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13.忘羡第二十三 3

2018-07-08 20:42:09Ctrl+D 收藏本站

    遇罗青羊夫妇的次日,二人来到广陵的一座小镇上。

    魏无羡举手搭在眉间,望见前方酒招飘飘的幌子之间,有一家旗子上印着一个特殊的纹章,道:“前边休息吧。”

    蓝忘机点了点头,二人并肩前行。

    云梦观音庙那一夜过后,魏无羡和蓝忘机结伴而行,带着小苹果一起四方游猎,听到哪地有邪祟作乱、侵扰民生便前去查探,举手解决,顺便游山玩水,领略当地风土人情。如此三月,闭耳不闻仙门事,好不逍遥自在。

    只是,人终究是无法永远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逍遥这么久了,也该打听打听了。

    进了酒肆,坐到不惹眼的角落桌边,店伙计上前招呼,观二人容貌气度,看到蓝忘机腰间佩剑,再看魏无羡腰间笛子,心中忍不住把他们和某两位联系到一起。可使劲儿瞅了好一阵,这位白衣客人又确实没佩戴姑苏蓝氏的抹额,终是没敢确定。

    魏无羡要了酒,蓝忘机则点了几个菜。魏无羡听他低沉的声音报着菜名,一手支腮,脸上笑意盈盈。等那伙计下去了,他才道:“这么多辣菜,你吃得下去么?”

    蓝忘机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淡声道:“坐好。”

    魏无羡道:“杯里没茶。”

    “……”蓝忘机将茶杯斟满,重新送到唇边。

    过了一会儿,他又道:“……坐好。”

    魏无羡道:“我坐的还不好?我又没像以前那样把腿放到桌子上面。”

    隐忍片刻,蓝忘机道:“那也不要放到别的地方。”

    魏无羡茫然道:“我放哪儿了啊?”

    蓝忘机:“……”

    魏无羡道:“蓝二公子要求真多。要不你教教我怎么坐。”

    蓝忘机放下茶杯,看了看他,一振衣袖,正欲起身好好教教他,大堂中的那张桌子却陡然爆发一阵狂笑。

    桌上一人捧腹道:“我的妈呀!真的吗!老兄你说的是真的?!金光瑶跟自己的亲妹妹通|奸,搞得自己还不举了?!”

    魏无羡立即坐直了,和蓝忘机一起侧耳倾听。他们就是为探听消息而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我操,果然古往今来说的都没错!这些上边的人哪,表面越是光鲜,背后就越是龌龊不堪!”

    “不错,没一个好东西,什么尊啊君子啊,哪个不是披着张皮出来混给人看的。”

    一人低声道:“小点声儿吧……又不是什么好听的话。”

    大笑的那几人满不在乎道:“怕什么,这儿又没人认识咱们。”

    “就是!况且就算被听到了又怎么样?你以为现在的兰陵金氏还是当初的兰陵金氏?管得住旁人的嘴么?有本事像以前那样再横啊?不爱听憋着!”

    “原来那封信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几个人证也都找到了。秦愫的侍女,还有那个老妓女,也亏金光瑶想得出来那种法子,绝配,绝了!”

    一人就着一口酒,大口吃肉,边吃边唾沫横飞道:“话说这个思思当年也是大红大紫过的勾栏名人,老成那样,我都没认出来,真他妈倒胃口,金光善这死的也是够惨,哈哈哈哈哈……”

    听到“思思”这个名字,魏无羡和蓝忘机同时抬眼,若有所思。

    一名修士拿着筷子,指点江山道:“这个金光瑶,该狠的时候不狠,不该狠的时候狠。就算他后来发现这个思思是老熟人,可熟人又怎么样?人证就该灭口啊,留了活口,看看现在下场是什么?人家把他从前的老底全都揭了。”

    “你怎么知道金光瑶是妇人之仁,说不定人家跟思思有那种……嘿嘿,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后面言语逐渐不堪入耳。蓝忘机的眉头皱了起来,好在那一桌上有正常的人也听不下去了,岔开话题:“行了行了,老谈这些做什么,吃菜吃菜。这金光瑶生前再怎么做兴风作浪,现在也只能困在棺材里和聂明玦打架了。”

    “我看够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尸体骨头都得被聂明玦拆碎了。”

    “可不是!我去了封棺大典,看了一眼,那棺椁周围怨气重的呀……那棺材真能封住他们一百年?封不住怎么办?”

    “封不封得住暂且不提……要是有人想偷金光瑶身上的阴虎符,去撬那口棺材该怎么办?”

    立即有人大声道:“谁敢!清河聂氏、姑苏蓝氏、云梦江氏都派了人围守那片墓地,谁都别想动。况且阴虎符也只剩一半了,除非你是薛洋,不然偷个铁疙瘩来干什么?”

    最先问阴虎符的那人虽是看似被打消了念头,不再提起,但他的眼神却并未改变。并且,魏无羡知道,像他这样的人,抱有类似念头的人,不计其数。

    一人边夹菜边道:“不管怎么说,封棺大典都结束了。兰陵金氏算是完了,今后又要变天喽。”

    “说起来,这次封棺大典还挺让我刮目相看的,聂怀桑竟然办得不错啊?原先他主动请缨的时候,我还以为铁定要搞砸呢。毕竟一问三不知。”

    “我也是!谁知道他居然主持得不比蓝启仁差。”

    听他们惊讶纷纷,魏无羡心道,这算什么?今后的数十年里,说不定清河聂氏的这位家主,在必要的时候,会逐渐开始展露锋芒,继续给世人带来更多的惊讶。

    蓝忘机则是因为蓝启仁的名字而微微一动。那边继续议论:“蓝曦臣又是怎么回事,封棺大典之前就在闭关,封棺大典之后还在闭关。成天闭关,这是要学他爹吗?怪不得蓝启仁脸色那么难看。”

    “能不难看吗?家主这幅样子,家里小辈整天跟一具凶尸跑来跑去,夜猎还要凶尸来帮忙解围!蓝忘机要是再不回去,我看他就要骂街了……”

    菜上来了,酒也上来了。

    魏无羡斟满一杯,慢慢饮下。

    离开酒肆之后,还是魏无羡坐上小苹果,蓝忘机牵着绳子在前边走。

    晃晃悠悠地蹬着小花驴,魏无羡取出腰间笛子,送到唇边。

    清越的笛声飞鸟一般越过天空,蓝忘机顿足,默默聆听。

    正是被困在屠戮玄武洞底时,他唱给魏无羡听的那支曲子。

    也是魏无羡刚刚回来之后,鬼使神差在大梵山吹出来、让蓝忘机确定他身份的那支曲子。

    曲终,魏无羡对蓝忘机眨了眨左眼,道:“怎么样,我吹的不错吧?”

    蓝忘机缓缓颔首,道:“难得。”

    魏无羡知道,难得的意思是难得他记性好了一回,忍俊不禁道:“你不要总气这个呀,从前是我错了还不行么?再说我记性不好,这应该要怪我娘。”

    蓝忘机道:“怎么又怪你娘。”

    魏无羡把胳膊撑在小苹果的驴头上,道:“我娘说过的,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这也是他所能记住的,关于父母,为数不多的东西。

    思绪飘飞片刻,又被魏无羡拉了回来,见蓝忘机正专注地望着他,道:“我娘还说了……”

    听他迟迟不说下半句,蓝忘机问道:“说什么。”

    魏无羡对他勾勾手指,神情肃然,蓝忘机走近了些。魏无羡俯下身,在他耳边道:“……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

    蓝忘机眉尖微动,正要启唇,魏无羡抢着道:“不知羞,不正经,无聊,轻狂,又在胡说八道,对不对?好啦,我帮你说了。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词,真是跟从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我也是你的人,扯平了,行不行?”

    比口舌上的工夫,蓝忘机永远也比不过魏无羡,只能微微摇头,唇角却已悄然无声地浅浅一弯,眸中也有朦胧的涟漪散开。

    笑够了,魏无羡扯着小花驴的缰绳,道:“回去看看吧。”

    蓝忘机望向他。魏无羡道:“好久没喝天子笑了,咱们回姑苏,先去彩衣镇玩儿一趟,都这么多年了,那儿的水行渊都该除干净了吧?你叔父要是勉强能见我呢,你就把我和那几坛子酒一起藏在你房间里;要是见不得我呢,咱们看完就跑,跑个一年半载再回去。”

    蓝忘机简洁有力地道:“嗯。”

    清风徐来,两人的衣衫都如春水一般泛起波澜。

    他牵起载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将细细的绳子紧紧抓在手心,继续朝前路走去。

    魏无羡迎风看着蓝忘机的背影,眯起眼睛,盘起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能够用这种清奇的姿势在小苹果背上保持不倒。

    这只是一件无聊的小事,他却像发现了什么有趣的稀奇事,急于和蓝忘机分享,叫道:“蓝湛,看我,快看我!”

    如当年一般,魏无羡笑着叫他了,他也看过去了。

    从此,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