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五章:八百年的愤怒

2018-01-16 23:00:48Ctrl+D 收藏本站

    树荫下,刚刚回到斜月三星洞的沉香兴致极高地来回折腾着。

    清心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

    少顷,她仰头朝着潜心殿的方向望了去。

    微风拂过,那遮挡在潜心殿之前的树木就在眼前微微晃动着。

    “悟空师叔来了。”坐在桌子对面的雨萱轻声提醒道。

    “是……哪一个?”

    “原本的那个。”

    “哦。”清心淡淡应了声,便没再说什么了,只是继续低头静静注视着沉香。那眼神就如同一下被吸入了记忆的深渊一样空洞。

    ……

    狮驼国的齐天宫前,人来人往的广场上大大小小的礼物堆积如山。

    六耳猕猴拿着礼物清单来来回回地走,不厌其烦地清点着,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这件衣服你觉得她喜欢吗?应该已经和你说过的那件紫霞仙衣一模一样了吧?”

    “你觉得她会喜欢夜明珠吗?”

    “这件法器的来历可是不简单呐……”

    听着六耳猕猴唠唠叨叨个没完,山羊精本想说:“风铃小姐是须菩提祖师的入室弟子,又是太上老君的爱徒,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不缺的。”结果话到嘴边,却又变成了:“只要是大圣爷您送的,风铃小姐怎能不喜欢?”

    那笑可谓十分尴尬,却被六耳猕猴选择性忽略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臣什么时候……骗过大圣爷您呢?”

    “是,我也觉得。嘿嘿,上次我把沉香送回去,虽然嘴上不说,可我看得出她可高兴了。来来来,随我再从头点一遍。可不能漏了什么。要是惹得她不高兴了,你们谁都没好日子过!”

    山羊精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大圣爷……您已经检查了三遍了。”

    “啊?已经三遍了。”

    “完整的已经三遍了,单独小类的,足有五遍了。”

    “额……这样啊。”略略想了想,六耳猕猴摆了摆手道:“那行吧,抬起东西,我们现在就出发!”

    “诺!”

    一声令下,很快,一大群的妖将便担负起了搬运工的任务,将那大箱小箱都扛到了肩上,浩浩荡荡地出行了。远远看去,那队伍就好像一条划过天际的长龙一般。

    这一幕,看得那被冷落在一旁的妖王们都一个个目瞪口呆。

    “这难道是要……迎亲了?”

    “不会吧?不是才头也不回地跑了吗?这么快回心转意了?”

    “天知道,我又不是整天跟在他身边。再说了,咱这大圣爷,那心思谁能摸得清呢?”

    正当几位妖王议论纷纷的时候,鹏魔王悄悄与其他人拉开了距离走到角落里,从身上摸出了一片玉简。

    ……

    此时此刻,潜心殿中,猴子正与须菩提默默相对着。八百年的师徒,到如今,坐到一起,彼此之间剩下的,竟只有沉默。

    重重的喘息声将整个大殿的气氛都逼到了一个极为紧张的状态,就好像只要有一丝火苗,就会炸开一般。

    微微低垂着眼,须菩提意味深长地瞧着那地板上被猴子砸出的深坑,一动不动地坐着,仿佛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那对面,猴子的牙则早已经咬得“咯咯”作响。

    “你,什么意思?”

    瞧着那深坑,须菩提的嘴角微微扬起了,露出了一抹看不清真伪的微笑,像得意,却又无比苦涩。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一掌重重拍在地板上,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整个大殿都微微震了一下。猴子猛地吼了出来:“今天,你必须给老子说个清楚!”

    维持着那前倾的姿势,猴子微张的口中一缕缕的烟气缓缓吐出,显然已是急火攻心之态。

    须菩提淡淡道:“你想说清楚什么?”

    “说清楚你这些年来都做了些什么事!说清楚……”咬着牙,猴子一下站了起来,俯视着盘腿而坐的须菩提恶狠狠地说道:“说清楚,你为什么承认六耳猕猴!”

    闻言,须菩提稍稍收了收神,闭起双目。半响,才又是睁开,却依旧只是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地板,若无其事地轻叹道:“为师,难道做的不对?”

    “难道对吗?”猴子瞪圆了眼睛。

    “难道不对吗?他仅仅是比你少了些记忆而已,难道,他就不是孙悟空了?”仰起头,须菩提的目光终究迎向了猴子。那脸上的神情由始至终却没有分毫的改变,如同一尊冷冰冰的雕像一般。

    这一望,猴子顿时怔住了。片刻之后,他缓缓地笑了出来。那是滋味复杂的苦笑。

    一步步后退着,短暂的笑声之后,他轻声道:“是,他是孙悟空。那敢问师傅,我是谁?”

    须菩提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注视着猴子。那一瞬间,殿内的一切仿佛都凝固了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

    两人就这么对峙着。猴子的目光早已好像要将须菩提撕碎当场一般,然而,须菩提却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态度,沉默以对。

    呆呆地望着须菩提,猴子又重复了一次方才的问题:“敢问师傅,我,是谁?”

    “他是孙悟空,你也是。”避开猴子的视线,须菩提低垂着目光,淡淡道:“你们是……一体的两面。”

    “一体的两面,好一个一体的两面,好一个一体的两面。哈哈哈哈!”那一双注视着须菩提的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猴子一步步往后退,笑着。那笑中渐渐带了些许的癫狂:“八百年了,你知道我当初为何不听八师兄的规劝,执意离开斜月三星洞吗?为什么要孤身一人流落在外,你知道吗?”

    须菩提缓缓抬起头,有些错愕地望着猴子。

    “因为,我知道你跟我不是一条心。我知道你想利用我,或许……你并不会害我,但为了你的目的,你一定会害雀儿。否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

    捂着胸口,猴子憋足了一口气怒吼道:“因为你知道一旦我知道了真相,就一定不会听你的——!”

    这一声咆哮蕴含着澎湃的灵力猛地横扫了出去,一瞬间,仿佛天地都在微微颤动了。

    山间的雀鸟被惊上了天空。

    整个斜月三星洞中所有的人,包括清心都停下了动作,一个个呆呆地望着潜心殿的方向。

    整个世界都仿佛屏住了呼吸在聆听一般。

    潜心殿内,猴子微微地喘着,怒视着须菩提。那身上的每一根毫毛都竖起了,微张的口中獠牙更是隐约可见。

    这是足足积攒了八百年的愤怒啊……

    “你一直在利用我,你利用我反天,利用我打破老君的天道,为的就是给金蝉子的西行证道造势!你知道这一路走下去我会是什么结果,我会失去什么,然而,你还是毫不犹豫地将我压到你的赌桌上,将我推到深渊里去!”

    “这些,我都知道,我从来都知道,只是不愿意去想,不愿意去问而已!”猴子咬着牙,说出口的几乎每一句话都是声嘶力竭的嘶吼。每一句话,都传遍了整个斜月三星洞,每一个道徒,包括清心,包括于义,包括雨萱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还是愿意叫你一声师傅,还是顺从了你的心意,陪玄奘西行!虽然我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但我想过杀如来,想过杀老君,却唯独没有想过杀你!”

    “因为……因为我没有忘记,是你打开那道门,是你让我走进来!虽然你什么都没教,但你始终是我的师傅,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虽然,你无时无刻都在利用我,但毕竟……我一直都安慰自己,最少最少,你没真正要我死,你只是为了你的……你的目的!可是今天……呵呵呵呵……他和我之中,可是只能活一个的啊!这一点,你应该是心知肚明的!”

    微张着口,那一声声的干笑传遍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从一开始的干笑,变成大笑,变成狂笑,到最后,变成一连串撕心裂肺的咳嗽声。

    那身形都已经摇摇欲坠了,仿佛就要被这怒火吞噬一般。

    由始至终,须菩提就只是面无表情,静静地注视着猴子。注视着他那张渐渐变得狰狞的脸。

    ……

    聆听着猴子的嘶吼,整个斜月三星洞都沉默了,只剩下风声在呼呼作响。

    ……

    那猛烈的咳嗽声渐渐平息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猴子重重地喘息着,望着须菩提,微微颤抖着说道:“为什么清心会和他搅合在一起?我亲自送她回来的,如果没有你的默许,清心根本不可能跟他搅合在一起。嘿嘿嘿嘿……还记得我的九位师兄吗?现在你承认了他,是不是,以后被天劫吞噬的,就可以是我了呢?你倒是说啊——!”

    这一刻,就连须菩提,也不由得呆住了。大殿之中如同一片死寂一般。

    ……

    庭院中,清心低着头,那双手紧紧地拽着自己的裙摆,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楼台上,老君捋着长须,缓缓地笑了出来:“菩提老儿,你也有今天啊。还真是……天道有轮回啊。哈哈哈哈。”

    ……

    此时此刻,就在距离斜月三星洞不远的地方,六耳猕猴正带着自己的一众部下悬停在半空中,静静地听着。那嘴角缓缓扬起了一抹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