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二章:嫌疑

2018-01-16 23:00:05Ctrl+D 收藏本站

    六耳猕猴再度将权力交给杨婵之后,杨婵并没有好似之前那样地去算计。或许也正因如此,虽然六耳猕猴动作频频,但狮驼国并没有遭受特别大的震动。

    每一天,杨婵都站在圣母宫依山而建的阁楼上如同一只冷艳旁观的大雁一般俯瞰着狮驼国,俯瞰着狮驼国角落里发生的事情。

    虽说杨婵并没有如同多目怪或者山羊精那样遍及各处的情报网,也没有顶尖悟者道那样广阔的神识,但在这种日复一日的俯视之中,绝大多数的事情还是逃不过她的眼睛。

    这几日,山羊精明显忙碌起来了。是真忙,原本算假忙。

    这一点,从山羊精出入牢狱和齐天宫的次数就可以得出了。一开始的时候,山羊精带着自己的下属招摇过市,搜证拿人,可拿来的人关到牢房里,他却很少前往,更别提亲自审问了。倒是齐天宫去得很勤快,分明没什么事,每日却都有大半的时间都泡在齐天宫里。

    现如今呢?

    现如今,山羊精看上去低调了许多,带的手下明显少了,拿下的人却更多了。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呆在齐天宫,而是整日整日地跑牢房,希望找到一点点的线索。

    眼看着山羊精擦汗,叹息的动作越来越频繁,杨婵微微侧身,轻声问道:“查清楚都是谁在四处造谣了吗?”

    “不清楚。”那身后的妖将摇了摇头道:“四处都是流言,传得沸沸扬扬,许多线索都交叉在一起,如同一团乱麻似的。真真假假,实在理不清。卑职又不好大张旗鼓地去查。”

    “就算大张旗鼓地去查,估计也查不出什么吧。”杨婵淡淡叹了一声,远远地瞧着一脸狼狈的山羊精道:“你看他,不就是大张旗鼓地在查吗?整个狮驼国的力量都任他调动,也还是没查出什么来。”

    “圣母大人觉得会是谁呢?”

    杨婵缓缓地摇了摇头,并未作答。

    不过,此时此刻,她脑海中却浮现了多目怪的身影。

    猴子身边只有一个吕六拐,不像会做这种事的。至于猴子本身,虽说也有可能做这种事,但在五行山下困了六百多年,许多东西早已经淡去,这些年又一直在护送玄奘西行。即便想做,怕也是没有人手才是。

    出手之人,似乎只可能是狮驼国内的妖王,而这种作风,显然更像出自多目怪之手。

    沉默了许久,那妖将又问:“圣母大人,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不了,看着就行。”杨婵淡淡道。

    隐隐地,杨婵心中多少有了一点忧虑。

    如果是多目怪的话,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按照他的能力,完全能做到。目的,杨婵也可以理解。可是,按照现在的做法,显然距离达成他的那个目的还有不小的距离。

    如果一定要继续下去的话……那么,他势必会想办法让自己卷入。可是,这样一来的话,将有可能导致一些极为不可控的事情的发生啊……

    ……

    正当此时,一位妖将已经匆匆忙忙闯入了山羊精所在的院子,单膝跪地,拱手道:“丞相大人,大圣爷有请!”

    听到这句话,山羊精明显呆了一下,那拿着茶杯的手微微颤了颤。

    “大圣爷……找我何事?”

    那前来禀报的妖将微微抬头看了山羊精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末将也不清楚,不过……似乎跟最近的流言有关系。”

    这一瞬间,山羊精一口凉气倒吸,死的心都有了……

    转过身,他气急败坏地对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下属们叱道:“怎么办?你们给我说说应该怎么办?大圣爷问起了,怎么答?告诉大圣爷到现在一点眉目都找不到吗?”

    一众手下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做声。

    看着这一张张的苦瓜脸,山羊精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真恨不得挨个扇过去。

    可是,这么做又有什么用呢?这帮子一个个全都是五大三粗,出门不带大脑的货,就算打死他们,怕也是想不出主意来啊。

    “冷静,冷静。”山羊精不断来回踱着步,喃喃自语道:“大圣爷一定会问我事情查得怎么样。这个没查到就是没查到,混不过去的。但无论如何,至少不能完全没有眉目,至少至少……得有个怀疑的对象啊。”

    闭上眼睛,山羊精紧蹙着眉头道:“这件事是细作挑起的,这总是不会错的。目的,肯定是分裂狮驼国。有这么大能耐的细作……只可能是几个妖王。可会是谁呢?这事情可不能瞎猜啊,否则只会正中细作下怀。”

    一位妖将冷不丁冒了一句:“会不会是九头虫?”

    山羊精猛地睁大了眼睛:“九头虫?”

    对!一定是他!

    鹏魔王和狮驼王这两个,当初花果山临阵脱逃就不说了。西行之后,更是勾结了对方最痛恨的佛门,再往后,又投靠了这边。怎么看怎么不像是对方的内应。

    至于多目怪嘛……说白了,自家的大圣爷就是他一手扶起来的,他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内应呢?

    倒是这九头虫,当初本就是误打误撞进入狮驼国的,在花果山的时候,又是得力干将,与原本的大圣爷交情匪浅。

    别忘了,那另一个大圣爷跟自家这个可不同,他可是有记忆的。在这种情况下,九头虫要冰释前嫌,也就是一句话,一份信函的事情。

    所以,一定是他!

    想到这里,山羊精连忙卷起衣袖出了大门,快步朝着齐天宫走了去。

    ……

    书房中,六耳猕猴轻轻挑了挑眉头道:“你的意思是,放谣言的,很可能是九头虫?”

    “正是。”山羊精略带慌乱地躬身拱手道:“臣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方方面面推测下来,最可能的,确实是他。”

    “有具体的证据吗?”

    “没……没有。”想了想,山羊精又连忙补充道:“这九头虫实在可恨,让整个狮驼国都传得沸沸扬扬,到头来,竟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若不是细细推测,还真可能就这么一头雾水,连个查探的方向都没有呢。”

    闻言,六耳猕猴摸着下巴,那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干咽了口唾沫,山羊精又道:“大圣爷,九头虫是您麾下大将,臣实在不敢贸然调查。若是您也觉得他实在可疑,不如,接下来,臣就将他周遭的人细细调查一番?”

    山羊精这话的意思是,之所以没证据,那是因为以前不敢查。为啥不敢查?是因为顾全大局,考虑到他的身份。如今,实在不行了,所以给您报备一声,我这就去查。

    说穿了,就是打马虎眼,多争取一点时间的意思。

    然而,他显然是错估了六耳猕猴的性格。

    还没等山羊精想出另一番说辞来忽悠,只见六耳猕猴轻轻一拍桌子,淡淡道:“查什么查?直接捉起来便是了。”

    “啊?”山羊精一下懵了。

    六耳猕猴悠悠道:“既然都已经这么可疑了,直接拿下。”

    “这……恐怕不太好吧。毕竟他是……”

    “怎么?老子在这狮驼国拿个人,还用看谁的脸色?”

    被六耳猕猴这么一瞪,山羊精彻底不敢说话了。那额头上的汗,一股接着一股。

    这事情,怕是闹大了呀。

    ……

    “师兄。”紫衫蜘蛛精微微福身道:“六耳猕猴已经让山羊精带人前往九头虫的住处了。”

    “知道了。”密室中,端坐椅上的多目怪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蜘蛛精退下。仰起头,他朝着站在一旁的妖将点了点头,道:“你做得不错,下去领赏吧。”

    “谢多目大人赞赏!”妖将朝着多目怪拱了拱手,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坐在桌子另一端的鹏魔王,躬身退出了门外。

    这妖将,正是方才向山羊精谏言怀疑九头虫的那个!

    待到木门合闭,鹏魔王才冷哼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你在山羊精身边都安排了人啊。”

    “这有何难?”多目怪缓缓闭上双目,道:“他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的小角色,半点根基都没有。若不是六耳猕猴的信任,怎么可能走到今天的位置?要在他身边安排个人,再简单不过了。”

    说罢,多目怪轻声笑了笑,又道:“有些事情,当局者迷。说起来,被贬也未必是坏事啊。若是先前,公务缠身,多目也不见得有精力细细盘算这些,能将人悄无声息地安插出去,又能悄悄地给魔王以暗示,又不让其他人发现起疑。嘿,要是能全心全意地算计一个人,其实,许多事情都会比一开始想象的,要好办得许多啊。就好像当初圣母大人对多目那样,不就是简单几手,就让多目乖乖呆在这破落院子里了吗?”

    “看来,本王,还是小看了多目大人啊。”说着,鹏魔王端起放在桌案上的酒,先干为敬。

    多目怪也礼貌性地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接下来,多目大人以为,该当如何?”

    “接下来,就看圣母大人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