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四十九章:代价

2018-01-16 23:00:46Ctrl+D 收藏本站

    “这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灵吉愤然怒吼道:“老君的修为怎么可能恢复?他的天道石不是……不是已经粉碎了吗?碎末到现在还藏在兜率宫了,根本就没任何变化!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普贤面无表情地注视着有些气急败坏的灵吉,一言不发。

    渐渐地,灵吉也不再说话了,只是脸上慌乱的神情依旧。

    ……

    “若是老君重掌三界……”玉帝撑着龙案一动不动地站着。那四周的仙家一个个都小心翼翼地望着他。

    若是老君重掌三界,那么,玉帝便将变回昔日的玉帝,天庭也将变成昔日的天庭。风光可期,可是……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刚刚解放了权力的玉帝又重新成为三界最大的傀儡?

    想着,他不由得笑了,那是苦涩的笑。

    “调集大军固守南天门,然后……密切留意三界各方动向。”

    这也许是身为玉帝的他唯一能做的了吧。

    所谓的玉帝,璀璨的光辉之下,其实也不过是湖面上漂浮的落叶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波澜,就会沉入湖底,永世无法翻身。

    那上一任的玉帝不正是如此吗?

    在场的仙家一个个神情肃穆。许久,太白金星微微躬身道:“诺。”

    风轻轻的吹着,窗外的枝桠轻轻摇曳,一如玉帝此刻的处境——身不由己。

    ……

    “老君这是怎么个意思呢?”缓缓直起腰杆,须菩提意味深长地瞧着老君。

    “没怎么个意思?”老君远远地看了清心一眼,轻叹道:“老夫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既然答应了庇佑他,就一定会庇佑他。”

    清心呆呆地望着老君,一种酸楚漫上了心头。

    猴子的眼珠缓缓转动,朝着老君斜了过去。

    老君若无其事地朝他看了一眼,轻笑道:“怎么,不信?”

    “小女孩或许会信。”

    “不信也好。不谈感情,我们就谈利益吧。”

    “谈什么利益?”

    “先走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着,老君脚尖轻轻一点,已经缓缓地退开。

    猴子还在远远地看着清心。

    “别担心,老夫包她没事。这么多年了,老夫对谁的承诺都没有失信过。即使对你,也一样。”说着,老君已经转身朝那远方飞去。

    犹豫了许久,猴子终究还是跟了上去,只是依旧时不时地回头望向清心。

    见两人离去,六耳猕猴还想追上去,只是看到须菩提铁青着脸丝毫没有动作,只得又退了回来。

    “师傅,就这么放他们走吗?”

    “老君的修为究竟恢复到什么程度为师不知道,不过……我们加起来,恐怕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

    “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六耳猕猴猛地哼道:“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他们为何要走?”

    “因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不想当螳螂,想当黄雀。”

    “什么螳螂蝉黄雀的!师傅,你是不忍心对他下手吧?这是放虎归山啊师傅!只有将他彻底扫除了,弟子才能安心保护玄奘法师西行啊!”

    一通叫嚣之下,须菩提却只是淡淡地看了六耳猕猴一眼,也不说话,直接腾空而起。只见他手中拂尘一扬,点点微尘洒落,被摧得面目全非的大地开始一点一点恢复了。

    无奈,最后看了一眼老君和猴子离去的方向,六耳猕猴只得咬了咬牙转身跟上须菩提。

    ……

    “老君的修为还可能恢复吗?”

    “这……若是老君的修为能恢复,那六百多年前我们做的,又有何意义呢?”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一石激起千层浪。

    大雷音寺中,诸佛已经炸锅了。吵吵嚷嚷,却始终没能吵出一个结果来。高坐莲台之上的如来也始终一言不发,这无形中又将辩论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

    站在正法明如来身边的文殊低声问道:“你觉得,老君的修为还能恢复吗?”

    “能,肯定是能的。若是不能,他当初又是怎么修出来的呢?”正法明如来轻叹道:“只是,除了他之外,没有人修出过天道‘无为’,自然,也就没人知道如何恢复。更不会有人说得清,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如果他真恢复,那就糟了。那妖猴已经彻底融入三界,即使是六耳猕猴,也是记忆全失,再形不成干扰。到时候……三界必重现八百年前的光景。”

    正法明如来紧蹙着眉,许久,就留下四个字:“静观其变。”

    ……

    长空中,猴子缓缓追上了老君。两人并肩飞行。

    “你想达成什么协议?”

    闻言,老君不由得笑了,笑得像个老顽童似的。

    憋了一肚子的气,猴子清叱道:“你笑什么?我现在没空跟你说笑,故弄玄虚!”

    “没什么,就是想笑而已。”老君望着前方轻叹道:“这都多少年了,你终于知道主动和老夫谈谈了?还是那句话,老夫,才是三界之中最可信的人。”

    猴子抿着嘴也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时刻盯着老君,一丝一毫不曾移动。

    望着天边的晚霞,老君悠悠道:“‘无为’,其真意为‘顺势而为’。由‘无为’,至‘无所不为’。万事万物,皆有其内在规律,所有的‘果’都是在一开始就注定的。要改变‘果’,就要洞悉‘果’的内因。”

    “所以呢?”

    “所以在和别人谈判之前,首先要了解局势,了解自己的处境。若是没办法做到透彻,到头来,必然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害人害己。”

    “啊?”猴子那眉头蹙得都能拧出水来了:“我……我不是很明白。你能再说清楚一点吗?”

    看猴子一脸懵懂的模样,老君捋着长须“咯咯”直笑,道:“说了你也不懂,你要是懂,修成天道‘无为’的就是你了,不会是老夫。说实在的,今天这事儿,出乎菩提老头的意料,也出乎老夫的意料。所以,老夫也是不得已啊。经此一事,往后,可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老夫了,再也无法像先前那样悄悄行事咯。毕竟……老夫身份特殊啊。”

    越听越懵,猴子忍不住一个纵身直接将老君拦了下来。

    这一拦,老君的眉头缓缓蹙成了八字。

    “你只需要告诉我,该怎么做就行了。”

    闻言,老君摇摇头道:“还是你自己决定该怎么做吧,六百多年前,老夫想尽了办法想让你按着规则走,最终的结果如何?”

    “啊?”

    “这样,等你把一切都想清楚了,咱们再谈。不过,老夫得提醒你一句,真要与老夫合作,代价,会很大。”说着,老君伸手拍了拍猴子的肩,也不管猴子的反应,轻轻绕过猴子,一个纵身已经消失无踪了。

    只留下猴子呆呆地悬在原地,一脸的尴尬。

    “这说的都是……云里雾里的。代价……什么代价?”

    正当此时,玉简亮起了。那另一端传来了吕六拐紧张兮兮的声音:“大圣爷!鹏魔王说六耳猕猴也去了斜月三星洞啊!”

    闻言,猴子无奈甩了甩头,道:“现在才来说?老子早跟他干了一架了!”

    “啊?那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是赢了。”

    “那……大圣爷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有事?”

    玉简的另一头,吕六拐支支吾吾地说道:“有点事……关于玄奘法师的。”

    这一听,猴子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唾道:“娘的,这个玄奘真麻烦!也不知道老头子是不是瞎了,怎么就那么相信他一定能成功呢?”

    说着,他一个转身,已经朝着玄奘所在的方向飞了去。

    ……

    消息一个个传来,整个三界,似乎都已经闻风而动了。然而,却没有任何有关于猴子和老君进一步行动的消息。

    可即便如此,灵吉也是觉得心神不宁。短短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已经问了普贤不下十次:“你觉得,那猴子会跟老君结盟吗?”

    每一次,普贤的回答都是:“会不会结盟,要看西行和与老君结盟,哪一个对他来说代价更低。”

    “代价?”

    “毫无疑问,想要达到那猴子的目的,最简单的办法并不是保护玄奘西行,而是让老君恢复天道‘无为’。可是……若真那么简单的话,老君早就恢复了,何苦等到现在呢?”

    “那咱是不是应该在老君完成之前,先行动手?”灵吉卷起衣袖,做了一个下切的手势。

    “动手?怎么动?”普贤无奈笑了笑,道:“那猴子和老君,两个都是不死之身。况且,你知道他重归天道的条件是啥?小心弄巧成拙啊。”

    这一说,灵吉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整个软了下去了。

    悠悠地瞧着远处天边的流云,普贤轻叹道:“风雨欲来啊。这个世界,有着太多说不清的对与错。那是天道修者之间的战争,你我,还是坐在这里悠闲品茗,静侯一个结果吧。天塌下来,不也是先砸到高个的吗?”

    ……

    此时此刻,熙熙攘攘的大雷音寺中,如来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了。

    ……

    想了许久,灵吉最终还是微微点了点头道:“行吧,听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