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八十三章:另一个人

2018-01-16 22:56:12Ctrl+D 收藏本站

    南赡部洲西北部。

    月色下,风徐徐地吹着,树木的枝桠微微地颤。小山坡上的一切格外地宁静。

    那由于地府再度遭受严重破坏而导致的轮回混乱,现如今还没能在凡间显现出来。不过,也快了吧。

    又是一次和六百多年前一样的乱局。

    一道白光闪过,猴子的身影出现在了南赡部洲的西北部。

    他脚尖轻轻点地,在一处小山坡上站稳了脚跟,手微微颤抖着捂着胸口,喘着粗气。

    浑身上下早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鲜血从肩部渗出,顺着手臂往下流,一直流到指尖,轻轻滴落在地。

    这也许是他踏上天道“无极”之后至今打的最艰苦的一场战斗了吧,对手,是一个跟自己拥有着一模一样修为的人。

    一路走来,他不是没有过绝望。但这一次,却不仅仅是绝望,那么简单了……微微仰起头,他呆呆地望着西方。

    一轮明月在天空中静静地悬着。夜色中,一切都是如此地寂静,恍如能让人忘却一切的烦恼一般。

    许久,他的眼睛渐渐有些模糊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宿命,逃不开,躲不过。只能,硬着头皮去死撑。

    咬了咬牙,他一跃而起,催动自己早已经所剩无几的灵力,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西牛贺洲冲了去。

    ……

    北俱芦洲的西南部,同样一缕白光闪过,六耳猕猴的身影出现在云间。

    猛然看见那一轮明月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连串的影像。纷飞的枯叶,染血的羽毛,还有……一双吃人的眼睛。

    这一刻,他的心猛地咯噔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但下一刻,所有的一切影像都被驱散了,剩下的,只有那头上金箍紧缩带来的剧痛。

    他猛地蹙起了眉头伸手去捉,金箍棒都差点脱手了。好在那剧痛并没有持续。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罢了。随着脑海中影像的消失,剧痛也很快消失了。

    他仰起头呆呆地望着天:“我刚刚……想起什么了?”

    他用力去想,可惜什么也没能想到,就好像刚刚的一切不过是幻觉一般。

    轻轻甩了甩头,他深深吸了口气,有些恍惚地朝着西牛贺洲的方向而去。

    ……

    从天庭望去,可以清楚地看见两道金光,一道从北俱芦洲出发,朝着西牛贺洲而去。一道从南赡部洲出发,同样朝着西牛贺洲而去。所过之处,云层让道,大海割裂。

    金光沿线交汇处,正是玄奘所在的点。那里,有大批的佛陀,有大批的妖怪,距离如来所在的灵山也只有千里之遥了。

    ……

    凌霄宝殿中,玉帝拿着那一面古铜镜默默地看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在场的所有仙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每一个人都在沉默着。

    所有人都知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仅仅是一个开始。从地府,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将开始崩坏,六道轮回,将再一次彻底崩塌。

    可即便如此,他们又能如何呢?佛门只尊佛法,根本不会去管。号称统御三界的天庭,又有什么能力去管呢?

    许久,玉帝只能哼哼苦笑两声,将手中的铜镜狠狠地甩在地上!此时此刻,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形象呢?

    ……

    兜率宫的庭院里,清心仰望着头顶依旧郁郁葱葱的绿叶。

    “不要想太多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人能左右了。”一旁的雀儿轻声说着,伸手将一杯热茶推到了清心身前。

    她微微低下头看了那热茶一眼,伸手去捧,却迟迟没有端起来。

    “雀儿姐,你希望……谁赢?”

    “啊?”

    “我不想他们任何一个死,因为……他们都是猴子。”

    说着,清心的眼眶中已经漫起了泪光。

    “从来就由不得我们,不是吗?”雀儿呆呆地说道:“我们怎么想,一点都不重要。”

    ……

    阁楼中,老君捋着长须,那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这样下去,怕是对我们不利吧。”通天教主悠悠道:“这猴子,还真是不要命了。本以为他会逃开,然后再徐徐图之。没想到,他真就这么去了。一口气,真的有必要争到这地步吗?”

    “徐徐图之?”老君哼地笑了:“他还有退路吗?你以为是八百多年前的三界啊,没人知道他孙悟空是谁,只要躲起来,就没人注意到?莫说他就是潜伏个八百年也没什么机会击败有佛门相助的六耳猕猴,就光说这六耳猕猴……那猴子不死,他能睡得着吗?这三界虽大,却早已经没有了他的容身之处了。”

    “也许,会有其他办法呢?”说着,通天教主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放到了老君的面前。

    看到那盒子的瞬间,老君、元始天尊都不由得呆了一下。

    “七巧弥云丹?你还有一颗!”

    “再来一颗,无限灵力!”通天教主瞧着两人,面带顾虑地说道:“释迦摩尼不是不准六耳猕猴升天道吗?他现在差那六耳猕猴的,也不就是灵力吗?既然如此,若是那猴子有了无限灵力,你说,谁能赢?再说了,即便再次引来天劫,那也是没有七巧弥云丹的六耳猕猴去受死!”

    ……

    狂风中,猴子正咬着牙朝着玄奘所在的方位飞速掠行着,转眼之间,已经飞跃了几万里。

    剧烈的灵力运行之中,身上的伤口正在一点一点地撕裂,那剧痛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生剥他的皮一样。可是,走到今天,他什么苦,什么痛没有经历过,难道还会怕这一点吗?

    ……

    女娲神殿的深处,须菩提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到翡翠壁前。

    “苦了你了,‘母亲’。”他抿着唇,一动不动地站着,凝视着壁中静默的身影。

    ……

    “但是……”元始天尊伸出手指轻轻点在那盒子上,低声道:“你这就是要三界众生跟着陪葬啊。两只极限行者道,甚至已经都摸到天道门槛的妖猴在天地间来一场大战,直到六耳猕猴耗光灵力,会是什么结果?”

    “当初我们不也跟那猴子在天地间来过一场大战吗?六百多年的时间,天地不也修复得七七八八了。凡间六百多年,也不过就是天庭六百多天而已。我们等得起。”

    “那如果佛门也给六耳猕猴一颗七巧弥云丹呢?”

    “佛门也给六耳猕猴一颗七巧弥云丹?”通天教主不由得愣了一下,进而怒道:“就凭他们,能做出我的七巧弥云丹?”

    闻言,元始天尊不由得啧啧笑道:“你还瞧不起他们?好好想想吧。当初,我们不就是因为瞧不起他们,才会被摆了一道吗?时至今日,无论你承认与否,释迦摩尼手下的那四个佛陀,其修为都与你我相差无几了。”

    “这……”

    “我已经说了,无论你承认与否。”元始天尊翻了通天教主一个白眼道:“他们不能给最好,若是给了呢?你可想过后果?到时候,很可能就是两只猴子将四大部洲轰得连渣都不剩!反正都是无限灵力,他们可以没完没了地打下去!”

    “这不可能!”通天教主一甩手,一下整个站了起来,喝道:“不是还有天劫吗?过度吸收灵力的结果,必然就是引发天劫!到时候,总有一个要被收走!这一战根本没可能无限打下去!”

    “那更好。”元始天尊两手一摊,道:“两只猴子各自带着天劫在凡间乱窜,你说是什么景象?别忘了,他之前在南天门外渡天劫,可是把半个南天门都轰了。若是在凡间,会如何?”

    正当两人剑拔弩张地要吵起来的时候,老君忽然伸出一手止住了。

    一时间,两人齐刷刷地望向了老君。

    只见老君微微歪着头,半眯着眼睛,似乎想到了什么似的。轻声道:“有另一个人出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