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章:内乱

2018-01-16 23:00:06Ctrl+D 收藏本站

    六耳猕猴刚刚在自己的书房内坐定,一个小妖便已经迈着小步,神色惊慌地来到山羊精身旁悄悄耳语了几句。

    语毕,山羊精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又向着六耳猕猴躬身拱手道:“大圣爷该是也累了,万大的事情也得养好精神再谈。要不,臣这就告退吧?”

    闻言,六耳猕猴有意无意地瞥了山羊精一眼,也不作答,只是伸手摆弄着桌案上的小物件。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维持着拱手姿态的山羊精都有些尴尬了,却也不便开口询问。

    好一会,六耳猕猴才悠悠道:“发生什么事了?”

    “回大圣爷的话,一些小事罢了。”

    “什么叫一些小事?我问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努了努嘴,六耳猕猴有些不悦地说道:“怎么,这狮驼国,还有我问不得的事情?”

    这一说,山羊精顿时慌了,连忙跪地道:“大圣爷,臣下冤枉啊。实在是事情太小,怕污了大圣爷您的耳目,才没说的。”

    六耳猕猴一脸不耐烦地接道:“我问你是什么事,怎么,还要我再问一遍?”

    “不敢,臣不敢!”山羊精叩首道:“有细作来报,此次我等刚一出击,对方……对方似乎就已经收到风声了。疑为有内鬼。”

    六耳猕猴冷哼了一声道:“内鬼是小事吗?”

    “这……”犹豫了好一会,山羊精才支支吾吾道:“回大圣爷的话,我狮驼国常驻妖众十万,人多眼杂,此次出击又劳师动众,走漏,本就是难免的。再者,此事以前也发生过……所以,臣才说,这是小事。请大圣爷明鉴。”

    “就是说,有人在我的地盘上,受我的庇护,却又干着对方要他干的活咯?”深深吸了口气,六耳猕猴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道:“行,老子正愁没地方出气呢。把对方的细作挖出来,千刀万剐,就这么定了。”

    山羊精眨巴着眼睛呆呆地站着,不敢接话。

    许久,六耳猕猴仰起头来,见山羊精还没动静顿时觉得气不打一处来。正准备开口催促,他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半眯着眼睛低声问道:“这细作……不会就是杨婵吧?”

    “怎么会呢?”山羊精尴尬地笑了笑,抹着汗道:“大圣爷将整个狮驼国上下都交给圣母大人打理,何其信任,圣母大人又怎么会……”

    话还没说完,六耳猕猴双目一瞪,山羊精吓得只得将到嘴边的奉承话全都吞了回去,低下头去。

    六耳猕猴呲着牙冷冷道:“我对她信任不假,她对我,可就难说了。老头子话说得那么好听,还能随手把我卖了呢,何况是她一个什么都没说过的?走,我当面问她去!”

    说着,六耳猕猴起身急冲冲地出了门。

    见状,山羊精吓了一跳,连忙急冲冲地追了上去,嚷嚷道:“大圣爷,千万不可啊!千万不可!”

    “为何不可?”

    “大圣爷,您若是直接问圣母大人她是不是……臣怕到时候……”

    “够了!老子忍够了,不想听这些!”

    ……

    此时,杨婵正站在阁楼上静静地往下看,刚巧看到六耳猕猴沿着小道气匆匆地朝这里走来,那身后追着个山羊精。

    “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身后的妖将低声奏报道:“今晨,该是刚刚回来。”

    “看模样,应该是吃了亏了。”

    “可不是嘛。”妖将淡淡笑了笑,道:“听说,须菩提祖师已经站到对面去了,老君也是。不过,佛门倒是在回来的路上特意见过大圣爷。”

    “见过?那说了什么?”

    “这……末将不清楚。”

    “你先下去吧。”

    那妖将稍稍犹豫了一下,拱了拱手,躬身退开了。

    不多时,杨婵身后的大门“咣”的一声被打开了。六耳猕猴一脸愤怒地跨过门槛,气冲冲地瞧着杨婵。

    那身后的山羊精一脸的惊慌,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呆站着。

    杨婵淡淡瞥了他一眼,道:“下去吧。”

    “诺。”恭敬地拱了拱手,山羊精退到了门外,顺手将门带上了。

    冷冷地瞧着六耳猕猴,杨婵轻声道:“有什么事?”

    六耳猕猴咬了咬牙道:“就想问你一句话。”

    “问。”

    “昨天,给那猴子通风报信的,是不是你?”

    “不是。”

    “不是你?”

    “不是。”

    言谈之间,杨婵的脸上尽是一片冷漠,就好像覆了一层冰霜一样,高傲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被杨婵这么一答,六耳猕猴反倒有些蔫了。那心中的怒火渐渐缓了下来。

    “我……我以为是你。”

    “不是我。”

    “好吧,我知道不是你了。”六耳猕猴伸手挠了挠头,开始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懊悔了。憋了好一会,他才开口接着说道:“我,还有句话想问你。”

    “问。”

    “你……你会选择我还是选择他?”

    杨婵没有直接回答,只是依旧冷冷地瞧着他。那目光,看得六耳猕猴都有些尴尬了。

    缓了好几口气,六耳猕猴才双手比划着,支支吾吾地说道:“如果有一天,我跟他两个人一起掉水里了,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谁?”

    “你们掉火里都不用人救。”

    “不是……我就假设,假设我们两个都会淹死。”说着,六耳猕猴自己尴尬地笑了起来。

    不过,杨婵并没有笑,而是依旧冷冷地看着他,看得六耳猕猴越发尴尬了。

    许久,杨婵才微微张口,一字一顿地答道:“那我就,丢块石头把你们一起砸死。”

    “啊?”

    “连水都不会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当我杨婵的男人?”说着,杨婵一甩手,回头继续看风景去了,不再理会六耳猕猴。

    “额……也是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对话实在出乎六耳猕猴的意料,虽说没什么可庆祝的,但总比回答会选择另一个强不是?最起码,也算是一丝安慰吧。

    尴尬地笑着,他一步步后退,开了门,退出门外,又顺手将门带上了。

    直到合上门,六耳猕猴才停止了笑,长长地纾了一口气。转头怒视着山羊精道:“为什么不阻止我?”

    “这……”闻言,山羊精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算了,不管了。总之,一定要将细作挖出来!不宰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

    说着,六耳猕猴已经掉头朝着自己的齐天宫走了去。山羊精一边擦着汗,一边跟了上去。

    ……

    很快,随着六耳猕猴一声令下,山羊精开始带着大批的侍卫走街串巷,查起了各种“可疑线索”。

    说实在话,山羊精是六耳猕猴念旧情一手提拔上来的,来到狮驼国也没多久时间。在当上狮驼国的“丞相”之前,也没干过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以说,忠心有余,能力不足。就凭他,要查出深藏的细作,可没那么容易。

    不过,六耳猕猴可不是什么英明的主子,这一点整个狮驼国上下都知道。这不,在偷袭猴子的时候,才随手将自己手下一个无辜的妖将给杀了吗?

    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从来就不需要什么证据,光是怀疑就够了。反正杀错了就杀错了,连平反都不带,更别提后悔之类的了。

    一时间,整个狮驼国可谓是人人自危,这当中,危机感最浓的,当属真的“有点什么”的鹏魔王了。

    山羊精根基尚浅,这一点他肯定是知道的。他与猴子那边的联系本身也极为隐蔽,想要查到他身上来可没那么简单。但是,整天看着山羊精来来往往地搜,也是心里硌得慌。

    当然,最关键的是,没有人愿意跟着六耳猕猴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子,而且他似乎也已经彻底落了下风了。

    隐隐地,鹏魔王有些蠢蠢欲动了。

    就在山羊精四处搜查细作的第三天,他带着狮驼王一起来到了已经下野,却依旧住在狮驼国中的多目怪家。

    ……

    小小的别院,大门紧闭,看上去冷冷清清的。任谁都不会想到,这里就住着在狮驼国曾经显赫一时的多目怪。那感觉,就好像多目怪真的已经归隐了一般。

    就在蜘蛛精紫衫将两人领进院落的时候,瞧着满地的落叶,狮驼王不禁蹙起了眉头,低声道:“他会不会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

    “都是做给外面的人看的。”鹏魔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道:“真要心灰意冷了,就不会手下还留着那么多人。”

    “手下还留着人?”

    “他那七个师妹,还有许多原本的亲信都没有走。院子里有密道,他们夜间才外出。”

    狮驼王竖起拇指,咧嘴笑了笑,道:“还是三哥知道的清楚啊。”

    “本来就不太信他真的会撒手,刚巧,他师妹外出查探的时候,被我的人撞上了。这一查,就什么都清楚了。”深深吸了口气,鹏魔王冷哼道:“真要归隐,就不会留在这狮驼国了。嘿,这不是一想就明白的事情嘛?”

    跨入大厅,一抬头,鹏魔王便看到多目怪面无表情地坐着,悠悠叹道:“魔王总算想起我这废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