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一章:摊开了

2018-01-16 23:00:51Ctrl+D 收藏本站

    后堂中,六耳猕猴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门外。

    此时此刻,悬于雷音寺顶部的猴子同样目瞪口呆。

    天蓬所化的飞虫拍打着翅膀犹豫着要不要靠前。百姓们竞相奔逃,纷纷往远处闪躲。环绕玄奘的妖怪都已经错愕了去,而此时此刻,玄奘却还没从高处掉落之中缓过神来。他紧闭着双目猛地甩头,浑浑噩噩地还没弄清楚周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当他慌乱之中又是伸手触摸到另一个没现形的妖怪时,先前的景象又一次发生了。

    那妖怪惊恐地看着自己被玄奘触摸的手臂猛地缩小,显出黑色的鳞片。紧接着,这种波动迅速蔓延到了全身。

    这是一条……蛇精。穿着铠甲,凶神恶煞的蛇精。

    还呆站在原地的老郡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他呆呆地望着玄奘,望着玄奘身旁显出原形的两只妖怪,双腿一软,整个跌坐在地。口中不断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怎么会这样?”

    世子连忙从远处连滚带爬地奔过来搀扶。

    事情似乎还远远没到结束的时候。

    很快,没有被玄奘触碰到的妖怪也一个个嘶吼着现出了原形,一时间,广场的正中站满了各种高矮不一的妖将。当中身材高大的一些足有一丈多高,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座小山一般。

    百姓的尖叫声越发此起彼伏了。

    缓过神来的玄奘看着周遭的一切,整个呆愣当场。

    “快!”小白龙连忙吼道:“快让他们离开玄奘法师!现形没关系,千万不能连累玄奘法师!否则。一会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惊慌中猛然惊醒的吕六拐连忙低头吹了一把哨子。顿时。所有妖怪都会意地向着四面八方逃散了。

    ……

    高空中。猴子的拳头早已经攥得“噼啪”作响。那瞪圆的眼睛缓缓转动,却依旧是望向雷音寺。

    ……

    此时此刻,后堂之中的气氛似乎已经发生了不一样的变化了。

    六耳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灵吉,那牙咬得“咯咯”作响。

    那对面,灵吉却依旧眉目带笑。

    “怎么,大圣爷觉得贫僧这一计,使得不漂亮?”

    六耳猕猴微张的口中发出了充满敌意的低吼声。

    “贫僧这可都是在为大圣爷您着想啊。”灵吉轻笑道:“事到如今,有些事也不怕明说了。无论你们谁胜。我佛如来,最终肯定都是会出手镇压的。不过您也得想清楚,现在陪玄奘西行的是他,若是让他走得太轻松了,羽翼丰满了,到时候,还有您什么事呢?对吧?”

    六耳猕猴的额头上青筋都已经爆出来了,他咬着牙缓缓说道:“看来师傅说的没错,佛门,不可信任。”

    他微微低头从腰间摸出了那片与清心联系的玉简看了一眼:“对付你们的唯一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要和你们谈!”

    话音未落,他已经挥棒朝着灵吉砸了过去。这一次。不留余力!

    ……

    “咣”的一声巨响,一瞬间,半个雷音寺的建筑都被扫塌了。溅起的沙尘飞速蔓延,迅速覆盖了所有的一切。

    那依旧悬浮在高空之中监控的猴子顿时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电光火石之间,他几乎凭借着战斗的本能迅速握着金箍棒朝着雷音寺冲了下去。

    ……

    广场上,玄奘还在孤零零地站着,四周的民众那目光都已经被吸引到了雷音郡的方向。

    ……

    还没等猴子冲入翻滚的沙尘之中,只见一个身影已经从那废墟之中冲了出来,与猴子擦肩而过!

    目光交错之际,双方似乎都愣了一下。

    六耳猕猴有些慌乱地看着猴子,猴子则一脸错愕地看着他,还有他抱在怀中的……沉香。

    “果然是你——!”没有丝毫的犹豫,盛怒之下,猴子的金箍棒直接朝着他扫了过去!

    “住手!”六耳猕猴连忙一抬手,用铁杆兵接下了猴子这一击。然而,他的力量本就比猴子稍弱一点,此时此刻,又单手怀抱沉香,哪里可能在力量上与猴子相抗衡呢?

    棍子是接住了,然而,他却整个连带着沉香一起被扫飞了出去!

    “娘的!你没看到沉香吗?这是清心的徒弟啊!风铃的徒弟啊!”

    “你以为你绑架了他我就会手软吗?”

    六耳猕猴一路骂骂咧咧,猴子则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谁说我绑架他了?我是来救他!来救他的!他被佛门给绑了,清心拜托我来的啊!”

    “要救也该我救,你是个什么东西!”

    “你非得在这时候和我打吗?”

    “老子抽你还用分时候吗?”

    一时间,两人在天空中飞速追逐了起来。猴子挥舞着金箍棒疯狂地追打着六耳猕猴,六耳猕猴则是玩命地闪躲,实在闪不掉的,也只能硬扛了。

    这一幕,看得地面上的百姓都呆住了。

    “这是……两只猴精?”

    “好像有一只是刚从雷音寺里跑出来的,是他破坏了雷音寺。”

    “你认得出是哪一只从雷音寺里跑出来的吗?”

    “认不清了……”

    玄奘定了定神,卷起衣袖往老郡王的方向跨了一步。

    一时间,早已经平息的尖叫声再度四起。所有的人都惊恐地望着玄奘。

    玄奘的步伐顿住了。

    这一瞬间,他从所有人的眼中都读出了一个相同的含义——恐惧。

    “刚刚那些人……是被他碰到才变成妖怪的吗?”

    “好……好像是。”

    “这么说,这个玄奘法师,其实是妖咯?”

    “胡说。他是妖……他是妖。佛爷怎么会让他为我们祈福?”

    “也许是佛爷故意用这种方式拆穿他也不一定。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包括老郡王在内,都在设法拉开与玄奘法师的距离。

    玄奘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平视前方,一动,都不敢动。

    恍然间。他明白了灵吉设下这个陷阱的目的。

    ……

    此时此刻,猴子与六耳猕猴的战斗早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怀中的沉香吓得死死地抱住六耳猕猴紧闭双目不敢动弹,六耳猕猴拼命地闪避着猴子的攻击,而猴子,则依旧紧追不放。

    “别打了!别打了!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我有说过不让你说吗?”

    “师傅认下我了!”

    “什么?”

    “沉香死了,你怎么跟清心交代!”

    “呵呵,原来如此啊。难怪你忽然开始关心斜月三星洞的人的生死了,原来想救了沉香回去证明你才是真的啊!”

    “我本来就是真的!”

    “你找死!”

    这一言一语之间,猴子的棍棒力道反而加重了几分。六耳猕猴急得满世界乱窜。

    “别打了,你到底是不是要护玄奘西行啊?”

    “嘴上说担心西行。还来吃我两个手下?”

    “那是不得已。”

    “抽你也是不得已!”

    重重的一击之下,六耳猕猴整个如同流星一般从天空中直接砸了下来。数十栋民房。顷刻间化作飞灰,掀起的沙尘更是席卷了半个雷音郡。

    猴子气喘吁吁地悬在半空中,瞪圆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六耳猕猴落下的位置。

    许久,沙尘总算散去。

    瓦砾堆里,六耳猕猴浑身是伤,却依旧紧紧地抱着沉香,将他护在胸前。

    此时此刻,沉香都快要哭出来了,他呆呆地望着这个一直被自己嫌弃的师伯。

    “师伯……放我下来吧,放我下来,你就能打得过他了。”

    “小屁孩废话多!”六耳猕猴狠狠地唾了一口,仰起头望向猴子,咬牙道:“今天无论如何要带你回去,娘的,要是被清心瞧不起,那多没面子啊。”

    “还想带他走?”猴子紧紧地攥着金箍棒,开口吐出了一阵迷雾:“今天,连你都要交代在这里!”

    “嘿嘿,老子还有招呢。”六耳猕猴缓缓咧嘴,露出了獠牙。

    下一刻,他的目光缓缓地朝一旁扫去。

    这一瞬间,猴子也愣了。因为他发现六耳猕猴所望向的,竟是玄奘!

    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对不住了,玄奘法师。”一个声音在玄奘的脑海中响起了。

    “不好!他要对玄奘法师出手!”天蓬连忙吼了出来。

    与此同时,六耳猕猴出手了。他单手挥舞着铁杆兵横扫而出!

    猴子顿时傻眼了。

    慌乱之中,他只得调转身形朝着玄奘的位置飞驰而去。

    骤然伸长的铁杆兵在大地上扫出了一个巨大的弧形,所过之处,所有的房舍都被拦腰斩断。

    一瞬间,那些个百姓一个个都吓傻了,甚至连惊叫都忘了,只一个个呆呆地站着。

    作为目标的玄奘微微睁大了眼睛,这瞬息万变的形势,甚至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思考,以至于他除了站立,什么也做不了。

    就在那横扫而来的铁杆兵即将击中玄奘的时候,猴子已经握着金箍棒挡在了玄奘的身前。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然而,意料之中的碰撞并没有发生。

    铁杆兵卷起的狂风从玄奘与猴子的身旁横扫而过,然而,它自己本身,却凭空消失了。

    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远处的六耳猕猴与沉香。

    一下子,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唯独留下六耳猕猴远远传来的话语在猴子的脑海中回荡:“嘿嘿。这一局,我赢。”(未完待续。)

    PS:颈椎病,腰椎病……我就要挂了……然而我居然还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