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一章:谣言

2018-01-16 23:00:06Ctrl+D 收藏本站

    闻言,鹏魔王站在原地缓缓地笑了出来。

    “多目大人,这是在等我?”

    “不然,魔王觉得我手下的人,会蠢到被你发现?”

    瞧着多目怪,鹏魔王笑得更欢了,一步步走到茶几旁甩开前摆坐了下去,悠悠叹道:“我承认你有那么两下子,算是个人物。不过,这话,有点太自抬身价了吧?”

    “是不是自抬身价,魔王以后自会知晓。”说着,多目怪沏上一杯茶,伸手推了过去。

    冷冷地瞥了笑容诡异的多目怪一眼,鹏魔王顿时有些不悦了。伸手抓起茶杯一饮而尽,又“咣当”一声将茶杯放回了桌上,翻了翻白眼道:“本来呢,找你是有些话想和你商量。不过,现在,我还是先不说了,听你说。”

    说罢,便是一副正襟危坐,洗耳恭听的样子。

    “哦?”多目怪低眉瞧了一眼只剩下几片茶叶的茶杯,轻声道:“既然如此,闲人多目,就猜猜魔王的来意如何?”

    “说。既然你都在等我了,肯定也知道我为何而来。”

    闻言,多目怪稍稍犹豫了一下,身子微微前倾,压低声音道:“魔王,该是有反意了。”

    “什么话。”鹏魔王把脸一板,双目当即缓缓地朝着多目怪斜了过去,

    此话一出,站在一旁的狮驼王也顿时意会,连忙指着多目怪的鼻子高声叱道:“大胆!你竟敢污蔑我三哥!待我奏明大圣爷,将你千刀万剐,永世不得超生!”

    那口水都要喷到多目怪脸上了。

    一时间,两人可谓是剑拔弩张,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倒是多目怪这边,无论是多目怪还是立在一旁的蜘蛛精紫衣,都只是愣了一下,不见惊慌,不见躁怒。

    双方就这么僵住了。

    好一会,多目怪缓缓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鹏魔王怒目道。

    “笑魔王唱得一出好戏啊。”

    “戏?”

    “难道不是吗?”缓缓地舒了口气,多目怪才接着说道:“若不是多目早有判断,就凭刚刚那举动,怕真是要被魔王骗过去啊。”

    “你!”

    “别装了。”也不管鹏魔王的说辞,多目怪一面低头摆弄着手中的拂尘,一面径直说道:“魔王是早有反意了。”

    鹏魔王怒目道:“何以见得?”

    “魔王反过自己的结拜二哥,反过自己的结拜大哥,当初在花果山,更是各种小算盘,惊天一战,又临阵脱逃。说穿了,魔王的脑后,该是长了反骨了,注定要反。”

    这一番说辞,直接说得鹏魔王面红耳赤,浑身羽绒竖起,已是隐隐地要发作了。

    见状,多目怪连忙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也可换个说法。”

    “什么说法?”鹏魔王冷声问道。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多目怪瞧着鹏魔王,伸出一指道:“又或者,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魔王也是寻常妖怪而已。妖怪嘛,也就是想更好地活着而已。这出发点,并没有错。要怪,就怪这世道太险恶了,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身首异处。”

    闻言,鹏魔王的脸色总算好看一些了,却依旧不予置评。

    多目怪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又接着说道:“不过,同样是妖,也有些妖不一样,例如多目。多目是死士,士,可为知己者死,也可为心中大业而死。你我,本不是一类妖。”

    “常听人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多目……”话到此处便顿住,鹏魔王的脸色又有些难看了。却见多目怪淡淡瞧了鹏魔王一眼,话锋又转,悠悠道:“却不以为然。多目以为,道不同,只要所谋结果相同,亦可各取所需。所以,多目可与魔王坐在这里,闲聊。”

    说罢,多目怪瞧着鹏魔王缓缓地笑了出来。

    那另一边,鹏魔王可笑不出来。那心都已经上下十几个来回了。杀意起了又熄,熄了又起,快要被整出心脏病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伸手抓起茶壶给自己倒茶,假装口渴喝茶。

    一杯接着一杯,三杯下肚,鹏魔王却还是没琢磨透眼前这多目怪的意思。

    好一会,等那气氛终于缓过来了,多目怪才悠悠道:“多目的话,说完了,魔王还有何补充的没?”

    说着,那眼睛得意地朝着鹏魔王和狮驼王扫了过去。这一眼,狮驼王倒感觉没什么,鹏魔王却感觉心中堵得慌。

    只见他怒叱一声:“本王,今天就替大圣爷收了你这乱臣贼子!”说罢,伸手一扬,那方天画戟已在手中,径直朝着多目怪刺了过去。

    这一刺来势极凶,蜘蛛精顿时就慌了,正想出手,那手腕却又被一旁的多目怪紧紧拽住。

    方天画戟最终顿住了,顿在距离多目怪鼻尖不到一寸的地方。两人四目交对着。

    “你……”

    “鹏魔王若想杀多目,不用等到现在。”说着,多目怪自顾自地别过脸去,将鹏魔王那空荡荡的茶杯拿到身前,满上,又推了回去,悠悠道:“魔王之所以找多目,盘算的,不就是一旦谈不拢,还可以杀了多目吗?”

    一瞬间,鹏魔王的戟尖微微颤了一下。他连忙辩解道:“你……你说什么?本王怎么可能……在这狮驼国中随意杀人,可是重罪!”

    “杀别人是重罪,杀多目就未必了。毕竟当初狱狨王可有一部分原因是因多目而死。为自己的结义兄弟报仇,这说出去,想必天下妖怪都会说鹏魔王有情有义吧?”

    “这……那大圣爷那边……”

    “多目就是一赋闲在家的小人物,能不能捅到大圣爷那里都难说呢。况且,即便是捅了,只要大家都说魔王您好,大圣爷那边魔王顶多是找几个人敷衍过去,就没事了。”

    话到此处,鹏魔王那戟尖终于缓缓地垂了下来。他是服了,真服了。

    深深吸了口气,他一脸颓丧地坐回了椅子上,拿起那杯茶,又是一饮而尽,轻叹道:“大圣爷真没眼光。多目大人,比他们两个身边的什么山羊精、吕六拐,可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那是后话了。”多目怪长叹道:“现在,还是来筹划筹划眼下的事情吧。只要能对妖族有利,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风雨欲来,也好,保魔王万全啊。”

    闻言,鹏魔王微微点了点头:“行,我听你的。”

    ……

    当天晚上,大批妖怪悄悄被派了出去,很快遍布了整个狮驼国的大街小巷。

    次日一早,当山羊精带着自己的一帮子侍卫再度出门,搜查所谓的“细作”的时候,四周向他投来的,已经是一种有别于以往的目光了。

    几乎走到每一处,山羊精都感觉有无数的眼睛在偷偷看着他。街道的转角处似乎时刻都有人,两旁楼宇的窗帘后,也永远有着一双双的眼睛。

    “谁那么大胆,敢在这狮驼国跟踪我呢?一定是奸细!”

    仗着六耳猕猴的信任,他当即下令让手下的人拿下几个严加拷问,到头来,却发现不过是普通的妖怪罢了。更重要的是,随着他这一举动,一下子,那些个在暗处窥视他的妖怪似乎又多了起来,一双双的眼睛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一时间,在他看来,仿佛整个狮驼国所有的妖怪都变成了敌方的细作一般。

    又过了两天,各种奇奇怪怪的流言出来了。

    有人传闻:“六耳猕猴其实是佛门制造出来的替代品,根本就不是原本被天劫收走的那个魂魄。否则,佛门为什么会屡屡放任,甚至纵容六耳猕猴,却想方设法阻拦另一个呢?说到底,佛门是怕妖族报六百多年前的仇,所以要利用六耳猕猴将妖族彻底消灭。”

    又有人传闻:“所谓的彻查‘细作’,其实是因为六耳猕猴的对鲜血的渴求已经越来越大了,如今从外界捕捉而来的生灵已经无法满足的他的需求,他已经不得不对自己的下属出手。‘细作’根本就不存在,那不过是一个幌子,让山羊精能合情合理地为六耳猕猴搜集猎物,同时,又让这些‘猎物’合情合理地消失。”

    紧接着,还有人传闻:“老君与须菩提祖师都已经看穿了佛门的伎俩,所以通通站到了另一边。也因此,上一次夜袭须菩提祖师才没出手相助。”

    更有人传闻:“如今的六耳猕猴已是强弩之末,随时都可能被三清和真正的大圣爷联手剿灭,而佛门碍于玄奘又不便出手。也正因如此,山羊精才会每天带着大队人马招摇过市,为的,不过是立威,避免一旦出事,整个狮驼国作鸟兽散。如此一来,六耳猕猴就没有了鲜血和精力的来源了,而佛门灭绝妖族的计划也会因此出了乱子……”

    总之,一时间各种奇奇怪怪的传闻漫天飞,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要说起来,就是街边的路人也能给你举出半真半假的几个例子。

    看着堆积如山的各种谣言的奏报,山羊精感觉自己的头都快炸了,欲哭无泪。

    原本只是因为要交差,所以才装作每天都在忙的样子,没想到……全都变成了真正“细作”的证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