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三章:选择

2018-01-16 23:00:10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上,六耳猕猴带着一众妖将缓缓地飞着。时不时地回头朝山羊精望去。

    刚开始的时候,山羊精会向他禀报猴子那边的消息。然而,随着六耳猕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山羊精只能用点头和摇头来回答。连话都不敢说了。

    当然,由头到尾,只有摇头。

    距离玄奘所在一百多里地的时候,六耳猕猴顿住了身形,那身后的妖将们也一个个悬停了。

    就算他再肆无忌惮也知道再往前面对的将是一场战争,最关键的是,他并没有必胜的把握。

    呲着牙沉默了好一会,他伸手将其中一个妖将召了过去,拿出一块腰牌塞到了对方手里。

    “你去斜月三星洞一趟求见师傅,就跟他说,那谁已经不可能担负西行重任了,我现在就要接手。不过,接手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点问题,想他老人家帮个忙。记住,一定要当面说!”

    “诺!”

    干脆地应了一声,那妖将转身就要走,哪知六耳猕猴眼珠子一转,又将他叫住了,叮嘱道:“你在斜月三星洞的所见所闻,都必须回来向我如实禀报,特别是师傅的态度,不可错过一丝一毫!懂了吗?”

    那妖将呆呆地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

    瞧着那离去的背影,山羊精小心翼翼地问道:“大圣爷,若是要向须菩提祖师求助,用玉简不是更方便吗?”

    “你不懂。”六耳猕猴冷冷地答道:“有些话,还是得靠人来传的。”

    能得到须菩提的认可,六耳猕猴是打从心底开心。可是,这种认可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呢?

    虽说在斜月三星洞的时候须菩提站到了自己这边,可他毕竟没有直接对猴子出手不是吗?

    有些事,还是得逼上一逼啊。

    带着一众妖将,六耳猕猴就这么在距离玄奘百里开外的地方等了起来。那在场的妖怪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

    此时此刻,一身翠绿装扮的雀儿正在于义的引领下一步步地走入潜心殿中。

    殿中的道徒们早已散去了,唯独留下须菩提一人端坐着。沏上一壶茶,看似悠闲,可惜眉宇之间的那丝忧虑,却是无论如何也藏不住的。

    “弟子雀儿,参见须菩提祖师。”

    “来啦?”闻言,须菩提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却只是一眼,那目光很快又回到了茶壶上,轻叹道:“老君这不是才刚走嘛?怎么又把你派过来了。”

    “大概是师傅觉得有些话,不方便当面说吧。”雀儿淡淡笑了笑,道:“所以,就让雀儿走了一趟了。”

    “坐吧。”

    须菩提随手一挥,一个蒲团很快摆到了雀儿身后。

    “谢须菩提祖师赐坐。”雀儿行了一礼躬身坐了下去。那脸上,依旧挂着礼貌性的微笑。

    ……

    远远地看了玄奘一眼,天蓬低声道:“这些事,你跟玄奘法师谈过了吗?”

    “没有。”猴子努了努嘴道:“跟他说有什么用,他还能帮得上什么不成?他就是个,凡人而已。”

    “即便是凡人,大家也是共患难一路走来。我觉得,无论你最终决定是什么,最好还是跟他说一声。直接丢下他走人,毕竟不是那么稳妥啊。”

    闻言,猴子却只是不屑的哼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正当此时,吕六拐已经远远地朝着他奔了过来,口里嚷嚷着:“大圣爷,不好了!六耳猕猴带人离开狮驼国朝这里来了!”

    天蓬的眉头一下蹙了起来:“他来做什么?”

    “还用说,来接班,向死老头邀功呗。”猴子已经恨得牙痒痒的,金箍棒用力一挥,冷冷道:“既然他那么希望我走,我就偏不走了,有本事,让他来抢啊!”

    ……

    夜风轻轻的吹着,扬起了潜心殿内的竹制垂帘。

    一杯清茶满上,缓缓地推到雀儿面前。

    须菩提轻声问道:“他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伸手将那清茶捧起,雀儿一边呵着气,一边随口说道:“师傅让弟子过来接清心师妹到兜率宫暂住几天。”

    闻言,须菩提微微蹙起了眉头,轻叹道:“到兜率宫暂住?哼,这又是怎么个意思?如此局势之下,兜率宫可不见得比我斜月三星洞安全。莫说清心本人,就是老夫,也不见得会答应。”

    “师傅并没说祖师您一定会答应,师傅只是让祖师您选。”说着,雀儿轻轻抿了一口茶。

    “让老夫选,怎么选法?”

    “师傅说了,他要重归天道,绝不可能绕过大圣爷那道槛。若是大圣爷彻底倒向师傅,那么,祖师您的西行大计,就泡汤了。三界必定重归往昔。”

    须菩提冷冷地撇了她一眼,道:“这些,不用你教老夫。”

    “师傅的意思是,让弟子过来找祖师您要人,若是要到了,便带回兜率宫严加保护起来。兜率宫虽说未必比斜月三星洞强,但至少,六耳猕猴去不得。这么做,是要给大圣爷一份安心。”注视着须菩提,雀儿淡淡笑了笑,接着说道:“若是要不到,就绕道与大圣爷说一声,告诉他,须菩提祖师不放人。好让他彻底对您死了那份心。雀儿说的话,大圣爷该是信的。”

    “你!”须菩提猛地瞪大了眼睛,一手微微一颤,竟不慎碰翻了自己身前的茶杯,茶水撒了一地。

    ……

    兜率宫。

    一应前来拜访的仙家无论何种理由,全部都被拦在了门外。小小的阁楼里,只剩下老君、通天教主、元始天尊三人。

    通天教主可谓是坐立不安,那眼睛时不时地朝着老君望去。相对而言,元始天尊淡定了许多,只是依旧用余光注意着老君的一举一动。倒是身为主角的老君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他用道童打来的清水洗了脸,又用毛巾细细地擦着,完了,烧水,泡茶。那动作看上去和往常一点区别都没有。

    由始至终,半句话都没说。

    终于,通天教主忍不住了,微微挺直了身子道:“你是想瞒到什么时候啊?”

    “瞒?”老君轻笑着说道:“怎么说得老夫骗了你们似的,老夫可从不骗人。”

    通天教主半眯着眼睛狐疑地说道:“你的修为真能恢复?”

    “能修出来的修为,自然也是能恢复的。这不是三界皆知的道理吗?”

    话说着,老君的手却一刻也没停。已经泡好的两杯茶被推到两人面前。

    瞧着那茶盏,通天教主深深吸了口气道:“行吧,恢复也好。这些年的窝囊气,也是受够了。你重掌天道,道门也可以恢复昔日的辉煌。至少,不用像今天一样全都躲天庭来。天庭还他娘的不安全……嘿。想想也是可悲啊。”

    闻言,老君仰起头笑嘻嘻地瞧了通天教主一眼:“想通了?”

    “想通了。”

    老君又扭头朝着元始天尊看了过去:“你呢?”

    元始天尊没有直接回答,犹豫再三,却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即便不愿意承认,但这几百年,道门可真是每况愈下啊……说到底,难道不是当初老君失去“无为”的结果吗?

    见状,老君乐呵呵地笑了起来,随口道:“人哪,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谁都一样。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老夫其实也不例外,只不过老夫早早知道了失去的结果罢了。”

    “大能想打破老夫的天道石,以为没了天道石,他们就能成就天道修为。结果,还是没有。”

    “妖族想打破老夫制定的秩序,以为没了天庭的镇压他们就能过上好日子。结果,没了天庭,他们还不是面对同族的屠杀,到头来活得好的还是只有那些大妖。”

    微微抬了抬下巴,老君朝着门外使了个眼色道:“天庭的仙嘛……一直认为老夫处处限制他们,现在让他们自治了,却是每况愈下。也好,没尝过的都尝尝,现在都尝过了,是该收心了。不过啊,光你们同意不行,还得那关键一人同意才好。”

    说着,老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那身前,通天教主与元始天尊皆是一动不动地坐着。许久,两人对视了一眼,伸出手去,两人齐刷刷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

    面对须菩提这明显的失态,雀儿却只是淡淡地看着,脸上笑容依旧。

    好一会,须菩提才缓过气来,抿着唇怒道:“若是老夫答应了呢?若是老夫答应了,对他又能有什么好处?他以为握着清心,就可以要挟那猴子了吗?”

    “师傅说了,同样的错,他不会犯第二次。也不屑于犯第二次。”雀儿注视着那被碰翻的茶水,缓缓说道:“祖师您若是答应,对师傅的好处便是,一来可以让自己的徒弟置身事外,不至于再次深陷其中。二来,师傅方才答应过大圣爷,清心师妹不会有事。也算是履行诺言。师傅他老人家,向来是言而有信的。”

    躬下身子,雀儿朝着须菩提默默拜了一拜,悠悠道:“师傅还托雀儿带了另一句话,师傅说:‘他与您不同,请须菩提祖师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一通话说下来,直接便将须菩提说得面红耳赤。

    这哪里是让他选择,这根本就是让人来羞辱他啊!

    此时此刻,须菩提的拳头已经攥得噼啪作响了。咬着牙,须菩提缓缓说道:“他就那么自信,能得到那猴子的信任吗?若不是老夫棋差一着,他能有这机会?”

    望着须菩提,雀儿甜甜地笑了笑,答道:“这雀儿就不知道了,师傅没说。”

    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搭配上那说话的神情,又是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淋下。一时间,须菩提简直觉得急火攻心,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