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五十九章:因果

2018-01-16 23:00:07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样?愿意戴上吗?”正法明如来轻声问道。

    “我可以拒绝吗?”六耳猕猴反问道。

    闻言,正法明如来不由得淡淡笑了一笑,道:“戴上之后,你就会成为真正的齐天大圣。真正地,拥有属于您的力量,不会再落下风。”

    “可是,不该做的事情是指什么?”

    “指佛不能做的,所有。”

    “所有?”

    “对。佛门,四大皆空,只余佛法。贫僧已经说过,戴上之后,你便是斗战胜佛,不是,也会是。”正法明如来淡淡道:“与其他诸佛不同的是,您还可以去追求属于你的身份。也就是说,您与他之间的战争,不会因此而结束。反而,是刚刚开始。”

    六耳猕猴咧嘴笑了笑,道:“所以,戴上之后,我就彻底成为佛门的一条狗,对吧?”

    此话一出,那气氛顿时就僵住了。

    长空中,对谈的双方皆是面无表情地瞧着对方。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那四周的妖将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静静地注视着。就连一开始作为谈判主角登场的地藏王,此时也是默不吭声。那神情似乎对正法明如来开出的条件并不是很赞同似的。

    缓缓地,六耳猕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细细地打量着正法明如来。那目光之中充满了疑虑。

    正当他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正法明如来忽然先一步开口了,轻声道:“这个条件会一直有效,您不必立即答应。”

    说着,他已经随手将手中的金箍收了起来,转身朝着西方飞去。

    地藏王稍稍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

    两人就这么离开了,连平日里礼貌性的道别都没有。六耳猕猴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们,目送着他们远处的身影,那目光不断闪烁着,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所有人都沉默着。

    许久,山羊精低声道:“大圣爷,您……可千万别答应啊。”

    “为什么?”

    “佛门不是什么好东西,听他们的,肯定要吃亏。”

    “哦?”六耳猕猴似笑非笑地瞧着山羊精。

    这一瞧,山羊精连忙低下头去不敢说话了。

    好一会,六耳猕猴悠悠叹道:“我忽然又觉得,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糟了。斜月三星洞里的老头就是根墙头草,忽然多了个老君站在对面,结果他就一下摆过去了。嘿嘿,看来,我背后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啊,起码还有个佛门。”

    稍稍沉默了一下,六耳猕猴瞧着山羊精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你说得对,佛门不是好东西,老君难道就是好东西了?说穿了,全他娘的不是好东西,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走吧,这件事得好好琢磨。实在没路子了,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诺。”在场的一众妖将皆是躬身拱手。

    ……

    此时,距离六耳猕猴千里开外的地藏王忽然悬停了身形。

    正法明如来飞出五丈距离,也悬停了身形缓缓回头,朝着地藏王望了过去:“怎么不走了?”

    地藏王无奈一笑,反问道:“刚刚贫僧话都没说完,尊者怎么就抢着说话了?”

    正法明如来淡淡叹了口气,有些落寞地说道:“贫僧说的,不正是地藏尊者想说的话吗?”

    “贫僧原本只是想约束一下那六耳猕猴。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一一个不小心,就顺了老君的意,让他重掌天道也说不定。老君的‘天道’轨迹里没有西行。一旦让他重掌‘天道’,西行,必定是无疾而终。如此一来,这佛法百世之惑,便再也解不开了。一路走来,岂不可惜?”

    正法明如来无奈苦笑道:“光是约束一下便行了?”

    地藏王没有回答。

    许久,正法明如来长叹道:“孙悟空生性顽劣难以降服,六耳猕猴亦如此。说到底,二猴本是同根。光靠言语之辩,可谓是无从约束。这一点,你我心中皆明。若非如此,老君也无需大费周章了。要约束六耳猕猴,就必须从根本上下手。”

    “金箍贫僧可以理解,可是身体呢?尊者如何让六耳猕猴拥有与孙悟空一般无二的身体?”

    “血。”正法明如来捋开衣袖,将自己的手腕示以地藏王。

    地藏王怔住了。

    “如果贫僧没记错,地藏尊者当初是用自己的血为六耳猕猴启封的。如果由贫僧来,要让他拥有与孙悟空一般无二的身躯,应该问题不大。”

    “那会很多。”

    “一半。”

    “还要……再搭上,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修为。”

    “修为没了,再修便是。”正法明如来双手合十道:“若是看不到西行的结果,那才是真正的遗憾。”

    犹豫了许久,地藏王终究微微点了点头,双手合十道:“尊者大义。”

    ……

    一场争斗之后,在这西行的最后一段,各方的态势皆已渐渐明朗。不过,矛盾不但没有立即激化,反而迅速归于平静。甚至,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更加平静。就好像暴风雨的前夜一般。

    大概是因为老君的忽然出现,为原本看似无望的西行证道增添了新的变数吧。

    虽说三界早已经暗流汹涌,只要一点点的摩擦就能将一切引爆,各方却还是在这时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蛰伏。

    猴子并没有立即离开玄奘和老君站到同一阵线上,而是选择了继续西行,同时密切留意各方动向。

    三清高坐兜率宫,一方面对猴子抛出橄榄枝,另一方面,却又按兵不动,似乎在等着事情的进一步发展,寻找最佳的切入时机。

    已经陷入僵局之中的须菩提摆出一副归隐的姿态闭关斜月三星洞,然而,一旦事情有变,大概没有人相信他会不出手吧。

    佛门的势力更是出乎所有人意料地选择收缩到灵山,对于西行,几乎再没有任何新的动作。

    不过,细细想来,也是可以理解。

    “无我”靠的是顿悟,“无极”靠的是武力,而“无为”,靠的却是因果。相对于前二者,“无为”更显得虚无缥缈,难以捉摸。毕竟,在没有摸清老君的套路之前,任谁都不敢说一定能在这场博弈中占据优势,即便身为如今三界唯一天道修为者的如来也是如此。

    烂船还有三斤钉,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与八百年前猴子忽然降临,老君被迫应战不同,如今的老君既然敢暴露,就说明他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把握了。贸然出手,一个不小心,说不定就成了老君重掌天道路上的垫脚石了。

    这道理,只要稍微一想,任谁都能明白。

    不过,就在这各方都按兵不动的时候,却有一方陷入了分崩离析的境地,那就是,狮驼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