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六十八章:时机

2018-01-16 23:00:02Ctrl+D 收藏本站

    “说不出来了对吗?”六耳猕猴缓缓地狰笑了出来,一步步后退,缓缓地摇头道:“你真当我傻的么?是,我相信你不是奸细,因为你够高傲,一定不屑于骗我。但你和那个所谓的师傅,那个死老头,其实都一样。你留在这里,是另有目的,根本就不是选择了我。你也从没亲口说过,你选择了我。而我,也只不过不想跟你撕破脸皮罢了。现在你袒护一个奸细是什么意思?已经准备跟我摊牌了吗?”

    杨婵没有答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他。

    六耳猕猴肆无忌惮地释放着自己的灵力,整座齐天宫都在微微颤抖着。山羊精已经吓得往后退了一步,那些个守在门外的妖将更是一个个惊慌失措地跑开了,生怕被牵连。

    一手抓起桌案上的茶杯,六耳猕猴咧嘴露出獠牙,恶狠狠地说道:“我知道你和暖暖有交情,我就想知道,当九头虫背叛了我的时候,你会选择他们,还是选择我。现在,我知道答案了。”

    说罢,他狠狠地将茶杯砸在地上。那杯子瞬间碎成了粉末。

    此时此刻,杨婵依旧是呆呆地站着,眼角泛起了泪光。可惜这一次,泪水并没有换来六耳猕猴的心软。

    ……

    黎明时分,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照在了鹏魔王的脸上,映出那一脸带着窃喜的惋惜,散发着说不尽的虚伪。

    站在围栏边上,他俯视着遍地哀嚎的狮驼国悠悠叹道:“啧啧啧啧,好好的狮驼国,就这么完了。实在可惜啊。”

    “接下来怎么办?”一旁的狮驼王哼笑道:“没想到啊,六耳猕猴真的被圣母大人给拖住了。那多目怪别的什么本事没有,算计人,倒真是一把好手。”

    “先前我也不太相信,不过现在想想,也正常。那个六耳猕猴,从来就没正眼看过咱,有那糟心的事了,他哪里还管得着狮驼国的死活呢?”一回头,鹏魔王刚巧看到一位妖兵带着满包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从不远处路过。

    目光交错之际,那妖兵吓得一脚软,竟整个跪地了,猛地哆嗦。

    “他怎么啦?”狮驼王问。

    瞧着狮驼王,鹏魔王无奈叹了口气道:“我们站在上面看得清楚,他们又怎么知道我们都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呢?”

    说罢,他迈开小步一步步朝着那小兵走去,伸手抓起了小兵掉落的麻袋。

    这一抓,那小兵吓得魂都要没了,想要伸手阻止,却又没胆量。连忙猛地磕头哭喊道:“魔王!魔王!小的是猪油蒙了心,下次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魔王饶了小的吧!”

    “这是新来的吧?”鹏魔王伸手摊开了麻袋。

    那麻袋里面什么都有,尽是一些琐琐碎碎的东西。看模样……像是从哪里抢来的。

    见状,鹏魔王伸手抓起一把,笑了笑道:“别说什么下次不下次的,这个算交的税了。懂我的意思吗?”

    说着,他将那些个东西塞到了一旁妖将的手中,又将手中的麻袋丢回给那小兵。

    那小兵看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意思。

    无奈,鹏魔王只得给一旁的妖将使了个眼色。

    那妖将当即会意,快步走到那小兵身旁,抓起麻袋就往他手里塞:“魔王让你拿着就拿着,还他娘的不懂吗?”

    “谢……谢魔王。”那小兵抱着麻袋呆呆地叩首,然后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一步步往后退。时不时地还抬起头来望一眼背对着他的鹏魔王,生怕鹏魔王忽然动手。

    然而,没有。

    直到他离开狮驼王的视野范围,鹏魔王都没有任何动作。

    消息很快传开,连最后的伪装都已经撕毁。鹏魔王带领下的妖军开始肆无忌惮地冲入狮驼国的各处宅邸之中,打着搜捕九头虫的旗号开始了劫掠。

    滚滚的浓烟冲天而起,原本只是监牢,如今,却被鹏魔王以及他麾下的部队如同瘟疫一般散播到了每一个角落。

    ……

    此时此刻,远处山崖的顶端,正法明如来和地藏王正并肩而立,远远地看着这一切。

    沉默了许久,正法明如来轻叹道:“差不多了呀。”

    “还差一点。”一旁的地藏王淡淡道。

    ……

    此时,一名妖兵快步走到鹏魔王的身后,跪地道:“魔王,多目大人让您可以通知那边了。”

    “通知那边?”鹏魔王微微愣了一下,半晌,才反应过来。摆了摆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狮驼王悄悄低声道:“哪边?”

    鹏魔王淡淡笑了笑,也不作答,只是一脸惬意地瞧着眼前浓烟翻滚的狮驼国。

    ……

    雨后空旷的草原上,玄奘依旧拄着法杖一步步地走着,步履蹒跚。

    那远处,猴子正面无表情地瞧着,一脸的困倦。

    身后,吕六拐正提着袍子快步跑来。那脚踩过泥浆,把身上的衣物都弄脏了。

    急匆匆地跑到猴子面前,他气喘吁吁地说道:“大圣爷,出事了。”

    “啥事?还能出啥事?”猴子两眼无神的瞧着他。

    “狮驼国出事了,鹏魔王来报的!说是圣母大人有危险!”说着,吕六拐伸手掏出了那片猴子交给他保管的玉简递了过去。

    猴子明显呆了一下,下一刻,他已经转身一个腾空而起,在那半空中盘旋了一圈,不由分说地拎起玄奘就朝着狮驼国的方向直冲而去。

    见状,那四周的妖将们,包括天蓬以及牛魔王等,也只得匆忙跟了上去。

    ……

    狮驼国齐天宫中,那僵持还在继续着。

    杨婵已经再没说一句话了,只是静静地望着六耳猕猴。

    已经认定的事情,她又何苦去辩解呢?辩解已经没有意义了,最重要的是,她也不想这么做。

    至于六耳猕猴,则是一直怒视着她,任时间流逝。

    对须菩提他没办法怎么样,对杨婵,他完全有能力在一瞬间夺取她的性命,可是,他真的要这么做吗?

    一位妖将匆匆来到山羊精身后,低声耳语了几句。

    顿时,山羊精猛地睁大了眼睛,连忙朝着六耳猕猴望了过去。

    杨婵冷声道:“说。”

    六耳猕猴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

    山羊精略带慌乱地看了看杨婵,又看了看六耳猕猴,鼓起勇气轻声道:“大圣爷,外面似乎,出事了。”

    “出事就去处理!”

    “可能……可能臣处理不了啊。大圣爷您要不……”

    “滚!”

    一声叱喝之下,山羊精连忙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

    默默地拱手之后,他转身离开了书房。

    书房中,只剩下六耳猕猴与杨婵了。

    只见六耳猕猴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就扣住了杨婵的喉咙。

    “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老子就算不当这个齐天大圣,也不会咽下这口恶气!”

    话音未落,只听“咔”的一声清脆的声响。杨婵腰间的吊坠碎裂开来,掉落在地。

    杨婵不由得惊了一惊。

    抢在杨婵之前,六耳猕猴一把抓起了那碎裂的吊坠,瞧着杨婵狐疑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

    “咔”,正当此时,远在数万里之外的杨戬腰间,一块一模一样的吊坠碎裂了。

    ……

    书房中,六耳猕猴握着那碎裂的吊坠缓缓地狰笑了出来,道:“报信的东西?从华山开始,就看你戴着它了。这应该是……给你哥报信的吧?好一个兄妹情深啊,哈哈哈哈,好,很好。就看他敢不敢来了。要是来了,我就当着你的面,撕了他!”

    ……

    兜率宫中,老君抿着唇,笑嘻嘻地对着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道:“差不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