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七章

2017-11-25 16:49:39Ctrl+D 收藏本站

唐玄奘回到了小屋。

那条鱼还在缸里。

“地上怎这湿,定是你又淘气!”玄奘笑着对小白龙说。

小白龙摆摆尾巴笑了,她发现她竟甘愿作一条鱼,只要能留在他的身边。

自从玄奘与天杨一战,又拒绝了法明的授业之后,他在寺院内好象越来越孤独了,所有僧人见了他都怪怪的笑笑,法明也不再理他,讲经也再无人叫他。当众人在大殿内吟诵时,玄奘便一个人在空旷的广场上扫落叶,把每一片枯叶又放回树根旁。要不就是一个人躺在地上,别人以为他在睡觉,其实小白龙知道他在看天,一看就是一个多时辰。晚上,他回到一个人住的杂物破屋,点上微弱的油灯写着些什么。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少和小白龙和花草说话,他那天空般明朗的笑容渐渐消失了,随着时间的流浙,一种东西渐渐爬上了他的眉间,他不再扫落叶,也不再看天,他只是整天坐在那想啊想。

他很苦恼,小白龙想,他定有想不通的东西,可是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她和他共处这么久,反而越来越不能了解他的内心,人心里究竟有什么?小白龙发誓一定要弄个明白。有时他在灯下写字,她在水缸里乱蹦,以前玄奘都会对她笑笑,但现在,他理也不理了。

他也不提送她回家的事,她也不想他提。

那一天,几个僧人坐下树下谈论。

一个叫玄生的说:“我看这佛,如庭前大树,千枝万叶,不离其根。”

另一叫玄淇的道:“我也有一比,我看这佛,如院中古井,时时照之,自省我心。”

四周众僧皆道:“二位师兄所言妙极,真显佛法要义。”

那二人颇有得意之色,却见玄奘一边独坐,不理不睬。

玄淇叫道:“玄奘,我们所言,你以为如何呀?”

玄奘头也不回,笑道:“若是我时,便砍了那树,填了那井,让你们死了这心!”

玄生玄淇均跳起来:“好狠的和尚,看不得我们得奥义么?”

玄奘大笑道:“若是真得奥义,何来树与井?”

“哼!那你倒说佛是什么?”

“有佛么,在哪儿?你抓一个来我看!”玄奘说。

“俗物!佛在心中,如何抓得。”

“佛在心中,你说它作甚?不如放屁!”

玄淇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口出混言,玷辱佛法!怪不得佛祖要让你江上飘来,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

此言一出,只见玄奘脸色大变,竟如纸一般白。

玄淇自知失言,众人见势皆散。

广场上只剩玄奘一人。

风把几片枯叶吹到他脚边,天边一只孤雁悲鸣几声,惊起西天如血夕阳。

“何人……何人生我?生我又为何?”玄奘喃喃道,“既带我来,又不指我路……为何,为何啊!”

他抬头高声问天,苍天默默,唯有一滴泪滑落嘴边。

玄奘回到了小屋,小白龙正在屋里偷翻他的书卷,见他来,忙一转身化成水缸中的鲤鱼。

玄奘在屋中愣了半晌,忽开始收拾东西。

小白龙看着他打了一个包袱,又来到水缸边。

“走吧,我送你回家。”玄奘说。

玄奘要离寺,法明也无法阻他,只叹道:“你天生孤苦,以后要将佛祖长挂心头,以求时时保佑才是。”

“师父,我一直在想,天下万物,皆来于空,可这众生爱痴,从何处来?天下万物,又终归于空,那人来到尘世浮沉,为的又是什么?”

“这……其实为师老实与你讲,若是能说的明白时,也就不用为师这多年苦修了。”

“师父,告辞了,弟子要去走一段长路。”

法明道:“为师明白你的心思,多保重。”

当下唱偈一首:道法法不可道,问心心无可问,悟者便成天地,空来自在其中。

“弟子谨记在心。”

玄奘向法明长老再拜三次,起身捧着装着金色鲤鱼的钵盂,转头而去了。

其时天地肃穆,无边落叶萧萧而下,风声,草木瑟瑟声,潮声,鸟鸣声,天地间仿佛突然充满了各种声音,仿佛有无数个声音正在说话,细一听,却又什么也没有。

一次伟大的远行,就此拉开序幕。

大江边玄奘捧着钵盂,说道:“当年,我就是从这里来的。”

江上白雾弥漫,疾风卷起他的衣裳,他好象在对小白龙说,又好象在对自己说。

“万物生成皆神圣,一草一木总关情,你也有你的家,你的自在,我不能再留住你,你去吧。”

他把金色鲤鱼放入江中,那鱼打了几个盘旋,却不离去。

“你也是有情谊的么?我心领了,去吧。”玄奘说。

小白龙忽然觉得自己要哭了,这些天她没说一句话,只是听和尚说,看和尚读书,扫地,看和尚思索时紧锁的眉头,看和尚入睡时平和的面容。她觉得她已离不开这些,龙宫里没有这样一个人,万里东海没有这样一个人,茫茫尘世也只有一个这样的人。

她真的要这样与他离别?

“相遇皆是缘,缘尽莫强求,我要去天边,你又跟不得我,去吧。”和尚在劝她。

小白龙忽然有种冲动,他要现出真身,告诉和尚这一切,然后陪他一起走遍天涯。

但她最终还是没有,她一摆头,向出海口游去了。

水中,一颗晶莹的珍珠缓缓沉入江底。

一切都会消逝,能留下的只有记忆。而记忆是实在还是虚幻?它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又是那样沉重的铭刻在心。

这样想着的也许是小白龙,也许是猪八戒,也许是阿瑶,也许是每一个人。当小白龙在鹰愁涧底感觉着水在无声的极缓的流动,她知道那是时间在逝去。但她的回忆却永远鲜艳,一切都仿佛是许久以前。

“海水是红的,龙宫是暗的,我抛弃了身体,抛弃了血肉,这样天帝就什么也得不到。

“他所要的,我全都抛弃,只剩下我的洁静灵魂,给我所爱的人。”

奇怪当宝剑在颈上抹过,那一刻的思维却分外明晰的被记忆。小白龙看着自己的血慢慢在海水中美丽的化开,看见父亲震颤而老泪纵横的脸。没有声音,没有疼痛,只有那一瞬的念头:“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原来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因为生命随时都会终止,命运是大海,当你能够畅游时,你就要纵情游向你的所爱,因为你不知道狂流什么会到来,卷走一切希望与梦想。”

小白龙衔着定颜珠,逆向海流,向着那遥远海面上晃动的光亮,游去,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