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二章:离去

2018-01-16 23:00:51Ctrl+D 收藏本站

    长空中,已经昏厥过去的沉香一点一点地醒来,望见六耳猕猴正紧紧地抱着他。

    一身的铠甲都早已在与猴子的激战之中破烂不堪了,嘴角却依旧带着浓浓的笑意。

    “师伯……”

    “嘿嘿,已经赢了。”六耳猕猴直视着前方,咧嘴笑道:“我就说我一定能赢嘛,邪不能胜正。哈哈哈哈。”

    沉香微微蹙着眉头,有些不解地望着六耳猕猴。

    “很快就到家了,回去之后,你可要记得跟你师傅说我的好话啊。”

    “为何?”

    “什么为何?我救了你,你帮我说好话不是很正常吗?”

    “呃……好吧。”

    “这才对嘛。好师侄,以后想要啥,尽管跟你师伯我说。”闻言,六耳猕猴的心情越发好了。他挥舞着铁杆兵疯狂地加速,一路尖啸了起来,如同一个儿童一般。逗得沉香咯咯直笑。

    ……

    此时此刻,一抹夕阳照耀下的雷音郡格外地宁静。

    一张张呆滞的脸庞,一个个身影身穿破烂的衣衫,在这温润的光中静静伫立,那四周,则早已是一片废墟。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了表情,就连玄奘也一样。

    他站在那一片空荡荡的广场之中环视着,举目望去,望见的是一双双的眼睛。那目光如同尖刺一般,刺入了他的心底。

    此时此刻,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

    那不远处,猴子摊了摊手道:“其实呢,也不是什么大事。对吧?不过就是几座房子嘛?几个时辰我就让人全给修复了。”

    没有人回答他。

    特别是玄奘,那脸色隐隐地,已经有些难看了。

    “父亲!父亲。你怎么啦?”

    一声惊呼传来,无数的百姓迅速聚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圈圈。

    刚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的玄奘也连忙跑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走近,那些个百姓便都已经一个个惊呼了起来:“走开!别过来!别过来!”

    一下子,原本围成一圈的百姓散开了一圈,一个个都惊恐地望着玄奘。

    那正中显现出来的。是世子,还有老郡王。

    此时此刻,老郡王已经躺在世子的怀中,奄奄一息。

    面对四周百姓充满恐惧的眼神,玄奘稍稍放缓了脚步。

    “你别过来!”这一次喊出声来的,是世子。

    相距两丈的距离,玄奘终于停下了脚步。两人默默对视着。那看起来已经快不行了的老郡王也是半眯着眼睛,远远地望着玄奘。

    整个世界仿佛都在此刻静默了。

    许久,玄奘又微微抬腿。迈了一步。

    “别过来——!”世子又一次吼了出来。

    玄奘那迈开的脚只得顿在空中,缓缓地收了回来。双手合十道:“世子,贫僧略通医术。还是让贫僧,帮郡王看看吧。”

    世子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说道:“不……不用你看!你是妖怪!”

    “贫僧不是妖。”

    “那他们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人,怎么一个个都变成妖了?”

    “贫僧真的不是妖。”

    “谁信你啊!”

    话音未落,只见老郡王已经轻轻握住了世子的手。世子连忙将自己的耳朵凑到老郡王的嘴边,静静地聆听着什么。

    说话的时候,老郡王那目光始终锁定在玄奘身上。可惜,并不是什么善意的眼神。

    少顷。世子重重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孩儿谨遵父亲教诲。”

    说着,他已经将老郡王整个扶了起来,在四周百姓的帮助下背到了背上。

    在百姓的簇拥下,他快速朝着雷音寺的方向走了去。

    不多时,广场上的人已经走得一干二净。若说还有。那便只剩下那一双双躲在墙后悄悄注视着玄奘的眼睛了。

    玄奘孤零零地站着,望着世子里去的方向。那神情,就仿佛一瞬间失去了什么一般。

    “他说了什么?”

    “老头跟儿子说,让他别跟你较劲。”一旁的猴子轻声道:“他说,你是他带过来的。必须跟你划清界限,否则连他们一家子都没办法在这里呆下去。但也不能跟你较劲,因为你是妖怪,万一一个不高兴……把他也变成妖怪,那就全完了。”

    玄奘无奈摇了摇头,低头笑道:“他真的相信……相信贫僧是妖?”

    猴子也不答话,只是在一旁漫不经心地瞧着玄奘。许久,轻声道:“别担心。就是受了些惊吓,情绪不太稳定而已,死不了。”

    玄奘深深吸了口气,紧闭双目,长叹道:“灵吉尊者这是在向贫僧证明,众生的愚昧吗?”

    ……

    斜月三星洞中,清心火急火燎地奔出了山门之外。

    “师傅!”

    第一眼看见清心,沉香便已经撒开脚丫子冲上了阶梯,一个飞身直接扑在了清心怀中。

    “没事吧?”

    “弟子没事。”

    抱着沉香,清心连忙上下检查了起来。直到确定沉香身上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之后,才稍稍放下心来。

    牵着清心的手,沉香支支吾吾地说道:“弟子没事,不过师伯有事。”

    直到此时,清心才注意到站在不远处抓耳挠腮,浑身上下狼狈得不成样子的六耳猕猴。

    稍稍犹豫了一下,她撑起笑脸淡淡道:“谢谢你。”

    这一说,原本就已经心情不错的六耳猕猴顿时笑得更欢了,连忙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手道:“嘿,不过小事一桩,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笑,清心顿时就不笑了。六耳猕猴也连忙收起了笑脸。

    “那……我回去了?”

    六耳猕猴默默点了点头。

    转过身,清心牵着沉香一步步往回走。

    那沉香回头望了六耳猕猴一眼,发现六耳猕猴正蹙着眉头盯着他,连忙开口说道:“师傅啊,是另一个师伯将师伯打成这样的。不是佛门。”

    这一说,六耳猕猴悄悄给沉香竖起了拇指。

    “另一个师伯?”

    “对,就是……就是那个很坏的师伯。”

    “他……为什么要打呢?”

    “不知道。当时师伯来救我,他不由分说就开打了。还说就算师伯绑了我也没用。下手好狠呐……就好像,要杀了弟子一样。”

    “应该是误会吧。”

    “不是误会,他真是往死里打的。”

    清心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六耳猕猴在身后朝着沉香使眼。

    发现清心回头,六耳猕猴连忙左顾右盼,然后一个翻转,腾空而起了。

    ……

    此时此刻,玄奘已经回到了郡王府,静静地整理着自己的行囊。府里的人一个个都闪得远远的。

    门外,猴子与天蓬大眼瞪小眼。

    好一会,天蓬走到猴子身边坐下,轻声道:“沉香不是在他手上吗?你怎么……还动手?”

    “怕什么,弄死了,大不了以后复活就是了。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复活?佛门肯吗?”

    “等扳倒了如来,他们不肯也得肯。”远远地看了玄奘的房间一眼,猴子揉了把脸道:“要是西行出了意外,那可就没以后了。”

    “这次你确实有点过了。不过,就算你没动手,估计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再说吧。”猴子随意回了一句,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小白龙站在身前看着两人,努力努嘴,也不说话。好一会,他晃晃悠悠地走进了玄奘的房间,随口道:“为什么不解释呢?”

    “解释什么?”

    “解释,你不是妖怪啊。你是不是妖,应该很好证明吧。”

    玄奘将那最后一本书塞入行囊之中,深深闭上眼睛,长叹道:“没什么好解释的,贫僧确实与妖怪为伍。”

    说着,也不管小白龙,他背起行囊就往外走了。随口道:“离开,是最正确的选择。”

    “你不渡他们了?你这样走了,那你可就输了。”

    “留下来贫僧才是真的输了。贫僧离开就是最好的渡。若是留下来,灵吉尊者肯定还会利用他们跟贫僧辩法的,到时候也许……”

    玄奘没有再说下去了。他迈着大步,仰着头,快速走出了郡王府的大门。

    ……

    “启禀尊者,玄奘法师……走了。”

    闻言,灵吉翻了翻白眼,一脸的无趣。

    “尊者,那些百姓还在门外求见,是否……见上一面?”

    稍稍犹豫了一下,灵吉轻叹道:“行吧,见一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