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三章:心性的考验

2018-01-16 22:59:56Ctrl+D 收藏本站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六耳猕猴缓缓地摇了摇头,一步步后退:“我也不太想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这一战,如果我输了,就会魂飞魄散。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连当狗的机会都不会有。所以,即使鱼死网破,我都必须拼一把。我……没得选择。”

    说罢,六耳猕猴瞪着猴子,咧开嘴“咯咯”地笑了出来,那面容如同炼狱里的恶魂一般。

    风缓缓地吹过,卷着黄沙。两人早已经碎裂的铠甲在风中微微颤动着。

    杨婵带着一众妖将缓缓地落到距离猴子百丈开外的地方。

    那远处,正法明如来的眼睛缓缓地眯成了一条缝。

    “他还剩下几成法力?”一旁的地藏王开口问道。

    正法明如来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最多两成的灵力。不过,如果战起来,以他的情况,也许能发挥到四成也不一定。又或许,他可以强行突破到天道修为。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突破到天道修为。”地藏王微微一愣,顿了顿,却又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行,不能让他突破,至少不能让他现在突破。一旦恢复天道,就得佛祖如来出面才能治得住他。可这样他如何甘心臣服?”

    “应该突破不了。”正法明如来低声道:“他可不比对面那猴子,他是没有记忆的。对面那猴子早已经天道走过一遭,要突破,循着原路便可。他可不知道原路是哪一条。除非……我们帮他。”

    “‘我们两个总有一个会活下去。而我希望,活下去的那个,不用当狗。无论是佛门,还是道门的狗。’”默默念了一遍猴子方才说过的话,地藏王微微仰起头,长叹了一口气道:“贫僧算是明白了。方才那番话,是对我们的威胁啊……”

    闻言,正法明如来点了点头,道:“不然地藏尊者以为这猴子这种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交代后事吗?他是要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帮六耳猕猴突破天道,他就会直接认输。到时候,我们就得不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了。佛祖出面镇压六耳猕猴,反倒是帮他一把。若是不出面,六耳猕猴也不见得敢杀他。毕竟……没有了他,佛祖就必然镇压六耳猕猴了。这道理,六耳猕猴只要稍稍冷静下来,该也是懂的。”

    “呵呵呵呵,那接下来,就得看看双方究竟谁出手,谁不出手了。”

    这一刻,天地间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沉默了下来。

    地藏王双手合十,那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前方的六耳猕猴。

    正法明如来,依旧一动不动地站着,呼吸都似乎沉重了许多。

    ……

    兜率宫中,通天教主正要起身,那手却被老君一下按住了。

    他有些错愕地连忙转过头去。

    只见老君平视着前方,似乎在感知着什么。缓缓地摇了摇头。

    ……

    女蜗石前,须菩提已经屏住了呼吸。

    ……

    灵山,半山腰的凉亭中,普贤与灵吉默默地望着风云变化的天空发呆。

    ……

    大殿内的所有的佛陀,乃至于罗汉都已经沉默了。就连如来也只是紧闭双目,端坐在莲台之上。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那气氛此时此刻已经压得所有人都已经透不过气来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一动不动,却又都在悄悄地感知着四周的一切。无数的神识重叠,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气流波动,都无法逃过。

    忽然间,一直站在台阶上的文殊猛地仰起头望向了如来。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他聚了过去。就连如来的眼睛,也是微微撑开了一条缝。

    下一刻,只见文殊提着袍子,一步步穿过人群走到了大殿中央,双手合十,默默地朝着如来行了个礼。

    所有的目光都在随着他移动。每一个人都在看着他,屏住了呼吸,等着他说点什么。

    然而,没有。

    文殊只是默默地行了个礼,顿了一顿,紧接着,便转身朝着殿外走了去。

    一瞬间,每一个人似乎都松了口气,与此同时,脸上又都浮现了一丝错愕。

    如来只是默默地目送着他的身影,直到他消失在尽头。

    大殿之中依旧一片寂静,不同的是,每一个人都在面面相觑。

    忽然间,又一位佛陀出列了,他同样走到正中,朝着如来行了个礼,一声不吭地转身离去。

    紧接着,还没等这位佛陀离开大殿,又一位佛陀出列。

    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只一会,大殿上的佛陀,罗汉就已经走了大半。

    如来还在静静地坐着,微微仰头,凝视着大殿顶端奢华的浮雕,淡淡地笑了笑,若有所思。

    ……

    片刻之后,无数的金光从灵山冲天而起了,如同一道骤然出现的金色彩虹一般,横跨了半个天空朝着猴子与六耳猕猴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灵山脚下的僧人一个个双手合十,跪地,叩拜。

    ……

    兜率宫中,老君冷哼了一声,长叹了口气。

    “释迦摩尼倒是忍住了,其他人,却没忍住啊。”

    “我……”通天教主瞧着老君,微微摇了摇头,到:“不太懂……”

    老君轻声问道:“你知道,玄奘的西行,最考验释迦摩尼的,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心性。”老君缓缓闭上眼睛,道:“佛门,讲究的从来都是心性。悟道,可一日飞升。悟不了,修万年也枉然。这其中的悟,其实就是心的把握。玄奘的每一步,都是如来心头的石子。纵然一无所获,那分量,也依旧存在。最考验的地方,是如来只能看,一直……就这么看着。看完这十万八千里路。个中折磨,只有他自己才体会得到啊。这才是西行最高明的地方啊。”

    “灵山的佛陀都出动了,那岂不是……”一扭头,通天教主对着一旁由始至终不发一言的元始天尊道:“我们三个全部出动……再拉上镇元子。还有菩提老儿!再算上女蜗!只要释迦摩尼不出动,虽说不一定能赢,但至少也不至于落下风才对啊!”

    闻言,元始天尊一下笑了出来。

    老君也是笑了。

    瞧着两人,通天教主一下有些懵了:“怎么,我这说的有哪里不对吗?”

    “话是没错。”元始天尊深深吸了口气,撑着膝盖缓缓起身道:“话是没错,但是……考虑的方向错了。”

    通天教主一下扭过脸望向老君。

    只见老君拉着他的手呵呵笑道:“你还是听不懂老夫方才那番话的意思啊。若是打打杀杀能解决问题,玄奘又何苦西行呢?赢了又如何,赢了,那猴子,就乖乖听话了吗?”

    “那不然怎么办?”

    老君依旧笑着,笑而不语。

    ……

    云层之中,无数的佛陀穿梭而过。如同一根根的金针刺破了白色的丝绸。这一幕被天庭的巡天将准确地照入了镜中。

    正从兜率宫返回凌霄宝殿的战舰中,玉帝、李靖、太白金星呆呆地望着镜中呈现的景象,都呆住了。

    他们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此时此刻,任何一个人都知道……这是大事!

    “接……接下来,如何作为?”

    “陛下莫慌,老君既然说死守南天门,我们死守便是了。定然不会有错漏!”

    太白金星冷哼了一声,悠悠道:“六百多年前还不就是死守南天门?那时候的南天门和如今的比如何?结果呢?”

    李靖顿时朝着太白金星瞪了过去,却也只能干看着。因为这句话,无可反驳。

    握着李靖的手,玉帝微微颤抖着说道:“召集!召集所有人马!即使不是天军序列,也全部召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