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三 胡术 第二十五章  惠果

2017-12-28 08:59:57Ctrl+D 收藏本站

  【一】身体很热。

  像是在无油、无水的锅内,哗啦啦地干炒。

  想用冷水润喉,身体却无法动弹。粘稠的汗水像水蛭般,自毛孔中爬出,遍布肌肤。

  他知道自己生病了。

  身体内部并没有这种不快感。但或许自己的心、肝等五脏六腑,早已开始腐烂了。

  呼吸之间,仿佛也能嗅闻到内脏腐朽的臭味。年逾六十的肉体,大概都会如此吧。

  这世间,没有能够永叵停驻的事物——他深知这一道理。

  肉身会逐渐衰萎,以至机能丧失,这是宇宙不变的真理。

  有形的事物终归寂灭——那种寂灭,如今也应验到自己身上罢了。

  这躯体,大概再也撑不了几年了。

  对于死亡这种现象,他毫无恐惧。

  他已经理解,众多有情,均是以“个体”自宇宙出生,而那一“个体”,最终也将回归宇宙。所谓死亡,不过是回归宇宙的一项仪式而已。

  至今为止,众多“个体”及众多生命持续反复这项仪式,如今自己也参与其中了——仅此而已。

  惠果这般想着。

  若说尚有憾事,就是还没有找到适当传人,将自身钻研的胎藏界、金刚界这两部密教大法延续下去,却就此往生了。

  说是执着,的确是执着。

  深夜——惠果正在睡觉。

  熟睡之中,他可以意识到自己那正在睡觉的肉身,也能感知那肉身所感觉的温度。温度并非来自肉身之外,而是自体所衍生出来的温度和腐臭。

  他意识清晰地认知这一点。

  在这种状态之中,以具有意识的心眼,观照自己肉身的温度及腐臭时,就好像置身于梦中。有如在梦中冷静观察自身行动的另一个自己,现在的自己,正在观照自己的肉体,以及那肉体所感觉出的温度、所释放出的腐臭。

  这么说来,这可真是一场梦吗?难道还有另一个我,正梦见在睡梦中冷静凝视自己肉体和意识的自己?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混乱意识。

  惠果正在享受这种混乱。

  突然——惠果耳边响起细微声音。

  “惠果啊……”那声音呼唤着。

  “惠果啊……”是耳边响起的声音,抑或直接响自心底的声音?那声音太微弱了,以至无法辨识。

  “惠果啊……”那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是什么人呢?谁?为什么呼唤我?再说,那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到底何时挨近至如此距离?啊,是那个吗?那个腐朽的臭味。

  先前的腐臭——自己所认为的腐臭,正承载着某人的意识,潜入自己内部来了。

  不,也许是对方化身为腐臭,逐渐挨近自己。对方化身为腐臭,再宛如从自己体内衍生,无声无息地潜入自己的意识深处。

  “你过来……”声音说。

  过来?“去哪里?”惠果不由自主地在梦里响应。

  不行。

  惠果的梦意识又如此暗忖。

  倘若响应幻觉或幻听——尤其是由某人刻意操弄的幻觉、幻听,响应的人便会渐入其法术而不可自拔。

  可是——一旦拒绝,对方或许就不再呼唤自己了。

  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青龙寺——而且是吾人惠果的房间,以妖术对自己故弄玄虚——这倒有趣。惠果心想。

  “是谁?”惠果问。

  “喔……”对方开心大声说道:“我是此现象界的统一者,至高无上者——”所谓现象界,换句话说,是人或生命出生、活着、死亡的世界。

  事物生灭、变化的世界。也就是这个宇宙。

  “至高无上者啊——”惠果唤道:“该去何处呢?”“首先,起来,先起来吧。”惠果依言起身,离开床铺站了起来。

  裸足触及冰冷的地板。

  “过来。”声音说。

  惠果朝声音方向走去。

  裸足踩在地板,没入夜气之中——夜气冷冽。

  虽说春天已近,夜犹寒冷,且结上一层薄霜。

  踩在冰块般的石板路,惠果走在廊下。

  “过来啊……”他往正殿走去。

  苍白的月光,自屋顶斜照到屋檐下。

  月光映聚惠果脚下,呈现一片青色。

  正殿大门被打开,往内走去——里面点了一盏、两盏灯火。

  正面是黄金打造的大日如来座像。

  座高约有常人一倍。

  佛像左手拇指弯曲,握入左手间,食指直立——而那食指又握住拇指,也就是四指握拇指于掌中的金刚拳。

  金刚拳又名智拳印,是大日如来的法界定印。

  大日如来——梵语Mahavaimcana,音译成汉字,便是“摩诃毗卢遮那”。

  这宇宙的根本原理、真理,均以“大目如来”的佛号称谓。不同于释迦牟尼佛,是一种象征代表,是本来不具肉身的佛。

  大殿中心,有一座八叶莲花台座,如来安坐在那儿。

  诸佛端坐如来像四周,大殿的东西南北四隅,又配置有守护匹方位的尊神。

  东方持国天。

  西方广目天。

  南方增长天。

  北方多闻天。

  正殿暗处,诸佛、尊神栩栩如生,在灯火映照中摇晃着。

  大日如来的金黄色肌肤,透着灯火红光,将四周的黑暗染成一片金黄。

  所有诸佛、尊神在黑暗中,艳丽地呼吸着其金黄色泽。

  “惠果,你来了?”大日如来嘴唇蠕动,低声说道。

  “原来是您?”惠果问。

  “一点没错,呼唤你的正是大日如来。”“有何要事呢?”“惠果啊,别急。”大日如来松开智拳印,将双手搁在膝上。

  “德宗死了……”如来激活金黄色的嘴唇,说道。

  “是的。”“那是我做的。”“是您?”“没错。因为那男人活太久了。”“这——”“接下来是永贞皇帝。”(译注:永贞皇帝即继德宗之位的太子李诵。

  “永贞”为其年号,生前使用。“顺宗”为其死后的庙号,后人称之。)“您也打算杀死皇上?”“这不奇怪。世间生灭,全操在摩诃毗卢遮那的手掌上……”大日如来所言正确无误。

  大日如来是左右这宇宙的真理。倘若如此,这世间一切事物,不论人的生死,草木、虫兽的生死,可说都在大日如来的掌握之中。

  “我会杀他。你试着守护他吧。”大日如来竖起单膝,徐徐站起。

  一瞬之间,四周安坐的诸佛、尊神也跟着站起,本来站立的则全部高举双手,齐声呐喊。

  “试着守护吧!”持国天如此说。

  “试着守护吧!”广目天如此说。

  “试着守护吧!”增长天如此说。

  “试着守护吧!”多闻天如此说。

  “试着守护吧!”“试着守护吧!”“试着守护吧!”“试着守护吧!”诸佛、尊神高举双手,两脚踏地作声,高声咯咯嗤笑。

  大日如来压在惠果头顶,张开血盆大口狞笑。

  惠果若无其事地面向大日如来微笑。

  长长的白眉之下,愉悦地眯起双眼。

  “如来大人,您可以现身了吧?”惠果仰望大日如来,开始诵念真言。

  曩谟母驮野。曩谟达么野。曩谟僧伽野。曩谟苏甘蠛哕。拿嚼婆萨写……这是孔雀明王咒——孔雀明王真言。

  惠果低声诵念完孔雀明王真言之时,大日如来依旧默默安坐,并未起身,始终握着智拳印。

  诸佛、尊神也端坐原位,或站在原处。一切如故。

  冰冷寂静的黑喑中,诸佛、尊神均静默地环绕在大日如来四周。

  惟有两盏不知谁点燃的烛火,在烛台上幽幽摇曳。

  两支烛火之间——大日如来之前,出现了一个黑影。

  大目如来前设有护摩坛,前侧有一供人安坐的台座。那台座上正坐着一个人。

  若是平常,那是惠果的位置。隔着护摩坛,面向大日如来而坐。

  这才是正规坐法。

  可是,那人影却背对大日如来,面向惠果而坐。

  黑黝黝的端坐身影——宛如刹那间溶化了的黑暗,盘踞其处。

  咯。

  咯。

  咯。

  咯。

  黑影坐处传出了低声嗤笑。

  “惠果,你在消灾吗?”影子说。

  “你……”“久违了……”“原来你还活着?”“当然。”影子回答:“不过,你的日子也不多了。比我年少的你,竟然要先走了——”“凡事都是天命……”“你觉得如何?”影子问道。

  “什么如何?”“刚刚所说的事。”“——”“我是说真的——”“你……”“我要杀掉永贞皇帝。”“什么?”“如何?这可是久违了的咒术大战。你用密教的法力,试试看能否救皇帝一命。”“那,德宗皇帝是——”“没错,正是我用法术咒死的。”“即使你不出手,他也会死的……”“咯、咯、咯……”影子嗤笑道:“永贞之后,是下一个皇帝,再来是下下一个皇帝……”“为何要如此做?”“我希望大唐王朝完全灭亡。”“什么?!”“不过是几十年前的旧事重演罢了。总之,丹龙终究也会参与这场斗法吧——”“丹龙……”“即使你不愿意,永贞皇帝那儿,迟早也会派人来求你,要求你保护。到时候,你能拒绝吗?”影子继续说道:“前次是不空,这次换你上场了,惠果——”【二】“白龙啊……”惠果呼唤那影子。

  “白龙啊。”“喔。”影子答道。

  不知是否多心,影子看似朝惠果靠近过来。

  “你呼唤的名字真叫我怀念哪。”“至今为止,你都在哪里?”惠果问,影子却没作声。

  呵呵——只响起低微笑声。

  “吾师黄鹤已西归,你的师父不空也已不在人世了……”“——”“惠果啊。和你初相见,是什么时候啊?”“至德二年。”“四十八年前了。”“地点是骊山华清宫。”“诚然。”“我随不空师父前往。”“当时你多大?”“十二岁。”“这样年少……”影子感慨地自言自语。

  “我们彼此都……”惠果也以怀念的声调喃喃自语:“我本来认为刘云樵宅邸的妖猫、徐文强的棉花田事件,都和至德二年的那件事有关,看来,的确是有关联了?”“嗯。”“若是如此,青龙寺也脱离不了干系了。”“确然……”“为什么你要如此做?”惠果问。

  然而,影子并无响应。

  一阵长长的沉默。

  “那件事不是已经全部结束了?”“不。”影子答道:“没有,还没结束。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低哑的声音,仿佛泥水煮沸一般。

  “你还怨恨?”“当然……”声音听似叹息,又像故意慢慢地吐出胸中的激动情绪。

  咯喔喔喔。

  影子呻吟着。

  声音充满了哀痛。

  惠果以为影子在哭泣。

  不久,那声音变成不可思议的低沉响音。

  咯。

  咯。

  咯。

  咯。

  不知何时,声音又转成低静的笑声。

  喀。

  喀。

  喀。

  喀。

  影子笑了起来。

  然而,在惠果听来,那笑声却仿佛是恸哭。

  “我啊,此恨绵绵无绝期……”影子说道:.“别忘了这点,惠果。”说毕,影子再度重复:“惠果啊,别忘了这点啊。”影子在灯火中慢慢站了起来。

  一头白发。满脸皱纹。

  “纵然垂老,发皆白去,皱纹刻划深如溪谷,也切勿忘记啊……”影子如歌咏般说道。

  “再怎么年华老去,再怎么时过境迁,人心深处,总存留着无法忘怀的往事哪。”仿如舞蹈一般,影子往前跨了一步。

  “生者必灭,乃世间常理……”“惠果啊,你别胡说了。”“世间一切事物,连同人的念想,本质上都是空。”“你说什么?难道,彼时大唐王朝玄宗的盛宴,多少诗人争相吟诵的那首诗,众多乐师所演奏的那首曲子,还有安禄山之乱,全是一场空吗?”“正是。”“你是说,那是一场梦,一个幻影?”“正是……”“既然如此,正是为了那场梦,那个幻影,我们今日又在此重逢了。”“这——”“你听好,惠果。这是一场盛宴。是我们的盛宴。无论是梦也好,幻也好,总之,为了这场盛宴,我们又在此重逢了。丹龙和你、我,三人将再度于牡丹花前相聚,准备演出一场盛宴……”“盛宴?”“没错,是盛宴。”影子又跨前一步:“是咒法之宴。我们将竭尽最后的气力,演出这场盛宴。”“咒法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在我来说,在你来说,在丹龙来说,还有什么?你就竭尽所能,施展自己所学的咒术吧。你应该也跃跃欲试才对吧。这回,你总算可以尽情施展你从未施用过的咒术了。在临死之前,可以发挥自己的咒术。你难道不觉得高兴?”“——”惠果的额头上,微微渗出汗水。

  “这场盛宴,我们献上的不是玉杯。也不是金冠。更不是华丽的诗文或音乐——”“那到底会是什么?”“是唐朝的毁灭……”话说完,影子跃到地板:“舞吧。全力地舞吧。这是我们最后一场盛宴!”“冬”一声,影子大力踩踏地板。

  刹时,两盏灯火熄灭,一团漆黑围裹住惠果。

  影子也消逝得无影无踪了。

  【三】宫中骚动不安。

  最近怪事接二连三。

  顺宗即位不久,便发生下述之事:宴会时,乐师弹奏的月琴突然断弦。

  演奏就此中断,换了新弦,重新弹奏,弦再度断掉。不知是弦旧了,还是本身有瑕疵。乐师疑惑地将五根弦全部换新,再度弹奏。

  不料,这次五弦竟然同时断了。

  顺宗因此心情大坏而离席。

  众人传言这是不祥之兆,那乐师从此被禁足入宫。

  另有一次,顺宗正准备用膳,突然飞来一只苍蝇。

  那苍蝇执拗地在御膳盘旋,而落足于料理之上。那是一只又黑又大的苍蝇。股间露出不祥的金绿色光亮。

  顺宗身边的侍从,命人扑杀了这只苍蝇。

  皇帝再度用膳时,又飞来一只苍蝇。

  和前只一样,这也是又黑又大的苍蝇。

  股间闪烁着绿光。

  而且,这次是两只。

  不知为何,这两只苍蝇依然盘旋、停留在御膳上。

  它们再度被扑杀了。

  顺宗又要进食时,令人讨厌的翅膀拍动声再度响起,苍蝇又来了。

  还是又大又黑的苍蝇。

  这次是四只。

  苍蝇依然固执地盘绕在皇帝四周,停落在御膳上。

  这四只也被扑杀了。

  停留在御膳上的苍蝇,扑杀起来毫不费力。

  顺宗很不高兴。

  他命人换上新食物,终于要好好吃一顿时,又听到那翅膀拍动声,苍蝇飞来了。

  这次是八只。又被扑杀了。

  然后,十六只苍蝇又飞来了。

  无论如何扑杀,苍蝇还是会倍增数目,不停飞来。

  而且,只停留在顺宗的御膳上。

  苍蝇完全不理睬其他人的食物。实际上,顺宗皇帝所吃的食物并不特别。

  同样菜色,也出现在其他盘碟之上。

  侍从尝试将其他盘食物换到皇帝面前,苍蝇却一改之前不理睬的态度,一下子笼聚在这些食物上。

  最后,苍蝇成群结队而来。

  且似乎只对皇帝面前的食物感兴趣而已。

  顺宗不再进食,空腹离席。

  正要离开时,原本只叮吮着食物的苍蝇队伍,一下子竟转移阵地,嗡嗡嗡地围绕在顺宗四周。

  与其说盛怒,不如说他毛骨悚然。

  另有一天——夜里,顺宗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虽有睡意,却苦苦无法成眠。

  快要睡着之际,一下子又醒了。

  迷迷糊糊,做的全是噩梦。

  怎么样也睡不着觉。

  盖着被子的他,已是汗水满身。

  仿佛有只滑溜、温热的巨大水蛭,缠吸住全身。

  被子沉甸甸的。

  突然,睁眼一看,靠近胸前的被子上,端坐着一只大黑猫,正目不转睛望着顺宗皇帝。

  金绿色的眼眸,炯炯发光。

  顺宗想要呼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黑暗中,黑猫突然竖起后肢,开始舞蹈。

  真是令人惊悚的场景。

  黑猫一边跳舞一边凝视着皇帝:“接下来就是你了……”“哇!”顺宗终于撑起上半身,黑猫却不见踪影了。

  据说,这样的事接二连三发生着。

  【四】有东西在舔耳朵。

  粗糙、温热的东西。

  一根湿润滑溜的小舌头。

  那舌头慢慢舔完耳朵,又滑粘答答地爬进耳洞。

  呼。

  老人醒了。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老人在被子里,伸手贴在方才感觉温热的耳朵上。

  右耳——濡湿的。

  感觉似乎被什么东西舔过。

  老人推开被子,抬起上半身。

  灯火完全熄灭了。

  四周一片幽暗。

  不过,阴暗的房内隐约还有点亮光。

  意外寒冷的夜气,汩汩流动着。

  丝制被褥——墙——墙边搁着一只陶壶。

  隐约可看见这些物品。

  斜眼侧看。

  墙上的圆窗敞开着。

  一轮青色月光,从窗口映照在石板地面。

  原来是这月光,掩映照亮了灯火熄灭的房间。

  难怪夜气冷冷流动着,也难怪即使灯火全灭,也依稀可见屋内情景。

  然而——到底是谁打开窗户?昨夜临睡前,应该关得好好的。

  突然——老人察觉某事。

  有个奇怪的黑色物体蹲在窗户之上。

  那是什么?老人情不自禁从卧榻下来,站在地板上。

  他满脸皱纹,充满疲倦。

  年约七十左右。

  留有胡须。

  胡须和头发,都像羊毛一样洁白。

  一步——二步——老人朝窗口走近。

  身穿紫色棉布夜衣。

  衣摆拖曳在地板之上。

  窗缘约莫有手掌大小的宽度。

  似乎有个黑色物体蹲踞在那里。

  月光自背后映照在那东西之上。

  老人停下脚步。

  此时,黑色物体站立了起来。

  是只黑猫。

  那黑猫竖起后肢直立了起来。

  月光下,黑猫的轮廓散发迷蒙的蓝光。

  黑猫那对炯炯发光的金绿色眸子,正凝望着老人。

  “喔,是你啊……”老人自言自语。

  “久违了……”黑猫张嘴悄声说道。

  是人的声音。

  由于唇齿间泄漏出许多呼气,听来很费力,不过还是能辨识出是人声,而且,说的是唐语。

  声音尖高。

  锐利的白牙之中,隐约可见蠕动的红色舌头。

  原来是那舌头——老人暗忖。

  刚刚正是那根舌头舔过自己的耳朵。

  “你到哪里去了?为何至今都没跟我联络……”老人说。

  “事情太多了,一直都忙着——”黑猫嘴角上扬,无声地笑道。

  那是令人不悦的笑容。

  “我有话对你说。”老人用干枯声音说道。

  “有话?”“是宫里现在发生的事。”“什么事?”“不要装胡涂。会做那样事的,非你莫属……”“哪样的事?”“苍蝇在御膳上飞绕,乐师的月琴接连断弦这些事……”“是吗?”“你不是还潜入皇上寝宫,威胁皇上吗?听说是只黑猫。”呼咻。

  呼咻。

  呼咻。

  黑猫边吐气边狞笑着。

  “你呀,那女人……”黑猫无视于老人的话说道。

  “女人?”“没错。你不是存放了一个信匣在女人家里……”“信匣?”“就是你从柳宗元宅邸盗走的信匣。”猫一说完,老人顿时紧张起来。

  “那,那是你要我盗,我才盗出来的。你叫我盗出来后,存在香兰那里。我不过照你咐吩去做而已……”“你还好意思说?偷东西的不正是你吗?”“那是因为你威胁我,不这样做,就要说出一切……”“呵呵。”“把道士周明德丢在那屋子,也是你交代我的。”“那男人,死了吧……”“呃,死了。自己跳进沸锅里烫死的。”“咯咯咯……”“是你吗?那也是你搞的鬼吗?”“这个嘛——”“在皇上寝宫现身的猫,向皇上说:接下来就是你,然后消失踪影。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德宗驾崩,后即李诵……”黑猫唱歌一般地说着。

  接着,黑猫抬起一只脚,做出舞蹈般的动作。

  “什么?!”“永贞皇帝大概也听过这句话了吧。那男人应该知道‘接下来就是你’的意思。”李诵——是顺宗登位前的名讳。

  他在德宗皇帝驾崩后,继位为大唐皇帝。

  顺宗皇帝曾耳闻,德宗驾崩前不久,黑猫出现在金吾卫官员,也就是刘云樵的宅邸里,预言德宗皇帝之死。而且,他也听说了徐文强棉花田里传出确定德宗死讯的暗夜谈话,其后又从地底爬出兵俑等等这些怪事。

  后来,长安大街上竖立的布告牌,上面所写的文字,他也知之甚详。

  布告牌上写着:“德宗驾崩,后即李诵。”正是黑猫现在口吐之言。

  “永贞那家伙,恐怕正提心吊胆着吧……”黑猫表情愉快地说道。

  “是你吗?果然是你吗?”“是又怎样?”“那么,那个怎么办呢?”老人加重语气问道。

  “哪个?”“梦想。”“什么梦想?”“我和你说过的梦想。我们说过,要改变这个都城……”“不是改变了吗?”“还没有!我还一事无成。不是才刚动手吗?不,连动手都还没有。我们之间的约定到底怎样了?”“约定?”“不是约定好的吗?我和你……”“我很遵守约定。”“很遵守约定?”“如同我们所约定的,我不是已经缩短德宗的寿命了?”“那么,这回永贞皇帝的事又作何解释?因为有他的存在,我才能改变这个国家啊。”“改变这个国家?不过是懈围棋的人,何时发迹到这地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皇上?”“你听好,我所做的承诺,只有一件事,就是缩短德宗皇帝的寿命。至于永贞皇帝,我可没做过任何承诺。”黑猫再次发出低沉嘶哑的笑声。

  老人欲向前揪住黑猫,它制止似地伸出前肢,蹲踞了下来。

  “慢着。”老人情不自禁停下脚步。

  “我教你一个好法子。”“什么?”“你听好,明天到宫里,见到永贞时,你可以这样告诉他:皇上,能解决最近纷扰的人,非青龙寺惠果阿阁梨莫属——”(译注:阿闭梨,佛教中指能教授弟子法式,纠正弟子行为,并为其模范的人。意译为“轨范师”。简称为阁梨。)“惠果阿阁梨?”“没错。把那男人拉出来。”“——”“这样就全部到齐了。全部……”“全部?”“所有一切。如此准备妥当,就可开始了——”“开始什么?”“盛宴。”“盛宴?”“对,盛宴……”黑猫语毕,站起身来。

  “记住,你可要好好传话。现在能救永贞皇帝的,只有惠果和尚一人——”话一说完,黑猫便从窗口跃入庭院。

  老人慌忙赶到窗边,俯视庭院,却已不见黑猫形迹。

  庭院里的树木,沐浴在青色月光下,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冷冽夜气之中,正待迎春的植物,像是为了盛宴的到来而甘美芳香地绽放着。

  【五】身形瘦削的惠果,悄悄进到屋里,老人还掩着面。

  白色灰泥墙壁。

  一扇圆窗。

  那是极少家具的素朴房间。

  地板以方石铺就,其上有一木桌。

  隔着桌子,对放两张椅子。

  老人坐在其中一张。双肘撑在桌面,把脸埋在双手之间。

  “到了——”带领惠果来到这房间的人,招呼一声后,便把门关上了。

  门一关上,老人缓缓抬起脸。

  “抱歉,劳驾您过来——”老人打算起身。

  “您坐着别忙了……”惠果制止老人:“身体不适吗?”“不,没事。”老人起身,示意惠果坐到对面椅子。

  “请坐——”惠果坐定后,仔细端详老人。

  老人此刻正慢慢坐回原来的椅子。

  王叔文——对惠果而言,并非初次会面。

  当今皇帝还是太子之时,老人便随侍在侧。

  他是个奕棋高手。

  除了教奕棋,也深得皇太子李诵的信任。

  德宗皇帝正月驾崩后,皇太子李诵便登上现在的皇位。

  现任皇帝背后,正是这位王叔文在操控着。

  或者可以说,他是大唐帝国幕后的最高权力者。

  新朝体制的人事、政策,他都可以出口干预,并付诸执行。

  各种宫廷仪式时,惠果和他打过照面,也曾交谈过无数次。

  不过,在这种地方,如此单独见面,却是头一遭。

  王叔文应已支开旁人。四周不见人影。

  惠果并不讨厌这位老人。

  或者说,他喜欢这位老人。

  他看似野心勃勃,其实态度温和,待人接物圆融周到。

  惠果也猜测得出,王叔文掌握幕后实权,到底想做什么。甚至打算,倘若情况允许,盼能助他一臂之力。

  虽然自己没野心,这男人却有,而且还隐藏得很好。

  然而,眼见王叔文的脸孔时,惠果为之一惊。

  他似乎一口气老了十岁。

  身形憔悴。

  在惠果来到之前,似乎受到极大的苦脑折磨,脸上皱纹加深许多。

  惠果心想,他应该比自己年轻些。

  现在却面呈青色,满脸病容。

  “要不要叫人过来?”惠果问。

  “不,不用。”王叔文举起一只手,左右挥动。

  不知是否睡眠不足,他的眼球上缠着几条血丝。

  凹陷的眼圈下一片暗黑。

  “您的身子似乎欠安——”“我的事情,我完全明白。旁人怎么看我,我心里也明白。所有事我都很清楚,所以才找你来的,惠果阿阁梨——”“是的。”惠果点点头。

  今早,马车载着一名使者来到青龙寺。

  带来了一封王叔文的密函。

  打开信函,上面写着:要事待商,务请拨冗见面。如果可能,请与使者前来府下。

  喔,原来有事找我。

  惠果心想。简单打理一番,将其他事交代弟子后,便乘坐使者马车,来到王叔文宅邸。

  只是,他完全没料到,王叔文竟会如此憔悴。

  “总之,您有何事呢?”惠果催问王叔文。

  王叔文深呼吸数次,调匀气息之后说:“宫里发生的一些事,惠果阿阁梨想必已耳闻——”“若是皇上身边发生的怪事……”“嗯,没错。就是为了那事,才请惠果阿阁梨来的。”王叔文向惠果简单说明了皇帝身边发生的怪事。

  “那事之后,皇上十分烦恼,渐至食不下咽了。”“这样不好。”“所以……”王叔文用衣袖拭去额头上冒出的无数细微汗滴:“所以,宫里有人认为,怪事的起因,是有人施咒欲危害皇上。”“嗯。”“若是如此,我想请惠果阿阁梨施行法力,保护皇上,让皇上远离诅咒——”“此事义不容辞——”“那就万事拜托您了。”“不过,我也不能贸然前去宫里。您找我来的事,皇上可知情?”“皇上知道。关于这事,宫内都认为要破解此咒术,非惠果阿阁梨不可。这事也传到皇上耳里了——”“速度真快。”“皇上也认为,只有青龙寺的惠果阿阁梨才办得到。找您来,其实也是皇上的意思。”“可以的话,能否拜谒皇上?”“随时都可以。”“我想先亲自看看,到底是哪一种咒术造成的?之后,准备妥当再到宫里去。”语毕,惠果颔首致意。

  果然——惠果低头暗忖。

  事情和白龙预言的一模一样。

  “宫里早晚会传唤你——”果然没错。

  虽然不知道自己还剩几分法力,但也只有尽力而为了。

  当他抬起头那一刻,便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既然如此,今天可以觐见皇上吗?”惠果以低沉安稳的声音如此问王叔文。

  【六】王叔文现在的官职是翰林学士起居舍人。

  工作内容为以文字记录皇帝的言谈。

  早先他只是与皇太子对奕的棋手,如今却已贵为皇上身边最亲近的人了。

  从官位看,起居舍人只是从六品,不算高官,可是,他的职务是记录皇帝的“言”。

  与它相近的职位是起居郎,主司天子的政事及行动记载,也就是记录皇帝的“事”。

  起居舍人、起居郎记录下的文字,日后便成为编纂正史的主要材料。

  浏览中国历史时,从学术层面来看,那些记录便是“历史”,而所谓史书的编纂,则是国家事业。在世界史中,没有任何民族如同中国民族那般,将所有精力都花费在记载民族历史这一项工作之上。

  因此,上述二者官位虽然不高,所扮演的角色却极为重要。

  而且,起居舍人因为要记录皇帝的“言”,必须经常随侍身边。

  他和皇上说话的机会,自然远多于起居郎。

  这时期,最接近顺宗皇帝的臣子,排第一的是女官午昭容(译注:“午”是姓氏,“昭容”为女官名,汉代开始设置,唐代列为“九嫔”之一,属正二品。)其次是宦官李忠言。

  再来是左散骑常侍王坯。

  接着就是王叔文了。

  《资治通鉴》记载,李忠言和午昭容,负责照料顺宗的生活起居,有关政治或人事的定夺,则落在王叔文和王体身上。

  和王叔文一样,王坯早先不过是太子李诵的艺事导师,教授李诵书法。德宗死后,李诵登基成为顺宗皇帝,王坯如同奕棋导师王叔文,也被拔擢重用。

  去年——也就是空海入唐的贞元二十年八月,李诵中风病倒了。

  目前总算恢复了一些,身体却还无法自由使唤,左手几乎无法动弹。

  虽然能用言语表达,可是口齿并不灵活。

  王坯是吴人。

  他说的是吴语——也就是今天的上海话。当时吴语是一种方言,。他常因口音而遭人讪笑。

  个子矮小,而且其貌不扬。

  自然而然,也就精于笔谈了。

  也可以说,病倒的李诵正是看中他的笔谈之才。

  不过,实际研拟新政策的,却是翰林学士王叔文所属的翰林院。

  换句话说,王叔文是掌握大唐王朝实权之人。

  不论是王伍、李忠言或午昭容,他们都只是中介角色,负责将王叔文的意见传达给皇上。

  王叔文曾下令废止恶名在外的宫市,也罢免过相当于首都市长的长安京兆尹李实。

  王叔文想做的,正是如同决堤洪流一般,浩浩荡荡顺流而下地彻底改革大唐王朝。

  《资治通鉴》上有这样的记载:叔文颇任事自许,微知文义,好言事。

  他是个很有自信、有学问且辩才无碍之人。

  这个王叔文在午后,陪同惠果来到了紫宸殿。

  【七】顺宗皇帝躺卧在四周都是丝绢帷幕的寝台上。

  上半身不能自由移动,口齿也不清晰,加上最近的怪事,确实身心交瘁。

  地板上铺着胡国地毯,窗口也垂挂着丝绸布幔。

  紫檀木桌上,搁着一只美玉与玛瑙镶成的凤凰。

  一座雕工精细的象牙——上面镂刻着神仙国图案。描绘自古知名仙人羽化成仙后所在的国度。

  胡国壶具、南海贝壳、黄金佛像。

  盛装水银的水盘之上,有一只黄金打造的乌龟泅泳其间。这是由被视为长生不老仙药的水银,和象征长寿的乌龟组合而成。

  极尽奢侈的寝宫。

  寝宫正中央,就是寝台。此刻,顺宗皇帝单独躺卧其上。

  帷幕上扬,隐隐可见顺宗的身影。

  站在寝台旁的人,是宦官李忠言。

  “惠果大师、王叔文大人觐见皇上。”带路的女官低声通报后,随即安静退下。

  王叔文和惠果缓步走进寝宫。

  宫外有几名士兵守卫着,里面只剩王叔文、惠果、李忠言和顺宗皇帝四人。

  之前已先行通报惠果入宫之事。

  “臣已将惠果大师带来。”王叔文在入口处停下脚步,恭敬禀报。

  “好……”顺宗皇帝不太灵活地说道。

  病倒以来,顺宗只能以简短话语应对。一旦对方无法领会他的意思,顺宗便心情大坏。

  在这情形下说“好”,是表示来人可以靠近。

  王叔文向惠果示意,两人往前走近。

  “皇上龙体无恙?”停下脚步,王叔文问李忠言。

  李忠言恭敬行礼后,说:“皇上的心情……”王叔文重新转向顺宗。

  “叔文啊……”顺宗以不灵活的舌头,结巴说道。

  “臣在。”“做得太过火了。”顺宗说。

  王叔文立刻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顺宗的意思是说,皇位更替后改革做得太急促了。

  “是——”王叔文沉默地低下头。

  “做得太急了,不是吗?”顺宗重复说了一遍。又说:“应该很十艮吧……”这意思是指,那些因改革而被罢黜贬谪之人。

  “尤其是李实……”李实是前皇帝德宗时代——也就是两个月前的长安京兆尹。

  他是荼毒百姓、横行长安、渎职收贿的中心人物。

  可以说,李实是改革派王叔文、柳宗元、刘禹锡、陆淳、吕温、李景俭、韦执谊等人的死对头。

  李实深得德宗宠幸,所以拥有莫大权力,正是在李实的威名下,五坊小儿才会进行榨取、残暴之事。

  为政猛暴。

  《旧唐书》留下如此记载。

  他是虐政之主,大量屠杀阻碍他或看不顺眼的人。

  德宗一死,李实权力尽失,新取得权力的王叔文等人将他罢黜,贬到通州。

  他在通州的位阶是正六品。与京兆尹从三品相较,算是重大降级。

  这是迟早会被“赐死”的左迁。

  李实的党羽宫市及五坊小儿中,有不少人因恶行暴露而被诛杀。

  唐朝子民为此改革莫不鼓掌大叫快哉。

  “即使在‘谅暗’之中,李实杀害之人不下数十。”王叔文压低声音说道。

  所谓“谅暗”,是指皇帝驾崩之后举国服丧期间。

  在这期间,杀人被视为重大罪行,一律死刑处罚。

  想到此事,有关李实的人事处置,一点也不出人意表。

  “李实失势,百姓欣喜雀跃。”“我明白。”顺宗答道:“朕所说的,不管是李实或被诛杀之人,大概都很怨恨朕……”“当有可能。”王叔文斟字酌句答道。

  “是他们这些人做的吗?”顺宗问。

  顺宗是以大家都知道宫内所发生的怪事为前提,而说出这句话。

  顺宗想问的是,自己周遭净发生些不吉祥之事,难道这是因改革而遭诛杀者,或李实党羽所为?“是谁对朕施咒?”顺宗又问道。

  “这事暂且……”出声的是一直默默聆听顺宗和王叔文谈话的惠果。他跨前一步,低下头说道:“贫僧惠果。”“喔,是惠果阿阁梨啊……”“是。”“你终于来了……”顺宗从寝台抬起上半身。

  李忠言拿来两个丝枕塞在顺宗背下。

  顺宗以撑起上半身的姿势,环视众人。

  面容憔悴不堪。

  因左半身无法行动,连表情也显得僵硬。

  他的左半边脸也无法动弹。

  脸颊凹陷,肤色干涩而苍白。

  虽然包裹在金银丝线刺绣而成的华丽衣裳里,其精气尽失的身躯反而更加引人注目。

  眼眸暗淡无光。

  乍见之下,不由得令人错愕,这是帝王之尊吗?怎会如此虚弱。

  眼前是皱纹浮现,宛如即将死去的病人。

  四十岁上下。

  未老先衰,完全是一副老人模样了。

  “惠果啊,你怎么看这事呢?”顺宗问。

  【八】“皇上,您是指,施咒的人是否是为被整肃而心怀恨意的人吗?”“是的……”“这也不无可能,不过,我认为还有更深一层的根源。”“惠果,你是否得知什么?”顺宗的问话,让惠果痛苦地闭上双眼:“是——”颔首答后,再度睁开双眼。

  “你知道些什么?”“这个……”“说吧。”“目前不过是我的想象,现在说出来,恐怕皇上会因此心烦。”“想象的也罢,说吧。这是我自身的事。”顺宗不太灵活地说道。

  不知是否因为兴奋,他全身竟微微颤抖起来。

  “明白了。今天来觐见皇上,贫僧早有觉悟,要将这件事说出来。不过,在说之前,我能否先确认一件事?确认过后就可说出来了。”“你想确认什么?”“我想确认的是,是否真的有人向皇上施咒。”“噢……”“假如没有的话,那我即将要说的事,皇上就当它是笑谈吧。”“如果真有人施咒,那又如何?”“那皇上就当它是大唐的秘密,请用心倾听。”“秘密?”“是的。贫僧也非全盘知情,并无把握说得条理分明,总之,请听我陈述。”“此事旁人可知情?叔文啊,你听说过吗?”顺宗将视线投向王叔文。

  “不,臣未曾听闻。”王叔文额上冒出细微汗滴,行礼致意。

  “贫僧从未向旁人提过此事。惟一知情者,是贫僧师父不空阿阎梨。不过,不空师父也和其他人一样,已入鬼籍——”“已入鬼籍?”“如玄宗皇帝、晁衡大人、高力士大人……”“这……”顺宗低呼出声:“这……”惠果说的,是如此出入意表的名字。

  “距离今日,那已是五十年前的往事,包括其他人,应该都已作古——”“为何说是‘应该’?”“是的。如果还有依然健在者,那么,该人可能就是今日令皇上烦忧的施咒者了……”“你是说,有人施咒?”“这正是我讲述事件之前必须确认的事。”“能确认吗?”“能。”“如何确认?”“可以取皇上一根头发吗?”“朕的头发?”“是的。”“要做什么?”“人的头发一向对咒术敏感,要向某人施咒时,只要利用头发,效果可以倍增。

  而被施咒者,其头发也一定会受到咒术影响。这就是我现在要确认的事。”“朕准可。要拔十根、二十根都随你。这太容易了。”“是。”惠果颔首继续问:“可以靠近皇上吗?”“无妨。”顺宗答道。

  惠果走近顺宗寝台,停住脚步。

  “皇上,请将头靠向这边。”“唔。”顺宗语毕,将头靠向惠果那侧。

  “失礼了。”惠果伸出双手。左手轻托顺宗的头侧,以右手拇指、食指夹住一根黑发。

  “要拔了。”惠果拉回手指,从顺宗头上拔下一根头发。

  他以右手食指和拇指捏住这根毛发,往后退了几步。

  接着,惠果走到紫檀木桌前,将放在桌上的那只玉制凤凰挪开。

  他将左手伸进怀里,取出一尊可搁在手掌上的佛像。那是一尊黄金打造的小佛像。

  开屏的孔雀上,安座一尊明王。

  原来是佛教尊神孔雀明王像。

  “看不清楚。朕也想看一看。”顺宗在寝台上说。

  王叔文和李忠言闻言,两人合力将紫檀木桌搬到寝台边,方便顺宗观看。

  因李忠言将凤凰像撤下,桌上仅剩下黄澄澄的孔雀明王独坐着。

  擦拭净亮的桌面上,映照出黄金色的明王尊像。

  “此佛像搁在我每日诵经的房内。在我之前,是不空师父诵经——”惠果以手示意黄金打造的佛像,如此说明:“这尊佛像是不空阿阁梨自天竺带回来的。”“用佛像做什么?”“先把皇上的头发,搁在佛像前,然后开始诵念孔雀明王真言。”“喔……”“如果皇上没被施咒,头发就不会起变化。”“如果被施咒了呢?”“毛发会移动。”“移动?”“是的。如果毛发受到恶念或诅咒的影响,便会因为想远离佛像而移动。”“当真?”“确然。不过,由于毛发极为细微,所以当我开始诵念真言时,任何人都请不要动。人一动,会扰乱房内空气,使这根毛发移动。

  为了避免混淆,请大家都不要动。同样地,也请不要热心探看桌面,或大力呼吸。这事得先和大家说明白。”“明白了。”顺宗一本正经地点头。

  孔雀明王原是天竺——印度本地的神祗。

  孔雀这种鸟类,能吃毒蛇、毒虫,乃以这种能力的象征而被崇拜。

  因此,孔雀明王是以具有驱逐象征恶鬼、恶魔的毒蛇及毒虫的能力,而被引入佛教,成为尊神之一。

  “那么——”惠果将手中头发,小心翼翼地放在桌面。

  双手结了个象征孔雀明王的手印之后,便开始低声缓诵孔雀明王真言。

  惠果念的是孔雀明王咒。

  谟曩悉。谟曩悉。摩诃谟曩悉。阿多拔他。阿伽多拔他。摩怯他。努摩伽怩。

  摩怯娑怩……正当诵念真言时——“喔……”出声的是王叔文。

  “看哪。”搁在紫檀木桌上的头发动了。

  毛发扭动身子般细微地震动了一下。那动作,似乎要远离黄金孔雀明王像一般。

  并非因人的气息或风的吹拂而动。

  虽然极其微弱,却的确像是出于自我意志般地震动了。

  崦。摩庚·迦兰帝。娑·贺。

  随着惠果持续诵念真言,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毛发震动愈来愈大。像一条细长小蛇欲远离火焰般,在紫檀木桌上扭摆,明显地蜿蜒爬行。

  “唔——”诵念真言中,见到这景象的惠果也脱口而说:“没想到如此严重——”他大概也没料到毛发的反应如此激烈。

  肯定是极强大的咒力在作崇。

  让顺宗看到这一幕,惠果瞬间闪现后悔的表情,随即又继续诵念真言。

  这时,毛发有如在铁板上烘烤,在桌面上蠕动起来。

  正在观看之时,更令人更惊悚的景象,再度映入众人眼帘。

  本欲逃离的毛发,像是突然改变意志,想要挑衅金身孔雀明王,开始朝佛像挺近。

  宛如毒蛇扬起镰刀形的头部,毛发在桌面蛇行,还缠绕金身孔雀明王,用力紧勒。

  “啊?!”王叔文吓得手脚瘫软。脸上露出深度的恐惧。

  此时——缠绕在金身孔雀明王像的毛发,突然发出噗哧声响,冒出蓝色火焰燃烧了起来。

  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

  毛发一下子燃烧净尽,化成一缕白烟。

  众人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没想到……”惠果也只能如此喃喃自语。

  顺宗皇帝则瞪大眼睛,牙齿直打哆嗦,全身颤动。

  “我,我……”顺宗说:“我将会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