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二章:风雨欲来

2018-01-16 23:00:10Ctrl+D 收藏本站

    当老君抵达南天门外的时候,不知何时,大批的仙家已经在这里聚首。见老君到来,一个个恭敬地行礼。就连站在大门边上的李靖也是如此。

    淡淡扫了一眼众仙,老君从中找出了雀儿,将她招到身旁,掏出一片令牌轻声道:“替为师走一趟斜月三星洞吧……”

    ……

    灵山大雷音寺中依旧乱哄哄的,诸佛为该采取什么手段制止老君恢复修为的企图争吵不已。

    短短的时间里,老君显然已经取代玄奘成为了佛门最大的威胁。

    莲台之上,如来盘腿而坐,那神情如同钢铸的一般看不到半点波澜。好似入了定一般。

    那一旁,站立不动的正法明如来目光却微微闪烁了起来。

    许久,他一步步走到大殿正中,朝着如来默默拜了一拜,躬身退出了大殿。

    一下子,殿堂之内的诸佛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

    狮驼国的校场上,数百名妖将分列两旁静静地站着。早已经换上了新衣裳的六耳猕猴双手插着腰乐呵呵地往来检阅。

    山羊精躬着身子紧紧地跟在身后,轻声道:“大圣爷,这些可都是我们狮驼国的精英骨干啊。有他们在,再加上您亲自坐镇,除非佛门大举动手,否则谁也别想动玄奘法师一根毫毛。”

    “哦?这么厉害?”六耳猕猴随口问道:“那如果动手的是那只猴子呢?”

    “额……”被这么一问,山羊精一下呆住了,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回头看了被问懵了的山羊精一眼,六耳猕猴懒懒地摆了摆手道:“行啦,你就别说漂亮话了。自己的手下有几斤几两重难道我还不知道吗?这次去,咱又不是要跟他正面冲突。”

    说罢,又自顾自地检阅了起来。

    山羊精干咽了口唾沫跟了上去,低声道:“大圣爷,要不,带上九头虫和鹏魔王他们吧?带上他们,比较可靠一点啊。”

    “不带。”六耳猕猴伸手翻动着一位妖将的腰带检查,随口说道:“全带去了,谁守狮驼国啊?再说了,人多不见得是好事。这次那边不就是因为人多,才连内讧的事情都让我们知道了吗?也好……嘿嘿,等他们闹翻了,咱就堂堂正正过去担负起保护玄奘法师西行的任务,看谁还觉得老子不是齐天大圣!”

    闻言,山羊精的眉头不由得微微蹙了蹙。

    担负西行重任,就是真正的齐天大圣了?这里面的逻辑他实在没想明白。不过,自家大圣爷要这么说,他也不便反驳就是了。

    不多时,六耳猕猴回过头问道:“他走了没?”

    “这……”山羊精连忙尴尬地四下张望。

    正巧,一位妖将从远处匆匆赶来,单膝跪在两人身前奏报道:“启禀大圣爷,那……那猴子不知怎么的,跟玄奘法师闹翻了,却又没有走。现在拉着天蓬在说着什么。”

    “说着什么?”

    “没……没探到。”

    “再探!”

    “诺!”行了个礼,那妖将躬身退开了。

    瞧着那妖将远去的身影,六耳猕猴呲着牙一脸不悦地说道:“他不会……又不走了吧?要是不走可就麻烦了,我可不一定抢得过他啊。”

    ……

    此时此刻,干涸的小溪边上,两人还在静静地站着。

    天蓬轻声问道:“如果助老君恢复天道‘无为’的代价是要放弃自由,完完全全地成为天道正轨之中的那个孙悟空,你还会答应吗?”

    猴子呆呆地答道:“我不知道……”

    远远地看了玄奘一眼,天蓬低声道:“你之前说过,老君的‘天道’里没有玄奘法师的西行。也就是说,这两件事只能是二选一。最好的结果,当然是玄奘法师西行证道成功。可是,这件事我们现在谁都没底。万一到时候失败了,老君这边的路是否还在……真不好说。”

    “二选一……二选一……”月色下,猴子用力地抱紧了脑袋,不断地喃喃自语。

    那远处,妖将们依旧静静地等着,等着最后的决定。

    然而,猴子却只是不断来回踱着步,叹息着,纠结着。

    这一次,是无论如何不能选错了。

    ……

    “他走了没有?”

    “启禀大圣爷,还没走。”

    “再探!”

    “诺!”

    ……

    “他究竟走了没有!”

    “大……大圣爷,他还没走……”

    “再探!”

    “诺!”

    ……

    “他还没走?”

    “启禀大圣爷,他……还没走。”

    “那他现在究竟在做什么?”

    “在……发呆。”

    “发呆?”

    一时间,六耳猕猴感觉自己的脑袋都有点卡壳了。眼看着就到手的好形势,怎么忽然就卡住了呢?

    “在发呆?他不会是不走了吧?”

    “应该是不走了。”

    一旁妖将们的窃窃私语落入了六耳猕猴的耳中。本来一次次令人失望的回复就已经让他怒火中烧,渐渐失去耐性了,现在再加上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语,更是如同添上了一把火。

    恼怒之下,六耳猕猴叱喝道:“准备!出发!”

    “准备出发?”山羊精猛地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大圣爷,他……还没走啊。”

    “没走又怎么样?他总会走的,我们现在就出发!”

    说罢,也不管山羊精说什么,六耳猕猴已经一个转身腾空而起。妖将们只得一个个跟了上去。

    那远处的楼台之上,杨婵正远远地看着这浩浩荡荡的队伍。喃喃自语道:“已经出发了……是收到什么消息了吗?”

    “应该还没有。”那身后的妖将低声道:“末将探听到的消息,是没有。他们这一去,怕是要两方人马撞个正着。”

    “撞个正着也没什么。”杨婵苦涩地笑了笑,道:“两个都是曾经的天道修为,除了天劫,谁又能拿他们怎么样呢?只是苦了底下的人罢了。”

    身后的妖将微微低头,没说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待到六耳猕猴及手下的妖将都走远了,杨婵才转身一步步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轻声交代道:“查查各方的反应,要细一点。特别是老君,还有须菩提这两方。这两只老狐狸……算了,尽量吧。想来你们也很难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诺。”

    ……

    长长的石阶,正法明如来一步步地往下走,远远地看到了端坐在凉亭之中的灵吉和普贤。

    起身行了一礼,普贤笑着,扯着嗓子喊道:“尊者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正法明如来也是笑,扯着嗓子回应道:“去救火——!”

    闻言,普贤笑得更欢了,高声喊道:“西行一路,尊者就开了个头,后来便不曾出手。如今是因何故啊?”

    正法明如来淡淡叹了口气,笑道:“贫僧想看看西行的结果,若是劳师动众到头来却看不到,岂不可惜?”

    普贤也不答话,只是一味地笑。笑得身旁原本神情肃穆的灵吉都跟着笑了。

    待走到两人跟前,正法明如来双手合十,行了一礼道:“两位要不,和贫僧一起下山可好?”

    “不去不去,这浑水不好蹚。”普贤摇头摆手道:“正法明尊者这么有兴致,还是您去便是了。我俩,就在这儿等着您的好消息了。”

    正法明如来淡淡看了普贤一眼,又看了一旁的灵吉一眼,轻叹道:“好吧。”

    默默对行了一礼,正法明如来迈开脚步,继续沿着山路往那山下走去了。

    ……

    潜心殿中,全观弟子都聚到了潜心殿内,却只是一个个看着须菩提不断地叹气,再叹气。他走到窗前,凝视着,似乎伸手要去触碰窗外的景色。然而,却又收了回来,走回原位。如此往返,迟迟都没有说出半句话来。

    这是一个始料不及的结果。老君的介入,瞬间将这盘棋的棋手变成了三个。而这三个棋手之中,最终只有一个能获胜。

    更糟糕的是,老君这些年伪装得太好了,以至于没人对他有所提防。至今为止,无论是佛门还是须菩提,所有的布局都是针对着对方,这反倒给了老君一个极佳的切入时机。甚至有可能,将猴子彻底推向老君。

    这是一个须菩提绝对不能接受的结果。

    可是,事到如今,他还能怎么做呢?

    只有猴子才拥有另一个世界的记忆,这意味着猴子在老君的棋盘上,有着无可取代的位置。可须菩提一旦站到猴子一边,则意味着六耳猕猴将彻底倒向佛门。到时候,佛门会指引着他做出什么事呢?

    猴子是决定老君能否恢复天道修为的关键,六耳猕猴又是猴子的克星。站到猴子那边,给予他更多的选择,肯定可以断绝了老君的念想。可是这样一来,在西行的问题上,面对佛门必将处于劣势。彻底抛弃猴子取得六耳猕猴的信任,虽说占据了对佛门博弈的优势,却也无法保证西行的成功,到头来,还给了老君一个极大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甚至可能在关键时候成为西行证道的唯一拦路虎……

    想着,须菩提不由得有些头昏脑涨了。他紧紧地闭起双目端坐在蒲团之上细细思索着,一滴滴的汗水从那额头上缓缓滑落。

    八百年的筹谋,此时此刻,胜负就是一念之间。这叫他如何能不焦虑呢?

    身前的道徒们一个个都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不多时,于义从那门外走了进来,躬身道:“禀师尊,六耳猕猴已经带着部下寻玄奘法师而去了。还有……兜率宫的雀儿总管来了,她拿着老君的令牌,说要见您。”

    闻言,须菩提微微一惊,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抉择的时候,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