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四章:师徒

2018-01-16 23:00:50Ctrl+D 收藏本站

    御书房中,一位天将单膝跪地,拱手道:“启禀陛下,玄奘离开雷音郡了。”

    闻言,玉帝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了。细细思索了一番之后,他轻声问道:“没发生点什么?”

    “没有。”前来禀报的天将摇了摇头道:“灵吉佛奚落了一番玄奘,然后……他就离开了。”

    “被奚落了,然后就离开了?”御书房里的仙家们不由得一个个面面相觑。

    一位仙家压低声音抢着问道:“那……那妖猴呢?”

    天将支支吾吾地答道:“也离开雷音郡了,去向……不明。”

    “去向不明?”

    “不会吧。被奚落了,以那妖猴的脾气居然咽得下这口气?”

    “会不会还有什么情况是我们没掌握的,或许……那妖猴和佛门之间还另外发生了些什么呢?例如,达成了协议,跟灵吉妥协了?”

    “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

    “怎就不可能了?不然你说,还有什么可能性能让那妖猴咽下这口气?”

    “那妖猴和佛门有不共戴天之仇,这是举世皆知的事情,他们之间哪有妥协的余地?”

    “谁说的,送玄奘西行,不就是妥协了?难道金蝉子就不是佛门中人了?”

    “那怎么能一样?金蝉子和如来可是死对头。”

    “嘿,那不就说明那妖猴恨的是如来,不是整个佛门。既然如此,只要不是如来授意,那妖猴和灵吉之间达成了些什么,也毫不奇怪啊。”

    “你这是强词夺理!”

    “这哪里强词夺理?佛门就是佛门,如来就是如来,怎能一概而论?”

    一众仙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龙椅上,玉帝的眼睛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他缓缓地转向一旁的李靖,捋着长须轻声道:“李爱卿,您觉得呢?”

    闻言,李靖拱了拱手道:“陛下,我等先前猜测,灵吉佛出现在雷音郡,玄奘也到了雷音郡,肯定是要出点什么事情的。结果,却什么都没发生。臣以为,这本是好事,却又有可能……不是好事。”

    “哦?不是好事?李爱卿有何高见,但说无妨。”

    李靖干咳了两声,轻声道:“首先,那灵吉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雷音郡,只单纯为了奚落玄奘……”

    ……

    此时,刚从雷音郡返回的灵吉已经攀到了灵山半山腰上,望见了那凉亭,以及亭中默默泡着茶的普贤。

    两人相视而笑。

    不同的是,普贤是淡淡的笑,灵吉却是无奈的苦笑。

    “白跑了一趟了吧?好不容易布了个局,结果人家玄奘根本就不接招,到头来惹得自己一身骚。还要给凤仙郡的百姓找新的安身立命之所。”

    被这么一说,灵吉顿时收起了脸上的苦笑,仰头高傲道:“谁说的?贫僧此行,那功劳可是极大的!”

    “哦?怎么个功劳法?”普贤又是淡淡笑了笑,伸手沏上一杯茶推到桌角,敲了敲一旁的石凳道:“要不,坐下来说说。”

    “说说就说说!”振了振衣袖,灵吉一步步走到石凳旁坐下,抿着嘴唇一脸得意地说道:“此行,贫僧可是轻而易举地分裂了西行队伍!”

    闻言,普贤不由得笑得更欢了。

    这一笑,反倒让灵吉不自在了,温怒道:“怎么?还就不信了?”

    “信,信,信。”普贤一边点头一边笑,那态度,看得灵吉的眉头越蹙越紧。

    ……

    就在二人于灵山山腰闲谈之时,猴子已经匆匆赶到了斜月三星洞,一动不动地坐到了潜心殿中。

    那是不久之前六耳猕猴所坐的位置。

    远远看去,那一脸严肃的表情任谁都知道来者不善。

    “师尊,悟空师叔已经在潜心殿里等了好些时候了。”

    “跟他说为师不在。”

    “他说他知道您在,若是您不肯见他,他就一直等着。”

    “那就让一直等着吧。”说着,须菩提捋开衣袖,落下一子。

    瞧着那放置在棋盘上的黑子,老君不由得啧啧笑了起来。

    “怎么?这一子,有那么好笑吗?”

    “这一子肯定不好笑,老夫笑的是你啊。”老君悠悠叹道:“本来嘛,你按兵不动,这事儿,也就与你无关了,可你偏要去招惹六耳猕猴。那一个才刚走不久,这一个又杀上门来了。六耳还好说,毕竟初出茅庐,虽说脾气暴戾,但至少,还比较好忽悠。这一个呢?你想跟他说什么?”

    “不说什么。”须菩提面无表情地答道:“这么多年了,他这一路走过来,多的是逆境。应该知道要怎么去度过。”

    “是吗?”老君微微挑了挑眉头,随手粘起一子,慢悠悠地落到棋盘上,道:“老夫倒认为,他不知道。莫说他了,老夫都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须菩提微微抬头瞧了老君一眼,也不说话,低头依旧细细盯着那棋盘。

    “你怕是,也不知道吧?”老君缓缓盘起手来,意味深长地瞧着须菩提道:“也真难得,什么都不知道,竟敢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金蝉子身上。有你这么一个知己挚友,金蝉子也是死而无憾了。”

    须菩提依旧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坐着,就好像没听到一样。

    老君抿着嘴轻声笑道:“不过,你愿意将所有的赌注都压在金蝉子身上,可不见得别人也愿意啊。”

    ……

    潜心殿中,猴子撑着膝盖的手缓缓勒紧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神色之中的怒意变得越来越明显。

    “师傅还没来吗?”

    “师尊他……”犹豫着,守在一旁的于义没敢往下说。

    见状,猴子仰起头,厉声道:“他究竟来不来,给个准信。”

    说罢,猴子那目光已经缓缓地朝于义斜了过去。

    无奈之下,于义只得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要不,师叔您还是先回去吧。”

    “让死老头出来见我,我就回去。”

    “悟空师叔……”

    “我说让他出来——!”

    一声咆哮,连带着一拳重重砸在地板上,一时间,木屑横飞。原本光洁的地板上已经被猴子砸出了一个破洞来。

    他咧开嘴,露出獠牙,怒视着于义。

    ……

    “师尊,您要不见他,悟空师叔恐怕……会把整个道观都拆了啊。”

    那前来禀报的道徒已是汗如雨下。

    坐在一旁的老君也不说话,只是笑嘻嘻地瞧着须菩提。

    许久,须菩提才微微仰起头,深吸了口气道:“行吧,为师,这就去见他一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