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七章:乱

2018-01-16 23:00:03Ctrl+D 收藏本站

    当火光引起的骚动声传入六耳猕猴的书房时,山羊精刚巧一只脚跨过了门槛。

    那身形就这样顿住了,错愕地回头望去。

    此时此刻,那身后监牢的方向早已经是浓烟滚滚。半边的天空都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每一个人都在惊恐地抬头仰望。

    “发生什么事了?那是监牢的方向!”

    齐宫中,无数的妖兵涌向校场,乱成一团。

    书房里,六耳猕猴一动不动地坐着,似乎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是一声冷哼,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是,让人劫狱去了啊。”

    说着,他缓缓地靠坐在椅背上,那表情冷得吓人。

    一瞬间,整个书房里的温度似乎都冷了几分。

    杨婵静静地站着,面无表情。山羊精一脸的错愕,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位妖将匆忙赶来禀报,却也被那房间里的气氛吓到了,僵在当场。

    所有人,就这么沉默着,仿佛外面愈演愈烈的骚动与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般。

    ……

    人群之中,鹏魔王带着狮驼王慢悠悠的出现了,装模作样地扯着嗓子喊道:“都不要慌,不要慌!有人劫狱!都随我去将他们拿下!”

    这话喊得声音嘹亮,一下震住了场面,不过,那动作却始终慢吞吞的。一点也不着急。

    ……

    四面八方的妖军都朝着监牢的方向涌去了。

    火光中,九头虫的手下扛着浑身是伤的九头虫冲出了火海,迎着远处的冲来的大批妖兵冲了上去。

    一时间,杀声震天。

    此时此刻,整个狮驼国大多数的妖怪都紧闭了房门,一个个死死地躲着。

    几天之前出现了那似是而非的谣言,几天之后,九头虫被捉。有说九头虫就是奸细的,也有说九头虫只是配合调查一下的。

    然而,如今的火光似乎已经给了所有人答案。原本徘徊的情绪,迅速变成了躁动。

    ……

    书房中,六耳猕猴低着头,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扳指道:“你有什么想解释的吗?”

    来之前,杨婵想过六耳猕猴可能的无数种反应,甚至连一旦六耳猕猴想要亲自前往的时候,自己的说辞,应该如何阻止。

    可是,眼下的态度,确实有些超出杨婵的意料了。

    身后,冲天的火光照亮了整个天空,甚至映红了整个齐天宫。然而,六耳猕猴居然没有即刻发怒,更没有追出去的打算。他只是静静地坐着……这种反应,是非比寻常的。

    “解释什么?”杨婵有点慌乱的说道:“有人劫狱,那……那还不……还不……”

    “赶紧追”三个字,到最后,杨婵都没能说出口。

    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应该是六耳猕猴立即就想亲自前往,而杨婵想尽办法阻止才对。可是,眼下的态度,如果她阻止,那不就是坐实了组织劫狱的事情了吗?

    杨婵只能够再度僵在那里。

    或许是一直以来都能够将六耳猕猴死死控制住的关系吧,以至于让杨婵错以为,这一次,她也依旧能化险为夷。

    可是,很显然,她错了。

    “还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吗?”好一会,六耳猕猴轻声问道:“相比于狮驼国,其实你的承认更加重要。可惜的是,你好像并没有承认啊。”

    杨婵连忙说道:“我不是没有承认,只是……”

    “只是依旧为他们营救九头虫制造便利是吧?”六耳猕猴冷哼一声,喃喃自语地笑道:“不是没有承认,却要救一个奸细。这说出来,你不觉得好笑吗?”

    杨婵猛地喊道:“九头虫他不是奸细!”

    “那你告诉我谁是奸细!”

    一声雷鸣般的咆哮瞬间横扫而出,整个齐天宫似乎都震了一震。前一刻还骚动不已的守军顿时一个个都安静了下来,回头朝着六耳猕猴书房的方向望了过去。

    此时此刻,书房中,六耳猕猴已经一改先前那冰冷的脸孔,身上的每一根绒毛都竖了起来,额头上青筋遍布。

    缓缓吐出的气在空气中化作迷雾,悄然消散。

    杨婵彻底呆住了,她能清楚地感觉到六耳猕猴身上扑面而来的灵力波动。她知道,他已经怒了,怒不可遏。

    犹豫了许久,杨婵却依旧只能呆呆地眨巴着眼睛,站在六耳猕猴的面前,看着他。那慌乱的模样如同一个惊慌失措的孩子。

    大概,她之前一直都以为六耳猕猴不过是孩童心性吧,以至于竟忽略了他的成长,当这个孩童准备跟你认真的时候,竟如此地措手不及。

    ……

    到此时,鹏魔王才带着狮驼王慢悠悠地赶到监牢。

    那些个劫狱者早已经不在,现场只剩下废墟,冲天的大火,以及狼狈不堪救着火的妖兵。

    那监牢的牢头见鹏魔王到来,连忙带着自己手下的一名狱卒奔过来说道:“启禀魔王,九头虫被他手下的一应乱党救走了!”

    “往哪走了?”

    “西边!”牢头指着西边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鹏魔王竟一个手起刀落,一戟将牢头劈成了两半。那鲜血撒了一地。

    一瞬间,四周的人都呆住了。一个个惊恐地看着倒在地上没了声息的牢头。

    场面混乱,刚刚四周的人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站在牢头身后的狱卒,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已经整个傻掉了。

    脚一软,整个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鹏魔王一个转身,对着四周的人喊道:“为何九头虫的手下能轻易劫狱,就是因为这个牢头与他勾结!刚刚,他已经向我坦白了!此人不死,难消我心头之恨!”

    那四周可谓是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在静静地看着鹏魔王,看着他演戏。

    一个转身,鹏魔王又一步步走到狱卒面前,轻声问道:“九头虫往哪里逃了?”

    这一问,狱卒顿时身躯一震。

    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了:“说,说九头虫等乱党,还在这狮驼国中,没有走远。”

    那狱卒一个激灵,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道:“九头虫……九头虫……还在这城中,没有走远。”

    “听到了吗?他说,九头虫还在这狮驼国中,没有走远!”说罢,只见鹏魔王一个转身,那方天画戟准确地从狱卒的颈部划过,头颅一下飞了出去。

    “给我挨家挨户地搜!”

    “诺!”

    无数的妖兵朝着四周的房子涌了过去。

    狮驼王低声问道:“为什么要……”

    “扰民,懂吗?已经人心惶惶,不过,还不够。”说着,鹏魔王大步向前,高声喊道:“此时事关重大,不可放过任何一处!所有嫌疑人等,一概收押,若遇反抗,就地处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