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五章:连坐

2018-01-16 23:00:04Ctrl+D 收藏本站

    小山坡上,猴子叼着根芦苇草有些漠然地朝着远方张望。

    “怎么啦?”天蓬问。

    “我右眼在跳。左跳财,右跳灾啊。”

    “这不是凡人的说法吗?”天蓬笑道:“堂堂齐天大圣,也这么迷信?”

    猴子努了努嘴,将嘴里的芦苇吐到了地上,悠悠道:“应该是我想多了吧。嘿,你说,最近怎么几边都没动静了呢?六耳猕猴、佛门、老君,全都销声匿迹了。”

    “这不是很好吗?我们安安稳稳地走到灵山去,有什么不好的?”

    “好吗?”猴子想了想,淡淡叹了口气。

    灵山肯定是能走到的,但是能不能证道,就是另一码事了。如果不能证道的话……还不如出点什么事中断了西游,然后自己好敞开了跟老君谈判呢。

    想着,他扭头终究还是继续抬腿向西。

    ……

    深夜,屋顶上一个个人影闪过。

    大批的妖将正悄悄地朝着圣母宫聚集过去。这当中,竟没有一个是光明正大走的正门,清一色的都是越墙潜入。

    街角的高墙后,一双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

    “启禀大人,似乎是九头虫的那些个手下,正在朝圣母宫聚集。”

    “果然动手了。”多目怪抿着嘴唇,一双眼睛不住地转动,琢磨着。

    “师兄。”一旁的蜘蛛精紧蹙着眉头轻声问道:“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将圣母大人也陷入险境呢?”

    “一些危险肯定是有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要挨过这道坎,一切就都好了。”

    “万一圣母大人真的……到时候我们怎么跟大圣爷交代呢?”

    “嘿。”闻言,只见多目怪无奈一笑,摇了摇头道:“你就真觉得,你师兄我打算投靠西行路上的大圣爷?”

    “不是吗?”

    静静地注视了蜘蛛精好一会,多目怪悠悠道:“这狮驼国里的大圣爷,有勇无谋,自私自利,分毫不把我妖族大业当回事。那西行路上的大圣爷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不也是跟佛门掺和在一起吗?师兄我,谁的宝也不压。当初这狮驼国是我替六耳猕猴一手建起来的,今时今日,就是要弥补我当初的错误,尽可能地,让妖族置身事外。”

    蜘蛛精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多目怪。

    许久,多目怪长叹道:“若是事情能圆满完成,我们就找个地方躲着,坐山观虎斗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如今,整个妖族就好像一只受了伤,流血不止的野兽一样,帮它止血,保存哪怕多一点点的实力,就是我们唯一的任务了。”

    “师妹明白了。”蜘蛛精微微福身道:“无论师兄做出什么决定,师妹都一定紧紧相随。”

    ……

    此时此刻,大批原本九头虫麾下的妖将已经聚集到了圣母宫内的大殿之中。然而,杨婵和万圣公主暖暖却迟迟没有露面,以至于整个大殿中都弥漫开了一种压抑的气氛。

    没有人说话,却每一个人都睁大了眼睛,警惕地对视着。豆大的汗珠一粒粒从他们的额头上缓缓滑落。

    ……

    “启禀圣母大人。”一位妖将跪在杨婵的面前,朗声道:“丞相大人向大圣爷谏言,要将整个狮驼国的编制全部打乱,重新编成五人一股。然后……让所有人互相监督,若有一人有罪,五人一并入罪。”

    闻言,杨婵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果然,连坐法……这是凡间的东西了,应该是鹏魔王给提的建议。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止住谣言吗?这些可都是妖啊。人没了土地,无法单独存活。妖怪能这样压?现在早就不是当初天庭执掌之下的三界了。”

    一旁的暖暖小心翼翼地注视着杨婵,一句话都没有说。

    虽说杨婵来了狮驼国之后,她们也曾见过,却从未单独见过,更别说私下的谈话了。杨婵在别人面前怎么样,暖暖不想去议论。但在自己面前……眼前的这个杨婵,与六百多年前的杨婵已经有了极为明显的不同。至少,暖暖能清楚地感觉到,杨婵有事情瞒着她。而且这件事与她的丈夫九头虫此次被捕,有着莫大的关联。九头虫出事,应该是一件大事的冰山一角而已。

    可惜的是,杨婵不说,她也不敢问。眼下,能帮忙救九头虫的,也只剩下杨婵了。至少暖暖能感觉到,杨婵是真心在谋划着要救九头虫的。

    沉默了许久,杨婵轻声道:“这多目怪,看来是要将事情进行到底了。我倒是没什么关系,至少,死是肯定不会的。但是,九头虫就不一定了。所以,必须在撕破脸皮之前,将九头虫先救出来,你们好远走高飞。”

    “谢杨婵姐。”暖暖一下跪了下去,叩首道:“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少跟我来这套。”杨婵也不去扶,只是冷冷地甩了暖暖一眼道:“没时间,天亮就会打乱重组,到时候再想要聚齐需要的人手,就难了。必须立即行动。”

    暖暖连忙点头道:“好……好,我这就让他们准备。”

    说罢,暖暖已经快步走出了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杨婵一个人。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缓缓攥紧。

    有些犹豫,却也无可奈何。

    ……

    密室的门缓缓打开了,鹏魔王大步入内,兴致冲冲地说道:“哈哈哈哈,多目大人果然是神机妙算啊!那个不长脑的山羊精果然跑去跟六耳猕猴谏言了!明日必定大乱啊!”

    多目怪微笑着答道:“还有更妙的,圣母大人准备去劫狱了。”

    这一说,鹏魔王脸上的神情顿时就僵住了:“圣母大人要去劫狱了?这……这怎么回事?”

    “明日打乱重组,今晚是最后的机会。过了今晚,圣母大人手中没有一兵一卒,九头虫的旧部又全部被控制住了,动弹不得。呵呵呵呵,这不是意料中的事情吗?”

    鹏魔王的眼睛微微抽了抽。

    “意……意料中的事情?”鹏魔王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低声道:“这,你没跟我说啊。”

    “哦?没说吗?大概是忘了吧。顺理成章的事情,以为魔王您必然想到了呢。”

    “必然……想到?”鹏魔王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

    见状,多目怪稍稍收了收脸上的笑意,压低声音道:“不然,魔王以为为什么要给山羊精这个谏言呢?”

    “你!”鹏魔王一口气顶在嗓子里,差点没被呛死:“我,我就问你一句话,万一那个女人出事,我们怎么跟那猴子交代!”

    “这一点,魔王大可不必担心。”多目怪悠悠地看着气急败坏的鹏魔王,一步步走到他的身后,伸手将他往椅子上按。在他耳边轻笑道:“开口就是大圣爷,圣母大人。回头又变成了那猴子,那女人。嘿嘿,魔王您可真够忠心的。放心吧,多目不会把自己往死路上送的。魔王坐着多目的船,自然也不会有事。”

    听着多目怪的话,鹏魔王微微颤抖着攥紧了拳头,却也无可奈何。

    ……

    此时此刻,趁着夜色,暖暖已经带着九头虫的部下悄悄地摸到了监牢外围。而与此同时,杨婵却是领着自己的一众随从来到了六耳猕猴的面前。

    站在桌案前,杨婵恭恭敬敬地对着六耳猕猴行了个礼。那动作,看得六耳猕猴一愣一愣的。

    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友好”啊。

    礼毕,杨婵轻声说道:“今天大圣爷您说的话,杨婵想过了,确实有道理。此次前来,是为了另一件事。”

    “为了什么事?”

    “为了连坐之法。”

    “怎么啦?”

    “此法不可行。杨婵请大圣爷即刻召见谏言者,当面对质。是利是弊,大圣爷听一听,便有分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