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24.铁钩 2

2018-07-08 21:04:02Ctrl+D 收藏本站

金凌道:“这张椅子就摆在我床头, 离的很近。一开始还空无一人,过了一会儿, 就忽然坐了一个黑衣人。”

金凌想看清这张脸, 可这人低垂着头,散下来一半长发挡住了脸,周身只露出一双雪白的手,搭在扶手上。

他悄悄调整了一下镜子的位置, 可手腕刚动,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那女子慢慢抬起了头。

那张脸, 遍布着数十道鲜血淋漓的刀痕。

魏无羡并不意外, 小辈们则都听得呆了。

“等等?”蓝景仪放了一碗粥到金凌面前,道, “女鬼?怎么会是个女鬼?你会不会吓傻了看错了……”

金凌一掌拍去:“听谁说我傻也不想听你说。虽然血是血头发是头发的基本看不清长什么模样, 但是发髻和衣服都是年轻女子的样式, 肯定没错。是我们方向找错了。”他道, “虽然铁钩上的确是有怨气未消, 但在白屋子里作祟的, 恐怕不是钩子手。”

蓝景仪道:“你就没多花点时间仔细看看, 看清容貌嘛……说不定可以根据容貌特征, 比如痣或者胎记什么的去查她的身份呢。”

金凌没好气道:“你当我不想。我本来想的, 但那女祟觉察到了被镜子反射的月光, 马上抬头看这边,镜子照到了她的眼睛, 我一不留神和她对视了。”

当窥探时被邪祟发现了,那便绝对不能再看下去了,必须马上放下镜子,闭上双眼,假装熟睡。若非如此,恐将激发邪物的凶性,令其杀意大增。蓝景仪道:“好险好险……”

桌边七嘴八舌:“可那飞贼的眼睛里没看到女人啊。”

“没看到不代表没有,兴许是那飞贼位置偏了……”

“不是,这女鬼,为什么会是女鬼,她是谁啊!”

蓝思追道:“这女子的脸被划了数十刀,那她很可能是钩子手的众多受害者之一。金凌看到的一定是她的怨气残影。”

怨气残影,便是邪祟某个怨气深重的场景的不断再现。通常是临死前一刻,或是让它恨意最甚的某件事。

金凌道:“嗯。我看昨晚镜子里照出的白屋子,陈设和现在完全不同,像是一间客栈。大约白府建起来以前,这里曾经有一间客栈。那女子就是在这间客栈里遇害的。”

蓝景仪道:“哦哦,说起来,确实,我们查到的东西里有人提过,钩子手可以轻松撬开客栈的锁,他经常在夜里潜进去,挑孤身一人在外的女子下手!”

蓝思追道:“而这位姑娘,或者夫人遇害的那个房间,刚好和白府建起来的白屋子,处在同一位置!”

难怪白家主人一口咬定白府没有任何陈年秘案,也没人死于非命,并非刻意遮掩隐瞒,而是因为,他们当真很无辜,这当真不关他们的事啊!

金凌拿起粥喝了一口,故作淡定道:“我早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也好,反正都是要解决的。”

魏无羡道:“金凌你待会补个觉,晚上还要干活的。”

蓝景仪瞅了一眼他的碗,道:“魏前辈你没吃完,不要留剩啊。”

魏无羡道:“不吃了。你多吃点啊景仪,今晚可是你打头阵。”

蓝景仪一惊,险些把碗丢了:“啊?我??打、打什么头阵?!”

魏无羡道:“金凌昨晚不是没看完嘛,今天我们一起看完它,见识一下。你带头。”

蓝景仪失色:“魏前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怎么会是我?”

魏无羡道:“哪有搞错。历练嘛,人人有份,人人都有机会,人人都要上。思追金凌都上过了,下一个决定就是你了。”

“为什么下一个就决定是我了……”

魏无羡当然不会直说是因为除了蓝思追金凌以外这群小朋友里他只记得蓝景仪的名字了,只拍拍他肩,鼓励道:“这是好事!你看其他人,大家都多想上啊。”

“哪有什么其他人,这不全都早就跑光了吗!”

无论蓝景仪怎么抗议,子夜时分,他还是被推到了白屋子的最前方。

白屋子外横了几条长凳,排排坐满了人。一人在纸上戳一窗洞,瞬间纸窗就变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蓝思追一指戳好了他的那个窗洞,心道:“总觉得……这已经根本不能叫‘窥探’了,戳成这样,还不如直接把这面纸窗拆下来……”

蓝景仪果然被魏无羡提到了最靠前的位置,从这个地方,他能看到的东西最多最全,也最清晰。若是看戏,那便是千金难求的头等座。只可惜蓝景仪半点也不想要这个头等。

他被金凌和蓝思追夹在中间,战战兢兢道:“我可不可以换个地方坐……”

魏无羡一直在一旁走来走去,道:“不可以。”

其他人听了,都觉得魏无羡这三个字的口气颇得蓝忘机真传,有人还偷笑了两声。魏无羡道:“心态不错,这么轻松,挺好挺好。”

方才没忍住的蓝思追连忙正色。魏无羡又对蓝景仪道:“你看,我都没有座位的,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蓝景仪道:“前辈我给你让座可不可以……”

魏无羡道:“不可以。”

蓝景仪:“那有什么可以。”

魏无羡道:“提问可以。”

蓝景仪无法,只得对蓝思追道:“思追,待会儿我要是晕过去了,你、你的笔记要给我抄。”

蓝思追哭笑不得,道:“好。”

蓝景仪松了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蓝思追鼓励道:“放心吧景仪,你肯定可以坚持下去的。”

蓝景仪刚露出感激的神色,金凌拍拍他的肩,一副看上去很可靠的样子,道:“是啊,放心吧,你要是晕过去了,我一定马上叫醒你。”

蓝景仪大警,一把拍开他的手:“走开走开,鬼知道你会用什么手段叫醒我。”

正嘀嘀咕咕间,纸窗上幽幽透出了血色的光晕,仿佛忽然有人在漆黑的房间里点起了一盏红灯。

众人立即噤声,屏息凝神。

红光也从一个一个小小的窗孔里透出,映得一只只窥探的眼睛像爬满了血丝。

蓝景仪颤颤巍巍举起了手,道:“前辈……为什么,为什么这间屋子看上去这么红啊?我,我从没见过这种,血红色的残影。难道当时,屋子里点了一盏红色的灯吗?”

蓝思追低声道:“不是血红色的灯,是因为,这个人……”

金凌道:“是因为这个人的眼睛,进了血。”

红光中,屋子里突兀地出现了新的东西。

一把椅子,和一个坐在椅子上的“人”。

魏无羡道:“金凌,你昨晚看到的,就是这个?”

金凌点头,道:“不过,我昨晚没看仔细,她不是坐在椅子上……她是被绑在椅子上的。”

果然如他所言,那女子放在扶手上的双手,是被麻绳紧紧绑着的。

众人还待细看,这时,忽的一道黑影闪过,屋子里又多出了一个身影。

竟然还有一个“人”。

而这多出来的第二个人,那张脸的眼皮和上下嘴唇都被割了去,不能眨眼也合不拢嘴,布满血丝的眼球和鲜红的牙龈暴露在外,比传说中的要恐怖千倍万倍!

蓝景仪失声道:“钩子手!”

“怎么回事,铁钩不是已经被熔了吗?钩子手怎么会还在?”

“这屋子里居然有两只邪祟??”

听到这里,魏无羡道:“两只吗?这间屋子里的邪祟到底是一只还是两只?有人说得清楚吗?”

蓝思追道:“一只。”

金凌也道:“一只。这间白屋子里的钩子手,不是真的凶灵,只是这女子用怨气还原的临死场景中的一个残影。”

蓝景仪道:“虽说是残影,但这瘆人程度完全分毫不减啊!!”

他们说话间,这张脸缓缓朝木门这边移来。那张脸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狰狞。哪怕众人明知这只是一个残影,真正附着钩子手残余怨气的铁钩已被炼化,这个残影绝不会真的穿门而出,却也总有一个毛骨悚然的念头挥之不去:

被他发现了!

如果那倒霉的飞贼半夜偷窥白屋子时,看到的刚好是这一幕,难怪要吓得心疾发作。

那张脸直逼到距离纸窗不足一尺之处,定了半晌,转身朝椅子大步走去。

众人这才不约而同重新开始呼吸。

里边,钩子手在屋里走来走去,陈旧的木板在他脚下嘎吱作响。外边,金凌却忽然奇怪起来。

他道:“从刚才起,我就有一件事很在意。”

蓝思追道:“什么事?”

金凌道:“怨气残影一定是这女子临死前的场景没错了。但是,一般人面对杀人狂魔时,会这么冷静,一点声音都不发出吗?换句话说。”

他道:“这女子分明是清醒着的,为何不大叫求救?”

蓝景仪道:“吓傻了吗?”

金凌道:“那也不至于一声不吭,连哭都不会。一般女子害怕到极致的时候,不都应该哭吗?”

蓝思追道:“舌头还在吗?”

金凌道:“口角没有流血,应该还在。而且就算没了舌头说不清话,也不至于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蓝景仪夹在他们两个中,仿佛立刻就要死去了:“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在我耳边用这么冷静的语气讨论这么可怕的东西……”

一名少年道:“会不会是因为这间客栈废弃了,或者没别的人在,知道大叫大喊也没用,所以干脆不喊了?”

这里看得最清楚的蓝景仪倒是有话说了:“不是吧,看这残影,屋里的摆设都没落灰,明显一直在使用,不可能没其他人在,不然她也不会住进来啊。”

金凌道:“算你没有傻到无药可救。况且,有没有别人在是一回事,会不会叫又是另外一回事。比如在荒郊野岭被人追杀,哪怕明知道不会有第三个人能来救自己,不也照样会害怕得喊救命救命吗。”

魏无羡在一旁小声鼓掌,小声道:“天哪,不愧是金宗主。”

金凌脸红了,怒道:“你干什么,不要这样害我分心好吗!”

魏无羡道:“这样你就能分心,说明集中力还需要锻炼。快看快看,钩子手好像要动手了!”

众人连忙转头去看。只见钩子手取出了一圈麻绳,套上那女子颈间,正在慢慢收紧。

绞麻绳的声音!

原来这便是白家主人所说的,白屋子每晚“吱吱”怪声的源头。

那女子脸上数十道伤疤在挤压之下血流如注,却硬是没发出一点声音。众人看得揪心阵阵,有人忍不住小声催促道:“叫呀,叫人来啊!”

可与他们期望相反的是,受害者不动,凶手却动了。麻绳骤然松开,钩子手从身后摸出了一只磨得发亮的铁钩。

一帮少年在门外急得毛骨悚然,恨不得自己跳进去代替那女子狂声咆哮,把整座城的人都嚎醒才好。钩子手的背影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一只手朝前递去。从他们处,只能看到一只放在扶手上的手背,而那手背猛然间青筋突现。

即便是到了这一步,那女子竟然仍是没吭一声!

金凌忍不住开始怀疑了:“她是不是心智异常?”

“你说的心智异常是什么意思?”

“大概就……傻了。”

“……”

虽然说人家傻了,听起来挺不客气的,但照此情形来看,竟然真是这种情况最有可能,否则,若是一个正常人,何至于此时此刻还毫无反应?

蓝景仪看得脑仁发疼,转开了脸。魏无羡却低声道:“看好。”

蓝景仪面露不忍,道:“前辈,我……我真的没法看下去了。”

魏无羡道:“世上比这惨烈千百倍的事情都有,若是连直面都不敢,别的就不用谈了。”

闻言,蓝景仪定定神,转头一咬牙,继续神情惨惨地看了下去。谁知,正在此时,异变陡生——

那女子竟突然一张口,咬住了铁钩!

这一咬,惊得门外一群少年排排跳了起来。

而屋内的钩子手似乎也被吓了一大跳,立即收手,可一拽之下,居然无法把铁钩从那女子齿间拽出,反被那女子连人带椅一扑,那原本要取他人之舌的铁钩,不知怎的,却划破了他自己的小腹!

众少年毫无章法地“啊啊”乱叫,几乎全扒在门上了,一个个恨不得把眼珠子从窗洞塞进白屋子里去看个仔细。钩子手受伤吃痛,忽的一怔,像是想起什么,右手直抓那女子心口,像要把她的心活活挖出来一般,那女子又带着椅子一滚,躲过这掏心一击,“嗤啦”一声,胸前衣物却被抓破了。

斯情斯景,众少年根本顾不上纠结非礼勿视了。

可令他们瞠目结舌的是,那“女子”的胸前,竟是一马平川、太平坦荡。

这哪里是个“女子”——这人竟是男扮女装!

钩子手扑上前去,徒手掐他脖子,却忘了钩子还在对方嘴里。那人猛一侧首,铁钩瞬间切入他手腕。一人竭力想拧断对方脖子,一人竭力给对方来个大放血,一时之间,两人竟然陷入了僵局……

直到鸡鸣天光,屋内红光消失,残影才尽皆淡化褪去。

而围在白屋子门口的一圈少年,已看得呆滞。

好半晌过去了,蓝景仪才磕磕巴巴道:“这这这,这两位……”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个念头:

这两人,到最后,谁都活不成了吧……

万没料到,原来折腾得白府数十年不得安生的邪祟,不是钩子手,却是除去钩子手的那位英雄。

众人讨论得热火朝天。

“没想到啊没想到,钩子手竟然是这样被制服的……”

“仔细想想,也只有这种办法了吧?毕竟钩子手神出鬼没,没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不扮作女子引他出来,根本没法逮到他。”

“可是好危险啊!”

“是很危险。你看,这位侠士不就中了他的招被绑住了吗,所以才一开始就处于不利局面。不然要是两个人正面对决,怎么会这么吃亏!”

“是啊,而且他还没法喊人来帮忙。钩子手杀人无数凶残成性,就算喊来了普通人,恐怕多半也是送死……”

“所以他才怎么都不肯出声求救!”

“同归于尽了……”

“传闻里居然没说这位侠士的义举!真是不解。”

“正常啦,比起英雄侠士,大家还是觉得杀人狂魔的传说更有意思。”

金凌分析道:“逝者不愿往生,无非是有未了的人事心愿。而尸身不完整的亡者不愿往生,往往是因为没找回自己丢失的那部分肢体。他为何作祟,症结便在于此了。”

哪怕是个赘物,带在身上几十年,也会舍不得,何况是口里的一块肉。

蓝景仪听得早已肃然起敬:“那我们得尽快把舌头找出来烧给他,好让他往生啊!”

众人纷纷摩拳擦掌,霍然起身道:“不错,怎么能让这种英雄死无全尸!”

“找找找,从城西坟堆开始找,墓地,整个白府,还有以前钩子手住过的旧屋子,一个都不要漏过了。”

一群少年干劲十足,涌出门去。临走前,金凌却回头看了看魏无羡。

魏无羡道:“怎么了?”

方才众人讨论过程中,魏无羡一直不置可否,没插一句话,导致金凌总觉得哪里不放心,怀疑是不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可仔仔细细想了一遭,觉得并没有遗漏什么要点,便道:“没什么。”

魏无羡笑道:“没什么那就去找吧。耐心些。”

金凌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出门去了。

好几天后,他才知道魏无羡说的“耐心些”是什么意思。

之前的铁钩是魏无羡带着蓝思追找的,总共只花了半个时辰。而这次找舌头魏无羡没插手,放手让他们自己慢慢折腾,足足找了五天。

当蓝景仪举着一块东西跳起来的时候,其他人都快累得虚脱了。

不过,虽是在野坟堆里折腾得周身狼藉,衣衫不整还身有异味,但众人却十分开心。因为魏无羡听他们说了之后,十分认真地告诉了他们实话:只凭他们自己,五天找到已经很了不起了,要知道,多得是十天半月没找到干脆便放弃了的修士。

一群人激动不已,围着那块死人舌头打转。都说带凶煞之气的东西会发青,那块东西岂止是青,简直青得发黑,硬得硌手,透着一股煞气,根本看不出曾是人的一块肉。若非如此,早就腐烂了。

一番作法,焚了舌头,似乎一桩大事终于了却。

做到这个地步,无论如何都该了却了。

所以,对于这次夜猎,金凌还是比较满意的。

谁知,还没满意几天,白家主人又上金鳞台来了。

原来,把那位侠士的舌头烧了后,的确是平静了两天。可是,也只有两天。

第三天夜里,白屋子里居然再次传出了怪声,而且一天比一天嚣张,到了第五天夜里,整座白府已经被闹得彻底睡不着了。

这一次来势汹汹,比以前哪次都要吓人。那怪声既不是麻绳绞动,也不是切割肉片——变成了人的声音!

据白家主人描述,那声音十分沙哑,仿佛沉重地运动着多年没有使用的舌头,听不清字句,却千真万确是一个男人在惨叫。

叫完了还哭,凄凄惨惨,先是有气无力,逐渐越来越大声,最后几乎是歇斯底里,十分可怜,又十分可怖。别说白府了,就是在白府外面隔了三条街也能听到,直叫得路人都毛骨悚然,魂飞魄散。

金凌也是很头大,近年关忙起来无暇抽身亲自处理,便派了几名门生前去查看。回来之后报,除了叫得的确十分之惨,倒也没什么别的害处。

扰民不算。

交夜猎笔记的时候,蓝思追对蓝忘机与魏无羡述说了此事。魏无羡听完拿了一个蓝忘机书案上的糕点吃了,道:“哦,那没什么好担心的。”

蓝思追道:“叫成这样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吗?照理说,了结执念后,亡魂便该被超度了啊。”

魏无羡道:“了结执念就能超度亡魂,这不假。不过,你们有没有想过,没准那位侠士真正的执念,不是找回舌头去投胎呢?”

蓝景仪这次终于得了甲,想到不用再罚抄了,正在一旁高兴得暗自垂泪,此时忍不住道:“那是什么?难道就是每晚都嚎得别人睡不着觉?”

没想到,魏无羡真点头了:“正是如此。”

蓝思追愕然:“魏前辈,这作何解?”

魏无羡道:“先前你们不是推论,这位侠士不愿无辜旁人的性命被危及,于是在被钩子手折磨时,竭力忍耐,不肯叫出声音吗?”

蓝思追正襟危坐,道:“正是如此。哪里不对吗?”

魏无羡道:“不是不对,但是我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有个杀人狂魔,拿着刀子在你面前晃来晃去,放你的血,划你的脸,勒你的脖子,钩你的舌头,吓人不吓人?你害怕不害怕?想哭不想哭?”

蓝景仪想了想,脸色苍白地道:“救命啊!”

蓝思追则正色道:“家训有云,纵临危难……”

魏无羡:“思追你别跟我扯别的,我问你的是你怕不怕,你直说呀。”

蓝思追脸一红,腰挺得更直了,道:“思追不——”

魏无羡:“不?”

蓝思追一脸诚实:“不能说不怕。咳。”

说完,他惴惴地瞅了一眼蓝忘机。

魏无羡乐不可支:“你害臊什么?人在痛苦恐惧之时,会害怕,会想人来救自己,想大喊大叫,大哭大闹,这不是人之常情?你说是不是。含光君,你看你家思追,怕被你罚,偷偷看你呢。你快说是。你说‘是’了,就说明你也同意我的观点,就不会罚他了。”

他用手肘在正襟危坐批笔记的蓝忘机小腹间轻轻捅了几下,蓝忘机面不改色道:“是。”

说完,一把搂了他的腰,牢牢锁住,不让他乱动,继续批交上来的笔记。

蓝思追的脸更红了。

魏无羡挣了两下挣不开,就维持着这个姿势,继续严肃地对蓝思追道:“所以,强忍不叫,的确是有英雄骨气,但违背了人之本性人之常情,这也是实话。”

蓝思追努力忽略他的姿势,想了想,对那位侠士略感同情。

魏无羡道:“金凌还在烦这事吗?”

蓝景仪道:“是啊,大小……呃金公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蓝思追道:“那,既然如此,这样的邪祟到底该如何处理呢?”

魏无羡道:“让他叫。”

“……”

蓝思追道:“就,让他叫?”

魏无羡道:“是的。叫够了,自然就走了。”

蓝思追的同情立刻分了一半给白府众人。

好在那位侠士虽有憋屈委屈,却无害人之心。白屋子里传出的诡异声响,一直延续数月才渐渐消停。想必那位侠士死后终于把生前没叫完的份喊了个够本,心满意足地投胎去也。

只苦了白府众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痛苦辗转,夜不能寐。而白屋子也再一次声名大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