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章 · 八

2017-11-25 17:18:39Ctrl+D 收藏本站

8

两天后,今枝再度来到大阪。此行目的之一是约见一名女子,他上次在唐泽家附近调查时,碰巧听说了她。

“你如果是要问唐泽家小姐的事,元冈家的小姐可能知道。我听说她们都上过清华女子学园。”一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告诉他。

今枝打听她的年龄,面包店老板娘大伤脑筋。“我想应该是和唐泽家小姐同年,不过不太确定。”

她叫元冈邦子,有时会光顾面包店。老板娘只知道她是与大型不动产公司签约合作的室内设计师。

回到东京后,今枝向那家不动产公司查询。经过好几道关卡,总算得以通过电话与元冈邦子取得联系。今枝声称自己是自由记者,正在为某女性杂志进行采访。

“这次我想做一个专题报道,探讨名门女校毕业生创业的情况。哦到处打听毕业自东京和大阪两地的女校、目前正在职场上冲刺的杰出人物,有人向我推荐元冈小姐。”

元冈邦子在电话中发出意外的轻呼,谦虚地说“我算不上啦”之类的话,但听得出她并非全然否定。“到底是谁提起我呀?”

“很抱歉,我无法奉告,因为我答应保密。我想请教一下,元冈小姐是哪一年从清华女子学园毕业的?”

“我?一九八一年高中毕业。”

今枝内心暗自欢呼。一如他的期待,她和唐泽雪穗同届。

“这么说,您知道唐泽小姐了?”

“唐泽……唐泽雪穗小姐?”

“是的,是的。您知道她吧?”

“知道,不过我不和她同班。她怎么了?”元冈邦子的声音显得有些警惕。

“我也准备采访她,她目前在东京经营精品店。”

“哦。”

“那么,”今枝一鼓作气道,“只要一小时就好,能不能请您拨冗见面?

希望能和您谈谈您现在的工作、生活方式等等。“

元冈邦子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若是不影响工作就没有问题。

元冈邦子的工作地点位于距地铁御堂筋线本町站步行几分钟的地方,也就是俗称为“船场”的大阪市中心地带。这里不愧是以批发业、金融业聚集闻名,商业大楼林立。虽然人人都说泡沫经济已经破灭,但来往于人行道上的企业精英仍脚步匆匆,仿佛连一秒钟都舍不得浪费。

大楼第二十层是“Designmake”公司的办公室。今枝在地下一层的一家咖啡馆等候元冈邦子。

当玻璃挂钟指着下午一点五分时,一位穿着白色西装上衣的女子进来了。她戴着镜框稍大的眼镜,就女生而言,她身材相当高挑。这符合电话里听说的所有特征。她还有一双修长的腿,是个颇具魅力的美女。

今枝起身相迎,一边打招呼,一边递出印着自由记者头衔的名片,名字当然也是假的。然后,他拿出在东京购买的一盒点心,元冈邦子客气地收下了。她点了奶茶之后就座。

“对不起,在您百忙之中打扰。”

“哪里,倒是我真的有采访价值吗?”元冈邦子似有些无法释怀。她操着关西口音。

“那当然,我想多采访各个行业的杰出女性。”

“你所说的报道会用真名吗?”

“原则上是用假名,当然如果您希望以真名……”

“不不不,”她连忙摇手,“用假名就好。”

“那我们开始吧。”

今枝拿出纸笔,开始提出一些关于“名门女校校友创业情况”的问题。

这是他在搭新干线时构思的。元冈邦子不知就里,对每个问题都认真作答。

看着她这样,今枝总觉得过意不去,认为至少要认真进行采访,如顾客聘请室内设计师的优点、不动产公司因为她的努力而意外得到不少好处等等,和她的谈话至少也让他增加了些见闻。

大约三十分钟后,问题问完了。元冈邦子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把奶茶端到唇边。

今枝正在盘算该何时提起唐泽雪穗的话题。前几天的电话已经预留伏笔,但他不能让话题显得不自然。

元冈邦子竞突然说道:“你说也要去采访唐泽小姐?”

“是的。”今枝回视对方的脸,心想被猜中心思了。

“你说她在经营精品店?”

“是的,在东京南青山。”

“哦……她也很努力嘛。”元冈邦子把视线移开,表情显得有些僵硬。

今枝的直觉开始启动,元冈邦子对唐泽雪穗似乎没什么好印象。这真是求之不得,要打听雪穗的过去,找的如果是一个不肯说真心话的人也没有意义。他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问道:“请问,我可以抽根烟吗?”

“请。”她说。

嘴里叼着烟,点上火。这个姿势表示接下来是闲谈时间。

“关于唐泽小姐,”今枝说,“现在出了点问题,让我很头疼。”

“怎么?”元冈邦子脸上的表情出现变化,显然对这个话题极有兴趣。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今枝把烟灰抖落在烟灰缸里,“有些人提起她的时候,话说得不太好听。”

“啊?”

“她那么年轻就开了好几家店,招人忌妒在所难免。而且,我想实际上她一路走来,做的事情未必都像外表看上去那么高雅。”今枝喝了一口变凉的咖啡,“总而言之,就是说她见钱眼开、为做生意不惜利用别人,诸如此类的。”

“哦。”

“我们想报道的是年轻有为的女性创业者,编辑部里有人认为如果做人方面的风评不太好,不如暂停,所以我才觉得头疼。”

“事关杂志的形象嘛。”

“正是。”今枝边点头边观察元冈邦子的表情,看来她并没有因为听到校友的不良风评而感到不快。他摁熄烟,立刻又点上一根。他很小心,不让烟熏到对方的脸。

“元冈小姐初中、高中都和她同校吧?”

“是的。”

“那么,就您的记忆,您觉得她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您认为她是这样的人吗?这些我不会写在报道里,希望您给我最真实的意见。”

“我也不清楚。”元冈邦子偏了偏头,瞄了手表一眼,似乎很在意时间,“我在电话里也说过,我没有和她同班过。不过唐泽小姐是学校里的名人,不同班也认识她,我想其他年级的人大概也都认得她吧。”

“她为什么这么有名?”

“这还用说?”说着,她眨了眨眼,“她那么漂亮,不引人注目也难,还有男生组织后援会之类的呢。”

“哦。”今枝回想起雪穗的容貌,认为这不难想象。

“成绩好像也挺优秀。我一个朋友说的,她初中跟唐泽同班。”

“那就是才女了。”

“不过,像个性或为人之类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从没跟她说过话。”

“你那个跟她同班的朋友对她评价如何?”

“她倒没说过唐泽小姐什么坏话,只曾经半开玩笑半忌妒地说,天生是那种大美人,真是走运。”

元冈邦子的话里有种微妙的含意,今枝并没有错过。“您刚才说……那位朋友没有说唐泽小姐的坏话,”他说,“那么,其他人对唐泽小姐没有好评吗?”

可能是没想到会被紧迫不放,元冈邦子眉头微蹙。但今枝看得出来,这绝非她的真心话。

“初中时代,有一则关于她的传闻相当诡异。”元冈邦子说,声音压得极低。

“说什么?”

他一问,她先是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你真的不会写进报道?”

“当然。”他用力点头。

元冈邦子吸了一口气才说:“传闻说她谎报经历。”

“嗯?”

“说她其实生长在一个环境很糟的家庭,却隐瞒事实,装作千金大小姐。”

“请等一下,那是指她小时候被亲戚收养吗?”那不算什么新闻,今枝想。

元冈邦子闻言微微探过身来。“没错,问题是她的原家庭。据说她的生母靠着男女关系来赚钱。”

“哦……”今枝并没有表现得大惊小怪,“是指做别人的情妇?”

“也许吧,不过,对象不止一个。这些都是传闻。”元冈邦子特别强调“传闻”二字。她继续说:“而且,听说其中一个还被杀了。”

“啊!”今枝发出惊呼,“真的?”

她肯定地点头。“听说唐泽小姐的亲生母亲因此受到警方侦讯。”

今枝忘了回应,眼睛只顾盯着烟头。就是当铺老板那件命案,他想。警察盯上西本文代,看来似乎并非只因她是当铺的常客。前提是如果传闻属实的话。

“请不要告诉任何人这是我说的,好吗?”

“一定,请放心。”今枝对她笑了笑,但马上恢复严肃的表情,“不过,既然有这种传闻,一定造成了不小的骚动吧?”

“没有。虽说是传闻,但流传的范围其实极为有限,而且大家也知道这些话是谁在散播。”

“哦?”

“她好像是因为有朋友住在唐泽小姐老家附近,才知道我说的那些事。我跟她不是很熟,是听别人说的。”

“她也是清华女子学园的……”

“和我们同届。”

“她叫什么?”

“这就不太方便说了……”元冈邦子垂下头。

“也是,我失礼了。”今枝抖落烟灰,他不希望因追根究底而遭到怀疑,“那么,她怎么会放出这些传闻呢?难道没有考虑到会传进当事人耳中吗?”

“她当时似乎对唐泽小姐怀有敌意。可能是她自己也有才女之称,所以把唐泽小姐当作竞争对手吧。”

“很像女校常有的故事。”

听到今枝这么说,元冈邦子露齿而笑。“现在回想起来,的确是这样。”

“后来她们两人的敌对关系有什么变化?”

“对此……”说完,她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因为发生了一件意外,让她们变得很要好。”

“哦?”

元冈邦子向四周环视一番,附近没有其他客人。

“放出这个传闻的女孩被袭击了。”

“被袭击?”今枝上半身向前倾,“您是指……”

“她有好长一段时间请假休学,声称出了车祸,其实听说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遭到袭击,身心受创无法复原,才请假的。”

“遭到了性侵害?”

元冈邦子摇摇头。“详情我不清楚。有人说她被强暴,也有未遂的说法。只不过,遭到袭击似乎是事实。因为住在出事地点附近的人,说看到警察进行种种调查。”

有一件事引起了今枝的注意,他认为不应该放过:“您刚才说,因为发生了这件意外,她和唐泽小姐变得很要好?”

元冈邦子点点头。“发现她昏倒的就是唐泽小姐。后来唐泽小姐好像也常去探望她,对她很热情。”

唐泽雪穗去探望、照顾对方……今枝心中一震,他佯装平静,却感到浑身发热。“是唐泽小姐一个人发现的吗?”

“不,我听说她是和朋友两个人一起。”

今枝咽下一口唾沫,点头回应。

晚上,今枝住在梅田车站旁一家商务酒店。隐藏式录音机播放出元冈邦子的话,今枝把内容整理在笔记上。她并未发现他在外套内侧口袋藏了录音机。

今枝想,今后大概有好一阵子,元冈邦子都会持续购买那本理应刊登自己故事的女性杂志。虽然有点可怜,但他认为,这也算是给了她一个小小的梦想。手边处理的事情告一段落,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看着记事本按下号码。

铃响了三声之后,对方接起电话。

“喂,筱冢先生?……是的,我是今枝。我现在在大阪。对,是为了那个调查。其实,有个人我无论如何都想见上一面,希望能和她取得联系,才来请教筱冢先生她的联络方式。”今枝说出了那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