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七章:诱惑

2018-01-16 23:00:08Ctrl+D 收藏本站

    “你给我滚——!这是我的兵器!”

    “谁的还不一定呢!”

    “老子宰了你!”

    “来呀,来呀,哈哈哈哈!”

    轰鸣声,叫骂声接连不断。一下子,原本渐渐平息的沙尘又一次升腾而起,厮杀声中,那四周山坡上的岩石一块块被震得翻滚而下了。

    此时,长空中,清心才匆忙赶到,茫然地望着眼前早已经千疮百孔的大地。

    好一会,她稍稍收了收神,眨巴着眼睛朝着猴子与六耳猕猴所在地方飞了过去,落到了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山坡上。

    “你们住手——!住手!”

    厮杀声平息了。

    微风拂过,沙尘渐渐散去。显现在清心面前的,是一脸狼狈的猴子与六耳猕猴。

    此时此刻,两人都早已经伤痕累累,浑身上下的衣物更是破损不堪,却还都执拗地各自握着金箍棒与铁杆兵的一端,对峙着。

    两双眼睛不约而同地都朝清心望了过去,那态度,却是各不相同。

    猴子只是微微一愣。如果说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也只是不太明白为什么须菩提会让清心在这个时候出现罢了。

    不是须菩提怂恿六耳猕猴来的吗?

    六耳猕猴则是整个怔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疑惑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不是去兜率宫了吗?”

    “我……”微微张了张口,清心忽然意识到眼前的事情跟自己有着某种关系,连忙又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猴子似乎也想到了些什么,那目光在清心与六耳猕猴之间不断来回。

    一时间,三人都僵住了。

    这一僵,一直在远处悄悄注视着这一切的正法明如来明显有些坐不住了。

    那一边,猴子迟迟没有取得优势回援。这一边,两方妖将的对决之中,由牛魔王统领的一方且战且退,已经明显落了下风。

    要知道,保护和单纯的厮杀可不同,特别是保护的对象,还是在他们看来手无缚鸡之力的玄奘。只要稍稍一个疏忽,就可能落得满盘皆输的下场。

    混乱的局面之中,当卷帘奋力挡下几个妖将合力的一击,又被一杆战锤迎面砸中,朝着地面坠落而去的时候,正法明如来真的再忍不下去了。

    他匆忙卷起了衣袖准备出手。

    正当此时,一只手忽然拦在了他的身前。

    扭头望去,正法明如来看到地藏王面无表情地伫立在他的身旁。

    “别急,天蓬就快恢复过来了。尊者现在出手救他,西行就彻底变成一个笑话了。”说着,地藏王目光微微滑动。

    顺着地藏王的目光望去,正法明如来猛然发现干涸的小溪正中,中了山羊精毒烟的天蓬已经缓缓地睁开了发红的眼睛。

    紧接着,他看到天蓬提着九齿钉耙迅速朝着战场冲了过去。

    地藏王悠悠叹道:“论单打独斗,妖将普遍要比天将高出不少。可一说到协同,特别是干这种保护人的活,妖就实在是不堪入目了。好在这天蓬前世乃是天庭的元帅,这方面,应该难不倒他。”

    果然,正言语间,天蓬已经加入了战场,迅速取代了牛魔王的位置。

    在他的指挥下,猴子一方的妖将们迅速稳住了阵脚,将被小白龙背在背上的玄奘里外三层地护在正中。

    一时间,山羊精连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做梦也没想到,一直被他忽略的天蓬,竟有这么大的作用。很显然的,六耳猕猴的计划到此时,已经彻底宣告破产了。

    眼看着危机已经解除,正法明如来才稍稍定下心来。他轻声问道:“地藏尊者怎么也来了?”

    “您都来了,贫僧怎能不来。”

    “哦?地藏尊者总不会是和贫僧一样,是来确定玄奘能否安全抵达大雷音寺的吧?”

    “贫僧是为另一人而来。”

    说着,地藏王的目光已经缓缓地朝着六耳猕猴望了过去。

    此时,那另一边,三人还在僵持着。

    六耳猕猴微微睁大了眼睛,迫切地想从清心口中知道一个答案。清心却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不该说。

    猴子的目光则是不断闪烁着。

    为什么说清心要去兜率宫?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打了这么久须菩提还没出现?难道六耳猕猴真的是单纯来杀玄奘的?

    刚刚把金箍棒移过来的是谁?金箍棒极重,妖将之中能拿得起运得溜的屈指可数,能将金箍棒投射这么远距离的,更是少之又少。更何况,为什么事先没有一点迹象,也没有一声知会?

    很显然,这不是清心能做到的事。

    可是,不是清心,又会是谁呢?

    原本只是准备跟六耳猕猴狠狠战一番罢了,现如今,事情却变得扑朔迷离,令猴子不得不重新审视。

    难不成,又发生什么变故了吗?

    趁着六耳猕猴一个不注意,猴子忽然松开铁杆兵,双手握紧了金箍棒抬脚就朝六耳猕猴握着金箍棒的手踢了过去。

    慌乱之中,六耳猕猴只得松开握着金箍棒的手拿着自己的铁杆兵闪开。

    这一闪,两人终于分开了。

    一个声音悄然而至:“大圣爷,事情败了。”

    握着铁杆兵,六耳猕猴一步步后退。他深深地喘息着,随口说道:“别骗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兜率宫了吗?”

    清心依旧没有回答。

    许久,六耳猕猴微微点了点头,缓缓地喘了口气,笑道:“行了,我明白了。”

    说着,他已经腾空而起,摇摇晃晃地朝着狮驼国的方向飞了去。见状,还在激战之中的众妖将也一个个脱离战斗跟了上去。

    一下子,战场上只剩下猴子一方的人马了。

    “走吧。”地藏王轻声道:“现在,是他最需要我们的时候了。”

    说罢,他已经化作一缕青烟消失在空气中了。

    见状,正法明如来也缓缓后退,消散无踪。

    眼看着六耳猕猴已经远去,猴子一步踉跄,整个跌坐了下去,重重地喘着粗气。

    他远远地注视着清心,一声不吭。

    那些早已经伤痕累累的妖将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个个降落到了山丘上。

    玄奘从小白龙的背上爬了下来,整个跌坐在地。

    天蓬轻声道:“是我大意了。”

    “不,是贫僧过于轻率了。”玄奘抹了一把额角的汗,轻叹道:“都怪贫僧。”

    一旁的牛魔王举起手高喊道:“清点一下伤亡!”

    ……

    长空中,六耳猕猴一脸颓丧地飞着,面如死灰。

    “大圣爷,没事的。”山羊精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次不成,还有下次。他们总有疏忽的时候。那玄奘手无缚鸡之力,但凡我们任何一个人能近身,都可取他性命。再说了,那个……那个假货,也不可能永远守在他身边不是?下次只要……”

    “住嘴。”

    “我让你住嘴!”

    被这么一叱,原本山羊精吓得连忙将话都咽了回去,不敢再吭声了。

    杀玄奘,真的那么重要吗?

    不,杀玄奘,不过是为了泄愤罢了。六耳猕猴的心里清楚得很。

    最最关键的,是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如果老君,须菩提,甚至清心都站在对面,那自己的身边还剩下什么呢?就算杀了玄奘又如何?杀了玄奘就能让天劫收走对方吗?

    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的,什么都没有了,连自己的身份,都很快是假的了……

    他只能无奈的摇头,笑着。

    最可怕的事情,不是绝望,而是曾经有过希望,却又彻底失望。现如今的他,不正是如此吗?

    紧紧地攥着铁杆兵,一股恶气堵在心头,急火攻心,却又无可奈何。这,才是最可悲的。

    正当他浑浑噩噩之际,忽然间,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

    “不如,听听贫僧的意见如何?”

    仰起头,他猛然看见正法明如来和地藏王悬在前方。

    只见地藏王轻声笑道:“也许,我们可以达成某些共识,也说不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