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八章:螳螂捕蝉

2018-01-16 23:00:46Ctrl+D 收藏本站

    长长的石阶上,一位僧人踢着裤腿奋力攀爬着。已是大汗淋漓。

    普贤缓缓走出凉亭,伸手将他拦了下来。

    “出什么事了?”

    那僧人有些慌乱地望着普贤,短暂的错愕之后,连忙后退一步,躬身行礼道:“启禀普贤尊者,出事了,撕破脸皮了。”

    “哦?撕破脸皮了?”灵吉兴奋地从凉亭中走了出来,随口问道:“那妖猴和玄奘?”

    “不……”那僧人支支吾吾地说道:“是那妖猴和须菩提祖师。”

    闻言,灵吉不由得愣了一下。

    普贤回过头去,淡淡笑了笑道:“看,事情未必如意料一般。也许……这仅仅是个开始。还会有许多出乎意料的发展。”

    ……

    金箍棒横扫而过,整个天空的云彩都被捋出了道道波纹。不受控制,也不愿控制的灵力在每一个角落肆虐着,澎湃汹涌。激起的道道闪电在天空中来回肆虐,虽是晴天,却早已如同狂风暴雨一般。

    斜月三星洞的道徒们都躲到了上百里之外,却依旧能清楚地感受到战斗的激烈。

    面对眼前的这一切,恐怕天地间任谁都无能为力吧……

    那远处的天空中,两道金光冲撞在一起。只一瞬间,强烈到扭曲了光影的波动已经来到了身旁,以至于他们不得不一个个伸手遮挡。

    整整百里的距离,就连身为修仙者的他们都是如此,若是凡人,恐怕已经直接殒命了吧。

    ……

    长空中,老君捋着长须一点一点地靠近着战场。

    凌厉的风从身旁扫过,吹拂着他的鬓发。猛烈的气流和碰撞的灵力之下,身旁的云雾以极快的速度生成,又飞速被吹散。战况早已进入白热化,然而,老君却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似的。

    ……

    “陛下!”李靖急急忙忙地冲入御书房中。在场的仙家乃至于玉帝都不由得怔了一下。

    “陛下!那妖猴和六耳猕猴打起来了!”

    “又打起来了?”站在龙案边上的太白金星挺了挺腰杆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李靖微微蹙着眉头说道:“这次不同,他们是在斜月三星洞开战的。”

    “斜月三星洞?”一时间,那些个仙家都有些愣住了。

    玉帝捋着长须有些迟疑地问道:“那须菩提祖师呢?”

    ……

    此时此刻,如同狂风骤雨一般的战场中心,须菩提还在呆呆地站着。

    狂风卷着砂石从他的身旁刮过,摧毁一切触碰到的物体。脚下的地形在这激战之中都在不断改变着。

    然而,须菩提却依旧在呆呆地站着,双眉紧蹙,似乎已经隐隐有些慌乱了。

    “师傅!助我——!”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

    仰起头,他看到六耳猕猴被猴子硬拽着,从高空中重重甩下,砸在地面上瞬间激起了如同波涛一般的涟漪。不由得一怔,那握着拂尘的手微微攥紧了。

    “老子今天就宰了你这祸害,宰了你这狗杂碎——!”

    还没等须菩提反应过来,猴子已经自上而下一棍刺下,金箍棒骤然伸长,重重捅在六耳猕猴坠落的地方。

    顿时,须菩提脚下的大地猛地颤了一下。

    “你凭什么!我也是孙悟空!凭什么被天劫收走的就一定是我?”六耳猕猴的嘶吼声在天空中回荡着,很快被狂风淹没。

    “就凭我是你爷爷——!”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一个纵身已经冲入六耳猕猴激起的沙浪之中。紧接着,猛烈的轰鸣声——他们在地底战斗!

    放眼望去,整个大地竟如同暴风雨中的海面一般在翻滚。山谷瞬间隆起变成山脉,又顷刻间被推平。河流变成瀑布,又在下一刻断流。绵延的山川在他们眼中,竟如同豆腐做的一般。

    整个世界都颤抖了,若是任由他们这下去,也许会一直战到阴间去吧……

    此时此刻,在场的每一个人脸色都隐隐发紫了。

    这是从未有过的激战,即使是在六百多年前也从未有过的,两个顶级行者道之间,毫无克制,单纯的力量碰撞!

    ……

    圣母宫中,杨婵呆呆地看着自己桌案上不断颤抖的茶盏。她猛然回过头去,望见那窗外狮驼国中的每一栋建筑都在颤动,妖怪们争相奔逃。

    “发生什么事了?”

    一位妖将迅速出现在杨婵身后,躬身拱手道:“启禀圣母大人,似乎是斜月三星洞方向传来的。大圣爷今天好像点了人马出去,正是前往斜月三星洞。”

    闻言,杨婵的目光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

    “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诺!”

    ……

    轰鸣声中,六耳猕猴冲天而起,悬停到了天的正中央。

    他微微颤抖着握着铁杆兵,那一身的铠甲都已经破损不堪了,身上更是伤痕累累。他重重地喘息着,望着下方的神情之中,带着丝丝的恐惧。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一阵狂风掠过,扫开了下方弥漫的沙尘,缓缓地露出了猴子的身影。

    碎石堆上,他握着金箍棒,浑身上下的衣服同样已经破损不堪了。不同的是,并没有见到多少伤痕。

    每一根毫毛都竖着,他睁大着眼睛,以一副狰狞的面容望着六耳猕猴。额角的鲜血,口中的獠牙,还有那带着癫狂意味的笑容之中透着浓浓的杀意。

    “呵呵呵呵,怎么?不敢战了?刚刚不是说要取代老子吗?”

    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那目光缓缓地转向了不远处的须菩提。

    一个声音在须菩提的脑海中响起了。

    “师傅,帮我。如果我死了,还有谁去保护玄奘法师?”

    闻言,须菩提身躯微微一震。他的目光缓缓斜向了立在碎石堆上的猴子。

    与须菩提对视着,猴子轻轻挪动脚步,摆出了戒备的架势。

    “我可以继续西行,但他必须死。还有,我提的那些条件,你必须一个不剩地答应!”

    此时此刻,须菩提的目光在微微闪烁着。

    那不远处,老君正捋着长须默默地看着。

    ……

    “启禀尊者,六耳猕猴和那妖猴在斜月三星洞动了手,似乎准备拼个你死我活。”

    顿时,殿上诸佛一片哗然。

    “在斜月三星洞动手,这似乎有点……”

    “看来,是须菩提祖师玩脱了。”

    “妖猴就是妖猴,劣性难驯,将赌注押在妖猴身上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今日的结果。”

    “今日看来,当初地藏尊者那招实在是高啊!”

    纷纷扰扰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地藏王。然而,他却只是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

    那前来禀报的僧人仰头道:“尊者,若任由他们这么打下去,整个西牛贺洲都可能被摧毁的。是不是……”

    说着,他静静的仰望着如来。

    所有的目光一下都汇聚到了如来身上。

    许久,如来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出手。”

    ……

    “师傅,只要你帮我,弟子发誓今生今世唯师傅之命是从!”六耳猕猴咬着牙说道:“只要师傅您肯帮我,西行大业,就已经成功了一半!没了他,所有的妖族都会听命于我!”

    须菩提还在犹豫着,那目光在猴子与六耳猕猴之间来回。

    猴子缓缓后退了一步,攥紧了金箍棒。

    豆大的汗珠一滴滴从额角滑落。

    如果六耳猕猴和须菩提联手的话,他就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那就是,立即重拾天道修为!只要重新登顶天道,那么须菩提的助力就可以忽略不计了。可是……如果这么做,他将不得不面对如来……

    眼看着须菩提迟疑,六耳猕猴猛地呼喊道:“师傅!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留着他,难道他就会按照您的想法继续西行吗?只有弟子,只有弟子才会完全听命于您啊!”

    一瞬间,须菩提似乎有了主意。他握着拂尘缓缓转向了猴子,那口微微张开,似乎想说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老君的身影挡在了猴子面前,淡淡地笑着。

    一时间,在场的三个人,乃至于还身处远处的清心都呆住了。

    ……

    西方大雷音寺中,如来的眼睛睁开了,那双眉缓缓地蹙起。

    “老君?”

    那殿上的佛陀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地睁大了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

    ……

    “老君介入了?”玉帝的眼睛缓缓地转动了起来。

    御书房中一片死寂。

    ……

    凉亭中,普贤微微仰着头望着那山顶,轻声叹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其实谁是螳螂,谁是黄雀,不到最后,也未可知啊。”

    ……

    一阵微风吹过,沙尘如同退却的潮水一般在大地上荡开奇妙的轨迹。

    老君淡淡地笑着,瞧着须菩提。那目光渐渐变得深邃,深不可测!

    这一刻,须菩提睁大了眼睛,有些错愕地望着老君。

    ……

    弥罗宫中,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默默对视着,都呆住了。

    “好一招以退为进啊,漂亮,着实漂亮!”许久,元始天尊仰着头无奈叹息着:“收清心为徒,六百多年淡薄名利,不问世事。呵呵呵呵……骗过了所有人,竟然弄得我们都忘记了,那猴子想要击败如来,其实还有另一招。那就是……让老君恢复天道‘无为’啊。”

    通天教主狠狠地唾了一口:“这只老狐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