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七章:黑影

2018-01-16 23:00:53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这也不能怪玄奘法师的。就刚刚那情况……”

    “不怪他怪谁?怪我吗?”猴子转过身来对着天蓬怒吼道:“明知是坑他还跳,还能不能再傻一点啊!”

    这一吼,天蓬吓得微微蹙了蹙眉头。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猴子那眼睛都瞪得要出血了。

    好一会,他才深深吸了口气,转过身去。那牙咬得咯咯作响。

    “真能怪他吗?”天蓬淡淡叹了口气,轻声道:“几百年前,你不也一样,落入了佛门的圈套里吗?”

    “我跳那是不得已,如来用整个花果山要挟我!”

    “现在佛门又何尝不是用凤仙郡的百姓在要挟玄奘法师呢?”

    “能一样吗?如果他连这种情况都应付不了,那还要他作甚?”猴子的声音顿时又抬高了八度,叱喝道:“还能指望他西行辩法吗?”

    说罢,重重一拳砸在身旁的树干上,直砸得落叶纷飞。

    狠狠地唾了一口:“狗娘养的灵吉!”他攥着拳头一步步朝前方走去,消失在黑暗之中。

    望着猴子消失的方向,天蓬缓缓地叹了口气。

    “怎么?吵架了?”小白龙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

    微微斜了小白龙一眼,天蓬轻叹道:“提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不太好的事?”

    “我想,应该是我说错话了吧。如果不把玄奘法师跟他进行类比,或许他就不会那么生气了。或者说……焦虑。”

    说罢,天蓬转身静悄悄地走了,只留下小白龙一个站在原地,蹙着眉头怎么都想不明白:“类比一下就发脾气?猴哥莫非这阵子脾气又变臭了?”

    ……

    此时,猴子正拄着金箍棒盘腿坐在一处三层小楼的屋檐上远远地眺望着雷音寺。那眼角一抽一抽地。

    许久。他哼笑着自言自语道:“咋都是修佛的,我这边这修佛的,就想不出什么阴损的招呢?从来都对方出招,我们就只有接招的份。就这样,到了灵山,真能辩得赢?”

    想了好一会。猴子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揉得特别用力。

    “娘的……到现在普渡还连根毛都没看见,可千万别告诉我到了西天是如来把玄奘给渡了啊……”

    忽然间,他微微愣了一下,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情。

    “成佛……”

    《西游记》里玄奘最终的结果是啥?玄奘成佛了……

    他忽然联想起玄奘不久前刚跟他说过的话:“贫僧……成不了佛……”

    人有百相,仙有百种,可是佛,只有一类……

    这一想,猴子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一直以来他都努力保护玄奘。甚至在找队友这件事上,都努力按照《西游记》中的人选去找。那是因为他知道,《西游记》里的玄奘最终取经成功了。可是具体是怎么个“取经成功”法,他却一无所知。

    如果结果是如来辩赢了玄奘,玄奘成佛,带着如来“给”的经文返回东土大唐的话……

    一股深深的恐惧感瞬间将猴子的心整个包裹了。

    越想越忧心。

    他再也坐不住了,拎着金箍棒就朝着雷音寺摸了过去。

    “如果最后都是输的话,我还不如杀一个痛快!”

    ……

    正当猴子朝着雷音寺偷偷摸过去的时候。雷音郡的另一个角落里也有一个身影在朝着雷音寺摸去。

    “娘的,他怎么带了这么多妖将啊。到处都是……这镇上的居民都是傻子吗?上百个妖怪潜伏居然就没人发现?佛门就这么由着他们?”

    “都死了两个了,闹那么大动静还没半点反应,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漆黑一片的角落里,那黑影一闪而过。仅仅不过十丈的距离,站在屋檐上四处巡视的黑熊精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

    雷音寺里都是灵吉的人,但雷音寺外面。却都是猴子的人。

    此时此刻,镇上绝大多数的凡人都已经入睡了,就算是还醒着的人大概也不会没事走到窗前眺望吧。即使看到了,一闪而过,谁又能说得清自己是不是眼花了呢?

    在这样的小镇上活动。猴子其实并没有多少顾忌。

    转眼之间,他已经绕着雷音寺跑了好几圈,最终在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还真是滴水不漏啊。四面的墙上都有法阵,顶上又有防御……实在不行,要不遁地吧?”

    不过遁地好像也不行。

    万一对方在地底下也埋了法阵,到时候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了,直接就触发。那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想来想去,猴子有点拿不定注意了。

    ……

    不多时,那黑影已经摸到了雷音寺的墙边了,开始偷偷摸摸地观察着什么。

    正当此时,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那身形微微一震,惊慌地朝着四周望了过去。

    “动手!”一道神识瞬间传遍了整个雷音郡每一只妖怪的脑海。

    顿时,原本无序散落四处的妖将们迅速集结了起来,竟对那黑影形成了合围之势!

    慌乱之中,那黑影一跃而起,迅速破开雷音寺庙的法阵进入了寺内。

    整个寺庙当即响起了喧哗声!

    不过,很快又平息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此时,大批的妖将才聚到那黑影原本站着的地方,那被黑影破开的法阵已经很快闭合。

    匆匆赶到的猴子迅速从大批的妖将之中找到了天蓬的身影,拉着他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我也不太清楚。”天蓬缓缓地摇了摇头。

    一位妖将骂骂咧咧地说道:“那家伙肯定就是凶手,和我早上看到的那身影像极了,一定就是!”

    猴子轻声问道:“看清楚是谁没有?是不是六耳猕猴?”

    “没看清楚。”天蓬摇了摇头道:“修为很高,我们是靠着他一时疏忽才发现他的。结果,竟然连脸都见不到就让他跑了。”

    猴子扭头朝着已经寂静无声的雷音寺看了一眼:“他逃进去了?”

    “对,进去了。”

    “大圣爷!大圣爷!”吕六拐急冲冲地拿着玉简窜到猴子面前,道:“玉简的位置没变!”

    “别提玉简了,人家也许根本就没带在身上呢!现在的重点是他进了雷音寺!”有妖怪嚷嚷道:“这不就说明是佛门的人吗?不是佛门的人干嘛要进雷音寺?难道里面比外面安全?”

    “刚刚他进去的时候不是强行破的法阵吗?如果是自己人,应该可以轻易解开法阵。”

    “胡说八道!以前花果山的法阵你能解开几个?况且刚刚时间极短,破开法阵肯定比解开更快。里面喧哗,应该只是有些意外他这种进入的方式而已,根本不能说明他就不是佛门的人!”

    顿时,所有妖将都议论了起来。七嘴八舌地,却半天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要不,大圣爷,我们直接找佛门要人吧?兄弟们的血债不能就这么算了,最起码,也得知道究竟是谁杀的啊!”

    “呆子,佛门是那么好说话的吗?你找他们要人,就不如直接杀进去!反正都是一样的结果,还省了被羞辱!”

    “杀进去就杀进去,谁怕谁啊!”

    “有勇无谋,莽夫!”

    “你他娘的不是莽夫?你他娘的就是只妖怪而已,你以为你是谁啊?”

    “都给我闭嘴——!”一声咆哮之下,乱成一团的妖将们总算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怔怔地望着猴子。

    只见猴子深深吸了口气,咬牙道:“这件事自然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他不可能一辈子呆在里面不出来,都给我盯紧了,一只苍蝇都别放过!”

    “可是……大圣爷,我们的修为怕是……”

    “我也一起盯!我就不信他能逃过我的眼睛!”恨恨地唾了一口,正一肚子火的猴子干脆一跃而起,隐了身形飞到了雷音寺之上,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呆着。

    ……

    此时,就在雷音寺的后堂中,六耳猕猴正端坐着,与灵吉四目交对。

    伸手提起放在一旁的水壶默默满上一杯茶朝着六耳猕猴推了过去,灵吉轻叹道:“大圣爷深夜到访,怎么也不走正门呢?不知道的还以为灵吉怠慢了大圣爷呢。”

    闻言,六耳猕猴咧嘴冷笑了一声,道:“我这是逼不得已。你这样卖乖,有意思吗?看在你今夜没出卖我的份上,喝完这杯茶我就走。不过,你要是不把沉香交出来,这事儿没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