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二章 · 五

2017-11-25 17:19:22Ctrl+D 收藏本站

5

“咦,你的链子断了。”雄一看到菊池的钱包后说道。正值午休,他们在小卖部买面包。菊池站在雄一前面,手里拿着钱包,但平常挂在上面的钥匙圈吊饰不见了。雄一记得是一个小不倒翁。

“对呀,我昨天傍晚才发现。”菊池悻悻地说,“我还很喜欢那个呢。”

“掉了?”

“好像是。不过,这种链子有这么容易断吗?”

便宜货嘛!雄一把这句差点说出口的话生吞回去。对菊池严禁耍这种嘴皮子。

“对了,”菊池降低音量,“昨天,我去看了《洛基》。”完美世界小说

“哦,很好啊。”雄一望向他,心道,没多久之前,你明明还在为昂贵的电影票哀叹。

“我从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拿到了电影院的特别优待券。”菊池仿佛看穿了雄二的疑问,“客人给我妈的。”

“哦,那真是太幸运了。”雄一知道菊池的母亲在附近的市场工作。

“可是,我一看才发现昨天到期,便匆匆忙忙赶去。还好赶上最后一场,真险。其实仔细想想,要不是快到期,别人也不会拿来送人。”

“也许吧,电影怎么样?”

“太酷了!”

他们开始热烈地讨论电影。

午休即将结束,回到教室的时候,一个同班同学叫住雄一,说级任导师找他。他们的导师是绰号叫“大熊”的理科老师,姓熊泽。

到了教师办公室,熊泽正一睑严肃地等着雄一。“天王寺分局的警察先生来了,有事要问你。”

雄一大吃一惊。“问我什么?”

“听说你偷拍清华女生。”熊泽混浊的眼珠狠狠盯着雄一。

“啊,我……”面对突然的诘问,雄一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无异于不打自招。

“嗬!”熊泽啧了一声,站起身,“人蠢还专干蠢事,真是学校之耻!”他动动下巴,示意雄一跟他走。

会客室里有三名男子正在等候。其中一个是上次在屋顶上遇到的训导老师,他隔着眼镜瞪视雄一。另外两个是陌生人,一个很年轻,另一个已届中年,两人都穿着朴素的深色西装。看样子这两位就是警察了。

熊泽向他们介绍雄一。警察每一寸都不放过似的盯着他。

“在清华女子学园初中部附近偷拍学生照片的就是你?”中年警察问道,语气听起来很温和,却隐约透露出老师们没有的剽悍。光是他的声音便足以让雄一畏怯。

“呃,我……”舌头好像打了结。

“人家都看到你的名牌了。”刑警指着雄一胸口,“据说因为你的姓氏很特别,就记住了。”

不会吧,雄一想。

“怎么样?你最好还是老实说,你去拍了吗?”警察再次问道,他身旁的年轻警察也瞪着雄一。训导老师的表情难看到极点。

“拍了……”雄一无奈地点头,熊泽重重地叹了口气。

“做这种事你不觉得丢脸吗?”训导老师气得都快口吃了,发线退后的额头开始涨红。

“别这样,别这样。”中年警察做了安抚的手势,目光重新回到雄一身上,“拍照的对象是固定的吗?”

“是。”

“你知道她叫什么?”

“知道。”雄一的声音都哑了。

“可以帮我把名字写在这里吗?”警察拿出纸笔。

雄一写下“唐泽雪穗”,警察看了,露出会意的表情。

“其他呢?”警察问道,“还有别人吗?就只拍她?”

“是。”

“你喜欢她?”警察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不是……不是我喜欢,是我朋友喜欢。我只是帮他拍。”

“你朋友?你干吗特地帮他拍?”

雄一低着头,咬着嘴唇。看到他这个模样,警察似乎有所发现。

“哈哈!”警察饶有趣味地说,“你拿那些照片去卖,对吧?”

说中了,雄一不由得颤了一下。

“你这家伙!”熊泽爆出一句,“白痴!”

“拍照的只有你吗?还有没有别人?”中年警察问。

“我不知道,应该没有。”

“这么说,经常偷看清华操场的也是你喽?那里的学生说常有人去偷看。”

雄一抬起头。“我没有,真的,我只有拍照。”

“那偷看的是谁?你知不知道?”

多半是牟田他们,雄一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没做声。要是被他们得知是他举报的,天知道下场会有多凄惨。

“看来你知道,但不想说。隐瞒不说对你可不是什么好事。好吧,没关系。现在请你告诉我昨天放学后都做了什么,越详细越好。”

“这……”

“昨天……怎么?不能讲?”

“请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秋吉!”熊泽咆哮,“你只要回答就是!”

“哎,没关系。”中年警察再次安抚激动的老师,带着一丝微笑看着雄一,“有个清华的女生在学校附近差点就被欺负了。”

雄一感到自己的脸僵了。“不是我。”

“没有人说是你干的,只是那里的学生提到你。”警察的语气还是一样平静,但充满一种意味——目前就数你最有嫌疑。

“我不知道,真的……”雄一摇头。

“那你昨天在哪里、做了什么,没什么不能说的吧?”

“昨天……放学后,我去了书店和唱片行。”雄一边回想边说,“那时候是六点多,后来就一直待在家里。”

“你在家的时候,家人也在?”

“是,我妈也在家。大概九点的时候,我爸也回来了。”

“没有家人以外的人?”

“没有……”雄一回答,心想,家人的证明不算证明吗?

“好,该怎么办?”中年警察以商量的口气低声向身边的年轻警察说,“秋吉同学说,照片不是自己想要才拍的,可我们又没法证实他的话。”

“就是。”年轻警察表示同意,嘴角露出令人厌恶的浅笑。

“我真的是帮朋友拍的。”

“既然这样,就请你告诉我那个朋友的名字。”中年警察说。

“这个……”雄一很犹豫,但若再不说,只怕自己便无法洗清嫌疑。他可不愿那样。

警察审时度势,恰到好处地说:“别担心,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说的。”

这句话简直说到了雄一的心坎上,让他下定了决心。他畏畏缩缩地说出牟田的名字。训导老师立刻露出厌烦至极的表情。可以想见,每次出事都少不了这个名字。

“偷看清华操场的人里面,也有这位牟田同学?”中年警察问。

“这我不知道。”雄一舔舔干涩的嘴唇。

“牟田同学只托你拍唐泽同学的照片吗?有没有要你拍其他女生?”

“其他的,嗯……”雄一踌躇片刻,但决定老实招供。到了这个地步,透露多少都没有差别了。“最近,他要我拍另一个人。”

“谁?”

“藤村都子,不过我不知道她是谁。”

话音未落,雄一感觉到房内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警察的表情也出现变化。

“你拍了她的照片?”老些的警察低声问道。

“还没有。”

警察点点头,说:“真的?”

“别再去拍了。”熊泽从旁气呼呼地说,“你就是做这种蠢事,才会被怀疑。”

雄一默默点头。

“我们还想确认一件事。”警察取出塑料袋,“你有没有见过这里面的东西?”

袋子里有个小不倒翁。雄一大吃一惊,那正是菊池的钥匙圈吊饰!

“看样子你是知道了。”警察注意到他的表情。

雄一的心又开始动摇了。如果供出菊池,会造成什么后果?菊池会被怀疑吗?可是,要是这时候说谎,或许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而且,就算自己不说,他们迟早也会查明真相……

“怎么样?”警察以手指头笃笃有声地敲着桌子催他回答。那声响如针一般,声声刺痛雄一的心。

雄一吞了一口唾沫,小声地说出不倒翁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