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九章:祈福台

2018-01-16 23:00:52Ctrl+D 收藏本站

    老郡王轻轻敲开了玄奘的门,恭敬地行礼道:“玄奘法师,时间就定在午时。不知道……可否?”

    面对老郡王那张堆满了笑的老脸,玄奘却只是一脸的木然,呆呆地点了点头,连话也没多说半句,便将房门合上了。

    此情此景,看得那门外站着的几人一愣一愣的。

    世子不由得问道:“父亲,玄奘法师是不是……不高兴啊?”

    “应该不会吧。”老郡王稍稍收了收神,望着玄奘紧闭的房门道:“佛爷让我们请玄奘法师祈福,说明请玄奘法师祈福肯定是对的。那位佛爷身边的大师又叮嘱无论使什么手段,都要达成。这……也总不会有错吧?咱不就是照着这个做的吗?”

    “对对对,听佛爷的,总不会有错的。”那四周站着的长者们一个个纷纷点头赞同。

    此时,他们并不知道房中的玄奘正透过窗棂的缝隙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他们。

    许久,他微微开口,吐出了两个字:“愚昧。”

    “嗯?”那身后的天蓬微微仰起头望向了玄奘。

    玄奘面无表情地说道:“这是灵吉尊者给他们下的定义,‘愚昧’。”

    闻言,天蓬不由得淡淡笑了笑:“谁不愚昧呢?谁,又真的能大彻大悟呢?其实有时候想想,前世的我跟他们,又有什么区别呢?说到底,都是站在一个固定的位置,一叶障目,以至于看不清远方的风景。”

    “元帅前世,可是天庭一等一的忠臣良将啊。”

    “因为是忠臣良将,所以就不愚昧了吗?”天蓬无奈地看了玄奘一眼,道:“玄奘法师就别安慰我了。自己什么情况。我自己知道,不需要安慰。这还得感谢哪吒啊,没让我吞下那枚丹药,否则……今生怕又是要步后尘了。”

    玄奘的目光顿在了空无一物的桌案上,许久,轻叹道:“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元帅这种际遇。所以,世间还是需要有人,去普渡。”

    天蓬点了点头,却只说出了一个字:“难。”

    ……

    玄奘祈福,这可是雷音郡的一件大事。当然,重点是这件事,是灵吉亲自开的口。

    一时间,整个雷音郡都被动员了起来,里外忙活。一派喜庆景象。仅仅半日时间,那高高的祈福台已经被搭建了起来。虽说简陋,却也每一个细节都透着雷音郡百姓的心意。

    不多时,在老郡王的带领下,迎接玄奘的队伍便已经到了房门之外。

    此时此刻,房中的玄奘早已经梳洗完毕,换上了干净整洁的袈裟,戴上了万佛冠。那衣着与当初面见唐皇时一般无二。只是面容,却是沧桑了许多。

    好在。初心未改。

    “大圣爷呢?他,不打算一起去吗?”

    “不好说。”一旁的天蓬轻声答道:“昨天夜里,雷音郡里出了一点事,他现在还在盯着雷音郡呢。”

    “昨天夜里?”

    “其实还不只昨天夜里,前天也出事了。”稍稍犹豫了一下,天蓬抿着唇道:“也许他稍后就到了吧。我会一直跟着您的。确保不会出意外。另外,还有十几名妖将会过去,他们会装扮成凡人的模样,尽可能守在接近祈福台的位置。”

    玄奘有些乏力地点了点头。

    随着天蓬躲到屏风之后,房门敞开了。一大批的民众鱼贯而入。简单的拜礼之后。他们迎着玄奘就往外走。

    待他们走后,同样躲在屏风后的吕六拐才低声问道:“元帅啊,你说派十几名妖将装扮成凡人……我怎么没听说呢?这雷音郡中居民皆是原本凤仙郡的,出现生人,恐怕不太好吧。”

    “这不是有现成的吗?”天蓬淡淡看了吕六拐一眼,道:“之前不是两位妖将身陨了吗?然后我们控制了十几个知情的百姓,又用我们的人替换了他们。”

    “哦……哦!”吕六拐这才恍然大悟道:“您是说他们啊!”

    “当然是他们,也只能是他们了。”天蓬轻叹道:“一来他们负责保护玄奘法师正好合适,二来……他们本身也必须去,否则,街坊邻居,怕是要生疑。”

    “对对对!我这就去安排!”嚷嚷着,吕六拐连忙化作飞虫从窗户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天蓬也化作飞虫朝着玄奘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

    此时此刻,猴子还悬在高空之中依旧监控着雷音寺。而在雷音寺的后堂之内,灵吉和六耳猕猴则依旧对峙着。

    “你究竟使了什么计?”

    “好计。”

    “什么是好计?”

    “不妙,但奏效的计,就叫好计。”

    “说!”六耳猕猴一下吼了出来:“究竟是什么阴谋!”

    “不可说,不可说。说了,就不灵了。”灵吉眉开眼笑地答道:“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其实是可以识破的。只可惜,那猴子警惕有余,记性……却不是太好啊。”

    ……

    狭长的街道上,百姓分列两旁,一个个双手合十,默默地等待着。

    玄奘走在正中。

    那身后,紧紧地跟着数十名刚刚剃度的僧人。在他们的手中,无一例外地拖着盛有从雷音寺中请来的法器的盘子。那神情可谓是虔诚无比。

    很快,大队人马便抵达了一片空地。空地的正中早早地竖起了一丈高,由竹子搭建而成的祈福台。

    玄奘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昂首望去,望见的是一片灰蒙蒙的天。阵阵微风吹过,鹤立鸡群的祈福台那顶端的竹子微微颤了颤。

    远处,小白龙小心翼翼地说道:“这竹台看上去怎么有点不结实啊。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故意弄一个不结实的竹台,回头好弄塌了,伤及玄奘法师呢?”

    “元帅不是跟着吗?”一旁的黑熊精小声道:“再怎么样,元帅也不至于让一个竹台伤了玄奘法师吧?再说了,我们的兄弟还潜伏在里面呢。别说是竹台,就是有人朝着玄奘法师射箭都伤不到他。”

    “那你说,那个灵吉摆这么大阵仗是要干什么呢?不可能是摆着玩吧?”

    黑熊精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玄奘深深吸了一口气,一步步地迈向那高台。

    此时此刻,没有人注意到,那被放置高台四面的法器正微微闪烁着光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