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22.夺门 3

2018-07-08 20:56:43Ctrl+D 收藏本站

“……”秦公子状似若无其事道:“这我就不清楚了。也不知下手的家仆用了多重的手, 但毕竟是家中旧仆,我也没有想真的拿他怎么样。他心里若是敢怒不敢言暗恨我, 我也没办法。”

蓝思追在一旁听得忍不住了, 道:“秦公子,这……这和你一开始说的也……差太远了。当时二位前辈请您明言,您为何隐瞒了这么多?”

秦公子道:“我以为只要有符篆宝剑就可还我家安宁,我怎知非要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

魏无羡语气跌宕起伏地道:“不不不, 这可不是陈芝麻烂谷子, 情况相当严重啊秦公子!你想想,这人生前你可是骂过也打过的, 说不定把人家腿都打断了。万一他真没拿玉佩去卖, 那他就是含冤而死,不找你找谁?”

秦公子立刻道:“他又不是我杀的!也不是自杀!为什么要找我?”

魏无羡道:“哎?你怎知不是自杀?说不定真是一气之下自杀的, 只不过被人当做了意外。那可就更糟了。”

秦公子道:“一个大男人, 哪能为这点事便气到自杀?”

魏无羡道:“秦公子, 干我们这行, 最忌想当然。每个人心思气度不同, 一个大男人会不会因为‘这点事’气到自杀, 这可说不准。要知道尸变的理由可能是夺妻之恨杀子之仇, 也可能是小时候甲某人没带乙某人玩儿泥巴这种鸡毛蒜皮啊。”

秦公子嘴硬道:“绝对不是自杀!一个人若是要自杀, 他可以上吊可以服毒, 怎会选择去从山坡上滚下来这种自杀法子?死不死得成都说不准, 绝对不是自杀。”

魏无羡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但秦公子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就是因为你打瘸了他的腿, 他行走不便、才从山上滚下去摔死的呢?如果是这样,四舍五入就等于你杀了他,岂不更糟?”

秦公子恼道:“什么叫四舍五入就等于我杀了他?如果是这样,那就是意外!”

魏无羡道:“你确定要说服一个这样惨死的人他死是因为‘意外’?人家既然回来了,意思就是说总得有人为这个‘意外’负责啊。”

秦公子说一句他就堵一句,堵得秦公子冷汗微微,脸色铁青。魏无羡又道:“不过也不必就此绝望,我再告诉你最后一个保命法门,你且如此这般。”

秦公子道:“哪般?!”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便知他又要胡说八道了,摇了摇头。

魏无羡道:“你听好,须得将已被破开的宅门、厅门大敞,保持畅通无阻。反正你不敞也拦不住那东西了。”

秦公子道:“好!”

魏无羡道:“排尽家中其余闲杂人等,当心伤及无辜。”

秦公子道:“已差不多都走光了!”

魏无羡道:“那好,就寻一名阳气旺盛的童子,在子夜时分,横一条长凳,坐于你寝室之前把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是这样?”

魏无羡道:“就是这样。童子已经在这儿了。至于其他的,秦公子可一概不理,安心待到天亮即可。”

他指的是蓝思追。秦公子一听最后一句便嘴角抽搐,扫了那瞧着斯文秀气的少年一眼,道:“他守门外,您二位呢?”

魏无羡道:“我们当然是守门内,陪着秦公子你了。万一门外守不住了,那凶尸打进来,我们再作打算。”

秦公子实在是忍不住了,道:“就不能请这位公子直接来帮我守外门?”

他指的是蓝忘机。

于是魏无羡惊呆了,道:“你说谁?他?”

他险些笑倒在地,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揽住魏无羡的肩,这才没让他真倒在地上,道:“不能。”

秦公子被干脆利落地拒绝后颇感不快:“为什么不能?”

魏无羡肃然道:“你忘了我刚才说什么,要童子才行的。”

“……”秦公子不信,“怎么,他不是吗?!”

直到蓝思追把秦公子送出小竹轩许久,魏无羡仍是捧腹不可抑。

蓝忘机看他一眼,突然一把将魏无羡捞过来按到自己腿上,淡声道:“笑够了没有。”

魏无羡道:“没有!”

他坐在蓝忘机腿上,道:“含光君,你这张脸可真是能骗人,人家都道你好个清心寡欲光风霁月守身如玉的人儿。我感到很委屈。”

蓝忘机托了他一把,让魏无羡坐得更上,两个人靠得更近,道:“委屈?”

魏无羡道:“简直岂有此理。你说说看,你分明已经不是童子,别人却看到你这张脸就不分青红皂白说你是。上辈子我除了救人就没摸过姑娘的手,但就没一个人相信我还是童子。”他一一数来,道,“上学夜猎!人人传我游戏花丛;上乱葬岗!人人传我混世淫魔。真是有苦说不出,有冤无处诉。”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将魏无羡一只手牢牢覆住,眼底有微不可察的笑意涟漪扩散开来。

魏无羡道:“你还笑,你真是没有同情心,一个冷酷无情的男人。我好歹也是世家公子榜排行第四,结果那一辈子就跟人亲过一次。我还一直以为是哪位美貌仙子对我芳心暗许,心道我魏婴也不枉此生了,谁知居然是你……”

听到这里,蓝忘机终于坐不住了。

他一把将魏无羡压到榻上,道:“是我不好吗!”

“你紧张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到了时辰,蓝思追牵着小苹果站在院子里,等了好一会儿,魏无羡和蓝忘机才慢吞吞地从屋中出来。

他本想提醒一句,魏前辈,你又穿错了含光君的衣服,但想了想,还是默默咽下了。

毕竟两三天就要穿错一次,次次都提醒,岂不是要累死?

而且每次魏前辈都会因为嫌麻烦,将就着穿算了,感觉提醒了也并无意义,还是装作没看见好了。

魏无羡跨上小苹果,从褡裢里掏出一只苹果,脆生生地咬了一口。蓝思追看那苹果,总觉得十分眼熟,犹豫片刻,道:“魏前辈,那不是秦公子带来的水果吗?”

魏无羡道:“不错。”

蓝思追道:“……凶尸带来的水果哦?”

魏无羡:“正是。”

蓝思追:“吃这个没问题吗?”

魏无羡:“没问题。只是掉地上了而已,洗洗能吃。”

蓝思追:“凶尸的苹果,会不会有毒……”

魏无羡:“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没有。”

蓝思追:“前辈怎知?”

魏无羡:“因为我已经给小苹果吃了五六个了……小苹果住蹄!不要尥蹶子!!蓝湛救我!!!”

蓝忘机一手抓紧愤怒的小苹果的缰绳,一手把魏无羡嘴边的苹果拿下来,道:“不要吃了。明天买。”

魏无羡扶着他的肩,好容易又坐稳了,道:“这不是想给含光君省点钱嘛。”

蓝忘机道:“永远不用。”

魏无羡搔了搔他下颌,笑眯眯的。忽然,像是想起一事,他随口道:“噢,对了,思追,你是童子吗?”

他问得自然无比,蓝思追却霎时“噗”地喷了。

此举甚不姑苏蓝氏,蓝思追发觉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忙端整仪态。魏无羡道:“不要紧张,之前我对那秦公子都是随口乱说的,有时候作法的确是非童子不可,但你既是用剑斩凶尸,那是不是童子真没什么所谓。不过如果你不是的话,我会很吃惊的……”

话音未落,蓝思追已耳赤面红道:“我我我我当然是!!!”

夜半三更,空荡荡的秦府果然门户大开,秦公子已等待多时。

蓝思追往秦公子门前一站,无盔无甲,瞧来却颇为沉着可靠。秦公子见他还有几分初生牛犊的气势,眉头也没那般紧锁了,但终归是不放心,进入卧房后,关门转身道:“让这位小公子守门当真没问题?万一除祟不成我家里反而又多一条人命……”

那边两人已安然坐在桌边,魏无羡道:“不会有人命的。秦公子,你算算那凶尸闹了多少天了,你府上真出了一条人命吗?”

秦公子也坐了过去。魏无羡把一只凶尸的梨子放上桌,道:“吃个水果压压惊。”

连日压力下,秦公子已是有些精神恍惚,拿起来就往嘴边送,正待说话,却听“咚咚”、“咚咚”,怪响传来。

刹那间,似乎有阴冷的气流卷入屋内,桌上烛火扑闪扑闪。

秦公子手上梨子掉下,骨碌碌滚开,右手又放到了腰间剑柄上。

“咚”、“咚”、“咚”。

怪声越响,越近。每响起一次,烛火便像在害怕一般,颤抖一次。

门外一声清亮的长剑出鞘之声,纸窗上淡淡黑影掠过,那怪响霎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腾空与扑闪之声,还有木具破碎的巨响。

秦公子面色发青,道:“外面怎么了?!”

魏无羡道:“打起来了而已。不要在意。”

蓝忘机听了片刻,道:“太过。”

魏无羡明白,他的意思是,听剑风步风,蓝思追出剑快而凌厉,失之端凝,不够沉稳。并非威力不强,但与姑苏蓝氏剑法宗旨不符。若是精气神不能统一,或路子驳杂,修习到高层时,恐有分歧,将难以精进。

他道:“已经不错了。思追还小,出手控不住。长大点,多跟人对对就知道了。”

蓝忘机摇了摇头,又听了少顷,忽然望向魏无羡。

魏无羡亦略是讶异。他也听出来了,刚才,蓝思追有几剑,不是姑苏蓝氏的剑法,而是云梦江氏的剑法。

可他并没教过姑苏蓝氏的小辈这个,推测道:“思追他们经常和金凌结伴出门夜猎,估计是过招的时候无意间记住了。”

蓝忘机道:“不妥。”

魏无羡道:“那你回去要罚他么?”

蓝忘机道:“罚。”

秦公子道:“你们在说什么?”

魏无羡把地上的梨子捡起重新放到他手边,道:“没什么。你吃点东西压压惊,不要这么紧张。”随即对蓝忘机笑道,“不过,含光君,你好厉害啊。我听得出来是云梦的剑法也就罢了,你怎么也听得出来?”

似乎卡了一下,蓝忘机才道:“与你交手数次,记住了罢了。”

魏无羡道:“所以才说你厉害啊,我用云梦江氏的剑法跟你交手,总共也就十几年前那几次吧,这你也能记住,一听就听出来了,还不厉害吗?”

他边说边把烛火往蓝忘机那边推去,想看他耳垂红了没有,蓝忘机却识破了他的险恶用心,五指牢牢覆上魏无羡握着烛台的那只手,给他推了回去。烛光一来一回中,摇摇若醉,映出了魏无羡一双笑意盈盈的眼,弯弯上翘的嘴角,看得蓝忘机喉结微动。

正在这时,两人俱是一怔,魏无羡“咦”了一声。秦公子如临大敌:“怎么了?这蜡烛有什么问题?”

无语片刻,魏无羡道:“没有,这蜡烛很不错。再亮点儿就更好了。”

他对蓝忘机道:“这几剑思追使得倒是最漂亮。但听起来不像是你家的剑法,也不是我家的。”

须臾,蓝忘机凝眉道:“也许,是温氏的。”

魏无羡了然,道:“多半是温宁教他的。也好。”

说话间,屋外阵阵巨响不断,哐当哐当,动静越来越大,秦公子的脸也越来越青。魏无羡也觉得有点不像话了,冲外边道:“思追,我们里边都说了十多句话了,你就是拆房子,现在也该拆完了啊?”

蓝思追在外边应道:“魏前辈,这凶尸闪得极快,而且,一直在躲我!”

魏无羡道:“它怕你吗?”

蓝思追道:“不怕,它能打,但是好像不想跟我打!”

魏无羡奇道:“它不想伤不相干的人?”

他对蓝忘机道:“这倒有趣,我很久没见到这么讲道理的凶尸了。”

秦公子则焦躁道:“他行不行,怎么还拿不下来?”

魏无羡尚未开口,蓝思追又道:“含光君、魏前辈,这凶尸左手成爪,可右手成拳,好像手里抓着什么东西!”

闻言,屋内魏无羡与蓝忘机交换了一眼。魏无羡微一点头,蓝忘机道:“思追收剑。”

蓝思追愕然道:“含光君?它手中那东西我还没……”

魏无羡起了身,道:“没事!收剑吧,不必再打了。”

秦公子道:“不必再打?”

门外,蓝思追道:“是!”果然“铮”地收剑,纵身跃开。门内,秦公子道:“这算是怎么回事?那东西还在外面没走啊!”

魏无羡起身道:“不必再打,是因为事情解决得差不多了,只剩最后一步。”

秦公子道:“哪一步?”

魏无羡一脚踹开了门,道:“我这一步!”

两扇木门“砰”地弹开,一道黑魆魆的身影僵立在门前,披头散发,面容污垢,只有一对眼白上翻的白瞳异常狰狞。

一见这张脸,秦公子脸色大变,一边拔剑一边疾退,那凶尸却一道黑风般刮了进来,左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蓝思追从门外迈进,见此情形一惊,正欲救人,却被魏无羡拦下。蓝思追心想这秦公子虽然个性强硬不讨喜,但绝对罪不至死,二位前辈必不至于袖手旁观这凶尸弄死他,略略定神。

只见那死去的家仆五指犹如铁箍,秦公子被他掐得面色紫涨,青筋暴起,一把剑早不知在这凶尸身上捅了多少个窟窿,却犹如捅在一张白纸似的毫无反应。

那凶尸缓缓扬起右拳,朝秦公子脸上挪去,仿佛要一拳把他砸个五彩缤纷、脑浆迸裂。屋内另外三人都紧紧盯着这一幕,蓝思追更是已快压不住握剑的手了。

就在他以为秦公子下一刻便要爆头而亡时,却见那凶尸右手五指一松,指缝间滑出一样扁圆事物。

这事物尾端以黑线相连,这凶尸把它往秦公子脖子上套去。

秦公子:“……”

蓝思追:“……”

套了三次,才勉强套上了秦公子的脑袋。这一段艰难的动作,过分笨拙和僵硬,实在是……很难让人生出威胁感。

见它并不动杀手,也不像是要用这条细线勒死秦公子,两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谁知,这口气还没松到底,那凶尸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又重又狠,打得秦公子大叫一声,口鼻鲜血横流,倒地昏死过去。

那凶尸打完了人,转了个身,似乎这就要走。蓝思追正看得瞠目结舌,见状又把手放在剑柄上,但总觉得这情形莫名滑稽,太认真似乎更滑稽,竟是不知该不该出手。魏无羡却已是笑了个半死,对蓝思追摆手道:“别管了,随它去吧。”

那凶尸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便拖着一条断腿,一拐一瘸,蹦蹦跳跳地,出门去了。

望着它逃之夭夭的背影,蓝思追呆了一会儿,才道:“魏前辈,这……就这么放了它走,没问题吗?”

蓝忘机俯身查看了下被打得满脸鲜血的秦公子,道:“没有。”

蓝思追目光转回秦公子身上,这才有心思去细看他脖子上挂着的那样东西,竟是一枚玉佩。

系着玉佩的红绳似乎在土里翻滚多年,肮脏极了,所以看起来是黑的,玉色却还是润白的。

“这是……”

魏无羡道:“物归原主了。”

在蓝忘机确定秦公子只是昏迷不醒,没有性命之忧后,两人便带着蓝思追离开了秦府。

临走前,魏无羡贴心地帮秦公子把三道门都关上了。

蓝思追道:“不容易呢。”

魏无羡翻身上了小苹果,道:“什么?你说秦公子吗?给那凶尸打一拳就彻底了结这桩了,很容易了好吗!”

蓝思追道:“我不是说秦公子,我是说那凶尸。过往我看卷宗记载的厉鬼凶尸报怨,不少都是因斗米之仇生前结怨,死后索人性命,并且作祟时状如疯狂。这凶尸却……”

站在被抓痕挠得不成样子的大门前,蓝思追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还是有点觉得不可思议,道:“尸变后的两年里都在山里找一块生前弄丢的玉佩。我第一次见到凶尸尸变不是为杀人报仇,而是为了做这种事。”

魏无羡又摸出个苹果,道:“所以我才说,我很多年没见到这么讲道理的邪祟了。要是换个稍微记仇点的,轻的切了秦公子一条腿,重的杀他个满门鸡犬不留都不稀奇。”

蓝思追想了想,道:“前辈,思追仍是有疑未解。它的腿,到底是不是秦公子打断的?是因为这样才会失足摔死吗?”

魏无羡道:“不管是不是,反正它自己没把这笔账算在秦公子头上就是了。”

蓝思追道:“嗯,那,它当真打一拳就心满意足了吗?”

蓝忘机道:“看样子,是。”

魏无羡“咔嚓”一声响亮地啃了一口苹果,道:“是吧。所谓人争一口气,死而不安也是因为那一口气堵在胸口。他把水果砸了,玉佩还了,人也打了,那口气出了,就不堵了。”

蓝思追道:“要是每个邪祟都这么讲道理,那便好了。”

闻言,魏无羡笑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就算是人,一旦怨恨起来都是不讲道理的,你还指望邪祟跟你讲道理么?要知道,这世上可是谁都觉得自己很委屈的。”

蓝忘机收了收小苹果的缰绳,淡声道:“运气很好。”

魏无羡赞同:“那的确是。这位秦公子实在是运气很好。”

憋了半天,蓝思追还是没憋住,诚恳地道:“不过我,总觉得,一拳是不是有点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是被那凶尸一拳打得还没缓过劲儿来,抑或是对魏无羡彻底绝望了,之后几天里,秦公子都再没找上门来。

不过,七日后,城中却有关于他的消息传到了这边。

听说一日清晨,忽然在大路边发现了一具身穿破烂寿衣的青年尸身,腐烂了一半,臭不可闻。正在大家商量着是不是用张席子卷了到哪里挖个坑埋了时,这位秦公子大发善心出钱帮忙敛了尸骨,规规矩矩地葬了,一时之间人人交口称赞。

待蓝忘机和魏无羡离开该城时,路过秦府,秦府早换上了两扇乌亮气派的新大门,人进人出,一扫前日的乌烟瘴气、门庭冷落,又是一派得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