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八章 · 七

2017-11-25 17:18:51Ctrl+D 收藏本站

7

一月三日的报纸上刊登了查获大量盗版“超级马里奥兄弟”的报道。查获的地点是某中间商住户的停车场,该中间商也经手电视游戏机二手软件。

就这篇报道判断,友彦认为该中间商就是松浦。松浦行踪不明,警方认为制作盗版软件的嫌犯和渠道极可能与黑道挂钩,但此外没有任何线索,也完全没有提及桐原。

友彦立刻打电话给桐原,但只听到铃响,无人接听。

一月五日,“MUGEN”照原计划开门。然而桐原并没有出现,友彦便和弘惠完成进货与销售的工作。学校还在放寒假,很多初、高中生上门。

友彦趁工作空当打了好几次电话给桐原,但一直没人接听。

“桐原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啊?”店里没有客人的时候,弘惠不安地说。

大主宰小说“我想应该不必担心,我回家的时候顺道过去看看。”

“对呀,去看看吧。”

弘惠看着桐原平常坐的椅子,椅背上挂着围巾,就是除夕夜桐原围的那条。

那把椅子后面的墙上,略高于椅子的地方挂着一个小画框,这是弘惠拿来的。画框里是桐原那晚用高超技巧剪出来的男孩与女孩的剪纸。

友彦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想法。他急忙拉开桐原办公桌的抽屉——收藏那把剪刀的盒子不见了!

顿时,友彦产生了一个预感——桐原可能再也不会现身了。

这天工作结束后,友彦在回家前去了桐原的住处。他不断按门铃,门后没有任何动静。他又来到大楼外,抬头看窗户,屋里一片漆黑。

第二天和接下来的几天,桐原都未现身。后来,桐原的电话似乎被停用,打不通了。友彦到他的住处去打探,正好遇到几个陌生人从他的住处搬出家具和电器。

“请问你们在做什么?”他问一个看似带头的人。

“我们……在清理房间,是这里的住户委托的。”

“几位是……”

“家政服务公司。”对方惊讶地看着友彦。

“桐原搬家了?”

“应该是,他把房子退了。”

“请问他搬到哪里去了?”

“没听说。”

“没听说……你们不是要把东西搬过去吗?”

“对方交代全部处理掉。”

“处理掉?全部?”

“对,钱也事先付清了。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要做。”说完,这男子便开始对其他人发号施令。

友彦退后一步,看他们把桐原的东西一一搬出。

听说了这事,弘惠显得不知所措。“怎么这样……他怎么会突然走掉呢?”

“他有他的想法吧。反正,现在只能靠我们把店撑起来。”

“桐原以后会跟我们联系吗?”

“一定会。在那之前,我们俩一起努力吧。”

弘惠虽然一脸不安,还是对友彦点头。

开门后第五天下午,一个男子来到店里。此人五十岁左右,穿着旧人字呢外套。就他那个年代的人而言,他个子很高,肩膀也很宽,厚厚的单眼皮,眼神既柔和又敏锐。友彦立刻判断他不是来买电脑。

“你是这里的负责人?”男子问道。

“是。”友彦回答。

“哦,真年轻,跟桐原同学差不多吧……”

他一提桐原,友彦忍不住睁大双眼,男子似乎对他的反应很满意。他说:“可以打扰一下吗?有点事想请教。”

“这位客人……”

男子挥了挥手。“我不是客人,我做这一行。”男人从外套内袋掏出警察证件。

友彦并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个,高二时,他曾被警察找去问过话。眼前这男子身上散发出与当时那两个警察相同的气味。他很庆幸弘惠恰巧出了门。

“是要问关于桐原的事吗?”

“对。我可以坐这里吗?”男子指着放在友彦对面的那把椅子。

“请坐。”

“那我就不客气了。”男子在椅子上坐下,整个身体靠向椅背,环顾店内,“你们卖的东西真难懂,小孩会来买这些吗?”

“顾客以大人居多,不过有时候也有初中生来买。”

“哦,”说着,男子摇摇头,“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得了,我已经跟不上了。”

“请问是什么事?”友彦有点心急。

警察似乎以观察友彦的神情为乐,露出一丝笑容。“这家店的老板原本是桐原亮司同学吧,他现在在哪里?”

“您找桐原有什么事?”

“我想先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警察笑得有点贼。

“他现在……不在这里。”

“嗯,这我知道。他去年还住的公寓也解了约,屋子全空了,我才来问你。”

友彦叹了口气,看来搪塞没有意义。“其实,我们很头疼,老板突然不见了。”

“报警了吗?”

“没有,”友彦摇摇头,“我一直认为他不久就会跟我们联系。”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除夕那天,一直到打烊他都在。”

“后来通过电话吗?”

“没有。”

“对于你这个伙伴也是一句话都没有,就消失了?怎么会这样?”

“所以我们才头疼啊。”

“哦。”男子摸摸下巴,“你最后一次见到桐原同学时,他的样子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没有,我没有注意到有什么不寻常,跟平常一样。”友彦尽量不动声色,想着这个人提到桐原的时候,为什么会加个“同学”。

男子伸手到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你对这人有印象吗?”

是一张照片,松浦的寸照。

友彦必须迅速判断该怎么回话。最后,结论是谎话少说。

“见过,是松浦先生吧,听说以前在桐原家工作过。”

“他来过这里吗?”

“来过几次。”

“来做什么?”

“不知道。”友彦故意歪着头,“我只听说他很久没见过桐原了,才来找他。我几乎没有跟他说过话,不太清楚。”

“哦。”男子目不转睛地凝视友彦的双眼,那是想看清他话里有多少谎言的眼神。友彦拼命忍住想扭过头去的念头。

“松浦先生来过后,桐原同学有什么反应?有没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没什么,他们很念旧似的聊天。”

“很念旧?”

友彦感觉到男子的眼睛亮了起来。“是的。”

“哦……”男子深感兴趣地点点头,“你记不记得他们聊了些什么?我想应该提到了过去的事吧。”

“好像是,不过我没有听到详细内容,因为我正忙着招呼客人。”友彦想起松浦说过桐原父亲遇害的命案,但是,他下意识地决定现在最好不提。

这时门开了,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伙子走进来,友彦说声“欢迎光临”,招呼客人。

“唔,”男子总算站起来了,“我改天再来好了。”

“请问……桐原做了什么?”

友彦这么一问,男子霎时间露出了犹豫的表情,然后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他肯定做了些什么,我才找他。”

“做了什么……”

“嘿!”男子对友彦的话置若罔闻,把视线转向那个框了剪纸的画框,“这个是他剪的?”

“是啊。”

“他的手还是一样巧啊,而且是男孩女孩牵手的样子,真不错。”

友彦想,他怎么知道这是桐原剪的?他相信这个人并不只是来追查制作盗版“马里奥”的嫌犯。

“打扰了。”男子向门口走去。

“请问……”友彦叫住那个背影,“可以请教您的大名吗?”

“哦,”男子停下脚步,回头说,“我姓笹垣。”

“笹垣先生……”

“告辞。”男子离去。

友彦按住额头,笹垣……他听过这个姓氏,应该是松浦说的。他说,为了桐原父亲的命案,三番两次确认不在场证明的刑警就姓——笹垣。

友彦转过身,凝视桐原留下的剪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