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九章

2017-11-25 16:49:39Ctrl+D 收藏本站

前因

五百年前

“你知道吗,这天空就是一片荒漠。”紫霞说,“它用精美的东西镶砌,但它们在成为天宫的一部分时,就已被剥夺了灵魂。你知道吗?”

没有人回答,因为她身旁根本就没有人。

如果有人在时,她却又不会说这些话了。她总是笑着,笑着看身边,笑着与他们说话,一直微笑。直到晚霞的浓烈色彩也渐渐死去,天界不再透明,黑色的天幕隔开了她俯视人世的目光,这时众神都回到了他们的宫殿,只有她还独自站在越来越寒冷的云层边缘,没有人会来叫她回去,没有人会理会她,这个时候,她就开始独自说话。

“你知道吗?他们叫我‘永远微笑的紫霞’,可是没有人会永远微笑,除了石像和傻子。你知道吗?”

她很认真的说,眼睛看着那一片无边的黑暗。她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把这些话说给另一个人听?她是不是一直在等着某一天,会有一个人站在他身边倾听她所说的一切?

“你就这样听,不要打断我,我会把一切都说给你听,你不要象二郎神那样不耐烦的大笑,也不要象天蓬那样语重心长的反驳,他们一定会这样做的,所以我只把话说给你听,只有你会这样默默的听,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会……”

她仍在执着的说着,她的身边,是无穷尽的,被宇宙夜间的寒冷凝结了的虚无。

这天紫霞在天边站的久了,当她往回走的时候她想冷寂已经附在她的身上了,于是她加快了往回赶,想回到落霞宫那炉火边的梦里去。

蟠桃园里本无星辰照耀,却怎还这么亮?

这么晚还有声音?象是有女子在哭?

今天阿瑶她们不是去蟠桃园么?

紫霞飞近一看,园子上空正悬着几颗大星,是天界中最漂亮的那种,可是,星辰是不能随便移动的,谁这么大胆呢?

园中有一女孩子正在哭泣,正在阿瑶,围着她上窜下跳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一只猴子?

“小姑娘,你还要哭到什么时候?我不过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

“呜呜呜……不要!你吃光了我们桃子,还用定身法定住人家……呜呜呜……我要去王母娘娘那儿告你……”

“去告去告!俺老孙才不怕……我怕你不去哩!你已经哭了好几个时辰了……啊?涨水了,救命啊!小朋友,老孙已经很困了,要关园子了,麻烦你要参观明天来,要哭到外面去哭,你这样会影响老孙休息!”

“呜呜呜就不!呜呜呜你赔我桃子来!”

“小气鬼!几个桃子也要也样,你跟老孙回花果山,赔你十筐也有!”

“呜呜呜你吃的才不止十筐……”

“好!二十筐……一百筐!一千筐?你太黑了吧,想敲诈俺?”

“……呜呜呜我才不要你凡间的破烂桃子!我没采到蟠桃,回去一定被王母娘娘打死了啊……哇~~~~~”阿瑶越想越伤心,索性咧开嘴大哭起来。

“她若打你,你不会打她?打不过时,还可以咬。哭个什么。”

阿瑶气的脸发白:“你……你是谁?这种话也敢说?”

“俺就是孙悟空。”

阿瑶哭声立止,愣愣直望着他。

孙悟空,天界的恶梦。

这个名字常出现在那些血腥的故事里,在神界和妖界的连年战争中,鲜血的气息直冲上天空,孙悟空这三个字总与天庭的惨败联系在一起,象一个阴影压在神将们的头上。

因为没人打败过他。

因为和他交手的人能活着回来的,只有三太子那样的廖廖几个天界佼佼者而忆。

传说他每天都吃一万人。

传说他有一座山那样高大。

传说他走过的地方,没有东西能活下来。

他现在就站在阿瑶面前。

所以阿瑶愣了一会,然后尖叫一声没影了。

孙悟空道:“这小丫头是怎么了,俺的名字很难听么?”

紫霞从林间走出笑道:“齐天大圣的威名,谁能不知啊。”

孙悟空转头看她:“你好象却不怕我。”

“为什么要怕你呢?”

孙悟空想了半天:“是,为什么要怕我呢?如果天界的神仙都和你一样想,俺老孙也不用整天呆在园子里种树。”

“这些树长的很好啊?你想必懂园艺?”

“呸!园艺?什么东西,俺只知道这天上有灵气的东西不多,一是蟠桃园里的树,一是御马监的马,需做朋友们看待。”

“树和马是你朋友,满天神佛,却都没个灵性?”

“哈!若是有得灵性,也悟不得这个道,成不得这个仙。”

“我倒是第一次听说。”

“是俺师父与俺说的,要升仙成佛,先得无欲无求,俺想那不是如死人一般。”

“嘻,神仙境界,无悲无喜,你怎懂得。你师父又是谁?”

“他老人家说了,不得提他名字。”

“能教出你这样神通广大却又偏不通道法的徒弟,想来也没有几个人,算也算的到了。”

“哦,你倒算算看。”

“当今三界,功力法术最高者皆在天界,首推西方极乐世界如来,你当然不会是他徒弟。”

“他收俺俺还不稀罕哩。”

“这法力第二者,便是如来的二弟子金蝉子了,可是他质疑如来佛法,自行修炼一法,妄图超越如来,被如来施法使得其走火入魔,灵魂坠入尘世,不知何处,你想必也不是他徒弟。”

“认也不认得他呀!”

“这第三嘛,便是那散仙菩提祖师,说来他也是佛教始祖之一,只是和如来教旨不同,如来主修来世,他却要修今生。在海外隐居,他收弟子只看资质,却不问品德,收的也少,能出师的更少。不若如来弟子满门。除这三人之外,天下再无人可教出你来。那你师父是谁,还要我说么?”

“………………………………”

“唉。”紫霞长叹一声道,“可惜菩提教你法术,却不领你悟道,想必道不可道,是要你自行开悟才是,又怕你痴迷入了岐途,才吩咐你不可说出他的名字。”

“这却不是。”孙悟空道,“只因师父说,我想学的永不遁灭之道,他并没教我,所以我并未得他真传,故不准说是他徒弟,还说能教我的真师父便在凡世,叫我自去找他。俺却想,必是这老头教不了了,故拿这词来哄俺。”

“……”

“小姑娘你还是走吧,和我一起,你爹妈要骂你了!”

“我没有爹娘,我是从西天的紫霞中化出来的。”

“哦?”孙悟空拿过一个桃子狠狠咬了一口,“倒霉的没娘孩子!”

“你说谁?”

“说我自己,行不?”孙悟空一筋头翻到另一颗树上躺下,“快走吧,俺可没闲功夫陪你玩。”

“我以后来找你玩,可好?”

“不好!和女孩子有啥好玩?你来这,不怕我吃了你?”

紫霞一笑,隐在白云中去了。

孙悟空在树上打了一百个呵欠,还是睡不着。

“太闷了太闷了!俺要去寻个人打一架!”

他一纵身翻出了蟠桃园,却看见紫霞还在云边坐着,两眼不知望着何处出神。

“小姑娘你找不着路回家啦?要哭鼻子也别蹲俺门口,别人还以为俺养了条紫色的狗看门呢!”

紫霞缓缓站起身来,回头看他。

“以前我坐这一万年,也不会有个人理我的。”

“是么,算俺多事,走也。”孙悟空一纵身不见了。

“咦,这地方倒还不错,亮闪闪的,好象花果山前的东海。”

孙悟空在天河边说。

“让俺抓些回家给孩儿们耍子。”

于是他开始在银河里东一下西一划的拨捞。天河的银星被他搅了个七零八落。

“快快住手。”却听一人大喊。

孙悟空一抬头,却见眼前站了一个高大的年轻人,面貌英俊,身后还生着双翼。

“俺还以为天界都是些白胡子老头哩。”孙悟空说。

“天宫诸神相貌随心意而定,心中不喜老态,人自然也不会显老。在下天河守护神天篷,这河中银星,俱是千万年精心摆排才成这样,上仙还是莫要把他弄乱了。”

“哈!老孙最恨的就是规规矩矩,越是动不得的东西,就越是要动一动!”孙悟空不听天篷话还罢,一听干脆将棒挥舞起来,直搅得个银星四散。

“住手!”天篷大喊,一纵身到孙悟空面前,一劈手竟将金箍棒抓住。

“这世上能抓住老孙兵器的人真还不多,嘿嘿,俺正手痒,你今天便是不想打架,俺也放不过你喽!”

孙悟空说罢将棒一抖,两人战在一处。

这一场斗,只见得银河中出现一个旋涡,越转越大,直有把整个银河搅翻之势。

眼见整个银河被搅的乱成一片,天篷又急又气,又怕再打更弄乱了星星,心乱间被孙悟空一脚扫倒,再想起身,金箍棒已指到头顶。

“服不服?”孙悟空笑嘻嘻道。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吗?你把它们弄散了,这可是花几万年心血才做成的啊!”天篷怒吼。

“什么劳什子,几粒银沙,也要这样,却象个女人。”

“我和你拼了!”天篷推开金箍棒,又扑上去。

他心中愤恨,全无招法,不几招又被孙悟空打倒在地。

“还打不打?”

“怎么不打!”

如此二十七次。

“还没见过你这么经打的。”孙悟空喘气道,“你要这次还能爬起来,老孙就佩服你!”

“我死也要站起来的……”天篷咬着牙往上撑身子。

“唉,何必呢?大家比武,认个输不就完了,要搞的跟仇人一样!”

“你弄坏了我最心爱的东西,毁了我的家,我不会饶了你的!”

“怎么这地儿不能住了吗?虽乱了点儿,比起俺老孙水帘洞已不知好哪去了,小心眼儿!”

“你不懂的……你心中无爱,怎会懂珍惜二字!”

“什么乱七八糟,你倒是快点啊,老孙等你爬起来都等饿了!”

这时天际一白衣女子飘落于银河中,她惊叫一声,冲到了天蓬面前,一把抱住他。

“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女子心痛的说,眼中落下泪来。

“没事的,阿月。”天篷嘴角流着血,忍痛作出笑容来。他又望向孙悟空:“他弄乱了你造化的星辰,我决饶不了他!”

“傻瓜,傻瓜,星星乱了有什么要紧?”

“可,那是你多少年的心血,你一辈子都在做这件事,可只一天就……我没用,没用!”天篷难受的要用头去撞地。

阿月扶住他的头道:“我说你傻吧,其实我花这么多时间来做星辰银河,只有你一个人欣赏,我一粒一粒的摆它,只是因为你看了高兴……我心中真正在乎什么,你不懂么?”

天篷笑了,这回真心的笑了,他象个孩子般靠在阿月怀中,阿月抚着他的头,眼泪滴到他的发上。

孙悟空忽然觉得心里怪怪的:“喂,你们这是当我不存在么?”

没人理他。他走到哪里,别人不是怕的要命,便是恭敬的不得了,眼前这种场面,他第一次见到。

“他们竟然并不在乎俺!他们居然只看见他们自己。”

也许每个人出生时都以为这天地是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当他发现自己错的时候,他便开始长大了。

“猴子,你去吧,我不再恨你了。”天篷说。

“哼!不信!俺老孙要恨一个人时,一辈子也记的他,怎么你说不恨就不恨,变的也忒快。”

“你不懂的!”天篷说。

“你再说一句俺老孙不懂!俺精七十二般变化,法术样样纯熟,哪里不懂?”

“这位便是齐天大圣吧。”阿月说,“听说你是石中所生,人的心事,只怕与你心不同。你也许少了其中一窍。”

“你这是在骂俺老孙缺心眼罗?”

“你和我们不一样吧,人天生便是缺的,一生下来便会不安,所以一生都在寻求补全,神其实也是缺的,只不过神把寻求的欲望消去了,这样心里便觉圆满了。我不想骗自己,但你好象真的没有这样的不安,因为你是天成之物的缘故吧。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当你看见……你的灵魂里有了另一个影子的时候。”天篷说。

“不明白……最讨厌哑迷!当年师父也喜欢这样,都来戏耍俺老孙……”孙悟空自言自语说着,转身出了天河。这回他没有飞,是慢慢走出去的。

阿月看着孙悟空的背影,不由道:“这个人好象……”

“什么?”天篷问。

“不知道。别管他了。”

孙悟空回到蟠桃园,一看紫霞还在云边站着。

“你站了一整天了,在看什么?”孙悟空不由问。

“你为什么要问我?”紫霞问。

“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今天俺真是倒霉,尽碰些怪人说些怪话。看来今天不宜出门的。”

“为什么别人都不问我看什么?你却问我看什么?”

“俺受不了啦!我天生嘴快,行不行?”

“你关心我么?”

“我关心你作甚?俺在花果山时,路边见了条狗,也要上前打个招呼的。”

“你果然与他们不一样。”

“你才看出来啊?俺有毛。”

“我一向喜欢在这站着,几万年来只有你问我在干什么。”

“可我的确想知道你在干什么啊!”

“为什么他们都不想知道就你想知道呢?”

“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呢如果我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为什么了吗?”

“因为你有‘想’,你有灵魂。”紫霞说。

孙悟空又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