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四章:愤怒

2018-01-16 23:00:10Ctrl+D 收藏本站

    整整一夜过去了,天明时分,六耳猕猴派出的那员妖将才匆匆赶回来。那脸色似乎不太好看。

    在众妖的注视下,他悄悄来到六耳猕猴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转瞬间,六耳猕猴原本慵懒的神情已经变得恼怒无比。

    这变化来得突然至极,以至于那四周的妖将不由得一个个都怔了一下。

    只见六耳猕猴一把掐住妖将的脖子,怒斥道:“你再说一遍!”

    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

    此时此刻,那微张的口中獠牙已是若隐若现,浑身上下的绒毛更是一根根竖起。

    四周的妖将都看呆了。

    “大……大圣爷,末将说的都是实话啊!”

    “老子让你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说着,那掐着妖将脖子的手已经微微用力了。

    山羊想上前劝阻,却被六耳猕猴直接一把推开,摔了个满地找牙。

    慌乱之中,那妖将只得一面挣扎,一面高声呼喊道:“须菩提祖师不愿见末将,还……还有,兜率宫把清心小姐接走了——!”

    这一段话几乎使出了这妖将浑身的力气,喊得震耳欲聋。

    六耳猕猴微微颤抖着,那嘴角扬起了一丝让人毛骨悚然的笑:“他让老君接走了清心?”

    “兜率宫接走了……怎么回事?”

    “老君不是才跟须菩提祖师闹翻吗?怎么须菩提祖师忽然又……”

    “不会是……须菩提祖师又反悔了,不想站在咱这边了吧?”

    “好……好像是这样的。”

    在场的妖怪纷纷议论了起来。

    下一刻,只见六耳猕猴眉头一蹙,还没等在场的妖怪反应过来,那妖将的头颅无声无息地飞了出去。

    身躯歪歪斜斜地倒下了,鲜血洒了一地。

    这一幕来得极其突然,四周的妖将一下都傻了眼,一个个呆呆的望着六耳猕猴,那目光中透着深深的恐惧。

    六耳猕猴也是呆呆地站着,攥紧了拳头瑟瑟发抖,额头上的青筋早已根根暴起。沾染了鲜血的脸变得越发狰狞了。

    ……

    “师尊,这样真的好吗?”潜心殿内,于义叩首道:“方才六耳猕猴已经派人来过,现在,肯定也已经知道清心师叔被接走的消息了。”

    “早知道,晚知道,都是会知道的。”须菩提缓缓地闭上双目,连脸上的皱纹似乎比片刻之前加深了许多许多。

    他伸出手去想要端起一杯茶,那手却微微颤抖着,竟不慎将茶水碰翻了。

    这是今天第二杯洒掉的茶了。八百年了,潜心殿里,也就洒过这两杯茶而已。

    于义淡淡看了那茶水一眼,轻道了一声:“弟子帮师尊清理。”

    说着,便往前挪了挪,伸手一扬,杯子扶正,那洒在地上的茶水也瞬间没了踪迹。

    做完了这些,他又是恭敬地跪回原地。

    然而,须菩提的目光却还依旧停留在那洒了茶的地面上。许久,缓缓地笑了笑,轻叹道:“为师,看来真的是老了。也许,真的该退隐山林,不问世事了。到底不是老君的对手啊。”

    于义微微抬头望了须菩提一眼,依旧跪地,叩首,一动不动地等着。

    潜心殿中一片寂静,就仿佛这道观,也如同它的主人一样,已顷刻间老去了一般。

    “师尊,接下来,您打算怎么办?”

    须菩提面无表情地答道:“等,若上天垂怜,总会给老夫一个机会的。”

    ……

    凝视着远方,猴子斜靠着金箍棒,高傲的仰起头道:“你说,他们想等到什么时候才进攻?”

    “你就那么想和他打吗?”一旁的天蓬轻声说道:“你死不了,他也死不了。即便打了,又如何?”

    “不能如何也要打,揍他一顿我开心。”猴子冷哼一声道:“最好,把那躲在背后的死老头也一起打出来。我就不该去听那些玄之又玄的东西,男人的事情,就应该用拳头解决!”

    天蓬回头看了猴子一眼,只能无奈叹了口气。

    那四周的妖将一个个都握紧了兵器屏息以待。

    那远处,黑熊精依旧默默地守着玄奘。

    缓缓睁开眼睛,玄奘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黑熊精摇了摇头道:“大圣爷好像说,六耳猕猴要来了。”

    “六耳猕猴要来?他不是说……”

    “他说的话不能当真。”黑熊精面色凝重地说道:“玄奘法师您还记得吗?上次在雷音郡,他就对您出手了。”

    “他那是急于脱身,况且,他怀中还有个孩子,不能怪他。”

    “那也不能对法师您出手啊。”

    玄奘摇了摇头,轻笑道:“总之,贫僧觉得,六耳猕猴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么坏。”

    面对玄奘的固执,黑熊精只能淡淡一叹。完了握紧手中的黑缨枪道:“法师宽宏大量,老黑佩服。只是……嘿,算了,不说了。无论如何,请法师放心。别人我不知道。他六耳猕猴要动您,非得从我老黑的尸体上踩过去。只要我还活着,就护您周全。”

    注视着一脸肃然的黑熊精,许久,玄奘淡淡笑了笑,道:“谢谢。”

    ……

    “看来,那老头子果然是骗我的!从头到尾都是骗我的!这时候将清心交给兜率宫,这分明就是打退堂鼓了。他说的那些话,通通都是****!通通都是****!”

    空荡荡的的山谷中,只剩下六耳猕猴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只见他将手中铁杆兵重重一顿,脚下的地面都龟裂开来了。吓得四周的妖将猛地后退了一步,不知所措。

    环视了一圈,六耳猕猴咬着牙道:“没必要再等下去了,再等也不会有人来帮忙的。咱现在就动手,抢了玄奘,就不怕那死老头不就范!”

    “这……”

    “硬……硬抢?”

    “抢得过吗?”

    眼前的妖将们一个个低声议论了起来,那脚步纷纷不自觉地后挪。

    见状,六耳猕猴手中铁杆兵又是重重一顿,狰笑道:“不想去也行,那就死在这里,挑一个吧!”

    闻言,在场的妖将不由得一个个都倒吸了口凉气。

    所有人都静默了。

    猴子要杀他们易如反掌,六耳猕猴要杀他们,又何尝不是呢?最重要的是,他们对这两人的价值,几乎可以说是聊胜于无。

    这就是两头大象吵架,老鼠跟着帮腔的结果了……

    此时此刻,放在他们面前的,似乎只剩下一条路了——死路!

    山羊精微微颤抖着说道:“可是……大圣爷,眼下的形势实在是……抢,我们肯定是抢不过的。与其如此,不如……”

    “抢不过,就杀了!”六耳猕猴将还瘫倒在地上的山羊精整个拎了起来,冷冷道:“不为别的,就为了出口恶气!老子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闻言,山羊精不由得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将他又一次丢到地上,六耳猕猴转身喝道:“所有人准备!记住了,玄奘能抢则抢,不能抢,就杀了!要连魂魄一起销毁!听懂了吗?”

    “听……听懂了。”在场的妖怪一个个呆呆地点了点头。

    很快,这上百个妖将一个个腾空而起,跟着六耳猕猴以极低的高度掠着地面朝着玄奘和猴子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那身后的高空中,正法明如来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一群妖怪。他连忙伸出二指摁在太阳穴上,一道微不可查的光芒悄悄从眉心射了出去,瞬间没入远方天际。

    ……

    此时此刻,猴子依旧不耐烦地等着。

    就在距离此处千里之外的地方,云雾之中,清心与雀儿正缓缓地飞着。

    忽然间,一道光芒没入了清心的后颈,她猛然顿住了身形回头朝着猴子所在的方向望了过去。

    “怎么啦?”雀儿随口问道。

    稍稍沉默了一下,清心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闻言,雀儿不由得笑了:“哦?怎么说?”

    清心目光微微闪烁了几下,开口道:“不行,我得过去!”

    说罢,也不管雀儿的阻止,她已经朝着那方向飞驰而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