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八章:金箍

2018-01-16 23:00:07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天已经灰蒙蒙地亮了。

    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猴子一脸疲惫地走到清心身边并肩坐了下去。

    远处,一抹朝阳之中,雀儿这才匆匆赶来。

    “师傅让你去兜率宫?”

    “是……另一个师傅。”

    “老君?”

    “恩。”清心微微点了点头。

    猴子忽然想起老君最后的保证,说清心不会有事,不由得无奈地笑了出来,长叹道:“弄了半天,最讲道义的是老君啊。连自己的师傅都靠不住,倒是他这对头,很讲信用。”

    清心呆呆地眨了眨眼睛,随口问道:“你还会保护玄奘法师西行吗?”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恩。”猴子挠了挠头,蹙眉道:“你一上天,保护玄奘的事情看上去又有那么点意义了。可是这事由老君促成,我这么做,似乎又有点……愧对他啊。”

    清心连忙说道:“你不用顾忌我。”

    “不是顾忌你。”猴子瞥了清心一眼,痞痞地笑道:“老头子这是在表态啊,准许你上天,其实就是还想修复和我的关系。应该说,在老君忽然来了那么一手之后,他有点软了吧。不过,老君干嘛要给他这个机会呢?我有点想不明白。”

    清心抿着唇笑了,轻声道:“你不明白,我可明白。”

    “明白啥?”

    “太上师傅才是真君子。若非看破,又如何能以‘无为’执掌三界呢?虽说也做得并不算很好,但……世上没有任何人是无所不能的,不是吗?”

    “你就那么相信他?”

    “不只我相信,风铃当初也相信他,至死不悔。还有雀儿……”

    说着,清心指了指远处刚刚落地的雀儿。此时,她正快步朝着这里走来。

    “她不是,你才是。”猴子随口道。

    “谁是,谁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吗?”望着雀儿,清心道:“你到底在追求什么?这世间,真正符合‘雀儿’这个标准的,其实只有她。转世了,就变成另一个人了。前世的一切,都该断去,新的人,有新的人生,不应该继续拘泥于过往。而你……”

    “我怎么啦?”

    “而你却执意追求。其实你为的是你自己内心的一份愧疚,不是为了我。”

    闻言,猴子不由得一愣,扭过头错愕地望着清心。

    “怎么啦?我说得不对吗?”清心淡淡笑了笑,道:“清心这个名字,取自清心寡欲,其实是太上师傅起的。为的,是让我早日走出困局。其实我也早看透了,只是一直……不太放得下。说到底,还是那份记忆的关系。所以,记忆才是最重的,而‘雀儿’姐姐,拥有全部的记忆。那心,该是很痛苦吧。”

    正当此时,雀儿已经赶到两人跟前,福身朝着猴子行了一礼,却并未说话。

    清心缓缓地站了起来。

    猴子也跟着站了起来,轻声道:“你说的话,我会认真考虑的。”

    清心淡淡地笑了笑,算是回答了。雀儿却是一脸懵懂,那目光在两人身上不断来回,完全不知道他们刚刚说了什么。

    就这么沉默了好一会,清心转身行了一礼。这是十分见外的举动,以至于猴子都又有些懵了。

    礼毕,她淡淡道:“我去兜率宫了。我留在凡间,会让你顾忌,所以兜率宫才是我最好的归宿。那也是……一个修道者最理想的归宿,不是吗?”

    猴子默默地看着她,许久,才轻道了一声:“去吧。”

    清心默默点了点头,随着雀儿腾空而起,渐渐远去。

    不知为何,猴子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一次,她是彻底离开了。也许以后还会再见,毕竟三界不大。但……她真的彻底离开了。

    由始至终,猴子都在远远地看着清心,而她也是一步三回头,却依旧渐渐远去,直到彻底消失在天边那一抹朝阳之中。

    天蓬从身后走来,与猴子并肩而立。

    “舍不得?”

    “是啊。”

    “那为什么不让她留下?”

    “因为”猴子翻了翻白眼道:“我……是个傻子。”

    “恩?”

    “真的,我是个傻子。”猴子伸了伸懒腰,长叹道:“她比我聪明,杨婵也比我聪明,我只是个傻子。除了武力强横,一无是处。哈哈哈哈。行了,看看收尾工作吧。”

    说着,猴子已经转身朝着自己手下那一众妖将走了过去。

    ……

    看到两个佛陀忽然出现,六耳猕猴身边的妖将们一个个顿时紧张了起来。山羊精更是瑟瑟发抖地挡到了六耳猕猴身前指着地藏王叱喝道:“滚回你们的灵山去!我们狮驼国不与佛门往来!”

    话音刚落,六耳猕猴却是伸出一手将山羊精拨开了。

    一下子,那四周的妖将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准备达成什么共识?”六耳猕猴意味深长地瞧着两人,面无表情地一点一点往前飞,直到与地藏王相距不到五丈的地方才悬停,轻笑道:“准备,给我些什么好东西吗?”

    地藏王不由得一笑,道:“好东西自然是有,就看你想要什么了。”

    朝着身后猴子所在的方向使了个眼色,六耳猕猴悠悠道:“帮我宰了那家伙,这共识,你觉得怎么样?”

    “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呢?”地藏王反问道。

    “好处……当然是有的了。对西行,我已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我可以站在你们那边,破坏西行。你们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哦?”

    见地藏王似乎有些动心,六耳猕猴连忙补充道:“你们不方便做的事情,那就我来。杀玄奘,轻而易举。不过,你们得帮我解决旁边的人,不是吗?这样,大家才能合作愉快啊。”

    这一说,地藏王顿时笑了。一旁的正法明如来却没有笑。

    从出现在六耳猕猴面前开始,正法明如来一双眼睛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六耳猕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六耳猕猴神情一变,阴着脸问地藏王道:“你笑什么?”

    “笑大圣爷,还是一点没变啊。”

    “什么变不变的,说话别绕弯子。我可不像你们这些佛陀那么空,有很多要紧事要做呢。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好一会,地藏王才收了收神道:“大圣爷刚刚说,您不打算保护玄奘法师。其实您保护与否,贫僧,乃至于整个灵山,怕是没人会在乎。”

    “哦?”

    地藏王双手合十道:“贫僧四大皆空,心中只余佛法。那灵山上的诸佛,皆是如此。玄奘西行,为的是证道,是辩法。本就是教义之争。若是大圣爷您不愿保护他,他死于非命,说到底,是命数。若是大圣爷您愿保护他,最终西行得证大道,那是佛法之福。我等,皆是乐观其成。再说了,保护与否,证道与否,本就不相干。”

    闻言,六耳猕猴不由得挑了挑眉头道:“那你们到底是怎么个意思?是给我好处,还是不给呢?”

    “给。”还没等地藏王开口,一直闭口不言的正法明如来便已经抢先一步说话了。

    顿时,就连地藏王也微微愣了一下,扭头朝着正法明如来望了过去。

    只见正法明如来轻声道:“贫僧可以让您拥有与那猴子一样的身体,不再受精气和鲜血制约。如此一来,与他争斗,您必可多几分把握。甚至,更胜一筹。”

    “哟?你们会这么好心?条件是啥?”

    “条件是,您自愿戴上这个。”说着,正法明如来伸手一扬,手中顿时多了一个金箍。注视着六耳猕猴,他缓缓说道:“戴上这个金箍,您就变成了我佛门的斗战胜佛,从今往后,只能做该做的事。不该做的事情,一件都做不得。哪怕动一点点的心思,金箍都会缩紧,痛不欲生!”

    瞧着那金箍,六耳猕猴的眉头缓缓地蹙成了八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