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屋小说网

卷之三 胡术 第三十二章  高力士

2017-12-28 09:02:27Ctrl+D 收藏本站

  【一】高力士给晁衡的信。

  晁衡大人,不知您身体康泰否?高力士我已经七十九岁了。

  此刻,我正在朗州写这封信。

  从黔中返回长安途中,我在此地病倒了。如今全身几乎动弹不得。

  混身关节疼痛,头部仿佛重锤敲打。心跳急促,喘出的全是热气。

  自今上登基、皇上退位为太上皇以来,我诸事不顺,又遭今上宠信李辅国谋害,一年前被流放到黔中。往昔我对他人所做的一切,终于也落到自己身上了,本想就此认命终老,人在异地,我却无时无刻不思念起京城里的日子。(译注:此处以下因叙事时空变化,分别以“皇上”、“太上皇”、“玄宗皇帝”、“玄宗太上皇”代表唐玄宗。而以“今上”代表继位的唐肃宗。)与玄宗太上皇共度的朝夕——由于安禄山之乱而一起走避蜀地,那是何时的事啊?天宝十五年,说来不过是六年前的事,如今回想,却仿佛是遥不可及的往事了。

  想起马嵬驿那场改变我们一生命运的叛乱,对今时的我而言,也变得难以忘怀了。

  晁衡大人。

  我会写这样的信给您,实在是因为到了今天,能说这种事的对象只剩下您一人了。

  如果可能,我真的很想去到您面前,好好地絮叨一些垂死老人的话,只是,多病之身力有未逮啊。

  哎——真的,真的岁月匆匆,过去太久了。

  这段岁月,我与太上皇一起度过。

  此前长达一年半的日子无法与太上皇相见,这还是第一次。迄今的每一日夜,您可知道我是如何思念太上皇而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啊。

  回首前尘,最先向太上皇禀告贵妃之事的人,可不就是我吗。

  就连最后将贵妃——哎,如今回想,或许当中还有我的嫉妒心在作祟。我大概一直都嫉妒着贵妃吧。

  如今我能这样向您表明心迹,无非因为许多事情已成为过往云烟。

  呜呼,太上皇也已不在人世了。

  仅仅三天之前,我方才得知太上皇死讯。

  是一名自长安来的流人告诉我的。(译注:流人指因犯罪而被流放之人。)得知死讯时,我气力尽失而病倒此地。

  此刻这样孤坐青灯案前,也非常吃力。

  最后能否写完这封信,我完全无法确定,但只要气力尚存,我还会继续写下去。

  我与太上皇相识,是在十来岁之时。

  当时,太上皇与我风华正茂,浑身是劲,而他能否登上大位也尚在未定之天。

  无论任何男女,也不可能像我与太上皇那般心念深系吧。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更甚于贵妃与太上皇。

  这点,想必您应该很清楚才对吧。

  【二】皇上登基称帝,是在我二十九岁那一年。

  太极元年(七一二年)七月,睿宗皇帝决意让位太子殿下,宣告将引退为太上皇。

  如此,年号也由太极改为延和。八月太子登基,成为玄宗皇帝。

  时年二十八岁。

  不过,即使已当上皇帝,却也不能大意。因为太平公主与宰相窦怀贞一伙仍握有莫大权力。

  果然,翌年,也就是先天二年(七一三年),太平公主与亲信共议谋反。

  七月四日,他们阴谋在宫里杀害皇上。不过,我们与皇上早就在等这天来临。

  事前我们已接获情报,于是将计就计,在七月三日谋反前夕,先调派三百余名官兵攻入殿中,逮捕参与造反的所有主谋,并杀掉了他们。

  太平公主虽然一时逃脱,隐身寺院,却依然为我们所寻获,最后被赐死。

  此时,皇上,也就是玄宗皇帝新政时代才算真正来临。

  此后发生的事,您应当知之甚详。

  因为四年之后,晁衡大人您已来到长安,皇上如何治理朝政,您都亲眼看到了吧。

  不过,还有几件事情您并不明了。

  今晚就是想告诉您这些事,才点起烛火,提笔写下了这封信。

  【三】武惠妃亡故时,是在开元二十五年(七三七年)十二月,皇上正值五十三岁。

  皇上如何怜爱武惠妃,您也有所了解。因此,皇上的哀伤逾恒,尽管后宫佳丽无数,也难以抚平皇上的哀痛。

  某日,皇上开口对我说:“什么女^都好,这世上真有可以填补我内心空虚的女人吗一”这是真心话吗?即使是真心话,当时也掺杂几许戏言吧。

  时间一到,再多哀伤也将会痊愈,我和皇上都深谙此理。即使是真心话,如果知道事情会演变至此,皇上大概也不致脱口说出那番话了。

  “若有那样的女人,就算是谁的妃子也无妨,有人能带到我面前吗?我会任其所需地给予奖赏——”在场闻言的臣子莫不当真,开始四处寻找可以抚慰天子的女人。

  每天不知有多少女人的话题传人皇上耳里,或是直接带了觅着的女人晋见,甚至让她与皇上共度春宵。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开始隍惶不安了。

  万一有谁带来的女人,得到皇上宠爱,甚至生下皇子——那么,找到那女人者,自将因此而飞黄腾达。至于我,迟早也会被人从皇上身边赶下台吧。

  对其他人而言,发迹的机会,就在眼前。

  若反对此事,我将因此得罪皇上。

  但假如世上真有可以抚慰皇上的女人,那么,我高力士就必须找到她,并且将她带来皇上面前。

  于是,我也全力以赴,开始在国内四处寻觅了。

  “就算是谁的妃子也无妨。”现在想起来,这句话正是以后所有事情的开端。假如没有这句话,我也不会在这样的地方就着微弱烛火,写这样的信给您了。

  不过,相反地,也正因为有了这句话,我才会与大唐王朝的秘密有所牵连,度过奇特的一生,因此也难说是好是坏。

  追忆往事时,人们往往会悔恨莫及,想着彼时如果这样或如果那样,乃至咬牙切齿。对当时如此这般,充满无尽悔恨,或因此咬牙切齿,此诚人情之常。然而,关于此事,在至今为止的生涯之中,我更是作如此之想。

  如果玄宗没有脱口说出那句话。

  如果那男人没出现在我眼前。

  如果玄宗未曾对那女人如此倾心。

  如果、如果、如果……这种种如果,迄今不为人知地不知在我脑海中浮现过多少回了。

  可是,当时如果那样做的那个时刻,与我还活着书写这封信的此时此刻,二者诚然不可相提并论。

  毕竟,消逝的时间,再也无法重拾了。

  那男人出现在我眼前,说出那些该受诅咒的话,是开元二十六年的五月中旬过后。

  当时我独自一人,正站在自宅庭院沉思着。

  心里所想,当然就是皇上下令寻找女人的事。

  眼前,虽然已过目了不少女人,却没有任何一个让皇上看得上眼。

  “哎,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比得上武惠妃——”经常如此叹息的皇上身影,我不知看过多少回了。

  因为近身随侍皇上,他的心情,我能够深刻体会。

  我知道,没有任何女人可以抚慰当时的皇上。

  如果武惠妃还在世,皇上或许也会移情别恋,可是武惠妃已经不在人世,她只能活在皇上内心深处。这样的人,岂是活生生的女人所能取代的。

  偶尔,也会有让皇上心动的女人出现,且与他共度春宵。然而,春风一度过后,皇上的心便离她而去。

  况且——来到玄宗面前的女人,多半与武惠妃神似。有时,甚至还出现与武惠妃一模一样的女人,然而,即使再怎么神似,那人也绝不是武惠妃。

  不仅容貌,连声音、动作、呼吸方式、眼神——就算全都近似,终究还是与武惠妃有异。且由于外貌神似,更容易显露出她们的差异。

  太过神似,反而坏事。

  关于这点,我深深理解。不过,到底哪个女人好呢?我也只能袖手旁观。

  太像不行。

  不像也不行。

  真是叫人难为。

  至此为止,我还不曾带人去面见皇上。虽然我也派人寻找,或是见过找到的女人,但我不以为她们能得皇上欢心。既然如此,我当然不能安排晋见了。

  在不能亲自出马寻找的情况下,我内心一直忐忑不安,深恐万一有人所带来的女人,受到皇上喜爱。

  那天夜晚。

  时当月圆之际,月光洒落当时盛开的牡丹花上,真是个美丽的夜晚。

  那年,不同于往昔,吾宅庭院牡丹花开放甚早,比长安其他宅邸庭院都更早。

  那时——“高力士大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声音。

  是男人的声音。

  可是.那声音很小、很微弱,若非再度听见,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怪哉——如此作想时,又再度响起相同声音:“高力士大人——”这次听得更清楚,且就是在很近的地方。

  “这里、这里——”那声音呼唤着我。

  “花上面。太小了,看不见吗——”被这么一说,我定睛察看眼前盛开的牡丹花,果真有人影在那里。

  是一株白牡丹。

  月光辉映下的重重牡丹花瓣当中,坐着一名男子。

  只有成人手指大小。

  那名小不点男子,坐在月光下看似蓝色的一片白牡丹花瓣上,正仰望着我。

  因为实在太小了,很难看得真确,不过,那男子看来应该已年过半百,约莫接近六十。一身道士打扮,相貌与其说是唐人,不如说更像胡人,有着略为高耸的鼻子。

  “这——”我忍不住要叫了出来。

  “别惊慌。”那男子如此说道:“如何,高力士大人,找到女人了吗?”说毕,男子抿嘴笑着。

  “还没找到。”我不自觉地响应了。

  “我也这样想。”男子点点头,一副不出所料的神情。

  “你是什么狐仙、妖怪——”我问。

  “是人。”男子答道。

  “为何知道我在寻找女人?”我说。

  呵。

  呵。

  呵。

  男子发出笑声,答道:“不光是你,所有人都在寻找,不是吗?我知道这事。

  皇帝想找女人,对吗?”“话虽如此,可是——”“还没找到吧?”男人斩钉截铁地说道:“不知有多少人带来女人,可是皇上都没看上眼,对吧?”诚如男子所言。我点头说:“你说的没错。”且望着那男子又喃喃自语道:“皇上喜欢的女人,并不存在这世上。”结果——“没这回事!”男人说道。

  “你是说有吗?”“有!”“你为何知道?”我问道,“你若认识某位女人也罢,不过,你怎会知道皇上喜欢她?”“因为知道,所以知道。”“什么?”“这跟讲道理不同。”“——”“并非像道理那样可以说明。看了就知道。看一眼就知道了。世上偶尔有这种女人。而且,我知知道那女人在哪里,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是谁?那女人现在在哪里?”我问。

  “要我告诉你吗?”男人答道。

  “告诉我!”“不要。”“不要?”“嗯。”“既然如此,你为何来此,是想戏弄我吗?”“不是。”“为何不告诉我?”“我告诉你,你也要给我一样我想要的东西。”“什么东西?”“现在不能说。”“什么?”“明天,我让那女人见见你。”“明天?”“嗯。”“用什么方法?”“一见面就会知道。见面那一瞬间你会明白就是这个女人。”“当真?”“我不骗你。”“你见到那女人,并且看上眼的话,到时我再告诉你我要的东西。如果你没看上眼——”“如果看不上眼?”“或者我还可把这话带到袁思艺那里。”“什么?!”叫作袁思艺的这个人,不久前入宫随侍,是个深思熟虑、善于抓住人心的男子。

  如果将来有人足以与我并驾齐驱,我老早就想过,可能就是这个袁思艺吧。

  那句话,让我当下理解眼前这男子绝非泛泛之辈。

  对于“寻找女人”的意义,男子清楚得很,而且他打算利用此事图谋某事。

  “明白了。”我响应道:“明天我就跟那女人见面吧。”“那我走了!”说完话,男子从花瓣上站起来,开始蠕动。

  他竟然翻开花瓣,将头从翻开的空隙钻进去。

  男子的身体钻进牡丹花去了。

  “幻术吗?”在我喃喃自语的当儿,男子从头到腰都已钻进花瓣里去了。

  “尊姓大名?”被我一问,男子从花瓣间冒出头,低语道:“黄鹤——”【四】就这样,男子全然消失于牡丹花之中。

  之后,我用手抚触花朵,翻开花瓣仔细寻觅,却已不见男子踪影。牡丹花只是牡丹花,手一松开,沉重美丽的花朵,依然无声地在月光下盛开。

  方才是梦境,还是真的发生过的事?倘若被幻术摆布,我又是在何时陷入幻术,于何时醒来的呢?不,或许我并未从幻术中醒来,或许我还在当时的梦境之中。不、不,别说施行法术了,人的一生,说来就像一场梦。今夕开花结果,明朝又如露水般无影无踪。人的一生,真像是一场虚幻的梦啊!如今我的生命也宛如朝露,即将消逝。所以我才点亮烛火,揉着模糊的双眼,颤抖的指尖紧握笔管,向您诉说昔日之事。

  让我恍然大悟名为黄鹤的男子所言的确无误,一如他所说,是隔天所发生的事。

  大概是正午时分吧。

  我在宅邸里为进宫作准备。

  一名仆人走来,向我禀告:“来人自称是寿王李瑁随从,希望求见高力士大人。”“为了什么事?”我问。

  “寿王府的女官杨玉环,乘坐马车经过附近,车轭突然折断一根,修理期间,可否在府上稍事休息。”那仆人如此说道。

  “奇怪——”当时我心生狐疑,晁衡大人想必也能理解。

  姑且不论寿王,为何那名女官一人乘坐马车恰巧路过这里?寿王本人乘坐马车还可理解,这名女官为何要出门?总之,当时寿王处境甚为艰难,对此我也十分清楚。

  晁衡大人也应该知晓寿王和三位皇子的事吧。

  在此之前,皇上专擅宠爱的,是已故的武惠妃。皇上与惠妃生下了皇子李瑁——也就是后来的寿王。

  皇上异常疼爱寿王,因而引起其他皇子的嫉妒。

  头一个就是赵丽妃所生的太子李瑛。

  再来是杨氏所生的李玛。

  皇甫德仪氏所生的李瑶。

  刘才人所生的李琚。

  皇上虽然册封他们为皇子,但随着武惠妃陪侍身边,生下李瑁之后,皇上对于其他儿子的关爱,已日渐转移到李瑁身上。

  皇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三人,对此忐忑不安。

  三人虽说是同父异母兄弟,他们却深知自己母亲正独守空闺,满腹哀怨。此外,他们也不如从前,可以获得皇上关爱,怨恨之情可想而知。

  三名皇子在宫内碰面时,往往会议论此事,那也情有可原。不过,三人宣泄不满时,却遭他人窃听,且告到武惠妃处。

  武惠妃立刻奔见皇上,一面流泪一面告状。

  “皇子们群聚一起,想要杀害我们母子。”一向J冷爱武惠妃的皇上,不疑有他,即刻召见几位宰相,当面议决:“朕要废掉皇太子,另立武惠妃之子寿王李瑁为皇太子。”当时位居宰相之首的张九龄,对此表示反对意见。

  “尚未查清真相前,仅听一方说法,就轻易更动天下根本的皇太子地位,如此可妥当?还是应该先彻查真假吧?”立论正确,对此皇上也无从反驳。

  不过,因此而心生不悦的玄宗,当下便退出议决现场了。

  当时,宰相们意见不一,引发多方论战,忝居末席的礼部尚书李林甫也侧身其间。由于李林甫与武惠妃交好,据说,他曾禀告武惠妃此事,并且给皇上出主意:“此事并非政事。若是宫内之事,无需与人商讨,尽可随心所欲。”皇上当时并未采纳李林甫的意见,不过,开元二十四年十一月,皇上先贬黜张九龄的宰相职务;二十五年四月,又下令废除皇太子,另立皇长子忠王李屿为太子。

  而三位皇子后来也全部遭到杀害了。

  这位李玛,也就是后来登基的今上。

  三位皇子被杀后,若要册立寿王为太子,等于漠视皇长子李玛,朝廷可能又将掀起一场纷争。既然三位皇子已遭杀害,武惠妃母子安危暂时无虞,何不立李玛为太子以稳定政局。我当时如此上奏玄宗,也获得采纳。

  换句话说,因为我的缘故,寿王才当不成皇太子,寿王对此也十分清楚。

  虽然寿王并未表现出来,但他内心想必对我不怀善意,身为寿王府女官,也应当明了主人这番心思才对。

  纵然车轭折断难行,备感困窘,不过,贸然跑到我的宅邸求助,似乎已违逆了主人的心思。

  我最先起疑的,便是这件事。

  然而,再仔细一想,或许正因为这样,所以才来到我处打招呼也说不定。

  马车明明就坏在我的门前,却还跑到其他宅邸求助,那不是摆明不给我面子吗?无论当事人内心如何想,就打算久驻宫廷的人而言,随侍皇上身边的人是万万不能让他丢脸的。

  再进一步设想,自从武惠妃亡故以来,玄宗对寿王的疼爱已愈来愈淡薄,也正是这种时候,若对方认为刻意让我丢脸乃不智之举,从而坦然到我宅邸求助的话,那也就说得通了。

  “拜谒什么的倒不用了,快请进来休息,同时备妥新马车待用。”我如此交代仆人。

  然后,那名女官被引入宅邸,看见她被侍从围绕的身影,当下我的魂魄全被夺走了。

  啊——初见她的情景,该如何形容呢?惊吓吗?不,那感觉早已超越惊吓了。

  或者可以说,那种感觉犹如一把利刃冷不防地刺进自己的身体之中——所谓惊吓,应该是察觉利刃将要剌伤肉体前的那一瞬间,所产生的感觉。

  在毫无察觉、意识之时,却被利刃刺穿肉体,彼时惟一的感觉只是疼痛。那种疼痛,连惊吓、恐怖都来不及——初次见到她时,我的感受就是如此。这世上是否有所谓的纯粹之美,我不得而知。可是,当时我所见所感,却是类似那样的感觉。

  连惊吓都来不及。

  她在侍从簇拥下,徐徐走进来时,当时她身上的装扮——不,她本身所具有的美,已深深印入我的内心里面了。

  或者该说,被美所侵袭了!她的美,冷不防地朝我的眼眸打了一巴掌。她的美,冷不防地敲击我的心扉。

  我的宅邸仿佛突然被灯火照得通明。她看起来就像光一般。光徐徐地朝这边走来。我只能出神地凝望着那个身影。

  她的肌肤宛如琢玉艘滑润,白皙且有几分丰腴的脸蛋,仿佛触手即溶的醍醐(乳酪)。

  鬓发腻理,举止闲冶。

  世间无可取代之物,正缓缓朝我走来。

  我毫无心理准备且心神尽失地站在世人难以触及的稀珍之前。

  甫一见面,我便已成为她的俘虏,魂失魄离。

  “在下杨玉环。”那声音仿佛大小珠玉纷纷自琴弦落下。

  “虽然冒昧请求,还能得到您的首肯,不胜感激之至。”她——杨玉环对我说道,距此不远有一个道观,通常每月拜访一次,今天正是这个日子,但是,途中车轭折断,不得不到府上叨扰求助。

  “高力士大人宅邸就在附近,真是莫大的帮助。”鲜艳夺目的色彩随同她的话语,从她的唇边纷纷流泄出来。

  连那馥郁的气息,也仿佛隐约上了某种颜色一般。

  “请您安心歇息吧!”说到这里,我终于想起昨晚那男人黄鹤所说过的话。

  “明天,我让那女人见见你。”“一见面就会知道。见面那一瞬间你会明白就是这个女人。”在此之前,我已经把昨晚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此刻,我才恍然大悟,那男人说的,正是眼前这名女子。

  【五】本来已准备回宫的我,又拖延了一天,当晚继续停留在宅邸里。

  回到自己房里,脑海里浮现的,全是白天所遇见的寿王府女官——杨玉环。

  即使杨玉环已归去,她那国色天香,明丽艳光,仿佛却还残存在宅邸空气之中。

  世间真有这等事?哎——错不了的。

  如果我引见这女人,皇上一眼就会看上她。要是她也不行的话,那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人可让皇上心动了。

  可是,哎,可是——这事该如何办呢?尽管这女人是皇上与武惠妃之子寿王李瑁府中的女官,可是,事实上她却是一名妃子。

  父皇喜欢上了儿子的妃子——我深知,皇上是如何地宠爱寿王。

  但皇上怎么能从李瑁那里夺走杨玉环呢?就为政之道而言,又该如何将吾儿妻妾变成吾人妻妾呢?即使熄灭灯火、躺在床铺上,浮现在我脑海里的,还是杨玉环明丽的身影,并且因为担心寿王与皇上的事而久久无法入眠。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黑暗中,我双眼明睁、闷闷难眠。

  如果我不将杨玉环的事禀告玄宗——黄鹤那男人,一定会到别人那里,说出曾经告诉过我的这件事。

  被告知的人,就像黄鹤所说,或许就是袁思艺这个人——我在床上数度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突然——“睡不着吗……”耳边响起低沉的男人嗓音。正是耳熟的黄鹤声音。

  在黑暗中,我自床上起身。

  环视四周,却杳无人影。

  “这样就可以了,你就这样听着——”又传来黄鹤说话的声音。

  我朝发声方向定睛凝视。

  房里某个角落,盘踞着一团仿佛比黑暗还更浓厚的黑暗。

  那是黄鹤,抑或只是黑暗而已,我看不出来。

  不过,黄鹤像妖物一般,悄悄潜伏进入黑暗中的某处,则是不容置疑的。

  “怎样……”黄鹤的声音再度响起。

  “看到了吗?”声音说。

  “看到什么?”我一反问,随即传来仿佛泥水煮沸般的低沉笑声。

  “明知故问,就是女人啊。”“女人?”“女人白天应该来过了吧。”“白天来的是寿王的女官——”“杨玉环。”黄鹤代我说出了这个名字。

  “若是杨玉环,白天确曾因为车轭折断来到敝宅——”“来过了吧。”“来过了。”我回答。

  “就是那个女人……”“——”“那是我做的。”“做什么?”“我先破坏她所乘坐的马车,让车轭在这附近折断——”“原来是你……”“如何?”“——”“就像我说的吧。你见到她时,马上明白我说过的话了。”“到底是什么事?”“你要是想装蒜,我就去找别人。”黄鹤直截了当地说道。

  “慢、慢着——”我不禁叫了起来。

  “有什么事吗?”如此一来,只好老实招认。

  “诚如你所言。”我说道。

  “喔。”“万万没想到,世上竞有像她那样的美人。”“是吧。”黄鹤的声音,混杂着几许愉悦。

  “如果是她,皇上一定看得上眼。”“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她就是那种女人。”“正是如此。”“如果告诉别人这件事,你会很为难吧?”“嗯。”“我也不想那样做。正因为我看中你,所以才设计让那女人不得不到你这里来。”“为何是我——”“你是说,为何选上你?”“是的。”“因为你很聪明。”“聪明?”“没错。因为你绝不会因一时感情用事,而做出损害自己的事。”“或许也有这一部分吧。”“所以才挑上你啊。会感情用事的人,我猜测不出他到底何时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种人无法信赖。基于利益而行动者,才可信赖。”“对此,我应该感到高兴吗?”“喔,该高兴。你可是被我黄鹤所信赖的男子。”“可是,我对你一无所知。”“是吗?”“你要的是什么呢?”“呵呵。”“钱吗?”“这个嘛——”“还是想到宫里当官呢?”我一说出口,黄鹤乐得哈哈大笑。

  “说出你的要求吧。”“要求吗?”“你所说的女人我已见过了,也知道她的出身。往后我尽可漠视你,自己行动。”“想这样做的话,就去做吧。”“什么?!”“那么做,我一点也不在乎。”“你……”“不提要求,你会觉得不安吗?”“——"“如果说我想要钱,你就心安了吗?如果说想出人头地,你就算了解我了吗?”“——"“无所谓,说出来好了。你不必跟皇帝禀告是从黄鹤那里打听来的。

  今天发生的事,说是偶遇的姑娘就行了。”“可以那样做?”“可以。”话一说完,黄鹤不知觉得哪里奇怪,低沉的嗓音又哧哧地笑了起来。

  “哪里不对吗?”“你一定会对皇帝提那女人的事。因为你不得不说。不说的话,你不知道别人何时会知道那女人的事。至于我会不会告诉其他人,对你来说,其实已无关紧要。

  你将会因为内心不安,而将那女人的事禀告皇帝。”确实,黄鹤说的一点也没错。

  既然知道了——既然知道有这样一个美人,站在我这种立场的人,必定要比任何人更早一步禀告皇上。

  这是宫廷生存之道。

  “你能否告诉我一件事?”我说。

  “什么事?”“她——杨玉环可知道这件事?”“这件事?”“就是你的事。自称黄鹤的人此刻正与我见面,并且说了这么一番话的事。”“唔。”“杨玉环晓得你的事吗?”“你希望我怎么回答呢?”“什么?”“你希望我回答晓得吗?如果说其实我是受杨玉环之托才做这件事的,那你会觉得心安吗?”“——”“如果说我是杨玉环的亲人,你叁更放心吗?”“到底怎样?”“到底是怎样呢?”“什么?”“有件事我先说。早晚你会需要最我的,到时候我还会出现——”“需要你?”“没错。到时候,我会再度出现在临前。你最好记得我现在讲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在此之前,我会隐匿起来。”“什么?!”我出声呼唤,却得不到响应。

  “等等!”我在黑暗中开口。不过,并没有正何回音。

  “喂。”我继续出声呼唤,再也没有任何回应。

  只有浓浓的黑暗包围着我。

  【六】虽然如此,大约又拖过一个月,我才向皇上禀告杨玉环的事。

  我说出寿王的女官——妃子的姓名,是为了避免得罪皇上。

  不过,最后决定向皇上禀告杨三环的事,诚如黄鹤昕说,是源自于我的不安作祟。

  万一有谁说出杨玉环的事,皇上也看见她、喜欢上她,对我来说,这可是个大问题。

  于是,我趁着皇上心情正好之时,若无其事地说出寿王妃杨玉环的名字。

  首先,我直截了当说出为何一直隐瞒皇上的理由。

  “此人其实一直就在皇上亲人身边,到今日才说出来,是害怕会让皇上的生活掀起不必要的风波,如此反而不好了。”经我这么一说,皇上反而显得兴味十足。

  “如果所说的事无法讨您欢心,任何责备,臣都甘心接受,但臣又深恐若不说出此事,将会错过抚慰皇上的机会,臣将终身遗憾,所以才决定说出来。”“是谁啊?”皇上如此问我。

  “是寿王李瑁的女官杨玉环。”“什么,寿王的女官?”“虽说是女官,其实已是寿王的妃子了。之前没敢说出来,就为了这个理由。”“原来如此。”皇上似乎也颇能理解我的犹豫。

  至于黄鹤的事,我就隐而不宣,只说出杨玉环因车轭损坏而到我处歇息之事。

  “是吗?”皇上似乎感到兴趣,往前探出身子。

  “那大概很漂亮吧?”接着又说:“既然你忍了一个月没说,最后却还是说出她的名字,可见应该是个大美人吧——”“是的。”“而且你明知她是寿王妃,还告诉朕关于她的事。她一定是个不得了的姑娘吧。”皇上真是看透我的心思了。

  “好,那就见见吧。”玄宗这样说道:“让我来见见你所说的那个杨玉环吧。”就这样,那年夏天在骊山华清宫,皇上与杨玉环两人相见了。

  【七】每年一到夏天,玄宗前往骊山华清宫避暑,已成为惯例。

  当时我打算要召唤寿王也到华清宫,让他带着杨玉环同行向皇上请安。

  幸运的是,几天前杨玉环才到我府上歇脚,寿王事后曾派人送礼致谢。

  因此,我便准备了以下的信笺,寄给寿王:辱蒙赐赠,诚惶诚恐。此事概经禀报圣上,皇命回赠薄礼,务请殿下携同杨玉环来此,无任感企。

  所以提及皇上,无非想暗示寿王,如此做也是皇上意愿。

  关于此点,我其实也十分痛心。

  寿王是个聪明人,“携同杨玉环来此”意味着什么,他大概也隐隐察觉出来了吧。

  长久以来,皇上便在寻找替代武惠妃的人,寿王知之甚明。在此时候,自己与杨玉环一同被点名入宫,到底怎么回事,他当然心知肚明。

  不过,如果这是皇上的意愿,那就不能不从了。

  到了最后,即使皇上看上了杨玉环,并决意纳为妃子,他也无法违逆。因为违逆皇上,即意味将被赐死。

  果不其然,夏天的某日,寿王伴同杨玉环前来华清宫。

  当时,皇上一眼便看上杨玉环的情景,如同大家所知,我就不再赘述了。

  杨玉环的绝世美艳,全然魅惑住了皇上,待其归去之后,皇上每吐出一口气,总会喃喃念着她的名字。

  该日过后的第二天,皇上传唤我到御前,深深叹了一口气,向我说:“有何办法吗?”“何事呢?”皇上说的是什么事,我当然一清二楚,但从我的口中说出,犹然多所忌惮,因此我也只能如此作答了。

  “杨玉环之事。”“是的。”“真如你所说那般美。比你所说的还要更美——”皇上的声调有些苦闷,却又有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朕彻夜未眠,脑海全是杨玉环之事。”“皇上看中意了?”“嗯。”皇上深深点了点头,并说出这样的话:“朕想拥为己有,不过……”说完话后,皇上目光望向半空中:“她是寿王的妃子啊……”“是。”“到底有何方法,可以拥有那女人……”皇上苦闷地摇动身体,这样问道。

  【八】真是万分困扰。

  皇上如此心仪杨玉环,几乎天天叨念着她。

  早晨起身,喃喃着她的名字,睡觉时,即使梦话也都是她。

  “怎么办才好?”每次见着我,皇上总是这样说。

  怎么做,才能将杨玉环迎接到皇上那里呢?关于这点,我也头痛不已。

  那年,皇上五十四岁,杨玉环二十岁——年纪相差三十四岁。

  不过,年岁的差别,并没有什么大不了。问题在于杨玉环是寿王妃子。父皇抢夺儿臣的妃子并纳为己有,对于这样的事,皇上也深感苦恼。

  如果只是拥有杨玉环,那并没有问题。

  无论何时,皇上都可这么做。

  只要他对寿王这样说——把你的妃子杨玉环给我,就可以了。

  如果寿王拒绝,那就是死路一条。

  寿王、杨玉环要么两人都接受,要么就是以死相拒,答案只能二选一。

  可是——这件事不能如此露骨地进行。

  这么做,不仅有伤皇上名声,且后世不知将要如何品评。

  皇上做了这样的事,将会动摇政事根本。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真要坦承当时心境,与其说我是深切感受到寿王和杨玉环的痛楚,还不如说自己想的是要如何将杨玉环送入皇上的怀抱。

  事情大概发生在皇上自华清宫返回长安城十天后吧。

  我正在自家宅邸床上就寝。

  略见秋意的凉风时或吹入房里,我将被褥拉到胸前,闭目仰卧着。

  因挂心杨玉环之事,令我在朦胧浅眠之际,旋即又醒了过来,如此的情形不停反复着。

  被褥可真够沉重的,正感呼吸困难之时,却感觉自己身体正仿佛逐渐下沉到某个地底。

  突然——“喂……”不知从哪里传来声响。

  “喂……”细小而嘶哑的声音。某个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察觉之后,我睁开了双眼。

  黄鹤的脸孔突然映入眼帘。

  他的脸孔就在我的脸孔正上方,直直俯视着我。

  “啊!”我不禁大叫出声。

  黄鹤就在我胸部上方的半空中,毫无支撑地端坐着,并伸出他那鹤鸟一般的细颈,俯身注视着我。

  看我醒来,黄鹤得意地笑着:“如何?”他心情愉快地低声说道:“碰到困扰了吧。”一副事不干己的模样。

  “困扰?”我在下面说道。

  “喔,难道你不觉得困扰?”黄鹤再次微笑。

  “什么意思?”“杨玉环的事。”“——”被他猜中了。一时之间,我不知如何作答。

  “我说的没错吧。”黄鹤得意地说道:“所以,我才来了。”“什么?”“我说过了。迟早你会碰到需要我的时候。我也说过,到时候我会再来的——”确实,我还记得那句话。

  “该如何让寿王妃子转为玄宗妃子,你是为此而困扰吧。”“没错。”我老实地点头。

  “如何,要我告诉你好法子吗?”“有吗?有好法子吗?”“有!”“什么法子呢?”’“其实,你早该察觉到了的。”“察觉什么?”“不是已经告诉过你。杨玉环那天打算去哪里——”“去哪里?”“道观。”道观,也就是道教的寺庙。

  “这又怎么了?”“你还不明白吗?”“什么?”对于黄鹤想说什么,我一无所知,瞧见我莫名其妙的神情,黄鹤大笑一阵之后,继续说道:“让杨玉环变成道士。”“变成道士?”“哎呀,说到这里你还不明白吗?身为皇帝智囊的高力±大人,头脑难道变迟钝了吗?”话说到此,黄鹤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也终于明白了。

  一旦明白,我才发现,这的确是个好法子。

  首先,让杨玉环出家变成女道士。也就是说,让杨玉环出家,让她与寿王分手。

  之后,在适当的地方建造道观,将她迁移到那里。

  皇上再以道士身份往返于那道观,问题就解决了。

  然后,过了一年、两年,待时间流逝之后,再将杨玉环迎回宫里。

  这么一来,即使任何人都深知事情真相,至少表面上杨玉环与寿王分离的理由是出家,与皇上一点关系也没有。

  从杨玉环老早便出入道观的这件事来看,让她出家也不算太牵强。

  这真是个绝顶巧妙的法子。

  这么一来,皇上的名声就不会受损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个黄鹤也未免太厉害了。

  “难道当初你找上我时,就已经设想事情会演变至此了?”“那当然了。”黄鹤嘴角浮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说:“改天我还会再来的……”刚听到他这般自言自语时,他却已突然自半空中消失身影了。

  【九】晁衡大人。

  我就是这样与杨玉环、黄鹤相遇的。

  开元二十八年十月甲子(十日),在华清池温泉宫,皇上迎接杨玉环到来。

  皇上原本就深爱神仙道,并且尊崇老子为道家之祖。

  温泉宫也设有道观,命名为太真宫,我们先将杨玉环迎进此道观。

  杨玉环被赐名太真,以女道士身份来到此地自不待言。而且不是出自皇上命令,是杨玉环个人的决定,这些都与黄鹤所预想的情节一样。

  一切都像黄鹤所说那般进行着,结果,一如他所预料,皇上将杨玉环抢到手了。

  然后,那个宛如恶魔的黄鹤,也与杨玉环一起进入宫廷了。

  晁衡大人。

  那些传言,想必您也有所耳闻。

  可是,当时我尚未真切了解黄鹤此人是如何恐怖。

  当我察觉黄鹤之恐怖时,此人却已潜伏宫廷深处了。

  这个黄鹤比我当初所想象的,还要更加恐怖。

  之前,我曾数度想要将这号人物驱逐出宫。

  但到了后来,逐出黄鹤一事,我也束手无策。

  安禄山之乱,其实也可说是黄鹤的策谋。

  关于此事,容后详述,我先向您吐露一件重大事实。

  现在若不将此事记载下来,或许写信中途,我可能就要告别人世了。

  谁都不晓得冥府使者,何时会来带走我病痛的魂魄?如此点灯提笔写信之时,我的气脉紊乱,双眼迷蒙。甚至握笔的指尖也已失去气力,数度伏首案头。

  晁衡大人。

  安禄山之乱时,我们曾一起逃出长安,走避蜀地。

  当时陈玄礼在马嵬驿率兵叛变之事,您大概还记得吧。

  当时的情景,我始终难以忘怀。

  即使现在写信给您时,脑海里也都还会浮现当时情景。

  皇上那张憔悴不堪的脸庞。

  您显露疲态的脸孔。

  杨国忠被举刺在长矛之上的头颅。

  以及,杨玉环当时依然明艳动人、不失其美的容貌。

  陈玄礼提出条件,要取贵妃性命。

  他说,若能杀了贵妃,他将出面平息叛变,且保护皇上逃到蜀地。

  皇上显然也束手无策,正当众人在思忖除了杀死贵妃,是否还有其他法子可想时……“有个好法子!”说出这句话的人,正是黄鹤。

  那可真是出入意料的法子啊!黄鹤的法子,是在贵妃身上扎针,让她看来宛如死亡一般。

  关于此事,您也被牵连进去了,应该很清楚吧。

  让贵妃处于假死状态,待陈玄礼确认后,再将她埋进石棺——其实贵妃并非死亡了,只要挖棺后拔针,她就可以复活过来,黄鹤如此说道。

  待动乱平息之后,再寻觅时机,让贵妃苏醒过来,然后远走日本国。

  到时候负责带贵妃远走日本国的人,正是晁衡大人您啊。

  黄鹤于是对贵妃施用秘法。我们将贵妃埋在马嵬驿后,继续逃往蜀地。

  不久,叛乱平息,我们再度返回长安。

  又不久,皇上决意将贵妃挖出来。

  把贵妃墓地移往华清官所在——这是挖出贵妃时所用的借口。

  可是,如此这般挖掘出石棺之后,我们却发现贵妃早已在石棺中醒转过来了。

  而且,埋葬在地底狭窄石棺里醒了过来的贵妃,早已不是昔日的贵妃。她已发疯多时了。

  您应该还记得,棺盖内面残留着手指挠抓过的可怕血迹。

  我们一同将贵妃移往华清宫所在地,并在那里商量。

  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时,黄鹤说了一句话。

  “有人破坏了我的法术。”他说,似乎有人将贵妃身上的扎针放松了——此时,青龙寺不空和尚也来到这里。

  不空和尚说,想和彼时已退位成太上皇的皇上单独谈话。

  于是如您所知,我们全都走出屋外,留下太上皇和不空在那里。

  话说完。“一切都完了——”玄宗如此喊道:“我说完了。已经完了,一切全都——”彼时,黄鹤也高声惊叫了起来:“贵妃不见了!白龙跟丹龙也不见了。三人全都失踪了!”这件事是真的。

  不空与太上皇说话时,贵妃、白龙、丹龙三人从华清宫消失了。

  “大家都忘掉此事。什么都没发生。任何事都没发生过。贵妃已死在马嵬驿。

  后来的事全是一场梦——”太上皇那时流着泪如此说道。

  然后不久,像是要追赶已消失的三人的踪迹,黄鹤也从宫里消失,不知去向。

  且说——晁衡大人。

  这里还有几件事必须告诉您。

  那是关于当时黄鹤尸解法为何失灵的事。

  另一件则是,为何当时不空和尚会来到华清宫。

  先说不空的事吧。当时找不空到华清宫的人,其实是我。

  所以……唉,所以……在贵妃扎针上动手脚的人到底是谁?让我告诉您吧。

  在马嵬驿那时,是我背着大家微微放松贵妃后脑勺的扎针的。

  就是我高力士动的手脚。

  唉——我做了多么可怕的事啊!虽然这么做是万不得已,可是,引见贵妃给皇上的人是我啊。

  虽然是受黄鹤怂恿,但毕竟做出了那样的事。黄鹤告诉我贵妃的事时,我也可以不予理会。但我并没这样做,如实禀报也不过是为了明哲保身。

  万一贵妃由其他人引荐给皇上——那么,该人将获得飞黄腾达的机会。

  深受皇帝宠爱的妃子,其亲信将出人头地,道理就是这样。倘若有某人身处那种地位,我必然会深受威胁。

  因此,我当然不能置之不理,任由事情发展下去。

  反正谁都可能引见杨玉环给皇上,那不如就让自己上场吧。

  就此意义来说,我也是必须背负责任的其中一人。

  可是,如果早知道事情会演变为那样,无论如何,我都应该将贵妃的事隐瞒到底。

  不过,这也是事到如今,我才会这样说的。

  当时应该这样做才好,应该那样做才好,人的一生当中,这种思量到底有过多少回?再怎么回想这些事,也无法弥补了。但也正因为无法弥补,所以人才这么想吧。

  更坦白地说,即使回到当时,上天赐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我想,我大概还是会重蹈覆辙的。

  在明艳动人的贵妃身边,享受宫廷无尽的荣华富贵,眺望大唐国所有的一切,那是一种无上的喜悦。

  如果可以再度回味那目的盛宴:李白作诗、李龟年吟唱、贵妃起舞、晁衡先生列席,我愿意一次又一次犯下同样的错误。

  会一而再犯下同样错误的,才是所谓的人吧。

  因为我确实目睹到了,即使普通人脱胎换骨一百次,也无法目睹到的光景啊。

  而且,想到我还能活到七十岁过后的今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必须承认是一种幸福。

  随侍皇帝身边,实际尝过大权在握、牵动政局的味道,甚至许多人也因我下令而死。

  如今,面临生命尽头之时,想到还有像您这样可以写信的对象,实在也不得不说这样的人生算是差强人意了。

  有不少人连写信的时间都没有就死去了。

  言归正传。

  为何我要放松贵妃后脑勺的扎针呢?要谈论这件事,自然就会提及不空和尚为何牵连进来的事。

  【十】不空和尚会牵连进来的关键,说来是因为我曾有事找他商量过。

  所谓有事,当然指的是贵妃和黄鹤的事。

  唉——谈论这一话题之前,我还必须先坦白另一件事。

  好几次我都曾想在这封信里写下,可是,因为欠缺说出来的勇气,才一直拖延到这里。

  这件事或者不该说出来,应该让它随着我一起告别人世。不过,如今陈玄礼也已作古,倘使不将它记录下来,可能永远没人知道了。

  每当想到这时代的长河时,总觉得不知有多少事情,消逝在此巨流之中。或许深藏我心底的秘密,也同在此巨流中消逝了的许多东西一样,就此永远消逝其实也无所谓。不,或者应该说,反而比较好。

  不过,即使如此,我还是想在这里写下来。

  晁衡大人。

  我所写的这些东西,或许寄不到您那里了。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想给您写下来。

  此生尚有多少时日,我也不晓得。不过,我确知余命无几了。

  面临生死之际,无论如何我都想写下来,用即将消失气力的手,提笔写下来。

  这封信果真能送到您眼前吗?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就算在这封信上写下什么东西,也有可能无法让任何人看到,从而消失无踪吧。

  不过,现在的我,实在不用考虑这点。

  我还是诚心祈祷能有气力继续提笔写完这封信。

  话虽如此,一旦真要写时,却又不知该如何下笔了。

  如果皇上还活着,我恐怕无法提笔,但皇上既然已不在人世,那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就让我说出来吧!晁衡大人——安史之乱时,我们都曾随皇上走避蜀地。

  彼时,马嵬驿陈玄礼带头叛变,其实,参与者不仅陈玄礼而已。

  那是——其实那是由我高力士与陈玄礼共谋出来的。

  这就是我一直对您隐瞒的事。

  不,不光是您,从皇上到其他所有人,我都隐瞒到底。

  知道此事的,除了我,仅有陈玄礼一人了。就连不空和尚我都没说。

  那么,为何我会与陈玄礼共谋叛变呢?为何我要将贵妃的扎针放松呢?我必须说明理由。

  简单来说,因为我已明白黄鹤正在图谋什么?我已完全明白黄鹤为何要追随贵妃一起入宫的理由了。

  黄鹤图谋的事——就是毁灭大唐王朝。

  如果只为了杀死皇上一人,黄鹤老早可以如愿。这种机会多得是。

  但就算皇上死了,那也只是换个皇帝而已,而非王朝的毁灭。

  黄鹤一直图谋的,是大唐彻底的毁灭。

  我究竟是在何时得知这件事的呢?要将它写出来,我已气力全无了。

  今晚就此搁笔,明日再继续吧。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此之后,我已有两天不曾动笔。

  我曾几次从床上起身想要写信,却没有继续提笔的精力。

  今天又这样睡过了一天,入夜之后才点起烛火,打算继续写下去。

  比起白天,晚上的我似乎更有力气些。

  现在总算能够不倒下去,面向书案提起笔了。

  到底我写到哪里了呢?上次实在因为连笔都握不住,才上床休息。

  到了我这把年纪才知道,有时就算躺在床上睡觉,也比清醒起身还要疲惫。

  前些时——我似乎整晚都在做恶梦,不时发出呻吟。就像有人将我的身体紧紧压制在床铺之上。

  我的手脚完全无法动弹,直到清晨——不,睡醒时,还感觉自己始终做着恶梦。

  梦中,似乎皇上出现了,贵妃也好像出现了。

  晁衡先生、李白、黄鹤、安禄山、陈玄礼,以及只剩头颅的杨国忠也都出现了。

  杨国忠甚至只出现一颗头颅,在我睡着了的那整个晚上,一直朝我说:“身体还给我!”“身体还给我!”并以充满怨恨的眼神紧盯着我。

  让我把之前的话题继续说下去吧。

  那是我们离开长安、走避蜀地之前大约十天所发生的事。

  正是安禄山大军随时会攻进长安,皇宫随时可能被焚烧之际。

  彼时的慌乱,晁衡先生应该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吧。

  那时,皇上已决意要离开长安城。

  没几个人知道这件事。

  贵妃和她的兄长杨国忠是两位知情者。

  当中还要再加上黄鹤及其两名弟子自龙、丹龙。

  可是,无论知不知情,如果我军兵败、安禄山越过山头,那么,要保命别无他策,惟有逃离长安~途,这是众所皆知的。

  我从心腹那里听到消息,据说陈玄礼或许真的会讨伐杨国忠。

  陈玄礼是天生战将,战场上的耀武扬威,使他一路飞黄腾达。

  他与贵妃的亲人——杨国忠立场完全相反,杨国忠是因为身为贵妃兄长才能出入宫廷,大半靠着贵妃撑腰而出头。

  陈玄礼认为,正因为皇上对杨贵妃太过着迷,而将朝政几乎全都交给杨国忠处理,才会发生安禄山之乱。

  我也明白,说不出口但与陈玄礼想法相同的人为数不少。

  就此意义而言,我与杨国忠同罪。

  因为再怎么说,为皇上引见杨贵妃,让杨国忠有出人头地机会的,无非就是我啊。

  因此,站在侍候贵妃的立场,我也对杨国忠的飞黄腾达尽了不少力。

  为了在宫廷生存下去,守护自己的地位,我无法违逆皇上最亲宠的贵妃。再说,随侍明艳的贵妃,为了讨她欢心而做一些事情,我打从心底没有一丝不悦。与其说没有不悦,还不如说根本就是为了取悦她而去做这些事。

  为了博得她嫣然一笑,我不惜远从他国运来冰块为她消暑。

  她可说天生具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侍候贵妃,说是侍候一个人,感觉却像是在侍候偶然以人相现世的天人——天女一般。

  一个国家里,或许百年才偶尔会出现一位如此的美人吧。

  皇上和贵妃之间也曾数度发生争执。

  甚至贵妃也曾抱着赴死决心,离开宫中而守在自己的宅邸。

  碰到这种时候,也都是我为他们调停修好。

  不过,玄宗愈沉迷于贵妃,我也愈发忧心。

  因此,对陈玄礼来说,我是杨氏一族的人,而我忧心的一面,又让我像是陈玄礼这边的人。

  让我继续说下去。事关黄鹤。

  如前所述,黄鹤在宫里的身份,自始至终都是杨贵妃的道师。

  道——指的是道教。

  为化身为女道士的贵妃传授教义,是黄鹤的主要任务。

  但那是表面,实际上,他并未教导贵妃有关道教之事。

  然而,在杨玉环转为杨贵妃的过程之中,这却又是必经的一种形式。

  每个宫殿都建造了太真堂,每逢贵妃移往其他宫殿时,黄鹤与两名弟子也随同动身。

  心血来潮时,贵妃会进入太真堂,与黄鹤讨论道教种种,有时为了解闷,也会和他说起各种闲话。

  至少,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是这样。

  原来黄鹤所要求的,说到底就是这些而已,我也松了一口气。

  我因此以为,黄鹤的要求,仅是出人头地,到宫廷当官而已。

  我所想的却是大错特错。

  黄鹤要求的,是更恐怖的东西——他要的是大唐王朝的毁灭。

  先前已提过,而我确知此事,则是在我们走避蜀地的前两天。

  【十一】安禄山和史思明所引起的天下大乱,逼使皇上和我们一行人逃离长安,如您所知,那天是天宝十五年的六月十三日。

  六月十目,名将哥舒翰镇守的潼关被安禄山军队攻陷,因此,我想事情是发生在六月十一日的晚上吧。我清楚记得那一天,是因为潼关被攻陷的消息传到了长安。

  难以置信的消息,让我们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哥舒翰将军会战败。

  想到之后我们仓皇逃离长安的过程,您应该也能深刻体会我们所受到的冲击。

  当时,哥舒翰统帅大约二十万大军。虽因攻陷洛阳而气势逼人,但安禄山军队不过十五万人而已。即使拿不下安禄山头颅,众人都认为,哥舒翰必可击退敌军。

  再说,潼关是天下要塞,古来就是易守难攻之地。我们一直认为,只要先将安禄山军队击退至洛阳,此后的事还可再行研议对策。

  既然如此,为何哥舒翰还会被安禄山所打败呢?我想您也晓得原因。本该守住潼关等待敌军来袭的,没想到将军却开关直攻敌营。

  宜守不宜攻——关于这点,哥舒翰将军应该十分清楚。

  那为何还要出关迎战呢?原因出在杨国忠身上。

  哥舒翰将军曾被再三要求出关决战。

  “出战!”主张出关决战者,正是杨国忠。

  杨国忠既是贵妃兄长,又是天宝十一年继李林甫之后的宰相。

  杨国忠与哥舒翰不和,事实上,正是潼关失守的主因。

  他深怕哥舒翰立功,扩张势力。另一方面,他也怀疑哥舒翰与安禄山密约,串通伺机进攻长安。

  因此,他才会刻不容缓要求哥舒翰与安禄山决战。

  禄山虽窃据河朔,不得人心,请持重以弊之,待其离隙,可不血刃而擒。

  虽说洛阳已陷落,安禄山却尚未掌握人心,此时固守潼关,待其军队疲弊、民心背离之时,再一举成擒——哥舒翰如此上奏。杨国忠却出面阻止。

  听闻此事,哥舒翰再次上奏:贼远来,利在速战。王师坚守,毋轻出关,计之上也。且四方兵未集,宜观事势,不必速。

  敌军远道而来,疲惫不堪,打算速战速决。我方坚守潼关,毋轻率出兵,落人敌人圈套。当以顺势观望为宜。

  哥舒翰的奏书,读来令人心痛,杨国忠却依然故我,坚持出战。

  迫不得已,哥舒翰只得开关出战,结果兵败被俘而死。

  我方死亡数万人。

  如果杨国忠不起疑心,长安就不会落人敌手。

  再加上深孚众望的高仙芝,虽突破敌围进入潼关,却又因为与宦官边令诚交恶,遭致谗言而被斩首。

  就这样,多位名将死在我方之手。

  因此,对于毫无作战经验的杨国忠代行指挥战局,武将仃倍感失望。

  以陈玄礼为首,留守长安的武将发出不满也是理所当然的。

  说来安禄山所以叛乱,原因也出在杨国忠身上。

  如果他不那么嫌恶安禄山,或许不致引发叛乱。

  杨国忠非常讨厌安禄山,逮到机会便上奏:“安禄山有窃取天下之心。”此前也曾数度传出安禄山出任宰相的消息,破坏其事者也是杨国忠。

  “彼不谙文书,外使谒见,以彼为相,岂非颜面尽失——”杨国忠如此主张,断送安禄山为相之路。

  其次,杨国忠要求安禄山入京晋谒。

  “入长安拜谒朝廷。”杨国忠三番两次诱劝安禄山进京请安。

  当然,这是杀害安禄山的借口,安禄山一来,杨国忠肯定不问有无而将之杀害。

  安禄山深知杨国忠计谋,当然也不肯轻易进京就范。

  他编造了日程不宜、患病等各种理由,拖延进京拜谒,然而,杨国忠却执意要他来参拜皇上。

  “不进京拜谒,等同谋反。”被杨国忠逼到如此地步,安禄山也就不得不下定决心。

  安禄山知道,一旦进京拜谒天子,自己就将被捕杀头。因此,最后手段只有造反了。

  安禄山就这样举旗叛变。

  他召集谋反的麾下武将这样说道:有密旨,令禄山将兵入朝讨杨国忠,诸君宜即从军。

  说来,举兵叛乱的安禄山,所高举的旗帜正是:“讨伐杨国忠。”由此观之,他绝不是要杀死皇上,改朝称帝。

  “安禄山那家伙,终于动手了。”杨国忠听到安禄山造反消息传来,在我面前开心地这么说,即使到了今天我都还深深记得。说他惧怕叛乱,不如说他庆幸结果正如自己所料。

  总之,在这场叛乱之中,安禄山终于攻陷潼关。

  接下来,安禄山何时将会进攻长安,也就不足为奇了。

  因此,当天我们反复研议到深夜。

  舍长安就蜀地,或是留在此地奋战到底?连皇上都迟迟无法下定决心。

  入夜,疲惫的我倚靠在长生殿石壁上休息。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思考今后该怎么办?我的头自然而然触及石壁,这时——“事情变得好玩了。”有声音传来。

  是谁?!我将头部移离石壁,朝四周搜寻人影,但是察觉不出任何动静。

  是男声,而且仿佛在哪里听过的声音,可是举目四望,却不见一个人。

  是我听错了吗?这么想过后,我又把头贴在石壁上。

  “安禄山终于有动静了。”声音再度传来。

  然后,我才察觉一件事。

  那声音,我一把头贴在石壁就听见,一离开就听不见了。

  声音很细微,像是呢喃,但我确实听见了。

  啊,原来如此——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种石造建筑,有时可以透过石头传来极为遥远的声音。大概是石头与石头重叠时的状态吧,碰到状态特别好的时候,某个石头边说话的声音,可以传到远处的石头上。

  虽然明白了这一道理,我却又开始挂念,到底是谁说了这番话?我把耳朵紧贴石壁之上,想要更清楚听到那个声音。

  “话又说回来,事情进行得真顺利。操纵杨国忠,根本轻而易举——”听到那声音,不知为何,我内心竟莫名地骚动起来。

  看样子,我现在似乎正在窃听某人的秘密对话。

  【十二】“我们先挑拨杨国忠与安禄山不合,再让杨国忠与哥舒翰反目……”声音传人我的耳里。

  我惊吓得仿佛心脏将进裂出声。

  真是令人震惊!挑拨杨国忠与安禄山反目,促使安禄山叛乱的人是我,那声音的主人如此说道。还说,使哥舒翰将军与杨国忠反目的人也是自己。

  到底谁说了这样的话?那声音实在太小、太微弱了,以致初时完全听不清是谁的声音。

  不过,那声音我确实曾在哪里听过。

  难道顺着石头传音到这里时,那音质中途改变了?“喔——”从仿佛点头一般的上扬声音可以判断,这绝不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声音主人正和某人对谈。虽隐约还可听见对方声音,但即使将耳朵紧贴石壁细听,也听不清楚那声音在讲些什么。

  或许声音与传声石头之间的距离,以及说话者的位置,存有微妙差异,才会造成如此结果吧。也或许石头和声音主人之间,有所谓的适性吧。更或许某种音质,只有