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八章:彼此利用

2018-01-16 23:00:52Ctrl+D 收藏本站

    “没完?”闻言,灵吉顿时眉开眼笑。笑得六耳猕猴都觉得有些憋得慌了。

    “你笑啥?”

    “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六耳猕猴微微挺直了腰杆,呲着牙道:“有话,就不能一气儿说么?非得这样扭扭捏捏的?”

    “真是没什么。”灵吉继续掩着嘴笑,好一会,直到六耳猕猴的磨牙声都已经异常清晰了,他才正色道:“大圣爷……就那么看重那个小毛孩子?”

    “谁说我看重他了?”

    “不看重,那你宁可跟我佛门起冲突,都要将他救回去?”

    “我是答应了某人要将他救回去,所以才来的。”伸手掏了掏耳朵,六耳猕猴很是不耐烦地说道:“再说了,重点应该不是我看不看重他吧?重点是……老子看不看重你们。”

    “哦?”闻言,灵吉顿时笑开了花,伸手将给六耳猕猴泡的茶微微推前了一点,笑道:“此话怎讲?”

    “怎讲?这得问你们了。”六耳猕猴白了灵吉一眼,也不去碰那茶,只是别过脸去悠悠叹道:“如果不是师傅给我分析,我还真就被你们牵着鼻子走了。反正我就是再服服帖帖,你们也不会考虑我的利益。我就是再狂妄,只要那另一个还在,你们也不会动我。既然如此,老子凭啥跟你们客气?”

    朝着灵吉望了一眼,六耳猕猴挑了挑眉头,意味深长地问道:“你说,对吧?”

    “有理。有理。”灵吉抿着唇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然而。接下来却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六耳猕猴不禁都有些失望了。

    本想着在佛门面前说出这些,也算是耀虎扬威了一把的,没想到,对方却完全没反应。

    佛门,果然是完全不能用常理推断啊。

    想着,六耳猕猴缓缓地站了起来。

    “大圣爷这就走了?”

    “怎么,不行啊?”

    伸手指了指那茶杯,灵吉轻笑道:“茶都还没喝呢。再不喝。就冷了。”

    又是翻了翻白眼,六耳猕猴随手拿起那茶一饮而尽。转过身,他拄着铁杆兵一步步地朝着大门走去。

    然而,就在他踏出大门的瞬间,那脚却猛地缩了回来。连忙抬头望向屋顶。

    “怎么啦?”灵吉若无其事地问道。

    被这么一问,六耳猕猴顿时有些难堪了。只得拄着铁杆兵又走了回来,坐回了原地。

    “口渴,想多喝几杯,你该不至于不舍得吧?”

    “哪里哪里?”灵吉眉开眼笑地又将那空荡荡的茶杯给满上了,笑道:“大圣爷想喝多少。贫僧都舍得。不够了,贫僧再让人去灵山取。”

    ……

    此时。猴子还孤零零地悬在雷音寺顶上的云层里。

    一阵阵寒风吹过,那身上的绒毛却连一丝丝的晃动都没有。那神识早已经将整个雷音寺上上下下都覆盖住了,只要一有任何动静,他都会察觉到。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滴地流逝着。

    雷音寺内,僧人们一个个紧闭双目盘腿而坐,看似一如往常,实质却又一个个绷紧了神经。雷音寺外,凡人熟睡,一只只的妖怪则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紧盯着雷音寺,时刻握紧了自己的兵器。

    就在这剑拔弩张之中,一&夜过去了。

    这一整夜,猴子都没有移动分毫,笼罩着整个雷音寺的神识也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那六耳猕猴则在后堂之中茶一杯接着一杯,喝到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不好意思他又能怎么着?难不成就这么出去吗?

    不用说,只要他在这里一露面,猴子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少不了就是一场大战。到时候引来的麻烦可就是一堆堆的了。

    这简直就是……憋得慌啊。

    由始至终,灵吉倒是一副悠闲的模样,看上去就好像早已经将六耳猕猴滞留的原因看穿了似的。

    不过,这种态度也更加让六耳猕猴不爽了。

    “别担心。”微微仰起头透过窗帘望向已经渐渐泛白的东方,灵吉轻声叹道:“等天亮了,天亮,他就得走。”

    “天亮他就得走?什么意思?”

    “因为天亮,有很重要的事情。”说着,灵吉笑嘻嘻地瞧了六耳猕猴一眼。

    六耳猕猴一时间有些懵了,那双眼缓缓眯成了一条缝,道:“你是在筹谋什么?”

    “筹谋?也算是吧。”灵吉点了点头道:“当然,他也可能不走。不过那样,就更好了。”

    闻言,六耳猕猴的脸色不由得变了一变。

    “你在算计玄奘法师,还他娘的把我当棋下了?”

    “也可以这么说。”

    这一句话放下去,六耳猕猴顿时急火攻心。几乎想都没想,那手中铁杆兵已经带着疾风朝着灵吉扫了过来。

    只听“锵”的一声,被灵吉稳稳接住了。

    ……

    这一声刺耳的声响瞬间扩散了出去,就连悬在雷音寺上的猴子也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伸长了脖子,更加仔细地盯着雷音寺。

    ……

    后堂内,六耳猕猴依旧维持着那横扫而出的架势,怒视着灵吉。

    抬头望了一眼屋顶,灵吉轻声道:“别动怒,你要出手再重一点,屋顶可就掀翻了。到时候,可就什么都穿帮了。”

    “你这个秃驴!”

    注视着怒不可解的六耳猕猴,灵吉眉目带笑地说道:“刚刚不是你说的吗?你不用对我们客气。因为客气了也没好处,不客气,也没坏处。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其实反过来,又何尝不是呢?既然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那大家不如放开点,都别往心里去。”

    六耳猕猴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

    此时,天还没完全亮,郡王府中却早已经人声鼎沸了。

    玄奘法师即将为雷音郡百姓祈福的事情早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昨天还没对玄奘投以多少关注的百姓们,如今纷纷涌向郡王府,只为能先一步见一见这位能为雷音郡祈福的僧人。

    “佛爷就在此地,玄奘法师能在此地为雷音郡祈福,那说不定……他很快也是佛了呀!”

    “雷音郡刚刚创立便有佛陀在此修成,这可怎了得?”

    熙熙攘攘之中,玄奘却只是将自己锁在房中,默默地诵念着佛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