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八十四章:一路向西

2018-01-16 22:56:09Ctrl+D 收藏本站

    “另一个人?”元始天尊微微一愣。

    通天教主疑惑地问道:“须菩提吗?”

    “不。”老君半眯着眼睛道:“他已经不在斜月三星洞里了,但……不是他。”

    “不是他?”通天教主转悠着眼睛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女……”

    老君微微点了点头。

    元始天尊顿时哼笑了出来,捋着长须道:“如果是她的话,倒是真能扳回一局也说不定啊。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是否要出手制止?”

    说着,元始天尊朝着老君望了过去。

    老君没有回答,只是抿着唇,蹙着眉头,缓缓地回过头去。

    目光的落点,那空无一物的墙壁后,是炼丹房,炼丹房后,是一片翠绿的庭院。

    庭院之中,清心依旧仰着头,静静地望着蔚蓝色的天空。天空中鸟雀飞舞。

    许久,老君轻声道:“让老夫……想一想。”

    ……

    二郎真君府的大门口,僵持依旧。

    杨戬拄着三尖两刃刀,背对着紧闭的大门,冷冷地看着前方的鹏魔王以及多目怪所部妖将们。

    那对面,鹏魔王与多目怪却是默默对视着。

    多目怪一脸的淡然。鹏魔王则是眉头紧锁着,俨然已经一副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就这么僵持了许久许久,他终于微微低头干咳了两声,往前一步对着杨戬拱了拱手道:“国舅爷,要不,让我等见见圣母大人,可好?只要圣母大人说退,我等便退。”

    杨戬冷哼一声,直截了当地答道:“这灌江口,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说想见谁就见谁?”

    话音刚落,一旁的哮天犬便呲了呲牙,发出声声低吼。

    见状,鹏魔王的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一下子,府外的气氛越发紧张了。

    ……

    一墙之隔的二郎真君府内院,一众灌江口兵将在吴龙的带领下依旧将杨婵死死地护在正中。

    感受到门外明显紧张的气氛,杨婵往吴龙的方向微微靠了靠,低声道:“把门打开。”

    吴龙微微低头道:“圣母,真君已经交代过了,所以……恕难从命。”

    “不打开,一会打起来了怎么办?”

    “这个……属下也不知道。”说着,吴龙便将视线移开去,再不看杨婵的眼睛了。

    ……

    那门外,多目怪缓缓走到鹏魔王身边,低声道:“还不明白吗?圣母大人是愿意跟我们走的,只是她这哥哥,不太愿意。这种事,做了只会有功,不会有过。魔王不可优柔寡断啊。卑职虽然有时候会出一些奇谋,未必合魔王的心意,但至今为止,可还没有陷魔王于险境过啊。您说是或不是?”

    紧了紧拳头,鹏魔王扭头对着杨戬叱道:“既然国舅爷连让我等见圣母大人一面都不肯,那就休怪我等了!”

    说罢,他随手一挥,那身后早已准备妥当的诸妖当即一拥而上了!

    一时间,双方交织在一起,杀声震天!

    ……

    尘土纷飞的大地上,玄奘与黑熊精依旧缓缓地走着,一步步向西。

    忽然间,天空中的云汇成了旋涡,道道闪电交错。

    狂风吹得玄奘都已经要睁不开眼睛了。

    黑熊精连忙放下行囊,用那庞大的身躯将玄奘护住。

    悬浮半空的佛陀们一个个抬头四下张望。

    远处,天蓬淡淡道了一句:“来了。”

    “会是哪个先到?”小白龙连忙问道。

    天蓬缓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很快,北面的云层撕裂开来了。六耳猕猴纵身朝着玄奘冲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远处山坡上的妖怪们只是呆呆地站着,天空中的佛陀们同样视若无睹。

    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阻止不了六耳猕猴做任何事。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黑熊精连忙挺身挡在了玄奘身前,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深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正当六耳猕猴与玄奘相距不过百丈之时,南边的云层也撕裂开来了。

    猴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他同样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玄奘冲去。

    “不自量力!”

    一个翻转,六耳猕猴的身影在天空中画出了一道弧线,转而朝着猴子迎了过去。

    下一刻,两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起。

    又是一道强烈的冲击波炸开了,如同闪电一般的光辉中,气体飞速膨胀,朝着四周肆虐而去。地面卷起了如同海浪一般的沙尘。

    翻天覆地的激战又一次开始,双方在天空中使出了全力厮杀着。歇斯底里的嘶吼声一次又一次响彻每一个人的耳畔。

    “我们,继续走。”玄奘轻轻伸出手去,拨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黑熊精。

    由始至终,他甚至都没有转过头去看那激战的两人一眼。只是任由风沙将他的僧袍高高扬起。

    “是,师傅。”黑熊精呆愣地点了点头,却还是回头去看了两人一眼。背起了行囊,他们继续一步步向西,就好像那激战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一样。

    真的没有关系吗?

    肯定是有的。

    每一个人都知道,两只猴子争夺的,是真正“齐天大圣”的名号,是“孙悟空”的身份。同时,也是由谁来保护玄奘西行的权利。

    但同时,却又没有半点关系。

    玄奘西行,为的是证道,为的是辩法,谁来保护,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场因自己而起的争端,却又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玄奘不由得想笑,却只能是苦笑。

    两只猴子的死斗从天空打到地面,又从地面打到天空。远远看去,就只是两道交织在一起的金光不断闪烁,所有靠近的一切都会被碾成粉末。

    山川在玄奘的身旁崩坏,河流在他的面前断去,草木,山岩,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周遭化作飞灰。唯独是他,毫发无伤。因为,每每当危机即将波及他的时候,两只猴子之中便会有一只出手去帮他化险为夷。可是,仅此而已。没有人会顾虑他的感受。

    狂风中,玄奘抿着唇,咬着牙一步步地走着。黑熊精沉默不语地跟着。

    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吧。

    远处的山坡上,小白龙静静地看着,许久,他咬了咬牙一步向前。

    那身后的天蓬连忙将他一把拽住了。

    “你想干什么?”

    “我想,帮他快一点到灵山。”小白龙抽了抽鼻子,小声道:“我可以当马,之前我当过的。不是吗?”

    说这话的时候,他那目光似乎都有些闪烁了。

    犹豫了好一会,他低声补充道:“这么搞法,从这里到灵山所有的一切都会被摧毁殆尽的。”

    说着,他郑重地看了天蓬一眼。

    静静地注视着小白龙,天蓬深深吸了口气道:“我送你过去吧。”

    “你送我?”

    “你自己去的话,说不定还没到玄奘法师身边,就已经死了。”

    说着,天蓬拽着小白龙的手腾空而起,朝着玄奘冲了过去。

    见状,卷帘也连忙跟了上去。

    落了地,小白龙当即化作一匹白马蹭到玄奘身旁。天蓬一把将玄奘推上了马。

    “一千里!用不了多久的,玄奘法师!”

    撒开腿,小白龙开始狂奔了。玄奘只能死死的抱住马脖子。那身后,天蓬、卷帘、黑熊精紧紧地跟着。

    从天空中望去,就如同大地上四匹狂奔的马一般,不管不顾地朝着灵山而去,一刻不停。

    那些个依旧悬停着的佛陀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最终选择了沉默。至于那两只还在激战之中的猴子,谁又顾得上呢?

    他们依旧如同一阵狂风一般在这最后的西行队伍周遭来回卷动,撕碎所有的一切,唯独留下狂奔的他们。

    灵山已经近在咫尺了,然而,猴子的灵力也已经在枯竭的边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