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79.丹心第十九

2018-07-08 20:42:25Ctrl+D 收藏本站

    血洗不夜天,传说中夷陵老祖魏无羡以一人之力,屠杀当夜誓师大会在场三千名修士的血腥一战。

    也有传说是五千多人的。无论三千还是五千,有一点不变,那就是不夜天城的废墟,被他变成了一个血涂地狱。

    凶手魏无羡在群起而攻之的情形下,竟然全身而退,只身回到了乱葬岗。谁都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众家因此役元气大伤,因此在接近三年的养精蓄锐和拟定计划之后,四大世家才成功围剿了魔窟乱葬岗,把“屠杀”二字,还给了剩下的温氏余孽,和丧心病狂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魏无羡看着伏魔殿前的这些修士。他们的神情,和誓师大会那晚酹酒宣誓要将他和温氏余孽挫骨扬灰的那些修士们如出一辙。有的就是那晚幸存的人,有的是那些修士的后人,而更多的,则是和那些人怀有同样信念的“正义之士”。

    那名自言被他斩断了腿、不得不安上木制假肢的修士道:“三千人的血债,你万死不能赎清!”

    魏无羡打断他道:“三千人?不夜天城当晚到场的确实有三千多名修士,可是在场的还有几大家族的首领,还有各家的精英名士,有这些人在,我难道真的能把三千人都杀干净?你究竟是太看得起我,还是太看不起他们。”

    他只是在平淡地陈述一个事实,那名修士却觉得受到了轻视侮辱,怒道:“你以为我在跟你讨论什么?血债还能讨价还价?”

    魏无羡道:“我并非要在这种事上讨价还价,而是我不想光凭别人一张嘴就能随意让我的罪名翻倍。同样的,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想硬扛。”

    一人道:“不是你做的?有什么不是你做的?”

    魏无羡道:“比如赤锋尊被五马分尸,就不是我做的;金夫人秦愫金麟台自杀,也不是我逼的;你们一路杀上山来遇到的这些走尸凶尸,同样不是我控制的。”

    苏涉笑道:“夷陵老祖,我只听说你狂妄,却没料到你还喜欢狡辩。如若不是你,我还真想不出来,世界上还有谁能控制这么多走尸凶尸,逼得我们狼狈不堪。”

    魏无羡道:“这有什么想不出来的,只要有阴虎符,谁都能做到。”

    苏涉道:“阴虎符不是你的法宝么?”

    魏无羡道:“这就要问究竟是谁对它这么爱不释手了。就像温宁,某些世家明明怕鬼将军怕得要死,口里喊打喊杀,暗地里却悄悄把他藏起来十几年。奇怪,当初究竟是谁说已经把他挫骨扬灰了的?”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望向了在场的兰陵金氏门生。毕竟当初全权负责此事,信誓旦旦说已经焚毁了温氏余孽的二名为首者、还在不夜天城带头撒骨灰的,是兰陵金氏的家主。

    苏涉立即道:“你不必搬弄是非。”

    蓝忘机却冷然道:“搬弄是非者,唯你一人而已。”

    苏涉怔住了。

    虽然蓝忘机一直站在望向身旁,一语不发,可他一个人站在那里,就让旁人不敢冲上去。

    从当年在姑苏蓝氏还是一个小小外姓门生时起,苏涉就总是莫名其妙地在蓝忘机面前抬不起头。自立门户做了秣陵苏氏的家主之后,他曾一度暗暗欣喜:他已经是开创了一个家族的家主,而蓝忘机,依然是“蓝二公子”。并且期待着两人见面时的情形,想象蓝忘机会变了一副面孔,对他尊敬有加,说不定还能称兄道弟。他们二人路子相近,这是很有可能的。

    然而,再见面时,他发现,即便他成了家主,在这个“二公子”面前,依然抬不起头。甚至连蓝忘机这样说一句稍重的话,他都会被堵得一时不敢回击!

    正在此时,树林之中,又传来簌簌的异响和咕咕怪声。

    蓝启仁道:“又有新的一波凶尸来了!”

    闻言,一半人转身应对,另一半人还在警惕地将剑尖对准伏魔殿前的那一群“乌合之众”。魏无羡道:“我说了,这些凶尸都不受我的控制。有空看我,不如去看它们。”

    在场成名修士不少,也有几位家主和长辈,对付一群凶尸,自然不在话下。当下剑光琴响齐飞,没什么人顾得上他们这边。江澄一鞭子将三具凶尸抽成六段,转头对金凌喝道:“金凌!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意思是金凌再不过来就回去打断他的腿,可这样的威胁金凌以听过无数次,没有一次实施了,因此他瞅了江澄一眼,还是没动。江澄骂了一声,手腕一转,调过紫电,准备缠住金凌,强行把他拉回来。谁知,紫电鞭身上流转的紫光忽然一暗,片刻之后,熄灭了。

    长鞭迅速化回了一枚银色的指环,套上了食指,江澄当即愣住了。他从未遇到过这种紫电自动收势的状况,还在看着自己的手掌,忽然,两点血滴到了他的手掌心中。

    江澄扬手一抹,抹到了一手鲜红。

    金凌失声道:“舅舅!”

    正在与群尸混战的人群中也陆陆续续传来数声惊呼。放眼望去,竟然十之**的人剑光都黯淡了下来,将近一半的人脸上都茫然地挂下了两条鲜红的痕迹,那是鼻血。还有的人,则是口鼻鲜血齐流!

    一名剑修慌道:“怎么回事?!”

    “我……我的灵力没了!”

    “帮帮我!帮帮我!”

    避尘自动出鞘,将追逐着那名求救修士的两具凶尸斩为四截。然而,求救之声越来越多,此起彼伏,人群也渐渐越聚越拢,朝伏魔殿这边退来。

    魏无羡和蓝忘机对视一眼,终于确定了。

    这些上乱葬岗来准备大杀一场的修士们,竟都在这忽然之间失去灵力了!

    非但剑光消退,符篆失灵,连姑苏蓝氏和秣陵苏氏的门生的琴箫奏乐也沦为了反音,失去了退魔之效。

    形势陡转!

    一片兵荒马乱、人仰马翻之中,蓝思追忽然拨开站在他前方魏无羡和蓝忘机,从他们中间冲出来喊道:“诸位,到这里来,到伏魔殿里面来!这座大殿的地上有好大一个阵法,缺失了一些部分但是应该补起来就能用,可以抵挡一阵!”

    魏无羡闻言,连忙把蓝忘机拉过来和他站到一起,让出了伏魔殿的入口。苏涉见有杀昏了头的修士想冲进去,忙高声喝道:“不能进去!这一定是瓮中捉鳖之计!里面一定有更危险的陷阱在等着我们!”

    听他这么一喊,众人又猛然惊醒。魏无羡立刻道:“死在外面也是死,死在里面也是死,左右都是死,进去还能拖一拖,你这么急着让所有人一起死,什么意思啊?”

    他这话说得虽然很有道理,但因为是他说的,众人反而更不敢进去了,犹豫着继续苦苦与凶尸撕斗。旁人没了灵力,还能再勉强支撑一阵,聂怀桑却是等不得了,众人皆知,他胆小怕事,天赋又差,人还不上进,不好好修炼,被这突生的异变逼得手忙脚乱狼狈不堪,全靠几个贴身护卫奋力保护才没受伤,眼看尸群越聚越多,根本望不到尽头,他忙道:“诸君!你们到底进不进啊?哎呀不管了,你们不进我先进了,不好意思,走走走走走,大家伙赶紧的!”

    话音未落,聂怀桑便干脆利落地领着清河聂氏的一帮门生冲进了伏魔殿,当真是急急如丧家之犬,惶惶似漏网之鱼。旁人登时被他这份坦率惊得目瞪口呆。

    蓝忘机取下背上古琴,弦响震天。可他的破障音再精再绝,终究也只有一人之力。温宁见状,跃下伏魔殿,助他驱赶凶尸,同时还要默默忍受来自这些修士的削刺劈砍、拳打脚踢。好在他没有痛觉,这才不受影响。

    这时,一名方才被放出来的少年道:“阿爹,别杀了!你信我,进去!我们刚刚才从那大殿里出来,里面没有什么陷阱的!”

    其余几名少年也叫了起来:“是啊,里边地上也确实有一个大阵!”

    金凌道:“舅舅,进来吧!”

    江澄将失了剑光的三毒刺出,恶狠狠地道:“你给我闭嘴!”

    骂完却又有鲜血从他口鼻中流了下来,金凌冲下台阶,拽住他就强行往伏魔殿里拖。江澄这时灵力尽失,十几岁的男孩子力气又大,竟然就这样被他拖了进去,江家的修士们连忙也随主入殿了。恰好聂怀桑的声音嗡嗡地从空旷的大殿里传来,大喜道:“诸君!都快快进来吧!这里边装个几千人不成问题!哪位前辈进来帮忙补补地上这个阵法?我不会啊!”

    听到他最后一句,所有人心头都是两个大字:“废物!”

    蓝忘机指不离弦,抬头道:“叔父。”

    蓝启仁原本并不想进殿,他宁可一个人在外厮杀到最后一刻。然而,此时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许许多多的蓝家修士和交由他指挥的金家修士,厮杀的主力也不是他。他不愿罔顾这些门生的性命,有一丝生机那便要抓住一丝。

    他不去看蓝忘机,举剑喊道:“小心入殿!”

    至此,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云梦江氏四大世家都进殿了。有他们带头,剩下的人都立刻决定不再负隅顽抗。即便万一殿中真有什么洪水猛兽、妖魔鬼怪,前头也有四个高个子扛着,连忙蜂拥而入。

    最后只有秣陵苏氏那一批人还没动作。魏无羡道:“咦,苏宗主,你不进去吗?很好,那你就留在外面吧。不过大家不是都没了灵力吗,你留在外面,岂不是送死?勇气可嘉。”

    苏涉扫了他一眼,嘴角抽了抽,也带着门生们进殿了。

    伏魔殿很顺利地容纳了这千余人。千人的喘气、急语、惶惶之声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回荡不止。蓝启仁一进去,便走到聂怀桑身边,在他殷切的期待目光中检查了地面上阵法的残缺之处,果然是年代久远,当下割破手掌,以鲜血将阵法补上。

    温宁守在台阶之上,将靠得最近的几具凶尸掷开。阵法一被补上,那些走尸便都仿佛被挡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之外,暂时冲不进来了。

    魏无羡等蓝忘机收起了琴,这才和他一起缓缓走入殿中。进入大殿中、刚刚松了一口气的修士们看到这一黑一白双双布下台阶,一千多颗心立即又提了起来。

    谁都没料到,竟然会是这么个下场。他们明明是来围剿夷陵老祖的,现在却反倒被围剿了一样,还要躲进夷陵老祖的主殿才能苟延残喘一刻。

    蓝启仁补完了地上的阵法,站到人群之前,挡住了这两人的去路,昂首挺胸,就差张开双臂拦住他们了,一派魏无羡敢破坏阵法就拼了这条老命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

    蓝忘机道:“……叔父。”

    蓝启仁心中失望之情未过,一时半会儿,仍是不想看这个从小教到大的得意门生,只看着魏无羡,冷冷地道:“你究竟想如何。”

    魏无羡在台阶上坐了下来,道:“不如何。既然你们进都进来了,那我们不如聊聊天。”

    听他在这种场面下,口气仍轻松得半点肃穆也无,蓝忘机摇了摇头。但也和他一起坐了下来,将古琴横在腿上,缓缓奏起。

    见蓝忘机奏琴为退魔阵法助力,蓝启仁略感安慰,心道:“忘机这孩子,还是有分寸的,唉……”

    他这才看了一眼蓝忘机,见他在此种状况下,依然从容不迫,风度仪态分毫不坠,白衣一尘不染,抹额也佩得整整齐齐,忍不住习惯性地暗暗赞赏自豪一番。然而,他又看到了坐在蓝忘机身旁的魏无羡,一身黑衣格外刺眼,总觉得他再坐近点,就要把蓝忘机的白衣染脏了,这股自豪之感当即转为愤怒之意。他冲魏无羡喝道:“我们与你,没什么好聊的!”

    魏无羡道:“怎么会没什么好聊的?我就不信,你们难道不想知道自己怎么会突然失去灵力——喂,都别露出这样的表情,知道你们肯定又想赖到我身上。天地良心,魏某可没这么大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就让你们所有人都中招了。”

    虽然仍有人口头嘴硬不服,但也有一些人心想:……这倒是实话。

    面面相觑间,魏无羡又道:“我猜你们过来围剿之前一定没来得及先聚起来吃顿饭,所以应该不是中了什么毒。”

    当然,也没听过有什么毒能让人突然灵力溃散的,否则这种毒药一定早就被多名修士重金求购、传得沸沸扬扬腥风血雨了。此次来的修士中有不少医师,抓过几人探了一阵,那几人低声追问道:“如何?如何?这灵力的溃散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这个问题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无暇去警惕魏无羡如何了。毕竟若是灵力彻底溃散,再也回不来,那就等于废人一个,那真是比死在这里更可怕、更让人痛苦的后果。几名医师快速讨论一阵,道:“诸位的丹元安好未损,不必担心!该是暂时的。”

    江澄听说是暂时的,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接过金凌递给他的手帕把脸上鲜血擦净了,又道:“暂时?暂时是多久?什么时候能恢复?”

    一名医师道:“……恐怕……至少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

    众人纷纷抬头,去望殿外围得密密麻麻水泄不通的凶尸群,数目并不比他们这次来的活人少。个个都直勾勾地盯着人头躜动、阳气翻涌的伏魔殿内部,根本不舍得离开半步,在外摩肩接踵地徘徊蠕动,仿佛随时会冲进来。腐臭之气浓烈扑鼻。

    至少一个时辰才能恢复灵力?地上这个废弃多年、被临时补好的残破阵法,都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一个时辰!

    况且,夷陵老祖此刻就和他们处在同一空间,虽然不知为什么他尚且没动手,也许是猫捉耗子一般要玩儿够了、吓够了他们才杀,但谁都不敢保证他不会突然暴起。

    他们的目光这才重新聚到魏无羡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