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一章:命运的原点

2018-01-16 23:00:46Ctrl+D 收藏本站

    夜风缓缓地吹袭而过,篝火上腾起的火苗朝着统一的方向飘去。

    玄奘神情落寞地凝视着前方,一动不动地坐着,一声不吭。

    那远处,妖怪们都一个个静静地注视着篝火边上的两人。

    许久,猴子轻声叹道:“失败了,对吗?”

    “还……没有失败。”玄奘微微低垂着目光道:“只要还没到灵山,就还没失败。”

    说这话的时候,玄奘的手轻轻捋了一下握在手中的佛珠。

    “还没到灵山就还没失败?”猴子不禁失笑:“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永远在这条路上呆着吗?哦,不对,不可能永远。因为你几乎就没有停下脚步的打算。”

    说着,猴子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一咬牙,卯足了力气朝远方甩了出去。

    那石头如同一颗流星一般划破了夜空,迅速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不远处的小白龙不由得怔了一下,低声道:“谈崩了?”

    “不知道。”天蓬摇了摇头道:“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

    闻言,小白龙意味深长地瞧了天蓬一眼:“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似的,大家可都在一条船上,翻了,对谁都没好处。”

    “着急有用吗?”天蓬反问道。

    这一问,小白龙直接就给问倒了。只得努了努嘴继续远远地看着两人道:“我还等着西行成功了,请大圣爷上天下地帮我找媳妇呢。”

    天蓬无语地笑了笑。

    那身后,一个匆忙赶来的妖将正与吕六拐细细述说着什么,说得牛魔王与吕六拐都惊得睁大了眼睛。

    “这和失败有什么差别呢?不过就是苟延残喘罢了。编一个谎言,骗三界,到最后,大家都变成一个笑话。”猴子伸手揉了揉睛明穴紧闭双目,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按照你现在的速度,到灵山,也就是这三个月里的事。你还有什么招吗?说出来听听。我要切实可行的,不想再听那些有的没的,不靠谱的东西了。”

    面对这质问一般的话语,玄奘双手合十,轻叹道:“只要心诚,贫僧相信总有一天,能证道普渡。”

    “你相信……”猴子呲了呲牙,接道:“总有一天,那究竟是哪一天呢?”

    玄奘没有再答话了,只是双目紧闭,静静地坐着。如同一尊佛像一般。

    “总有一天……呵呵呵呵,说得真漂亮。听上去,就像是在祈求怜悯一样。”仰起头,猴子朦胧地望着星空,轻笑道:“老子反天反了一辈子,你现在跟我说要求怜悯。有趣,有趣!真他娘的有趣!”

    话音刚落,他已经一拳重重砸在身旁的石头上,偌大的石头直接被砸得四分五裂了。

    巨响之下,那远处的妖将们一个个都被吓得缩了缩脖子。

    “翻脸了?”

    “不会吧。我们一路保护玄奘法师过来,就算真的……也不需要动手啊。”

    一时间,妖怪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原本烦躁的情绪顿时消散无踪,转而换上的,是那么一点点的忧虑。

    撑着膝盖缓缓起身,猴子头也不回地走了。

    ……

    斜月三星洞中,六耳猕猴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身旁面色凝重的清心道:“师傅,刚刚让他们走了,真的是放虎归山啊。”

    说这话的时候,清心一直在瞪着他。

    被清心这么瞪着,六耳猕猴可谓是浑身不自在,那跪坐着的脚不由得挪了又挪。倒是坐在另一边的须菩提似乎想什么想入了神,好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师傅,师傅。”六耳猕猴伸出手在须菩提的眼前晃了晃。

    须菩提顿时惊醒了,连忙深深吸了口气道:“你……你先回去吧。”

    “我先回去?师傅,就这么放着他们不管啊?”六耳猕猴伸手挠了挠腮帮子,轻笑道:“他们俩这一去,可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西行大业,说不准就全毁了。”

    须菩提低着头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短短的时间里,那心绪似乎不知道又飘哪里去了。

    “师傅……”

    六耳猕猴又想伸出手去。一旁的清心连忙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轻叱道:“师傅让你回去你就回去,那么多话作甚?”

    “怎么?生气啦?”

    “我生什么气?”

    “生我的气呗。”六耳猕猴摇头晃脑地说道:“不就是因为我不听你的话,硬闯了道观嘛。”

    清心也不答话,只是依旧死死地盯着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懒懒地朝着须菩提看了一眼,无奈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长叹道:“行吧,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

    说着,他拄着铁杆兵一步步地朝着门外走去。正巧一位妖将赶到,在他耳边细细耳语了几句。

    闻言,六耳猕猴脸上顿时浮现了些许喜悦的神色,看得清心一愣一愣的。

    ……

    干涸的小溪旁,玄奘依旧在篝火边上静静地坐着。那些个妖怪也依旧被晾在一旁。

    猴子一言不发地将天蓬拉到了小溪的另一边。

    见猴子的脸色极差,天蓬低声问道:“听说你和六耳猕猴在斜月三星洞动手了?”

    “对,不只动了手,而且我那师傅……那个死老头,居然帮六耳猕猴,甚至想用六耳猕猴取代我。”说这话的时候,猴子的牙咬得“咯咯”作响。

    闻言,天蓬有意无意地瞧了猴子一眼,神色如常。

    “看来你早猜到了。”猴子无奈哼笑了一声。

    天蓬默默点了点头道:“意料中的事情。如果……如果现在有记忆的是六耳猕猴的话,他也会选择帮你的。”

    “怎么个意思?”

    “只要有记忆,就会跟如来死磕。因为那是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没记忆的就难说了……没记忆的一方,他自然要想办法拉住,避免让他靠向如来那边。”

    “所以,我们的师徒关系算是名存实亡了,对吗?他心中只有西行证道。”

    “应该……可以这么说吧。你的九个师兄,不都是这样死的吗?这是三界皆知的事情。”

    凝视着早已干涸,漆黑一片的河道,猴子咧开嘴缓缓地笑着,却没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月色下,布满了血丝的眼睛反射出了微弱的荧光。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好一会,猴子伸手轻轻拍了拍天蓬的肩,道:“说句实话,其实我之前一直想你死,我是说,几百年前。你和恶蛟并列,是我最想杀的人。”

    “哦?”天蓬面无表情地瞧了猴子一眼。

    “西行之后,我知道你身上有南天门的玉简,只是因为不想撕破脸皮,才没说破。”

    天蓬低头掏出藏在腰间的玉简,用拇指轻轻摩搓了两下,又放了回去。

    “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拄着金箍棒,猴子摇摇晃晃地叹道:“谁又能想到呢?关键时候,我能找来商量的居然只有你。看来,我的为人确实是不怎么样啊。居然都没有一个能谈心的朋友。”

    “怎么这么说呢?”天蓬淡淡笑了笑,道:“吕六拐不是吗?”

    远远地看了吕六拐一眼,猴子哼笑道:“我才知道,他隐瞒了清心和六耳猕猴接触的事情。这种事,他居然都敢隐瞒。你是不是也早知道了?”

    天蓬微微低垂着目光没有接话。

    清心之前身陷狮驼国的事情,其实天蓬也知道。隐瞒猴子,是他、吕六拐、牛魔王共同的决定。

    沉默了好一会,猴子接着说道:“你是旁观者清,我想你替我分析一件事。”

    “什么事?”

    “老君的‘无为’,似乎还有机会恢复。如果他能恢复修为的话,显然比普渡听上去更靠谱。我想靠向他那边。当然,你放心,答应你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即使普渡没有成功。不过……老君说有代价。而且是要我付出的代价。逼到这份上才告诉我,可以意料这代价不小啊。我想知道……会是什么?”

    望着那对岸的妖怪们,天蓬轻声问道:“你最在意的是什么?”

    猴子半眯着眼睛道:“我想让如来死,彻底死透。”

    “还有呢?”

    “清心、杨婵,他们不能卷进来。”

    “还有呢?”

    猴子微微仰了仰脖子,瞧着对岸的妖怪们道:“还有他们,我的兄弟们,我不希望再有人死了。”

    “再还有呢?”

    “还能有什么?”猴子哼笑道:“如来死绝了,清心和杨婵没事,他们也没事。这还不够?能这样,我就过我的逍遥日子去了,还需要什么?”

    天蓬犹豫着说道:“我想……‘代价’就是这个了。”

    猴子顿时一愣,回头望向了天蓬。渐渐地那目光之中的诧异变成了错愕。

    “你是说……”

    “自由,你的自由。”天蓬淡淡道:“你是天外来的魂魄,因为你,才毁了天道石,破了老君的修为。六耳猕猴没有记忆,他不构成威胁。构成威胁的只有你,或者说……你的自由。我想,代价应该就是这个了。至少是,包含了这个。”

    一瞬间,猴子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三个字:“紧箍儿”。

    整整八百多年了,那一本《西游记》,就如同魔咒一般,是他无论如何挣扎,如何闪躲,如何将这个世界整得面目全非,却原来还是要回到原点去。

    也许,这才是普渡无以寸进的根源吧。他凑齐了西行的所有人,却唯独少了这关键的一件物品……

    月色下,猴子咬着牙,攥紧了金箍棒,无奈地笑着,笑出了眼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