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百八十六章:不如成佛

2018-01-16 22:56:07Ctrl+D 收藏本站

    二郎真君府中,杨婵静静地站着。那门外的嘶吼声,砍杀声早已经愈演愈烈。杨婵甚至看到千年以前自己亲手栽种的巨木微微倾斜,轰然倒塌。

    掀起的沙尘从她的身旁卷过,可挡在身前的吴龙就是不让,一步不让。

    远远地,她看见杨戬纵身冲上了天空,又手持三尖两刃刀直刺了下来。一道冲击波撒开。挡在杨婵身前的墙与门都微微颤动了,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一般。紧接着传来的,是鹏魔王的嘶吼声。

    门外,多目怪高声呼喊道:“圣母大人!臣来接您了!”

    许久,杨婵望着吴龙道:“哥哥有伤在身,打不过他们的。让我出去。多目怪不忠于他们两个当中的任何一个,但他绝对忠于妖族,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吴龙低声道:“三圣母还是不要为难末将了。”

    “让!”

    一声叱喝之下,那门外的多目怪迅速捕捉到了杨婵的位置,连忙伸手一掌拍出去。顿时,整个墙壁都倒塌了。

    在那沙尘之后,只见杨婵和吴龙,以及其他的一众灌江口兵将都静静地站着。

    杨婵快步与吴龙擦肩而过,这一次,吴龙没有再阻止了。因为他看到围墙外的杨戬已是伤痕累累,单膝跪地,一缕鲜血从嘴角缓缓滑落,就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走,他们现在在哪里?”几乎没有停留地,杨婵与多目怪交错而过的同时已经腾空而起。

    见状,在场的妖将也连忙一个个脱战。多目怪和鹏魔王以及狮驼王迅速跟了上去。

    “刚刚收到的消息,他们都在西牛贺洲。”

    “我们现在过去。”

    “诺!”

    一下子,所有的妖将都撤离了。一片狼藉的二郎真君府外,只剩下一众伤痕累累的灌江口将士,以及,杨戬。

    那梅山七圣一个个都呆望着眼睛,似乎在等着他亲口说出那个必然的决定。

    “随她去吧,没必要徒增伤亡了。”

    闻言,一众将士才一个个松了口气。

    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杨戬拄着三尖两刃刀,一瘸一拐地朝着府邸走去。一路苦笑着。那背微微驼着,远远看去,竟充斥着一种无力感。

    谁能想到呢?昔日的三界战神,也有这样的一幕。

    ……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玄奘,看着倒地的猴子,看着六耳猕猴,脑海之中一片空白。

    此时此刻,唯独六耳猕猴在笑。大概在他的心目中,无论如何,胜利都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吧……

    玄奘的每一步都是摇摇晃晃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那不远处的天蓬微微张开了双手,却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扶。

    猴子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面带笑容。那是一种疲惫到了极致,解脱了的神情。

    六耳猕猴回头看了玄奘一眼,轻笑道:“你以为他是在对你说吗?也许,他是在对我说呢?”

    “对谁说,有那么重要吗?”猴子淡淡回了一句:“我,累了。”

    闻言,六耳猕猴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身后,玄奘还在一步步向西。

    苍茫天地间,狂风卷着细沙从他的袖间抚过。那上面早已沾满了斑斑血渍。

    西行一路,走到这一步,还会有什么结果吗?没人知道,可是他必须要走下去。

    大雷音寺中,如来面带微笑地微微颤动嘴唇。阵阵经文诵读声顿时响起了。那是如同午夜细雨一般的细微声响,甚至于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忽略。

    然而,正是这样轻微的诵读声,却直达百里之外,遁入玄奘的脑海之中,如同无数的细丝一样将他团团束缚住,一点一点地勒紧。

    又是无数的影像在玄奘的脑海中浮现了。

    他看到了自己自缢身亡的母亲被悬在房梁上,看到浑身是血的父亲临死前不甘地望着自己,看到自己的外祖父站在高高的台阶上,对自己横眉以对……

    就在所有人的面前,玄奘微微睁大了无神的眼睛,张大了嘴巴。

    那是直达心扉的痛。

    “你想普渡众生,可是,你渡了自己了吗?”

    “你的红尘真的斩断了吗?”

    “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可是你的师傅呢?如果你倒在这里,他怎么办?”

    玄奘看到一手养大自己的法明师傅在佛前伴着青灯长叹,在寒夜的威风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去,直到化作一堆枯骨。

    顿时,玄奘的眼泪如同决堤一般无声无息地流淌。

    此时此刻,他睁着眼睛,却再也看不见周遭的事与物,那神识已经被彻底地束缚在了意识的深处。

    在场的,每一个都呆住了。

    脑海中,所有的景象都停止了。四周的光影都一下暗淡了下来。

    玄奘呆呆的站着,他微微抬起的脚顿在了半空,没有落地。

    虚空之中,一把雕刻着怒目佛陀的匕首出现了,缓缓地来到玄奘身前。

    “心痛吗?只要一刀。心死了,就不会再痛了。”

    玄奘呆呆地看着那一把悬浮的匕首,微微颤抖着。

    如来轻声叹道:“不如,成佛吧。”

    ……

    “成佛?”通天教主哼地笑了:“玄奘成佛了,他就输了。那猴子也输了。六耳猕猴,又何尝不是输了呢?”

    “我们,也输了。”元始天尊低头抿了一口茶,目光冷淡。

    老君轻声道:“别急,八百年的执念,没那么容易化解的。”

    ……

    此时此刻,西牛贺洲战场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天庭。所有的眼睛都在看着,每一个人都在窃窃私语着。

    “玄奘成佛了,那西行不就彻底失败了吗?”

    “听说那妖猴护送玄奘西行,就是为了让玄奘扳倒如来佛祖。这样一来,他可就真输彻底了。”

    “他输了又怎么样?输了对我们有好处吗?我们天庭,还不是照样要看人脸色?”

    “看佛门脸色总比看那妖猴脸色好吧?你是没经历过六百多年前的事情。我可是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怕。”

    “那也是。哎……总比被那妖猴做大的好。”

    “那如果输了,他最终会怎么样?”

    “听说两个会有一个被天劫吞噬,另一个,会留下来成佛。”

    清心静静地听着,缓缓地站了起来。那目光似乎都有些恍惚了。

    一旁的雀儿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清心呆呆地眨巴着眼睛道:“我……想去找他。”

    “去吧……”

    这大概也是注定的吧。雀儿、风铃、清心,谁能安静地坐在这里等着他的死讯呢?

    如果真的有,大概就是空有雀儿记忆,却不是真身的自己了吧。

    雀儿微微低头,淡淡抿了口茶。

    “替我……跟师傅说一声。”

    “好。”

    转过身,清心腾空而起,朝着下界而去了。

    ……

    凉亭内,普贤遥望远处变幻莫测的天空道:“他还会继续向西吗?”

    一旁的正法明如来闭口不言,只是静静地坐着。

    “等吧。”地藏王悠悠道:“无论如何,结果,已经快要出来了。这才第一轮呢,即便能过,也不一定是他想要的。”

    此时此刻,小小的凉亭之中,已经聚齐全了佛门的四大佛陀:普贤、文殊、地藏王、正法明如来。连带的,还有一个灵吉佛。

    ……

    一片黑暗之中,法明那苍老的身影出现在了玄奘面前,拄着拐杖轻声道:“红尘苦海,不如成佛啊。”

    转眼之间,法明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金池长老,他握着钵,微微颤抖着说道:“玄奘法师既然能点醒贫僧,为什么自己不成佛呢?”

    一瞬间,法明的身影又化作了昔日大唐天牢中正法明如来所化的狱卒,隔着围栏叱道:“玄奘,事到如今,还不放下执念!”

    阵阵幻觉接踵而至,玄奘死死地闭着眼睛,可却依旧躲不开。

    莲台之上,如来微微张口,轻描淡写地又一次说道:“不如,成佛。”

    顿时,玄奘的身躯微微一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