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一章:博弈

2018-01-16 23:00:00Ctrl+D 收藏本站

    兜率宫中,清心仰望着蔚蓝的天空。徐徐清风从她的身旁刮过,扬起长发。

    “局势,似乎又紧张起来了。”

    雀儿坐在那身旁的石椅上,静静地陪着她。

    “你说,这次还会像六百多年前那样吗?”

    雀儿缓缓地摇了摇头。

    “不会?”

    “不知道。”雀儿轻叹道:“这三界的走向,从来就不是我们说得准的。他是旋涡中心的人。我们虽然也在这棋盘上,却充其量只是一颗棋子。”

    “师傅这次……会帮他吗?”

    “也许吧。”雀儿淡淡笑了笑,道:“但至少,不会害他。因为师傅还欠风铃一个承诺呢。你应该相信师傅,就像六百多年前一样。道祖,是言出必行的。”

    “恩。”清心微微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

    ……

    大殿上,一位道童匆匆来到老君面前,躬身拱手道:“师傅,陛下带着李靖李天王和太白星君前来求见。”

    闻言,坐在一旁的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不由得朝着老君望了过去。只见老君只是抿着唇,捋着长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这是,收到消息来求援的吧?”说着,通天教主深深吸了口气,哼笑了一声。

    元始天尊倒是没吭声。

    见状,那道童低声奏道:“师傅,见,还是不见?”

    “不见。”老君摇了摇头道:“你替为师转达一句话便可。就说:‘死守南天门,天大的事,不发兵。’”

    “弟子遵命。”那道童微微躬身拱了拱手,退出了门外。

    “还是别让他们掺和了。反正,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待那道童走后,老君捋着长须紧闭双目,轻叹道:“接下来,将是我道门生死攸关的时刻。若是这一局能赢,也还需要他们协助收拾这三界的烂摊子,特别是接管地府,更是需要一些熟手才行。现在的天庭可不比当年了,得让他们保存实力啊。”

    通天教主努了努嘴,悠悠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两只猴子已经开战,四大佛陀来了两个,就蹲在狮驼国边上等着坐收渔利。我们就这么看着?”

    “不要急。”老君悠悠叹道:“当年的局虽说是死局,但其实也并没坏到极致。反倒,正是因为老夫太急了,最终才会越陷越深,到头来……呵呵呵呵,这只猴子啊,与常人不同。越早出手,其实越被动,甚至……会满盘皆输。现在他已经知道老夫这里还有条路,便已经可以了。”

    闻言,通天教主点了点头,长叹道:“这倒是。想当年,我们围绕着他斗得风生水起,到头来……哼。到头来,一直躲在暗处的如来和须菩提倒是得利了。我们反倒是输得两手空空。”

    说着,通天教主忽然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蹙眉低声道:“如来继续按兵不动,正法明如来和地藏王想逼六耳猕猴投靠佛门,将事情闹得更大,让西行有个结果,这我们是清楚的。那须菩提呢?他可是将所有门人都赌上了的,会那么安分躲在斜月三星洞里什么都不做?”

    “或许是有些乱了吧。”一直没有开口的元始天尊捋着长须道:“毕竟现在的形势对他来说,确实有些突然。一时间,怕是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说着,两人都朝着老君望了过去。只见老君微微蹙着眉头,似乎也是有些琢磨不透的样子。

    ……

    嘶吼声中,六耳猕猴拼尽全力挥出一棍。金箍棒在半空中骤然伸长,末端变得犹如水桶那么粗,狠狠地朝着猴子砸了过去。

    激起的旋风朝着四周疯狂地扩散。

    猴子凌空一个翻转,用手中的铁杆兵去接,却在两柄兵器接触的瞬间身形猛然后挫了一段。

    咬着牙,猴子总算死死地稳住了身形,甚至将金箍棒都往回推了一小段。

    “你以为我死了,你就可以活下去,活得好吗?就算我一定要死,我也要拉着你一块死——!”嘶吼声中,六耳猕猴一个转身,手中金箍棒瞬间恢复原本大小。而他整个人则已经如同离铉的箭一般朝着猴子冲了过去。

    双方的身影又一次交织在一起了。这一次的冲击,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更加猛烈。炸开的冲击波甚至将地面的树木都压弯了,如同一个巨大的光球瞬间笼罩了整个世界。眼看着,六耳猕猴竟压了猴子一头,占尽了上风。

    凌风中,地藏王与正法明如来依旧静静地注视着天空中的激战。

    “这六耳猕猴,已经疯了吗?”

    “急火攻心了吧,到底是不曾脱离苦海的凡心啊。”正法明如来轻声道:“他这样打,虽然可以暂时占据上风,却没办法将对方真正压死。只要时间一长,必定后继无力。本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打法,却是用错了地方。毕竟……他的对手,也很擅长这种打法啊。”

    “尊者觉得他还能撑多久?”

    还没等正法明如来开口,只见六耳猕猴已经整个被从高空中扫了下来。那身形斜着砸落地面,竟贯穿了山体!

    一下子,整座山都坍塌了。漫起的沙尘如同海啸一般朝着四周翻滚而去。

    正法明如来一下呆住了,那眼睛缓缓眯成了一条缝,凝视着六耳猕猴的落点。

    天空中,猴子也已经打到有些虚脱了,只能悬停在半空中气喘吁吁地看着。那身手遍布了伤痕,好在并无大碍。

    许久,地面上的沙尘才缓缓沉淀。那落点的正中央,六耳猕猴挣扎着站了起来。

    一只眼睛已经瞎了。眼眶中只剩下一根根散乱的绒毛,那眼球早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

    头皮上擦伤了很大一块,却不见血光。只是如同额外无序长出了许多新的毛发。那身上则更是伤痕累累,几乎每一寸肌肤都遍布着裂痕,以及裂痕之中透出的无序绒毛。

    然而,他却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依旧抬头怒视着猴子,咬着牙,发出丝丝低吼。

    见状,地藏王不由得哼笑了出来。

    “要不要再提醒他一下?”

    正法明如来缓缓摇了摇头:“不。”

    ……

    此时此刻,女儿国神殿的深处,须菩提正静静地站着,面对着那微波荡漾的巨大翡翠。

    “他们知道你在本宫这里吗?”

    “不知道。”须菩提微微蹙着眉,稍稍沉默了一下又有些不确定地补充道:“应该不知道吧……已经布下了疑阵,除非有人直接进入潜心殿,否则该是无论如何不会知道才是。”

    那翡翠壁中一个巨大的身影划过,洞府之中回荡起了一阵清脆的笑声。

    听着那笑声,须菩提也是无奈地笑了。

    “看来,你也已经乱了啊。要不要本宫出手帮你一把?”

    “不用了。”须菩提缓缓闭起双目,轻叹道:“你帮也没用。他们都会让你三分,但不包括生死攸关的时候。否则的话,这三界也不是如今的境地了。”

    “几方要么是天道修为,要么是随时能达到天道修为。确实,以本宫一个被困在这里的半天道,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须菩提淡淡笑了笑,道:“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为西行的成功,埋下了最重要的棋子。只是,我已经无能为力保护这棵树苗茁壮成长了啊。只能让它自己去抵御风雨了。但愿能成吧。还有……希望老君别那么快注意到它的存在才好,不然的话,就是再能忍,他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做的。毕竟……西行成功了,他就失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