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七章:怒火

2018-01-16 23:00:47Ctrl+D 收藏本站

    大门轰然打开了。

    六耳猕猴跨着流星大步转眼之间已经来到了须菩提与猴子的面前,简单地对着须菩提行了个礼,高声喊道:“弟子悟空,参见师傅!”

    洪亮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中缓缓回荡着。

    须菩提微微挺了挺腰杆,轻叹道:“来啦?”

    猴子的眼角微微挑了挑,一只手已经暗暗攥紧了手中的金箍棒。

    一个转身,只见六耳猕猴将手中铁杆兵轻轻一顿,歪着脑袋瞧着猴子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可以护玄奘法师西行?”

    此时此刻,两人都在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对方手中的武器,大殿里的气氛似乎都已经凝固了。

    直到此时,清心才匆匆赶到。看到猴子与六耳猕猴对峙的瞬间,她不由得微微一惊,停下了脚步远远地看着。

    猴子的目光缓缓滑向了清心的方向。六耳猕猴也缓缓回头,朝着清心望了过去。

    轻轻挑了挑眉头,六耳猕猴悠悠道:“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怎么,照顾不了自己的女人,还不许别人插手了?”

    猴子那脸上的肌肉都在微微抽动了,瞪着六耳猕猴的眼睛可谓是目眦欲裂。那手中的金箍棒攥得“咯咯”作响。

    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猴子攥着金箍棒的手吸引过去了。

    须菩提只是不动声色地悄悄观察着,清心微微睁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六耳猕猴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猴子,笑嘻嘻地说道:“抱歉,我说错了。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不只是她,杨婵也是。须菩提祖师是我师傅,护送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也应该是我……”

    话音未落,只听“嗡”的一声,猴子的脑海之中有什么东西炸开了。一股热血瞬间涌上了天灵,侵蚀了所有的理智。

    他怒视着六耳猕猴缓缓地笑了出来,那笑容格外狰狞。

    须菩提也睁大了眼睛,那手不自觉地攥紧了拂尘。

    在场的几个人之中不为所动的只有六耳猕猴,然而,瞪着猴子,他也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渐渐地,那笑声缓缓地停止了,猴子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咧着嘴用极为沙哑的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要你的命!”

    清心不由得一下怔住了。

    ……

    此时此刻,三十里开外,元始天尊与通天教主正远远地观测着斜月三星洞的方向。

    “两只猴子都到斜月三星洞去了,你说,老君和菩提老鬼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你以为他还是八百年前的老君啊?也许他们也已经没招了。这局势,哪里是说控制就能控制的。”

    “要不我们再靠近一点吧?这么远什么也观测不到啊。”

    “再靠近……两只猴子还好说,你当两个老家伙是死的吗?”

    话音未落,只听远处“咣”的一声巨响,整个潜心殿都被掀上了天!

    两人一下都呆住了!

    ……

    “啊哈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吗?想杀我,哪那么容易?”

    狂乱的气流中,整个潜心殿如同秋日里飘零的枯木一般缓缓散去!席卷而出的气流疯狂扩散而出,瞬间横扫了一切,竟扭曲了光!

    “容不容易,试过才知道——!”

    金箍棒冲天而起,刺穿了天空中的云彩,又猛地下落砸在地面上,硬生生刮出了一条巨大的深谷。

    就连地形都被改变了……

    暗藏在灵台方寸山中的护山法阵一个个被强制激活了,五颜六色的灵力升腾而起,瞬间照亮了整个天空。

    慌乱之中,毫无心理准备的斜月三星洞门徒们只得没命地奔逃。

    那远处,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都不由得缓缓后退了。

    猛烈的冲击之下,一阵接一阵的气流横扫而出,所过之处,所有的房舍都摧枯拉朽的崩坏。

    苍天巨木在这狂风之中竟连一刻都撑不过,一株接一株地被甩上了天空。

    雨萱抱着沉香死死地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运足了灵力拼命抵抗朝自己席卷而来的气流。若不是一开始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如此之近的距离也许清心也会被整个掀上天吧。不过,也仅此而已了。

    以她的修为加上身上那一件件的法器,站在激斗的正中央,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量也仅仅是控制住身形罢了。

    整座山都在崩塌,此时此刻,唯一的安全之所,也许就只剩下端坐在楼台上慢悠悠喝着茶,一副事不关己态度的老君了吧。他淡淡叹了口气,轻叹了一句:“玩火**。”

    无论外界的狂风灵力如何肆虐,由始至终他所处的楼台都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通天教主看得都有点傻眼了。

    “大概是……一个已经不够他利用了吧,准备两边都沾,结果其中一个不同意了。”元始天尊无奈地苦笑着。

    ……

    一片混乱之中,须菩提气急败坏地呼喊道:“住手——!你们都给我住手!谁准许你们在斜月三星洞动手的——!”

    “滚!”

    骤然伸长的金箍棒如同一道长鞭般在天空中划出了长长的弧线,朝着须菩提甩了过去。

    这一棍,猴子丝毫没有犹豫。

    这一瞬间,须菩提顿时呆住了。短暂的错愕之后,他只得握紧了拂尘去抵挡。然而,哪里有那么容易呢?

    论修为,猴子早已经是与他齐平的存在。更重要的是,猴子是行者道,而须菩提,是悟者道……

    猛烈的撞击之下,须菩提整个被狠狠地甩了出去,如同一片飘零的落叶一般。

    “师傅——!我来救你!”一个翻滚,六耳猕猴迅速绕到须菩提的身后稳稳地将他接住了。

    这一幕落到猴子眼中,更是急火攻心。

    “住手……别打了,住手……”清心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在猴子的脑海中响起,然而,事情到了这份上,哪里还有说收手就收手的?

    只见猴子如同离铉的箭矢般疯狂地冲了出去,扬起的气流沿着地表疯狂地扩散。

    此时此刻,就连清心都已经要撑不住了,不得已之下,只得整个匍匐在地。

    “老子今天……非宰了你们不可——!”

    金箍棒一刻不停的朝着六耳猕猴砸去,那纷飞的棍影远远看去就如同一张巨网一般没有死角。

    在那网中,六耳猕猴可谓是疲于奔命。他不得不一手护着一声不吭的须菩提,一手挥舞着铁杆兵勉强招架。每一击,都激起如同惊雷一般的火光。

    “你这是要欺师灭祖啊?你这个不肖弟子,就你这样的家伙,凭什么当齐天大圣。我才是真正的齐天大圣!哈哈哈哈!”

    然而,无论六耳猕猴说什么,猴子的目光却是一直锁定在须菩提身上。

    “你知道,老子这一路是怎么走来的吗?”

    “死了多少兄弟!”

    “吃了多少苦!”

    “八百年了!整整八百年了!你算计了老子整整八百年了!”

    “整个花果山都覆灭了,憋着一口气西行,就为了你的大计!”

    “今时今日一句话,你不肯站在我这边,就是我的敌人!”

    “是敌人,就绝不留情!”

    “就算是师傅又怎么样?你以为我就不敢杀你吗?你以为我会怕三界中人说我什么吗?居然想让他取代我?老子就是一只妖猴怎么样!忍你很久了——!”

    每一声质问,都夹带着重重的一棍,每一棍,都拼尽了全力!他喊哑了嗓子,卯足了劲头,腾腾的杀气已是肉眼可见!

    一路追击,猴子丝毫没有留手的打算。须菩提怔怔地听着,那神情如同忽然受到什么惊吓一般,竟一时间乱了思绪。只能一路任由六耳猕猴背着走……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战了十里地,在这十里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被放入绞肉机中一般绞了个粉碎,各种碎末在狂乱气流的侵袭下漫天飞舞。

    渐渐地,六耳猕猴已经有些撑不住了。他的修为本来就不如猴子,如今带上须菩提这个累赘,更是差了一大截,已经明显落了下风。

    无奈之下,他借着一个机会将须菩提放到一片山坡上。又转而冲上去继续迎战猴子。

    两道精光又是交织在一起。他们从地面战到天空,又从天空战到地面,如此反复不断。

    元始天尊悄悄拉了拉通天教主的衣袖道:“走吧,看来要出大事了。万一被卷进去了就不妙了。”

    默默点了点头。两人转身化作两道极光悄然消失了。

    与此同时,一直端坐楼台之上细细品着茶的老君却缓缓地笑了起来。撑着膝盖,他缓缓地站了起来,朝着双方激斗的方向望了过去。

    恰在此时,已经束手无策的清心匆匆赶到了老君的面前。

    “师傅……”

    “怎么,终于想到师傅了?”老君捋着长须轻笑道:“放心吧,菩提老儿会想办法收拾残局的。只是,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就难说了。呵呵呵呵。”

    “师傅……”清心呆呆地说道:“帮帮他。”

    “帮谁?他们本来就是生死对头,你的意思是让为师帮一个杀另一个吗?”

    “这……”

    “行了,为师自有分寸。”深深吸了口气,老君腾空而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