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五章:疑

2018-01-16 23:00:10Ctrl+D 收藏本站

    干涸的小溪旁,猴子的眼睛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

    “来了。”

    “来了?”那四周的妖将一个个紧张地握紧了兵器。黑熊精、小白龙、卷帘三人将玄奘护在了正中。

    下一刻,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一个金色身影从地平线上跃起,那身后跟着大片妖将,如同一阵流星雨般朝着这里呼啸而来。

    “宰了你,宰了你老子就是唯一的孙悟空了——!”

    “试试看吧。”猴子缓缓地咧开嘴,松了松筋骨,摆开了迎战的架势:“这么多年了,什么腥风血雨没碰过,就凭你?”

    夹带金色光华的狂风在天空中炸开了,金箍棒与铁杆兵死死地架在了一起。那四周,两拨妖将蜂拥而上,各色灵力照亮了整个天空,也照亮了玄奘的脸。

    他略带错愕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一切。

    ……

    “师傅!清心,清心她……”

    “知道了。”

    ……

    兜率宫中,老君将手中的连牍放下,端起茶壶继续泡着茶,悠悠道:“两只猴子动手了。佛门,似乎也动手了。比老夫预料的要早,大概是忍不住了吧。应该是正法明如来。”

    通天教主微微蹙了蹙眉头,问道:“他是怕西行得不出最终结果?”

    “大概是吧。”

    “那接下来会怎么样?”

    老君放下茶壶,仰起头眨巴着朦胧的老眼,轻叹道:“菩提老儿已经表了态,六耳猕猴必定急火攻心,出手干扰西行可说是意料中的事。如来不会出手,须菩提无以出手,正法明如来却难以袖手旁观。说起来,若是玄奘出事,那猴头便断了西行的念想,只剩下一条路。如此,倒是好。不过,怕是不会那么容易,只能说,姑且一试吧。”

    通天教主随口问道:“六耳猕猴有可能杀得了玄奘吗?”

    “有可能。”一旁的元始天尊轻声道:“有一定可能性。毕竟,他跟那猴子的实力差距并不大,若是那猴子还得保护玄奘的话,便算是扯平了。甚至,六耳猕猴的胜算还要多点。”

    “所以,正法明如来是害怕玄奘死了,西行就无法证道了?”

    “那个未必。”元始天尊缓缓闭上双目,轻叹道:“他只是怕无法以正常的方式得出一个结果而已。说白了,佛门中人本身也分为多派。一种,是坚信现有佛法,不齿玄奘的,例如如来。一种,是希望纷争越激烈越好,即便玄奘身死,也当做西行的一个结果的,例如地藏王。这正法明如来属于最后一种,也是最偏向玄奘的一种。他希望玄奘能安安稳稳地走到灵山,至于能否证道,应该是他与如来辩法之后再看。”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只是,不知道赶不赶得及。我等,就姑且观望吧。就和六百多年前一样,出手的机会,永远只能有一次。谁越坐不住,就越被动。”说罢,元始天尊低头抿了口茶,缓缓闭起双目,静静地等着。

    ……

    金箍棒挥舞而出,几乎扫了半个天空。

    六耳猕猴的身影如同飞舞的萤火虫一般绘出诡异的弧线巧妙地闪避了过去。

    下一刻,猴子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径直就是一个突刺!却依旧被避而不战的六耳猕猴闪过!

    转瞬之间,六耳猕猴化出十二个分身朝着四面八方逃窜。猴子也化出十二个分身追袭而去。一时间,那景象四面八方都是猴子与六耳猕猴的身影,看得众妖都眼花了。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漫天飞舞的身影吸引了过去时,玄奘却是缓缓地回头望向自己的身后。

    就在他的身后,黑暗之中,一个身影正静静地站着。他抬腿迈开一步,让火光照到了自己毛茸茸的脸上。

    六耳猕猴瞧着玄奘缓缓地笑了出来,握着铁杆兵道:“不好意思,我化出的是十三个分身。”

    正当六耳猕猴准备一个箭步冲到玄奘身边将玄奘擒住的时候,还没等玄奘反应过来,一个什么东西已经从天而降重重地撞在六耳猕猴身上!

    轰鸣声中,狂风卷着砂石瞬间覆盖了所有的一切。

    “发生什么事了?”

    “保护玄奘法师——!”

    幡然醒悟的妖怪们迅速呼喊了起来。

    下一刻,翻滚的砂石之中六耳猕猴已经冲天而起,悬停在了半空中。那身上的铠甲早已经被撕扯得破烂不堪。

    他怔怔地低头望去。

    狂风席卷而过,砂石散去。那正中显现的,是猴子的身影。

    伸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猴子懒懒地掏了掏耳朵,笑嘻嘻地说道:“老子化了十八个分身,你以为这招就你懂玩?”

    ……

    潜心殿中,须菩提来回不断地踱着步,不住地叹息着。

    于义从那门外匆匆进门,跪地道:“启禀师尊,六耳猕猴已经和悟空师叔动手了。”

    “然后呢?”须菩提急切地问道。

    “然后……还没结果。不过清心师叔不知怎么地,也在往那里赶。”

    “清心在往那里赶?”须菩提微微仰起头思索了一下,轻叹道:“应该是正法明如来了……看来,他也坐不住啦。”

    ……

    毫无疑问地,有猴子在,想要强抢玄奘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有天蓬和牛魔王等人在,想要引开猴子强抢玄奘也是不可能的。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招了。

    见状,六耳猕猴咬了咬牙朝着远处的山羊精使了个眼色。

    山羊精会意地点了点头。

    紧接着,六耳猕猴已经转身朝远处飞去。

    “这就要走了?”猴子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就在猴子犹豫之际,只见六耳猕猴刚飞出一小段,却又猛然折回,手中铁杆兵出其不意地一挥,骤然伸长,朝着猴子砸了过去!

    “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走!”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猴子一跃而起,强行架住了呼啸而来的兵器。紧接着,他反手一打,两人的身影又是交织在了一起,在天空中你来我往,不断激战。

    与此同时,在山羊精的统领下,六耳猕猴一方的妖将们朝着玄奘所在的方位冲了过去,一时间,双方的人马又是交织在了一起。

    瞧着杀红了眼的漫天妖将,天蓬喃喃自语道:“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

    “什么不对?”一旁的黑熊精问。

    “我感觉,他们不是来抢玄奘法师那么简单。就他们这实力配比,想要强夺玄奘法师根本没有可能。”

    “不是要抢玄奘法师,那他们是来干嘛?”

    沉默了好一会,天蓬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统兵多年,以我的感觉,他们更像是在找机会要杀玄奘法师才对。可是……如果斜月三星洞所发生的一切是真的,六耳猕猴应该不可能在这时候想杀玄奘法师啊。”

    玄奘也是不解地望着那漫天飞舞的妖将。

    眼看着猴子与六耳猕猴已经互相追逐着奔向远方,山羊精高声呼喊道:“玄奘法师!须菩提祖师与您前世金蝉子乃是挚友,我们大圣爷奉须菩提祖师之命前来与您商议西行要事,绝无恶意。可那猴子不肯!无奈之下方出此下策!请玄奘法师容小的代我主将事由面呈!”

    “商议要事?”闻言,玄奘不由得愣了一下。

    “对!那猴子没与玄奘法师您说起今日在斜月三星洞发生的事情吗?”

    这一声声呼喊之下,天空中的战斗似乎已经缓和了一些了。

    此时,玄奘不禁想起了雷音郡猴子拿走了自己与六耳猕猴联系的玉简之后迟迟不愿归还的旧事。他朝着天蓬望了过去,低声问道:“今天在斜月三星洞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有发生一些事,不过……我也说不清。”扭过头,天蓬朝着山羊精喊道:“有什么话,这样说就好了!”

    “不行,事关西行,小的身受大圣爷之托,怎可如此草率?”

    还没等天蓬拒绝山羊精的要求,玄奘已经握住了他的手腕。

    “西行事关重大,还请元帅予以成全。”

    ……

    长空中,清心还在奋力飞行着,狂风吹乱了鬓发。

    ……

    此时,已经与六耳猕猴战到十里开外的猴子猛然一回头,顿时愣了一下。

    他看到那后方的战斗已经悄然平息了,双方阵营的人马分成了两拨站在小溪的两边。玄奘正在天蓬与黑熊精的护卫下朝着小溪的正中央走去。而那另一面走来的,则是山羊精他带领下的两名妖将。

    “这是要干嘛?”

    就在这短暂的迟疑之际,铁杆兵已经夹带着狂风呼啸而来,重重打在猴子的肩上,直接将他整个扫了出去!

    “娘的,这是要耍诈啊!”

    忍着剧痛,猴子迅速翻转身形朝着玄奘冲了过去。

    “想走?哈哈哈哈!没那么容易!”

    原本的攻防之势瞬间逆转了,猴子不顾一切地朝着玄奘冲去,六耳猕猴则在背后猛地追打。两人依旧一路纠缠着。

    ……

    干涸的小溪中,山羊精衣袖中取出了一卷竹简,轻声道:“我家大圣爷想与玄奘法师说的话,小的已经都写在这竹简上了,玄奘法师一看便明。”

    说着,他往前跨了一步。

    “站住!”

    被天蓬这么一喝,山羊精连忙停住了脚步。

    此时此刻,他与天蓬相距不过一丈距离,与玄奘和黑熊精相距,也仅仅是两丈有余罢了。

    伸出手,天蓬冷冷说道:“东西给我就行,你不用过来。”

    这一说,山羊精当即朝着玄奘望了过去。见玄奘微微点头,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只得双手奉上,轻声道:“此物,只能玄奘法师看,你,看不得。”

    “行。”天蓬一把接过竹简握在手中,随口道:“我只是检查检查这东西有没有问题而已,绝不看内容。”

    说着,他已经捋开了竹简。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天蓬开始审视,那手中的竹简已经“砰”的一声炸开了!红色的烟雾直接洒在他的眼睛上,甚至都没时间给他反应!

    一声惨叫之下,猴子这一方的妖怪们全部傻眼了。

    “动手!”只听山羊精高喊了一声,抽出藏在衣袖中的匕首,带着身后早有准备的两员妖将已经绕开天蓬朝着玄奘冲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