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126.莲蓬 2

2018-07-08 21:05:23Ctrl+D 收藏本站

云深不知处。

深山之外,炎炎六月。深山之中,却是一派静谧世界,清凉天地。

兰室外,两道白衣身影端立于长廊上。风过,白衫轻动,而人纹丝不动。

蓝曦臣和蓝忘机,正在端立。

倒立。

二人皆是一语不发,似乎已进入冥想之境。流泉淙淙,鸣鸟扑翅,是此间唯一声音,反倒衬得四下更为寂静。

半晌,蓝忘机忽然道:“兄长。”

蓝曦臣从冥想中悠悠脱离,目不斜视,道:“何事?”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你摘过莲蓬吗。”

蓝曦臣侧首,道:“……没有。”

姑苏蓝氏的子弟若想吃莲蓬,自然不用自己去摘。

蓝忘机颔首,道:“兄长,你知道吗。”

蓝曦臣:“什么?”

蓝忘机:“带茎的莲蓬比不带茎的好吃。”

蓝曦臣道:“哦?这倒是没听过。怎么,为何忽然说到这个?”

蓝忘机道:“无事。时辰到,换手。”

两人将倒立支撑的那只手从右手换到了左手,动作整齐划一,无声无息,安定至极。

蓝曦臣还待再问,定睛一看,却是笑了:“忘机,你有客人。”

木廊的边缘上,一只白绒绒的兔子慢慢爬过来,蹭到蓝忘机倒立的左手边,抽动着粉色鼻子。

蓝曦臣道:“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蓝忘机对它道:“回去。”

那只白兔却不听,咬住蓝忘机抹额的一端尾,用力扯,似乎想就这么叼着把蓝忘机拖走。

蓝曦臣悠悠地道:“它想你陪着吧。”

拖不动的兔子气急败坏地绕着两人蹦了一圈,蓝曦臣看得有趣,道:“这是爱闹的那一只吗?”

蓝忘机道:“太闹了。”

蓝曦臣道:“闹也无妨,毕竟可爱。我记得有两只。两只不是经常在一起吗,为何只来了一只?另一只是不是喜静不愿出来?”

蓝忘机道:“会来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木廊的边缘上,又扒上了一只雪白的小脑袋。另一只白兔也跟过来,寻找它的同伴了。

两团雪球相互追逐了一会儿,最终选了个地方,就是蓝忘机左手旁,安心挤在了一处。

一对白兔黏着彼此挨挨擦擦,即便是倒过来看,画面也煞是可爱。蓝曦臣道:“叫什么名字?”

蓝忘机摇了摇头,不知是说没有名字,还是不提。

蓝曦臣却道:“我上次听到你叫它们了。”

“……”

蓝曦臣由衷地道:“是很好的名字。”

蓝忘机换了一只手。蓝曦臣道:“时辰未到。”

蓝忘机默默又把手换了回来。

一炷香后,时辰到,倒立结束,两人回到雅室静坐。

一名家仆送上祛暑的冰镇瓜果。西瓜去了皮,果肉切成整齐的一片片,摆在玉盘里,红红的,透透的,煞是好看。兄弟二人跪坐在席子上,低声说了几句话,交流完昨日听学的心得,便开始食用。

蓝曦臣取了一枚瓜片,却见蓝忘机盯着玉盘,意味不明,本能地停下动作。

果然,蓝忘机开口了。他道:“兄长。”

蓝曦臣道:“何事?”

蓝忘机道:“你吃过西瓜皮吗。”

“……”蓝曦臣道:“西瓜皮可以吃吗?”

默然须臾,蓝忘机道:“听说可以炒。”

蓝曦臣:“也许可以。”

蓝忘机:“听说味道甚佳。”

“我没试过。”

“我也没有。”

“唔……”蓝曦臣道,“你要让人试着炒炒看吗。”

想了想,蓝忘机神色肃然地摇了摇头。

蓝曦臣松了口气。

不知为何,他觉得并不需要问“你是听谁说的”这个问题……

第二日,蓝忘机独自一人下山了。

他不是不常下山,而是不常独自一人到熙熙攘攘的集市上来。

人来人往,人往人来。无论仙门世家,抑或山野猎地,都没有这么多人。就算是人多的清谈盛会,人也是井然有序的多,而不是这般摩肩接踵的多,好像走路时谁踩着了谁的脚、谁碰着了谁的车,都一点不稀奇。蓝忘机素来不喜与人肢体接触,见此情形,顿了一顿,但并未就此却步,而是打算就地寻人问路。谁知,却是半晌也没找到一个可问之人。

蓝忘机这才发现,不光他不想靠近旁人,旁人也不想靠近他。

实在是他整个人都与这喧嚣市集格格不入,一尘不染,还背了一把剑,那些小贩、农夫、闲人少见这等世家公子,无不忙不迭闪避。要么怕这是位不好惹的纨绔,谁也不想不小心得罪了他;要么怕他神情严冷,毕竟连蓝曦臣都开过玩笑,说蓝忘机方圆六尺之内皆天寒地冻,寸草不生。唯有赶集的女子们,在蓝忘机走过来时,想看又不敢多看,装作手里有事忙,低眉又抬眼。等他走过去了,就在他背后聚成一团嘻嘻哈哈。

蓝忘机走了半天,才见到一名在一家大门前扫阳尘的老妇,道:“请问,距此处最近的莲塘往哪里走。”

那老妇眼神不大好使,灰又蒙了眼,气喘吁吁,看不清他,道:“这边走上八|九里,有一户人家种了几十亩莲蓬。”

蓝忘机颌首道:“多谢。”

老妇人道:“这位小公子,那莲塘到晚间就不让人进去了,你要是想去玩,可得趁白天,快些去啊。”

蓝忘机又道了一声:“多谢。”

他正待走开,见那老妇杵着细长的竹竿,半天也拨不下来一支卡在屋檐下的枯枝,出指一点,剑气隔空将那枯枝击落下来,转身走了。

八|九里对他的脚程而言并不算远,蓝忘机顺着那妇人所指方向,一路前进。

走过一里,离了集市;走过二里,人烟渐渐稀少;走到四里,两侧所见已尽是青山绿田,阡陌纵横。偶尔,才有一座歪歪扭扭的小屋,升起歪歪扭扭的炊烟,田埂上有几个扎冲天辫的泥娃娃在蹲着埋头玩烂泥,笑呵呵,你糊我、我糊你。这景象颇有野趣,蓝忘机驻足观看,看了没一会儿便被发现了,泥娃娃都小,怕生,一溜烟跑不见了,他这才迈开步子,继续走。走到五里时,蓝忘机面上一凉,竟是从微风中吹来了细细雨丝。

他望望天,果然,灰滚滚的云像是要压过来了,当即步下加快,而雨来得更快。

这时,忽见前方田埂边站了五六个人。

雨丝已化为雨滴,而这几人既不打伞,也不遮挡,似围着什么,全无心思理会其他。蓝忘机走近前去,只见一农人躺在地上,正唉唉痛叫。

静听两句,蓝忘机便知晓了事情经过。原来,这农人在农作时,被另一名农人家养的牛顶了,现下不知是伤了腰还是断了腿,爬不起来了。那牛做了错事,被撵得远远站在田地尽头,埋头甩尾不敢靠近。牛的主人奔去请大夫,剩下这群农人不敢随意搬弄伤者,怕搬坏了他的筋骨,只敢这般照看着他。可天不作美,竟下起雨来。一开始还是淅淅沥沥的,能忍忍,谁知不一会儿,便朝着劈头盖脸去了。

眼看这雨越下越大,一名农人奔回家去取伞,但家住得远,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余下人都干着急,搭着手,能给那受伤农人挡多少是多少。可这样下去,怎么也不是办法。哪怕拿到了伞,那也没有几把,总不能给一两人遮着,其余人都淋着吧?

一人喃喃骂了句:“见了鬼一样,这么大的雨,说来就来。”

这时,一名农人道:“把那棚子扶起来吧,能顶一会儿是一会。”

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老棚子,用四根木头撑起。一根歪了,一根常年风吹日晒,腐朽了。

一人犹豫道:“不是不能动他吗?”

“几……几步路应该没事。”

众人七手八脚小心翼翼把那受伤农人抬过去,便有两人去扶那破棚子。谁知,两名农人,却还扶不起一个破棚顶。旁人催促,他们铆起了劲儿,脸涨得通红,却是纹丝不动。再来两人,还是不动!

这木棚棚顶以木作框,覆着瓦片、茅草、层层灰土,分量绝对不轻。但也不至于四个常年耕作的农人也抬不动。

没靠近,蓝忘机便知道怎么回事了。他走到木棚之前,俯下身,托起木棚顶的一角,单手将它抬了起来。

几名农人惊呆了。

四个农人都抬不起来的棚顶,这少年竟是用单手就把它抬了起来!

呆了一会儿,一名农人便低声对其他人说着什么,未犹豫片刻,他们便七手八脚将那农人抬了过来。进木棚时,都瞅蓝忘机,蓝忘机目不斜视。

放下人后,便有两人过来道:“这位……公子,你放下,我们来吧。”

蓝忘机摇了摇头。那两名农人坚持道:“你年纪太小,顶不住的。”

说着,把手举了起来,要帮他顶这雨棚。蓝忘机看他们一眼,也不多言,只略略收了几分力,那两名农人登时脸色一变。

蓝忘机收回目光,放回原先的力道,两名农人讪讪蹲了回去。

这木棚竟是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重,这少年一撤手,根本撑不起来。

一人打了个寒噤,道:“奇怪,怎么进来了反倒更冷了。”

他们却都看不到,此时此刻,木棚的中央,正吊着一个枯发长舌、衣衫褴褛的身影。

棚外雨打风吹,这身影便在木棚下摇摇晃晃,带起一阵阴风。

就是这只邪祟,使得这片棚顶异常沉重,无论如何也没法被普通人抬起来。

蓝忘机出门没带度化之器。既然这邪祟并无害人之念,自然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将它打得魂飞魄散,看样子也暂时无法说服它把自己吊着的尸体放下来,便只能先撑起这屋顶了。回头上报,再派人来处理。

那邪祟在蓝忘机身后晃来晃去吊了一阵,被风吹得东倒西歪,抱怨道:“好冷哦……”

“……”

它左看右看,找了个农人靠上去,似乎想暖一暖。那农人忽的一阵哆嗦。蓝忘机微微侧首,给了它一个十分冷厉的眼角余光。

那邪祟也打了个哆嗦,委委屈屈地回去了。可还是伸长了舌头抱怨道:“这么大,这么大雨,这么敞着……真的好冷哦……”

“……”

直到大夫来,众农人竟是都没敢跟蓝忘机搭话。待到雨停,他们把伤者挪出木棚,蓝忘机放下屋顶,一句话也没说便走了。

待他赶到莲塘时,业已日落。他正要下湖,对面撑出来一只小船,船上一名中年女子道:“哎哎哎!你是做什么的?”

蓝忘机道:“摘莲蓬。”

那女子道:“日落了,我们天黑以后不放人进去的,今天不行了,改天吧!”

蓝忘机道:“我不多做停留,一刻便走。”

女子道:“不行就是不行,这是规矩,规矩不是我定的,你问主人去。”

蓝忘机道:“莲塘主人在何方。”

采莲女道:“早回去了,所以你问我也是白搭,我要是放你进去了,这湖的主人可没好话对我说,你不要为难我。”

听到这里,蓝忘机也不勉强了,颌首道:“打扰了。”

虽然神色平静,但就是能看出一种失望之意。

采莲女又看他白衣如雪,但半边被雨淋湿,白靴上也沾了泥迹,放软了语气,道:“你今天来晚了,明天早点来吧。你从哪里来啊?刚才好大的一场雨,你这小孩子,不是淋雨跑着来的吧?怎么也不打个伞,你家离这里多远啊?”

蓝忘机如实道:“三十四里。”

采莲女一听,噎了一下,道:“这么远!那你一定是花了很久才到这里来的吧。要是实在想吃莲蓬的话,你去街上买嘛,多得很。”

蓝忘机正要转身,闻言止住,道:“街边莲蓬不带茎。”

采莲女奇道:“你难道就非要带茎的?吃起来又没什么区别。”

蓝忘机道:“有。”

“没有的!”

蓝忘机执拗道:“有。有人告诉我有。”

采莲女扑哧一声笑,道:“究竟是谁告诉你的?这么犟的小公子,鬼迷了心窍了!”

蓝忘机不说话,低头准备转身往回走。那人又喊道:“你家真的有那么远?”

蓝忘机道:“嗯。”

采莲女道:“你要不……今天不回去?在附近找个地方住着,明天来?”

蓝忘机道:“家有宵禁。明日上学。”

采莲女挠挠头,很是为难地想了一阵,最后道:“……好啦,放你进来吧,就一会儿,一小会儿。你要摘的话快点啊,万一被人瞧见了,到主人那里嚼我的舌根子,我这年纪可不想还挨人家的骂。”

空山新雨后,云深不知处。

雨后玉兰,分外清新娇美。蓝曦臣看得心生喜爱,在案上铺了纸,临窗作画。

透过镂花窗格,见一道白衣身影缓缓走近,蓝曦臣也不搁笔,道:“忘机。”

蓝忘机走过来,隔着窗道:“兄长。”

蓝曦臣道:“昨天听你说起莲蓬,恰好今天叔父让人买了莲蓬上山,你要吃吗?”

蓝忘机在窗外道:“吃过了。”

蓝曦臣有点奇怪:“吃过了?”

蓝忘机:“嗯。”

兄弟二人又简单说了几句,蓝忘机便回静室去了。

画毕,蓝曦臣看了一阵,随手收了,将之忘到脑后,取出裂冰,去往他日常练习清心音的去处。

龙胆小筑前,丛丛淡紫,缀点点星露。蓝曦臣顺着小径步入,抬起眼帘,微微一怔。

小筑门前的木廊上放着一只白玉瓶,瓶里盛着几枝高高低低的莲蓬。

玉瓶修长,莲茎亦修长,姿态甚美。

蓝曦臣收起裂冰,在木廊上临着这只玉瓶坐下,侧首看了一阵,心内挣扎。

最终,还是矜持地没有动手偷偷剥一个来吃吃看,带茎的莲蓬到底味道有什么不同。

既然忘机看上去那般高兴,那大概是真的很好吃吧。

作者有话要说:

这篇原本打算写云深不知处和莲花坞的小朋友们的清凉一夏抓鬼小故事,但最终写成了温馨乡村日常。

总之,虽然小时候的WiFi没能成功把二哥哥拐回莲花坞吃喝玩乐,但是忘羡两位小朋友还是在对彼此有意无意的念念不忘中完成了一场神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