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七章:英雄的归宿

2018-01-16 22:59:54Ctrl+D 收藏本站

    一瞬间,所有的佛陀都懵了。

    “撑住!”正法明如来一声暴喝,瞬间将所有人都惊醒了。

    文殊眉头一蹙,只好硬着头皮,双手一掐。那面光壁又一次被撑起了。

    那些个佛陀也只得一个个跟上。

    相隔数里之外,地藏王咬了咬牙,也只得加入了支撑光壁的序列。

    “咣”的一声巨响,铁杆兵又一次砸在了光壁上,地动山摇!

    低下头,正法明如来恍然发现六耳猕猴举着金箍的手顿住了。

    “你还不快戴上!想等死吗?”

    闻言,六耳猕猴只得双目一闭,心一狠,将那金箍扣到了自己头上。

    呼啸的风声中,又是一击铁杆兵席卷而至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

    ……

    兜率宫中,老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身前空无一物的地面。

    女蜗神殿内,须菩提微微地攥紧了拳头。

    空荡荡的大殿内,如来缓缓地闭起了双目。

    ……

    一声巨响。这一次,光壁彻底碎裂了。即使是地藏王加入,他们也没能再撑住猴子的一击。

    无数的佛陀身形如同流星一般被甩飞了出去,金色的鲜血在天空中画出圆弧。

    莲台碎裂,文殊整个后挫,好不容易才顿住身形。

    凌空中,猴子的身影缓缓下坠,落地的瞬间,一步踉跄,差点就摔倒了。握着铁杆兵的手在瑟瑟发抖,一滴滴的鲜血从虎口处渗出,顺着铁杆兵的纹路一点一点地扩散着,流淌着,滴落。

    他深深地喘息着,仿佛已经筋疲力尽。

    仰起头,他看到原本跪在正法明如来身前的六耳猕猴缓缓起身了。

    转过身,猴子看到他的头顶上那闪烁的金箍。

    这一刻,猴子微微呆了一下。

    不仅仅是因为那金箍。更是因为……他从六耳猕猴的脸上,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祥和。

    是的,祥和。没有一丝一毫的戾气,一个与原本截然不同的六耳猕猴。就好像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

    狂风从他的脸颊掠过,微微颤动着绒毛。他静静地注视着猴子。

    “你,还是戴上了……”

    “我不得不戴。”六耳猕猴淡淡道。

    “那我为什么可以不戴呢?”猴子微微眯了眯眼睛,哼笑道:“不要为自己做的任何事情,找借口。”

    六耳猕猴没有答话。

    天空中无数闪电交错着。不仅仅是天空中,四周的每一个角落,都依稀可见闪电在跃动着。

    那身后,只见正法明如来轻轻后跃了一步,手刀从腕处划过,顿时,金色的鲜血飘洒而出。

    那些飘洒的鲜血在空气中如同一条蜿蜒的河流一般有序地流淌着,缓缓朝着六耳猕猴而去。

    “你是没有**的,所以,要击败他,你首先需要一具**。贫僧可以用一半的修为,为你重塑一具**。但首先你必须皈依佛门,否则,新的**会与你原本的力量相排斥。这也是一定要你戴上金箍的其中一个原因。”

    六耳猕猴缓缓回过头去往了一眼那朝着他流淌而来的蜿蜒河流,静静地站着,不闪不避。

    很快,金色血液触及了他的背脊。仿佛晕开了一般,沿着背脊,他的毛发开始从原本的暗金色变成了彻底的金色。

    忽然间,六耳猕猴的眼眶红了,泪水一点一滴地顺着脸颊滑落,无论如何也止不住。

    六耳猕猴用手沾了沾自己眼角的泪,轻声问道:“这……这是什么?”

    正法明如来道:“这是你的戾气,还有记忆。”

    “戾气?”

    “只有排干所有的戾气,以及戾气所依附的东西,你才能真正重塑身体。”

    “这是,我一直所坚守的东西。”不远处的猴子开口道:“你从来就没有记忆,这些,顶多是残留的一点碎片罢了。”

    那些个眼泪依旧连绵不断地下坠着,那就是猴子的戾气,也是他的记忆。每一滴的戾气,都附着在眼泪之上。那是八百年的苦楚。

    六耳猕猴伸手扣住头顶的金箍,痛苦地哀嚎着,挣扎着,嘶吼道:“我不要了!把它拿走!拿走——!”

    此时此刻,仅仅是百分之一碎片的爆发,也足以让他崩溃了。他跌跌撞撞地奔跑着,整个跌倒在地,蜷曲成一团,挣扎着。

    然而,那身后的正法明如来依旧没有停手。他咬紧了牙,拼命地从自己的身体里释出修为,混在血液中,一点一点地注入六耳猕猴的体内。

    四周的河水早已经断流,天空中的云层在流转,四周的山川在缓缓地崩坏。

    六耳猕猴在歇斯底里的哀嚎着,翻滚着。他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地褪去颜色,变成一般模样。他感觉四周的一切都在变得虚幻,无以触及。唯有那剧痛如此地真切。

    这种感觉和当初在那虚空之中,竟如此地相似。

    如果是这样,他又为什么要戴上这金箍呢?

    此时此刻,对他来说唯一真切的,唯一能感觉得到温度的,竟只剩下眼角的泪。可那些眼泪,却又在离他而去。

    他疯狂地嘶吼着,试图阻止这一切,可惜,早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

    那远处的杨婵等人都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四周被猴子打倒在地的佛陀们一个个起身,盘腿而坐。一瞬间,唱诵的佛经传遍了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

    恍惚中,六耳猕猴似乎感觉到在所有的一切都渐渐淡去的同时,在那西方,有一缕金光亮起了。

    佛经的唱诵充斥了他的双耳,前方的金光在指引着他的去路。

    渐渐地,他不再挣扎了,只是呆呆地望着西方。目光空洞得就好像一个死人一样。

    瞧着六耳猕猴,猴子哼笑了。

    前世的西游,孙悟空戴上金箍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般场景呢?

    这就是英雄的……归宿吗?

    猴子抿着唇笑了,无奈地,呆呆地看着已经如同行尸走肉般的六耳猕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他猛地睁开眼睛,挥着铁杆兵朝着正法明如来砸了过去。

    正法明如来连忙闪避开去,与此同时,手腕间的血液却依旧源源不断地在注入六耳猕猴的身体。

    一棍落空,猴子拖着疲倦的身体,又是扫出了一棍。

    地藏王出手了。

    他一个飞身落到正法明如来的身侧,轻轻一推,将正法明如来推了开去,巧妙地躲过了猴子的攻击。然而,自己却扎扎实实的挨了猴子一棍。

    好在此时猴子早已经脱力,否则的话,该是不死也重伤吧。

    猴子还是不甘心,一声叱喝一跃而起,对准了正法明如来的天灵盖一棍重重打下。

    这一次,是文殊飞身将正法明如来扑开的。

    由始至终,正法明如来都是专心致志地在朝着六耳猕猴注入自己的鲜血。

    “还等什么?还不快趁他病要他命——!”猴子猛地呼喊道。

    闻言,远处的众人恍然惊醒了。众妖将连忙一个个手持兵刃冲了上去。

    那些个已经受了重伤的佛陀们匆忙应战。

    一时间,双方杀成一团,却彼此都早已经脱力,看上去,就好像一群小孩在泥潭里打滚一般,完全失去了原本的气势。

    那依旧站在远处的杨戬轻轻一叹,一扭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旁除了没有加入战局的自己的妹妹杨婵之外,还站了另外一个人——玄奘。

    “法师……没事吧?”

    玄奘缓缓地摇了摇头,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声不吭。

    “法师,这里不安全,不然让我……”

    还没等杨戬说完,玄奘又是缓缓地摇了摇头。那嘴唇越抿越紧。

    许久,他轻叹道:“贫僧欲渡众生,才踏上这西行一路。可是……”

    仰起头,他望着苍茫天地道:“众生,却因此受害。这样证出来的道,真的有意义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