸手想要搀扶世子的时候,那老郡王却一个箭步拦在了中间,睁大了眼睛望着玄奘,正色道:“老朽教子无方,恳请玄奘法师宽恕我这逆子!”

    “这……”玄奘顿时都有些慌了,连忙说道:“老郡王言重了。不过一点言语激辩而已,何来宽恕一说?”

    然而,老郡王却仿佛没有听到玄奘的话一般,转身对着世子就是重重一脚,直接将他踹翻在地,怒斥道:“玄奘法师对我雷音郡百姓恩重如山,若今日你无法求得玄奘法师原谅以至于玄奘法师不肯为我雷音郡祈福,看为父如何处置你!”

    闻言,那世子响头一个接一个地磕,哭喊道:“弟子知错了!弟子知错了!求玄奘法师原谅!”

    这一幕,看得玄奘都呆住了。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屋檐上,猴子恨恨地骂了一句:“老狐狸!在凤仙郡的时候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早知道,该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归天!”

    “到底是郡王啊。”天蓬无奈摇了摇头道:“原本只是祈福去与不去的问题,现在一下转嫁成了玄奘法师愿不愿意原谅的问题,这辩术之高,不修佛,还真是太可惜了啊。莫说玄奘法师了,即便是换了谁,都得着他的道。”

    “你的意思是……我该换他去取经?”

    “那怎么是一回事?”天蓬哼笑道:“他能占主动,是因为玄奘法师心怀慈悲。若是换上一个不管世子死活的,你看他说这些还有没有用?”

    “那倒是。”猴子长长叹了口气,无奈地继续往下看,悠悠道:“人算不如天算啊。”

    世子的额头都已经磕出了血。那点点鲜红染在地面的砖石上,看上去可谓是触目惊心。

    此时此刻,玄奘已经再看不下去了,只得推开老郡王大步向前,伸手去扶世子。

    仰起头,世子呆呆地问道:“玄奘法师原谅弟子了?”

    “本就没有怪罪,何来原谅?”

    “既然如此,玄奘法师答应为雷音郡祈福咯?”

    这一问,玄奘顿时呆住了。

    “看,果然使出这招了。”屋檐上的天蓬顿时哼笑了出来,万般无奈:“你不觉得,佛门最擅长的就是这招吗?当初你也是输在这招上。”

    淡淡看了猴子一眼,天蓬补充道:“你心怀怜悯,而玄奘法师,则是心怀慈悲。”

    这一说,猴子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只死死地盯着那下方的玄奘。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缓缓滑落,玄奘的手顿在半空中。

    眼前,是一脸诚恳的世子。余光扫过之处,是伸长了脖子等待回复的老郡王。

    许久,玄奘终究是微微点了点头。

    ……

    “你是有病吗?明知是坑你还跳?灵吉的坑你跳,如来的坑呢?我怕你还没到灵山就已经粉身碎骨了!”紧闭的房门内,猴子声嘶力竭地怒吼着,随手将桌子直接掀翻了去。

    若不是已经施了禁音术,这一番举动怕是已经把郡王府全府上下都招来了吧。

    由始至终,玄奘却只是盘腿坐在卧榻上一动不动。

    一旁的天蓬目光不断在猴子与玄奘之间往返着。

    “你说!这麻烦你要怎么解决?”

    玄奘面无表情地答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好一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知道来的是兵还是水?老子的花果山就是这么活活给他们全耗没的!”

    玄奘不再说话了,只双目平视前方,如同一尊佛像一般。

    猴子早已气得气喘吁吁,那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却也无可奈何。

    许久,一旁的天蓬轻声道:“事已至此,吵也没意义,还是想想灵吉想做什么吧。”

    “想得到他想做什么,我们还用得着在这里吗?”一声咆哮,猴子随手又摔了一张椅子,转身就走。

    房间里只留下玄奘和天蓬了。

    稍稍犹豫了一下,天蓬拱手作揖,也出了房门。

    小小的房间里,唯独留下玄奘一人。依旧是默默地坐着,手中紧紧握着那枚藏心石。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