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章:故计重施

2018-01-16 23:00:51Ctrl+D 收藏本站

    “兹有大唐游僧玄奘,发宏愿行十万八千里,西行取经。今至雷音郡,向天祈愿……”

    高台上玄奘循着前人的路子缓缓唱了起来。

    那台下,无数百姓一个个伏地叩首,环成了一个巨大的圈。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单调的木鱼声伴随着玄奘的唱诵。

    十余名妖怪假扮而成的百姓早已借着各种理由挪到了前方最靠近玄奘的位置,以防万一。而天蓬幻化而成的飞虫也已经落到了距离玄奘不远处的平台上,屏息以待。

    “一祈众生向善,人人以自食其力为乐;二祈世间向善,众生以和睦相处为乐。三祈三界向善,万物和谐,融融而乐。四祈轮回向善,六道大同,善恶因果皆有报。五祈……”

    “玄奘法师这唱的什么啊?怎么从来都没听过?”

    “也许是我们没见过的高僧佛经吧,毕竟人家可是佛爷钦点的高僧啊。”

    “对对对,高僧哪能有错?要错了还是高僧吗?”

    短暂的议论声之后,广场之中又一次恢复了宁静。

    面对这新鲜的说辞,百姓难以理解,倒是妖怪们有些动容了。

    小白龙微微蹙着眉头道:“六道大同,善恶因果皆有报……这倒是个办法,说不准,普渡就这样实现了呢。只可惜,天庭没兴趣,佛门也不会听我们的,说是这么说,做,却不会这么做啊。”

    一段唱罢,玄奘拿起一旁的锤子轻轻敲在锣上。清澈的声响瞬间传遍了每一个角落,那匍匐在地的百姓们一个个仰起头来。

    “玄奘法师真是高啊。”世子不由得感叹道:“这些时日以来,孩儿也算是遍阅佛典,却还从未听过。难怪佛爷要让他给雷音郡祈福,原来是另有深意啊。”

    一旁的老郡王微微蹙眉。有些发愣了。

    “父亲,您怎么啦?”

    “没。”老郡王一惊,连忙答道:“没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一阵摇头摆手,老郡王望着玄奘的目光却看上去更加诧异了。

    ……

    一位僧人匆匆步入后堂。叩首道:“启禀尊者,玄奘法师的祈福大典已经差不多了。”

    灵吉微微点头,示意知道了。那一旁的六耳猕猴却有些错愕,疑惑地问道:“你让玄奘法师去祈福?”

    “对。”

    “有何意义?”

    “意义可就……”灵吉微微仰起头,长叹道:“深远了。他不是要证道,要宣扬他的为善之道吗?贫僧,给他这个机会。”

    六耳猕猴听得一愣一愣的,目光微微闪烁了起来。

    ……

    高空中,猴子还在静静等待着。那注意力在雷音寺与远处玄奘的祈福台之间不断来回。

    “一切还顺利吗?”

    “还顺利,就是有点……太顺利了。”玉简的另一端传来了天蓬的声音。

    “总之,提高警惕。”

    “知道了。”

    放下玉简,猴子又是打起精神死盯着雷音寺不放了。他试图用神识直接侵入雷音寺中去探查。然而,灵吉的法阵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更重要的是,猴子对佛门法阵并不了解,以至于不断尝试,却又几乎没有半点成果。

    隐隐地。猴子都有些焦虑了。直觉告诉他玄奘祈福,灵吉一定是使了手段的。可是好不容易将凶手困在这雷音寺里面。他又不愿意就此放手。

    豆大的汗珠都已经从额头上缓缓滑落了。

    咬着牙,他只得对自己说道:“再试一下,再试一下,实在不行就放弃了。反正这秃驴不是还在雷音寺里吗?就凭几个虾兵蟹将的话,天蓬应该是能应付的。”

    ……

    一声清澈的锣声,饮过一杯清茶之后。玄奘的祈福又一次开始了。

    那四周的百姓依旧静静地聆听着。

    ……

    “我不明白。”六耳猕猴半眯着眼睛道:“你人在这里,怎么可能干预得了祈福?”

    “难道贫僧去了,就干预得了吗?”灵吉抿着唇轻笑道:“你也未免太小看对手了吧?跟齐天大圣硬碰硬,灵吉可没把握啊。当初若非佛祖及时出手,说不定。三界都真要为那个叫风铃的小女孩陪葬了呢。”

    淡淡看了六耳猕猴一眼,灵吉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抱歉,差点都忘了您也是齐天大圣啊。”

    那“也”字特意加重了音调。

    六耳猕猴的眉头缓缓蹙起了,继续死死地盯着灵吉。

    灵吉低下头继续泡着茶,随口道:“话说回来,那个沉香的师傅叫清心,好像就是风铃的转世啊。”

    六耳猕猴的眼中瞬间浮现了浓浓的敌意:“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灵吉仰起头淡淡笑了笑,道:“只是觉得这样,大圣爷索要沉香,就顺理成章了。毕竟,您也是大圣爷,不是吗?”

    那“也”字,又一次特意加重了音调。

    六耳猕猴的眼角微微抽了抽,那眼神就如同要将灵吉生吞了一般。然而,与此同时,灵吉却依旧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镇定,镇定。”许久,六耳猕猴只能不断在心里默念着,告诉自己:“别发怒,别发怒。这家伙明显是有用意的,他在挑拨,他在挑拨!”

    ……

    转眼之间,玄奘的祈福已经接近尾声。

    出乎意料地,由头到尾竟是一片风平浪静。一来没有人捣乱现场,二来,也不见灵吉从雷音寺里出来。

    “就这样结束了?”

    不仅仅是猴子,所有的妖怪此时此刻心中都出现了这样一个疑问。

    “难道是因为我们戒备森严,所以他们改变主意了?如果是这样,那最好不过了。可是……”

    猴子犹豫着该不该离开雷音寺的上空去护送完玄奘最后一程。

    正当此时,玄奘已经敲响了最后的锣声。

    他缓缓起身,双手合十朝着四面叩拜。口中念念有词。

    那些个百姓一个个也都配合地随着玄奘朝着四面八方叩拜。

    神经早已经绷到极致的妖怪们总算松了口气了。

    “看来,不过虚惊一场啊。”小白龙眉开眼笑地说道:“佛门的招也不是每次都灵的。你看,这次他们就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啊。”

    黑熊精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目光依旧紧盯着玄奘不放。

    正当此时,只听那祈福台忽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什么声音?”人群中,那些个隐藏的妖将们一个个仰起头一脸的纳闷。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四周那些个普通百姓也都听到了,一个个面面相觑。

    小白龙微微一愣,一下紧张了起来,喃喃自语道:“不会……真的是祈福台要塌吧?这么无聊的招谁想出来的?”

    那声响变得越来越明显了。

    忽然间,只听“啪”的一声,支撑祈福台的几十根竹子在相同的位置同时爆了开来。下一刻,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祈福台微微倾斜,眼看着就要塌了。

    站在台上的玄奘不得不伸手去捉一旁的围栏才勉强站住。

    远处的高空中。猴子不由得微微吃了一惊,却还没有实质性的动作,只是一双眼睛紧盯着摇摇欲坠的玄奘不放。

    “不好,台要塌了!”人群之中瞬间有人尖叫了出来。

    毫无心理准备的老郡王整个呆住了。

    说时迟那时快,整个祈福台已经缓缓倾斜,朝着人群砸了过去。

    大概是因为竹子韧性的关系,那速度并不是太快。

    ……

    后堂之中,灵吉饮了一口茶。轻声叹道:“好戏,要开始了。”

    ……

    一片尖叫声中。化身飞虫的天蓬不断绕着玄奘飞行,将混乱中刺向玄奘的竹子悉数挡开。

    台下的百姓已经迅速分成了两拨。绝大部分的百姓已经惊慌失措地逃散。但是,这当中却有那么十几个人,反其道而行。他们朝着祈福台飞速冲了过去。

    这一眼望去,天蓬顿时心安了不少。

    区区祈福台,有那些潜伏的妖将在。暂时是不需要他直接出手了。虽说场面混乱,但平白出现这么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的人毕竟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就在祈福台即将砸倒在地,原本站在上面的玄奘握着围栏已经整个悬空的时候,那些个妖将们已经悉数聚到了玄奘身下,一个个伸出双手随时准备接住玄奘。

    那祈福台重重砸倒在地。整个迅速崩裂了。慌乱之中,玄奘一松手,整个落到了妖将聚集的圈子里被稳稳接住。

    “玄奘法师,您没事吧?”

    “没事吧?”

    一声声的问候迅速在玄奘的耳边响起。此时此刻,他还晕头转向地,只是本能地伸出手去捉住一切能捉住的东西。

    这一幕在四周的百姓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如果有,大概也只是感叹这十几个人的虔诚吧。

    然而,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正当刚从错愕中惊醒过来的老郡王迈开脚步,小跑着准备前去查看玄奘情况的时候。就在玄奘的身边,一位幻化成百姓的妖将身形猛地涨大,足足长到一丈高,化出了原形!

    黑漆漆的鳞片,长长上下颚之间遍布了尖利的牙齿,巨大的手臂……那是一只鳄鱼精。

    一瞬间,那四周原本心焦玄奘伤势的百姓们一个个呆住了,那一张张的脸刷的一下全白了。

    不仅仅是百姓,就连其余的妖将,连天蓬,连猴子,所有人都一下呆住了。

    ……

    后堂之中,灵吉若无其事的饮着茶,随手一个响指道:“这招,贫僧在高老庄不是已经用过了吗?真是不长记性啊。呵呵呵呵……”

    ……

    下一刻,尖叫声迅速覆盖了整个雷音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