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七十八章:由不得你

2018-01-16 22:56:20Ctrl+D 收藏本站

    牛魔王一把将一位佛陀掀翻在地,直接化出原型,变成一头巨大的公牛过去就是一阵践踏。哪知另外三位佛陀联起手来一个光圈直接将他震开了。

    猕猴王在那战场的四周来回地绕着,借着速度的优势不断地偷袭着一个又一个的佛陀。

    天蓬与卷帘带着其他几个妖将结成战阵,瞬间在混战之中站稳了脚跟。

    吕六拐卷着衣袖在战场中央来回大呼小叫着,可惜那些个佛陀即使受了伤,也是随便一个都比他强,只能瞎嚷嚷。

    在场的佛陀们一个个都早已负伤,虽说相比猴子的妖怪军团有着修为上的绝对优势,但此时也只能被撵着跑了。不过,也仅是被撵着跑而已,妖怪们并没有啃下这块骨头的能力。甚至如果他们有心应战的话,谁撵谁还说不定呢。

    当然,这些不过是周边因素罢了。真正决定胜负的,是那战场正中央的几个人而已。

    猴子气喘吁吁地站着,面对着还在对六耳猕猴注入自己鲜血的正法明如来。还有正法明如来旁边站着的……地藏王,以及文殊。

    这当中,地藏王还是全盛状态,文殊已经受了伤,正法明如来则压根无法参战。可以说,对面的三人,战力早已折半了。可即便是这样,猴子又能如何呢?

    猴子自身不也是强弩之末了吗?虽说对面三个都是佛修,论直接近战不如他这极限行者道,但说到底,也是三个修为几乎与他齐平的佛修啊。

    此时,就算让他单独应对一个地藏王,恐怕都有些难度,更别提要同时对付三人了。

    这一战的胜负,似乎早已经摆在眼前,无可逆转了。大概,这才是佛陀们无心恋战的真正原因吧。

    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着,那侧边上,六耳猕猴却只是一动不动地跪着,双目空洞,如同死了一般。任由正法明如来的血注入自己的身体。

    ……

    兜率宫中,老君深深吸了一口气,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接下来怎么做?”通天教主捋着长须道:“佛门真的将六耳猕猴收归麾下了……那,我们该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

    “不做?”

    “对。”元始天尊接话道:“什么也不做。恢复无为的关键,是那还保有着记忆的猴子。他的脾气,我们都是领教过的。除非他来求你,若是你去求他……呵呵呵呵。”

    元始天尊呵呵笑着,没有再将话往下说。

    老君无奈地摇了摇头,算是赞同他的说法了吧。

    这一幕看在通天教主眼中,那是说不出的郁闷。憋着一口气,他咬牙道:“这猴子也真是不长眼睛,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死抱着玄奘不放?那秃驴,真能证道帮他扭转乾坤不成?实在不行,要不……”

    目光稍稍闪烁了一下,通天教主扭头望向老君,压低声音道:“要不,就让六耳猕猴赢!”

    闻言,老君与元始天尊都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对!就让六耳猕猴赢!”通天教主攥紧了拳头道:“六耳猕猴赢了,天劫收走了那猴子的魂魄,天道,不就自然扶正了吗?到时候……”

    “那猴子的魂魄被收走了,谁来对付六耳猕猴?”老君想也不想地反问道。

    这一问,倒是通天教主愣住了。

    老君深深吸了口气,接着说道:“到时候,他可多半已经重返天道无极了啊。我们要让西行走不下去,就得先过六耳猕猴那一关。谁来对付他?你,还是我?除此之外,可还有佛门的佛陀们,甚至……还有他们背后的释迦摩尼。”

    闻言,通天教主只得重重一拳敲在自己的膝盖上,怒道:“那若是那猴子真的吃了秤砣铁了心,就是不来找呢?我们又该如何?这次若输,可就不是等个几百年再翻身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不管如何,我们现在都只有一个办法。”老君伸出一指,轻声道:“等。”

    ……

    女娲神殿中,须菩提依旧静静地坐着,一动不动。

    翡翠壁中传来了女娲的声音:“菩提老儿。”

    “恩?”

    “你说的那个预言,你信几分?”

    “全信。”

    “全信?到现在也是如此吗?”

    “当然。”须菩提捋着长须道:“正法明如来刚刚给了金箍,真假美猴王,这不都应验了吗?只是,可能不是我们一开始所想象的罢了。总之,西行一路,一定会继续走下去,只是是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就不知道了。”

    “既然如此,你想这一路,怎么走下去呢?也和正法明如来一样,想让六耳猕猴去保护玄奘继续西行吗?”

    须菩提沉默了,许久,开口道:“正法明如来要的,是西行有个结果。至于这道究竟是证了还是没证。其实他并不关注。”

    “所以,你是希望还是由原本的孙悟空,继续保护玄奘咯?”

    须菩提微微点了点头,道:“如此,自然最好。可惜啊,这局面,老夫早已插不上手了。”

    “你插不上手,或许……本宫,能做点什么也说不定。”

    这一说,须菩提不由得愣住了。

    ……

    僵持之中,正法明如来终于断去了持续注入六耳猕猴体内的鲜血河流。随手一抹,手腕处的伤口便已经彻底愈合了。

    他缓缓地将手收入衣袖之中。虽说佛陀的肤色都是金黄的,从表面上看不出气色的变化,但他那佛光,已经明显比之前暗淡了许多。甚至,已经与其他普通佛陀并没有多大区别了。

    四周的,所有的人都一下停下了动作,一个个静静地注视着依旧呆呆跪地的六耳猕猴。

    猴子也在静静地看着他。

    许久,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照在了他的身上。顿时,光华大盛。

    他缓缓地抬头,迎向了头顶的那缕金光。

    一时间,诵经声又是充斥了天地间的每一个角落。不过这一次,四下望去,却没见任何一个佛陀在诵经。

    好一会,猴子才发现那诵经声的源头,竟是六耳猕猴微微颤动的嘴唇……

    正当猴子猛地吃了一惊,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六耳猕猴缓缓地站了起来,回头了。

    那是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平淡得如同一块木雕一般。微微张口,他轻声道:“从今天起,由我护送他西行。”

    “你护送他西行?”猴子哼地笑了:“我要是不同意呢?”

    “由不得你。”这一句,六耳猕猴回答得斩钉截铁。然而,那眼神却有些恍惚。就好像一个已经困到了极致,随时都有可能睡过去的人一般。

    只见他伸手一扬,被丢在远处的金箍棒瞬间落入了他的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