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第十章 曲终人散

2017-12-07 18:54:56Ctrl+D 收藏本站

坐在车里,我全身的疲惫涌了上来,回想起刚才的一切,我几乎记不清发生了什么。

不过,从小花的表情来看,这件事算是成功了。

小花在车上告诉我,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我这边肯定会有问题,所以在整个计划里,我这边只是一步,目的是把所有人都引到茶馆里,然后他的两个伙计在另一边待命,其中一个戴了一张三叔的人皮面具。

如果王八邱不发难,就由我这边唱大戏一直唱到完,一旦我这里出现任何问题,被人戮穿或是王八邱来硬的,他都还有一个后招儿。

潘子一倒,他就知道事情有变,已经做好了准备。果然王八邱立即来了,显然早就埋伏在四周了,小花立即给那两个手下发了信息,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我道:“这也够惊险的,老六那边的伙计要是晚几分钟发短信,我们就死了。”

小花道:“这一行靠运气没法生存。”说着让我看他的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六爷,三爷带了人在我们铺子里,怎么办?”

“老六最得力的手下昨天和我唱K的时候,没发现自己的手机被掉包了。”小花道,“可惜,这种小小的伎俩,总是屡试不爽。”

我心中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我这辈子最最难熬的一个上午算是过去了。

人皮面具贴合得非常好,我在车里抽了半包烟才慢慢地缓过来,问这些人回去会怎么办。

小花说:“现在还不知道,但是至少三爷回来了这个事情已经成为现实了。你三叔在长沙威名远播几十年了,我们这么一闹,潘子再去走动,气势就完全不同了。”

“我总觉得悬,士气已经颓了,说起来就能起来?”

“我举个例子,现在有很多人行的新伙计都是听着三爷的故事长大的。这些人把三爷当神一样崇拜,只要潘子说替三爷办事情,他们死都愿意,但前提是,潘子必须代表三爷。这样他们就会觉得替潘子办事能进到三爷的盘口来,得到三爷的点拨,”小花道,“这就是区别。这批人数目可不小,潘子靠自己是叫不动的:”

我点头,确实有道理。小花继续道:“刚才那些人中,肯定有很大一部分是潘子能直接叫得动的。王八邱和鱼贩还是个麻烦,不过只能直面了。”

我问起潘子的消息,小花道:“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他就要出院了。”盗墓笔记小说

“出院,为什么要出院?”我道,“他妈的,他不要命了!”“今天晚上很关键。”小花道,“我们刚才的‘成果’需要有一个人‘变现’,潘子必须出面,确定到底有几个盘口是在我们这一边然后,也就是今晚下半夜,王八邱和老六必须除掉。”

我心中一惊:“什么意思?”

“事不过夜,这是三爷的规矩,王八邱也很清楚,也不会坐以待毙。”小花说着看了看天,“今晚要下雨,流血的天气。”

我看着他,意外道:“这么可怕的话,你说得倒一点也没压力,能不这么干吗?”

小花笑了笑:“刚才那句话,是我爷爷说的,我妈又转述给我听的。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才十七岁。”说着他叹了口气,“压力这种东西,说着说着,就没了。”

我皱眉,感觉到一阵恐惧,我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发生这种事情,于是问道:“一定要这样?要不我们打匿名电话报警,把他干掉好了。”

“天真这外号还真没起错。”小花道,“如果我是你三叔,也许我有办法让你继续天真下去,可惜我不是。小三爷,面对现实吧,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我沉默不语,看着车外的长沙,想起潘子也和我说过类似的话。这确实是我的选择。

回到昨晚住的小旅馆,拿上行李,我搬到了小花在长沙的招待所。这里比在四川时略差,显然是很早装修的,应该是他发家时就建立起来的中转站。据说招待所食堂的师傅以前是成都狮子楼的总厨,他给我们搞了三个很精致的小菜。

我们回到房间,吃饭的时候,我又问晚上的事情什么时候开始。小花笑而不语,只是一个劲儿地让我喝酒。

那是一种我尝不出来品种的酒,我怀疑可能是绿豆烧,就是以前土夫子经常喝的那种酒槽原汁,外加一些冰糖和药材做成的。这酒喝的时候辣口,感觉有一股绿豆汤的味道,但是几杯之后,我就毫无征兆地醉了过去,连什么时候迷糊的都不知道。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看到小花和潘子躺在我房间里的沙发上,两个人身上全是血迹,都睡得很熟我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就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我很默契地没有问前一晚的细节,只知道七个盘口站在了我们这一边,王八邱和鱼贩的手下都是乌合之众,他们本身善于经营不善于火并,结果不言自明。潘子收了下面盘口欠下的货款,总计小一千万,接着迅速整顿了崩溃的长沙总盘。我在这段时间,就像吉样物一样,到处露一小脸。

等我离开长沙飞往杭州的时候,总盘已经有了四十多个伙计,虽然大部分是新人,但在潘子的运作下,磕磕碰碰的走货又动了起来,整个长沙已经稳定了下来。

至此,最初的难关算是过去了,回到杭州之后,不用像在长沙那么腥风血雨,只需要风花雪月就可以了。在这段时间里,潘子会留在长沙为我物色队伍,利用三叔的名气和钱,夹一些还不错的喇嘛,而我则必须在杭州处理三叔积累下来的事务,同时更加系统地模仿三叔,包括声音。

这看上去很难。小花教给我一些技巧,目的是在去巴乃营救之前,能大致让三叔的脸和声音显得不那么突兀。

之后小花会回北京,继续和霍家的人周旋,拖延时间,一直到潘子把队伍拉起来为止。

我们计划完成这一切只用五天时间,我心中默默祈祷闷油瓶和胖子他们能坚持下去,一定要等到我下来!

烦琐之事不表,五天之后,我、小花、潘子分别从杭州、北京、长沙飞往广西,三方人马在了西机场会面。一到机场,我就看到潘子带了能有一二十号人浩浩荡荡地过来了。他们打扮成旅行团的样子。潘子举了一个小旗,上面写着“中青旅”,他拿着耳麦在朝我笑。

果然是打不死的潘子,五天时间他的伤一定没有好,但是看气色完全不同了,头发也焗油变黑了。小花那边只带着秀秀,两个人好像一对小情侣一样。

我一个人穿着三叔经常穿的衣服,忽然有种孤独感:这些人来到我的面前,潘子就对身后的人道:“叫三爷。”

“三爷!”身后所有人都叫了起来,我点头,尽量不说话,潘子在前头引路。

我们上了几辆很破的小面包车,我和潘子、小花坐在最前面的那辆车里。一路上潘子把后面车上的一些人给我介绍了一遍。

我听得格外用心。我知道平日里这些环节都是三叔做的,如今我就是三叔,在潘子不在的时候这些人会听我的,我的很多决策会影响到这些人的生死,我不能像以前那样浑浑噩噩,以观光的心态来下地了。

“七小时后,我们会到达巴乃。我已经和阿贵打了招呼,到了之后我们立即进山。不过,现在有个麻烦,大家要做好心理准备,特别是三爷。”潘子道,“那儿的情况也许会出乎您的预料。”

“什么?”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