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四章:猜疑

2018-01-16 23:00:04Ctrl+D 收藏本站

    片刻的沉默之后,多目怪扬起前摆,跪地道:“当初花果山妖族的崛起,有一半是圣母大人您的功劳。我妖族,既是大圣爷的子民,也是圣母大人您的子民。可怜六百多年前那一役,花果山四散天下,分崩离析。如今,三界群妖,过半数居于狮驼国。若按如此局势发展,这狮驼国中的妖怪,必定都会成为六耳猕猴的殉葬品。多目请圣母大人无论如何体恤这狮驼国中万千子民,莫再让我妖族元气大伤了!多目在此谢过圣母大人大恩大德!”

    说罢,多目怪的额头缓缓叩地,长跪。

    四周的一切仿佛都一下安静了下来,屏住了呼吸。

    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棂斜斜地照在蜷曲在地的多目怪身上。那身躯微微颤抖着,祈求着怜悯。

    有那么一瞬,杨婵的心似乎松动了。然而,仅仅是一瞬而已,甚至都没来得及表现在脸上。

    由始至终,杨婵都只是静静地站着,低头俯视着多目怪。许久,轻叹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多目怪高声呼喊道:“难不成,圣母大人就愿意眼睁睁看着万千子民的性命,只换一个六耳猕猴暂时不投佛门吗?”

    杨婵凝望着窗外的明媚道:“有些代价,付不付,由不得我们。”

    “可我们明明可以不付这代价!只要,圣母大人您愿意配合,数日之内,狮驼国必定四散。万千妖族得以保命!”

    “保住了性命,然后呢?”杨婵悠悠道:“有些东西,是终究需要去面对的。六耳猕猴一旦投了佛门,西行路上必定再生变。届时,失去的可能就是击败如来的唯一机会。”

    “就算今天我们不将六耳猕猴推向佛门,明天他也一定会靠向佛门的!”

    “那就明天再说吧!”杨婵厉声叱喝道。

    “难道圣母大人心中就只有大圣爷一人吗?”

    “对。”杨婵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多目怪,一字一顿地答道:“我心里,只有他。任何可能伤害到他的事情,我都不会允许。所以,你也不用再说了。”

    一时间,多目怪整个怔在那里了,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好一会,多目怪才稍稍收了收神,叩首道:“多目,告辞。”

    说罢,他缓缓起身,躬着身子一步步后退。

    “站住。”

    多目怪停住了脚步。

    “九头虫不用你去救,我自己会去。这次的事情,念在你对花果山一片忠心的份上,我不揭发你。但是,你必须立即停止一切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否则……”

    杨婵没有再说下去,不过,多目怪也已经明了。

    他再次跪地叩首,微微颤抖着说道:“谢圣母大人。”

    “行了,下去吧。”

    “诺。”

    ……

    外殿内,万圣公主暖暖正呆呆地坐着,那眼角的泪痕依稀可见。

    猛然抬头间望见杨婵从内室走来,连忙快步迎了上去,福身行礼,哽咽着喊道:“杨婵姐,九头虫他……”

    “行了,我知道了。”还没等暖暖说完,杨婵已经单手将她扶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救他。”

    “谢杨婵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带着万圣公主与一众随从,杨婵快步朝着殿外走了去。

    ……

    密室的门缓缓打开了。

    多目怪一步步走入其中。

    那密室之中无聊喝着酒的鹏魔王一见多目怪脸色不善,连忙站了起来,低声问道:“没谈妥?”

    “没有。”多目怪低声叹道:“这个圣母大人,一心就只想着那大圣爷,不管不顾啊。当真是不管不顾……”

    “想着大圣爷?”鹏魔王吓了一跳,连忙问他:“那她会不会告发我们?”

    多目怪冷冷地白了他一眼道:“放心,她想的是西行路上的那个大圣爷。应该,还不至于告发我们吧。我是说,暂时。”

    闻言,鹏魔王总算松了一口气,悠悠笑道:“那还好。嘿嘿,这女人也真是的,为啥就偏想着西行路上那一个呢?两个,不都是大圣爷吗?有权有势就好了,讲究那么多干嘛?”

    多目怪又白了鹏魔王一眼,道:“反正事情就暂时这样了。接下来,我们得换个计划了。”

    “你还有其他计划?”

    “当然。只做一个计划,那可不是我多目的作风。”多目怪咬了咬牙道:“换个方式,配不配合,就由不得她了!”

    ……

    一位妖将匆匆来到六耳猕猴身后,单膝跪地道:“大圣爷,圣母大人来了。还带着万圣公主。”

    这一说,六耳猕猴握着酒杯的手顿时紧了紧,斜眼朝着一旁的山羊精望了过去。

    “她不是说报信的不是她吗?怎么老子查细作,她也要管?”

    “这,臣就不清楚了。”山羊精干笑两声,微微往后挪了一步。

    六耳猕猴冷哼了一声道:“告诉她我有事在忙,没空见。”

    前来禀报的妖将无奈道:“大圣爷,拦不住啊……”

    正言语间,屋外已经传来了声声骚动。

    “圣母大人,大圣爷还没召见,你不能……”

    “滚开!”

    “圣母大人,大圣爷他……”

    “我让你滚你没听懂吗?”

    只听“咣”的一声,大门敞开了。杨婵就站在门外,冷冰冰的。

    那屋内,六耳猕猴正悠闲地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摆弄着茶盏,一旁站着山羊精。

    见状,杨婵抬腿跨过了高高的门槛,对山羊精道:“出去!”

    山羊精正想挪动脚步,那手却被六耳猕猴拉住了。

    “留下。你是我狮驼国的丞相,有什么不能让你听的?”

    无奈,山羊精只得乖乖地站在原地,头都不敢抬。

    身后的房门合上了,房间里,就剩下杨婵、六耳猕猴、山羊精,三个人。

    杨婵冷冷地注视着六耳猕猴。

    那另一端,六耳猕猴却是一副悠然的表情。一旁的山羊精低着头,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了。

    “今天怎么这么有空,居然跑到我这里来了。可真是稀客啊。”

    “把九头虫放了。”

    “为什么?”

    “他不是细作。”

    “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我可以性命担保,他不是。”

    六耳猕猴一下笑了出来,摇了摇头道:“这不合理。反正狮驼国中是一定有细作的,而且位阶还不低。如果你能告诉我真正的细作是谁,我就相信你九头虫不是细作。至于用性命担保之类的话就不要说了,这说不过去。”

    闻言,杨婵也渐渐有些不淡定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怎么样?”随手将茶盏顿在桌案上,六耳猕猴伸了个懒腰,舒适地靠在椅背上,悠悠道:“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

    见状,杨婵咬了咬嘴唇,深深吸了口气道:“只要你放了九头虫,流言问题我帮你解决。”

    “嘿,真是笑话。你觉得我在乎那些流言吗?在乎一堆小虫子怎么说我?”

    “那你在乎什么?”

    “我就在乎有谁背叛了我。把细作找出来,弄死,这是我唯一的目的。”说着,六耳猕猴咧嘴露出獠牙,一点一点地在杨婵面前攥紧拳头,发出恐怖的“噼啪”声响。

    “行了,我懂了。”说着,杨婵转身便伸手去开门。

    “怎么,这就走了?不再努力一下?”

    没有理会六耳猕猴的调侃,杨婵板着脸开了门,径直跨过门槛。

    门外,万圣公主连忙迎了上来,那眼睛有意无意地瞄了房中的六耳猕猴一眼,低声道:“杨婵姐,九头虫他……”

    “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一言一语之间,杨婵已经带着自己的侍从走远了。六耳猕猴的眼前,只剩下微微晃动的木门,门外呆若木鸡的妖将,还有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站在旁边的山羊精。

    缓缓地,那脸上原本戏谑的笑意渐渐消失了,转而换上的一副冷冰冰的脸孔。六耳猕猴呲着牙低声道:“我又有点怀疑她了,想办法查查她。最好,把所有进出圣母宫的人都查一遍。”

    “大圣爷,这……”

    “还有九头虫,别手软。看看……能不能真的拷问出点什么来。”

    稍稍犹豫了一下,山羊精只得硬着头皮拱手道:“诺。”

    ……

    “启禀圣母大人,丞相已经对九头虫将军用了刑。要他供出同伙。”

    ……

    “启禀圣母大人,九头虫将军昏厥过去了。丞相派人请示大圣爷,是否继续。大圣爷的答复是,继续用刑,只要不死就行。”

    ……

    “启禀圣母大人,九头虫将军又昏厥过去了。”

    “杨婵姐,您一定要救救九头虫啊。我发誓,他真没有背叛大圣爷,一点都没有!”

    “现在不是背叛没有的问题,而是……”

    一个个的消息传来,坐在杨婵旁边的暖暖都已经嫣嫣地哭出声来了。杨婵却还是束手无策,只能干着急。甚至连事情的因由,杨婵都没办法跟暖暖说清。

    告诉她,这其实是多目怪的计谋吗?那自己怎么解释自己的立场呢?

    自己帮不了她,但至少……不应该将她卷入更大的漩涡吧。说到底,他们与鹏魔王之类的混世妖王不一样,不过是一对安分守己的小夫妻罢了。

    正当杨婵无奈之际,一位妖将匆匆从门外走了进来,躬身在杨婵耳边细细说了几句。

    顿时,杨婵的眼睛微微睁大了。

    “鹏魔王去了监牢找山羊精,而且……还是从多目怪的府邸里走出来的?”

    看来,多目怪没打算就此收手啊……

    杨婵静静地注视着一旁呆望着她的暖暖,好一会,低声道:“召集九头虫的旧部,我们,去劫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