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四章:预言

2018-01-16 22:59:55Ctrl+D 收藏本站

    女蜗神殿的深处。须菩提深深地叹了口气,那目光落在空无一物的翡翠壁上,一动不动地站着。

    “释迦摩尼没出手,其他诸佛,倒是全都出手了呀……”

    “这不是好事吗?出手了,便说明诸佛同样对万年不变的佛法有所疑虑,只要他们心中有惑,对玄奘的西行有所期待,便是三界众生的福祉。”

    “可如此一来,玄奘西行的步履,将更加艰难。”

    “菩提老头,你怎会这样想呢?”女蜗笑了笑,道:“西行的艰难与否,从来就不该是关注的焦点,不是吗?若是这条路上不是布满荆棘,前人怕早已经开拓了,也不需要玄奘多此一举。太轻松的路,即使走到灵山脚下,怕也不过是一场空啊。”

    闻言,须菩提缓缓地张合着眼睛,笑了。那是无奈地笑。

    “其实,有些事我从未与人说起。今日,就说与娘娘听吧。娘娘就当是老头子老糊涂了,发牢骚,说胡话便是了。”

    “什么事?”

    翡翠壁中,女蜗的身影缓缓地悬停,面向须菩提,静静地等着。

    “我那徒弟,您是见过的。”

    “你是说那只臭脾气的猴子?”

    须菩提微微点了点头,道:“最初的时候,他原本是来自天外的魂魄,附着在原本即将降生的灵猴身上。二魂共生。只因带有天外的记忆,故而,才成为那天道石的唯一死穴。而后,又被天劫将二魂强制分开。现如今,已经分不清彼此,但原本的记忆,却是还在。”

    “这个知道。然后呢?”

    “这在六百多年前是个秘密,现如今却已经算不上了。三界之中,凡是有些手段,有些地位的神仙、妖怪、佛陀,都知道这段往事。不过,有些事却是他们不知道,而老朽,知道的。”

    “例如?”

    缓缓地仰起头,须菩提抿着唇轻笑道:“例如,我那弟子所带来的记忆,究竟是什么?”

    闻言,那翡翠壁中的女蜗不由得呆了一下。

    ……

    狂风中,穿梭云间的佛陀们一个个降低身形,直到紧贴着地面掠行。

    那山间的树木几乎紧贴着他们擦过,然而,他们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直奔狮驼国而去。

    ……

    兜率宫中,老君依旧端坐着,凝视着手中茶壶缓缓涌出的水,那泡茶的动作可谓分毫不差,只是脸色却略略地凝重了些。一份心思早已经飞到了远方。

    ……

    早已经是一片废墟的狮驼国中,猴子与六耳猕猴依旧僵持着,远远地对视。

    六耳猕猴无力地笑着,竟有一丝虚脱的感觉。

    他缓缓回头望向了正法明如来所在的方向,笑道:“他们……应该已经来了吧。虽然我只是个棋子,但至少,他们还不愿意在这时候放弃这颗棋子。嘿嘿嘿嘿,当棋子,也有当棋子的好处啊。你说是不是?”

    猴子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六耳猕猴:“你真的决定要去当他们的狗了?”

    “这个问题,刚才我就已经说过。没有选择,不是吗?”朝着猴子身后的杨婵、杨戬等人看了一眼,六耳猕猴缓缓笑道:“你说我更可能是真正的孙悟空,但是你已经鸠占鹊巢了。他们都站在你那边,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用。可他们本来应该站在我身后啊……”

    杨婵扶着杨戬,远远地看着。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六耳猕猴,默不作声。

    “其实他们一点都不重要,真的,一点都不重要。这我知道。”六耳猕猴缓缓地闭上眼睛,长叹道:“全部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一棍子的事。可我就是不甘心。还有……我打不过你,我承认。我确实打不过。这副身躯,没办法将力量发挥到极致。一样的心法,一样的修为,所有的一切都一样,正面冲突,我必定会落败。而你又占尽了优势。”

    低下头,六耳猕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

    那绒毛之下的皮肤早爬满了裂痕。裂痕之中隐约可见的绒毛时刻提醒着他,这不过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驱壳罢了。

    用这样的身体,真的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吗?

    “所以,我没有选择,我只能当狗。”仰起头,他又一次面对猴子,露出了诡异的笑。

    猴子依旧静静地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

    六耳猕猴的身后,站着正法明如来与地藏王。只要形势不对,毫无疑问他们会出手。

    猴子的身后,是须菩提、三清!然而,却似乎并没有前来支援,让猴子一举将六耳猕猴击败的打算。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胜利的天平,似乎已经在离猴子远去了。

    ……

    女蜗神殿的深处,须菩提捋着长须无奈地笑着,缓缓叹道:“昔日的老君,曾把持天道,威凌三界。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是为‘无为’。即使是今日,他依旧是三界之中最为善算之人。可这三界之中,却有些东西,老君不曾知晓。”

    翡翠壁中,女蜗没有说话。

    “那便是,那猴子从天外带来的记忆。那是谁也读不透的东西,因为那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即使是当年,老朽初遇他之时,若非他心中闪过片影。就连老朽的读心术,怕也是读不明白。”

    “那些记忆,有什么问题吗?”女蜗终于忍不住问道。

    “那是另一个世界的记忆,不过,却与这个世界有关。”

    “究竟是……什么记忆?”

    “‘一个和尚,带着一只猴子,一头猪,一只河妖,西行打怪的故事。’”

    闻言,女蜗笑了出来。然而片刻之后,翡翠壁中的笑声戛然而止了。

    这一刻,洞府之中只剩下无尽的沉默。

    仰起头,须菩提缓缓说道:“这话不是老朽说的,这是那猴子跪在斜月三星洞前拜师的时候,亲口说的。”

    “你是说……”

    “为何他只是确定了玄奘与释迦摩尼是敌对,就愿意出山。想要依靠玄奘,一个凡人,去证道,击败存在万年之久的佛门,这本就是异想天开的事情。为何他一定要邀请昔日的仇敌天蓬加入,为何他不邀请与天蓬修为相差不多,对他忠心耿耿的黑熊精。其实……最诡异的,是他为何要邀请修为尚浅,又无甚特长的西海三太子敖烈?这一个个举动,难道不奇怪吗?”

    听到这里,女蜗彻底沉默了。

    “任何人,无论修为再高,无论他修为如何低潮,哪怕压在五行山下,哪怕当初全无修为之时,都不可能读出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内容。然而,娘娘您细细想下,一直以来指引着这猴子往前的,除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记忆,难道还有第二个东西吗?”

    深深吸了口气,须菩提长叹道:“为何老朽这样一个早已对三界失望透顶,归隐山林的人,会忽然出山?难道只是因为金蝉子的几句话?若说老朽真的神通广大,算出了闹天宫,算出了西行,又为何会算不出自己要赔上座下九位入室弟子?”

    “其实与那猴子一样。由始至终,指引老朽的,让老朽坚信只要玄奘能走到灵山脚下,就必定能证道的,都是那个故事。因为,对我等而言,那根本就是一个预言,一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预言!从水帘洞开始,到十万八千里拜师,到闹天宫,压五行山下!到西行!我、老君、释迦摩尼,我们预料到的,预料不到的,故事里的每一个节点,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应验!”

    微微顿了顿,须菩提以一种极为平缓的语气说道:“面对它,我们唯一需要做的,是尽可能地控制,不要让它偏离我们所想要的!不要,让自己站到预言的对立面。”

    ……

    仰起头,六耳猕猴看到一道道金光透过云层照落,将大地都映成了金色。

    紧接着,片片金色羽毛伴随着一尊尊盘腿而坐的金佛从天空中缓缓降落。

    这一刻,他笑了,笑得有那么一丝癫狂。

    那身后,正法明如来从衣袖之中取出了一个金箍。

    只一眼,猴子已经彻底呆住了。

    “正法明如来……就是观音,那金箍?”低下头,他看到自己手中的铁杆兵,看到六耳猕猴手中的金箍棒,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第一次……他对自己在这个故事中扮演的角色,质疑了。

    到底谁才是……那个被打死的,真正的六耳猕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